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梁园杯诗词楹联大奖赛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访问中华诗词网!中华诗词网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诗人档案建档入口第七届“炎黄杯”国际诗书画印艺术大赛
查看: 211|回复: 0

【2016-1】简论婺源当代女词人江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7 21: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雅|姚育萍 于 2016-12-17 21:53 编辑

【2016-1】简论婺源当代女词人江芷


    作者:朱德馨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2016年07月24日


    江芷,字沅芝,后改称沅子,婺北段莘东山人,为婺源名士江峰青次子江家珩之女,生于民国元年(1912)6月11日。婺源县立诚立小学毕业后升入婺源初级中学读初一一年,后转上海私立启明学校续读初中,初中毕业后,升入上海市立务本女校读高中,民国十九年(1930)高中毕业,时年19岁。因向往杭州湖山之美,便报考国立浙江大学,录取于化学系就读。民国二十四年(1935)毕业,下半年被聘为杭州省立女子中学化学教员。民国二十六年(1937),抗日战争爆发,随女校迁址至桐庐。不久杭州省立女子中学解散,江芷返回故乡婺源,与诸多回乡避战乱的教育界同仁共同创办婺源战时高中,任化学教员。后来战时高中与初中合称婺源县立中学。

    那时读理科出来的大学生,国文基础都很好。江芷祖父江峰青为晚清名进士,著名文学家,诗人。叔父江家球、江家瑂均能诗,受家学熏陶,从小自然有了爱好诗词的兴趣。更由于她读浙江大学化学系时的化学教授、巴黎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周载之本工诗词,对她深有影响。但在她一生的诗词创作中,词显于诗,也胜于诗,故有女词人之称,是婺源第一位在海外有影响的女词人。江芷学填词,据她在一首《菩萨蛮》题注中所述,是民国十九年(1930),她19岁游杭州西湖时开始。这首词为她《秋梦词》集中第一首:

    一溪秋色浓于酒,酒人不待当垆手。何处水茴香,罗衣耐晚凉。衰风濡落色,疏柳和烟织。人似野凫轻,分明画里行。

    题注中写到:“民国十九年游杭州时初学填词。”《菩萨蛮》,词牌名,又名《子夜歌》、《重叠金》,44字,平仄声韵互押,属词中小令。这首词虽然没有题目,但从词句中可以看出,是秋游西湖之作。“一溪秋色浓于酒,”点明时令已是深秋。“酒人不待当垆手,”是说这里浓艳的秋色已足醉人,游人无须去酒肆买醉。“当垆手”用卓文君当垆卖酒的典故,这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西汉时巨富卓王孙之女文君十七岁新寡,聆听临筇县令宾客、才子司马相如弹奏《凤求凰》琴曲,倾慕其风采,不顾忌礼教,深夜私奔。迫于生计,司马相如卖掉车马,盘下酒店,文君卖酒。起初卓王孙对女儿私奔非常气愤,后经人相劝,赠了一份丰厚的嫁妆。司马相如写的《子虚赋》、《上林赋》,得到汉武帝的赏识,封为侍从官,衣锦还乡,让卓王孙面上风光,岳婿因之和好。下半阕前两句以烟柳衬托出苏堤近暮时的景色,后两句流露出轻松的心情。在她的词集中,有不少写西湖之作,早年纪游居多,晚年即是追忆在杭州求学、任教时的美好时光。《浣溪沙·初识西湖》为雨中游西湖之作:

    有约嬉春涉远途,出巢鸾凤漫相呼,画船争上湿罗裾。隐约山头疑泼墨,朦胧水面看跳珠,此来初识雨西湖。

    这首词上半阕写暇日相约游春,女伴相互呼唤、不顾雨打衣衫拥上游艇的活泼情景。下半阕对偶句化用苏东坡《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中“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诗句,描写出第一次见到雨中西湖的生动画面。

    抒发乡思的词作如《采桑子·中秋》:

    每逢佳节生惆怅,书也悠悠,梦也悠悠,难遣乡心独倚楼。帘前不敢窥秋色,花也含愁,月也含愁,且自无言下玉钩。

    这首词写于在杭州国立浙江大学求学期间。词人的童年是在故乡跟随祖父母度过的,曾住在县城读小学。“每逢佳节倍思亲,”独自在杭州过中秋,自然而然会想起在故乡时同家人团聚的情景。虽然有书信不时来往,做梦也梦到故乡,但都难以排遣思乡之情。唐代诗人杜甫《月夜忆舍弟》中有句云:“月是故乡明,”在女词人的心目中也是如此,她见到异乡的花月总觉得带着愁容,越看越触动她的愁绪,因而不敢去看,只得默默地将帘帏放下玉钩。

    抗日战争爆发后,江芷随任教的杭州省立女子中学迁桐庐。下半年战事渐紧,女中解散,江芷回婺源。次年春参与婺源学界同仁创办婺源中学高中部,亦称战时高中,她任高中化学教师兼教初中英语。故乡山水令她感到格外亲切,于假日与当年的女伴寻幽访胜,重到城北三都,写下了长调《摸魚儿·三都寻梅》:

    正长空、微云不雨,乱山一带无语。还巢莺燕原相识,同认旧时游处。指那许,有数亩寒梅、三五人家住。陌头凝伫。更细话童年,一回惆怅,烟外碧天暮。村桥畔,犹自低回不去。残香历乱归路。看花纵是人依旧,不似那时情绪。君信否,便隔岁、重来此事寻无据。幽怀莫诉。且折取寒花,将愁归去,伴我赋长句。

    这首词以写景开篇,“微云不雨”点明天气。“还巢莺燕原相识”句,写游侣俱是一班同乡学友,当年曾结伴来此处游赏。“指那许”接下来写三都这个人烟不多的村庄,却有一片梅林,是城郊赏梅之胜境。“陌头凝伫”以下,写旧地重游,回首当年,往事历历在目,但时移世易,不免惆怅。“烟外碧天暮”点出时间已近傍晚。过片触景生情,抒发幽怀。“村桥畔,犹自低回不去”写徘徊留恋。“残香历乱归路”,点出花期将过,已经飘落满地。“看花纵是人依旧,不似那时情绪。”感叹年华易逝。“君信否”句,设想即使明年再来,已是事过境迁。“幽怀莫诉”至结尾,词人以为兴叹无益,不如折几支带着愁容的梅花去放在案头,相伴填一首长词来倾诉情怀。

    在婺源县战时高中任教时继写有一首《满江红·重九登天香亭》:

    一霎韶华,早又是、深秋时候。正满地、香铺金粟。井梧飘后,篱菊就荒都未放,茱萸遍插人非旧。乍登临高阁不胜寒,西风骤。烽火外,凭栏久。烟霭里,吟怀瘦。者秋心如织,怎消樽酒。流水行云劳怅望,空山落木添僝僽。向天涯,试问卷帘人,魂销否?

    这首词在《春云秋梦集诗词合刊》中题目为“重九登天看亭”,“香”字误为“看”字,从词意改正。词的上半阕点名时令,景物是桂子花残,梧桐叶落,篱菊尚未开放;同来登高的人已非昔日伴侣。迎风而立,突出“高阁不胜寒”之感。据其祖父江公题《天香亭奎星阁》联,亭上原有阁,故有“高阁”之说。下半阕表露内心活动:人在故乡,虽然远离抗日战场,但因忧患而神情憔悴,对酒难以释怀;面对眼前一片凄清的深秋景象,更添愁怅。想像着远方正在惦念着自己的人,此时此刻是怎样的一种心绪呢?这位“卷帘人”应是她心仪的人。

    下面这首词,也是写于家乡任教期间,即《大江东去·送董枢之德兴》:

    消魂南浦,问谁能更似,江淹词赋。野渚萦回依岸绿,目送扁舟西去。易水高歌,阳关宴饮,总是伤离绪。烟波今夕,酒醒知向何处。念此别经年,箫心剑气,肝胆凭谁诉。傲骨惯凌冰与雪,漫被雨欺风妒。泼墨论书,移樽顾曲,往事皆尘土。多情唯有,一帘明月如故。

    董枢,婺源县种德里人,1912年生,日本留学毕业,时任高中数学教师,兼善书法。此词是他离开婺中去德兴任教,江芷送他起程时写的。起句“消魂南浦,”写送别地点在城南埠头,后两句自谦没有像六朝时江淹那样的才情,写不出那么好的送别词赋。江淹的《别赋》缠绵悱恻,结句有“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者乎?”流露出文士的惆怅与忧思。“野渚萦回”句写送别时情景,船开后仍立在岸边凝望。“易水高歌,”典出《易水歌》,《战国策·燕策三》载:荆轲将为燕太子丹往刺秦王,太子丹在易水边为他饯行。荆轲作歌诀别,歌中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句,有悲壮之感。“阳关宴饮,”典出唐代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的结尾有“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句子,因又称《阳关曲》,后人谱成曲在送行饯别时演奏。此处用以表露送别时的情绪。“烟波今夕,酒醒知向何处。”化用宋代柳永《雨霖铃》中“千里烟波”、“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词句,用来渲染离人的孤凄情状。过片开头一句,设想异地缺少知音,心境无人可以倾诉。“傲骨惯凌冰与雪,漫被雨欺风妒。”隐指董枢性格耿介,为婚事遭人非议:他因与金陵女子大学毕业、同在婺中当教师的董芸相爱结婚,虽属五服之外,但系同宗,受传统礼教影响,同事冷眼相看,故离开婺源去德兴从教。“泼墨论书”句,董枢善书颜体字,时常一起谈论书法,又聚宴唱歌,这些都将成为往事。尾句“多情唯有,一帘明月如故”,意为从今只可对月兴思,不忘彼此交情。

    下面的一首《蝶恋花》,仍是在战时高中所作:

    霜叶飘残秋又暮,独上层楼,惆怅还凝佇。渺渺予怀何处诉,烽烟隔断江南路。十载冰心坚俟汝,地老天荒,此意休轻负。万里云罗飞一羽,书成泪下翻如雨。

    词的开头点出时令,暮秋的凉意触动她的心绪,登楼独立凝思。“渺渺予怀何处诉”,苏东坡《前赤壁赋》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的句子,”引用来正合她此时的心境。渺渺,悠远貌。意为怀念着辽远的地方,词人用到这里以表达她怀念着被战火阻隔而在远方的人。过片说的“十载冰心”,即是对心中仰慕的人倾诉内心真挚之情,十年以来期待着对方,但愿不要轻易辜负了这份坚贞的情意。浙江大学化学系教授周载之不仅是有机化学博士,而且工诗词,江芷求学期间深得其传授,从敬仰到倾慕,心仪已久。但周先生当时已经结婚,后来元配叶学春女士患肺病不久去世,江芷即表白了爱慕之情。“万里云罗飞一羽,”万里云罗,指相隔遥远。当时周教授受国民政府教育部指命,在贵州省筹设贵州大学。飞一羽,指寄书信,羽指羽书,古代插有鸟羽的紧急军事文书称羽檄,典出《汉书·高帝纪下》,后通指书信。“书成泪下翻如雨。”写成书信抑制不住思念之情,不禁落下热泪。

    民国三十二年(1943)七月,江芷离开婺源,赴四川与周载之先生结婚,时年三十二岁,小丈夫九岁。其时,周先生已转任四川大学理学院院长,江芷被安排在重庆国立二中任教。但温馨日子不长,结婚仅半年,周先生即奉教育部之命率学生赴英国伦敦深造。江芷依依惜别后,写下了《临江仙·送载之飞印转英,次日独归合川途中偶成》一词:

    人去汉皋芦荻怨,萧萧秋冷沙洲。飞鸿展翼更难留,恨随江水远,心共楚云浮。
    别梦宵釭眤未稳,晓钟又上归舟。压舷风露独凝眸,相思遮不断,异域正乡愁。

    周先生从武汉乘机至印度转飞英国伦敦。这首词是送周先生登机后,次日乘船返回重庆时在途中写的。合川,史上曾称合州,在长江上游,重庆市西北面,今称合江区,当时江芷在四川时寓所在此。词的上半阕写送别时心情。“人去汉皋芦荻怨,”用宋代李伸《满江红》中“楚岫云归空怅望,汉皋珮解成轻别”句意。李伸的《满江红》也是一首送别词,汉皋,地点在湖北,李伸送行时曾解下佩饰赠别。新婚未久,即面临长别离,正如萧疏秋色中似带愁容的芦荻,心中难免充满愁怨。丈夫是其时政府器重的有作为的专家,为了前程,留他不住,只能是“恨随江水远,心共楚云浮,”留下满怀幽怨和无尽的想念。下半阕写别后的景况。那一夜做着牵挂丈夫的梦,醒来灯光犹在,听到钟声,又要上船回重庆了。船在一片茫茫晨雾中前进,她迎着江风独自凝望,心中深信,千山万水是阻隔不了相思之情的,此时已到了异国他乡的丈夫,也必定正在想念着自己的。

    周先生赴英国未久,德军飞机疯狂轰炸伦敦,战事紧急。周先生著作差点遭毁,受到惊恐,又惦念远在故国的爱妻和子女,便得了精神分裂症。留英未及两年,于民国三十四年(1945)回国,在教育部任职。后因病情变化需要长期治疗,江芷听人说,台湾气候环境适宜周先生疗养,遂于民国三十七年举家迁往台北,江芷即在台湾师大附中当教员,后来任台湾私立文化大学副教授、私立华冈中学校长。迁居台北后,丈夫的医疗费,子女的教育费,重大的一份担子全落到她一人肩上。既要护理丈夫,又要照顾子女,她对家庭有高度的责任感,为了谋生,只得兼课,曾经一个星期教过63小时的课,精神压力是何等的沉重!从此数年未展吟笺。直至1952年她带领台湾大学附中的学生游阳明山,面对大好春光,心有所感,才重拈词笔,写下《浣溪沙》一阕:

    抛却吟笺已十年,年年负尽好花天,而今相对反凄然。青鬓暗从愁里改,好春偏向雾中妍,人生终古恨绵绵。

    词的上半阕直抒胸臆,因为要照顾病中的丈夫和谋求生计,将吟诗填词的爱好都丢开了,十年来空让春花烂漫。如今忽然见到美好的春光,好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反有一种凄凉的感觉。下半阕回顾自己,这些年来总是在忧愁中过日子,大好年华,默默消逝,青春不再,厄运带来无尽的愁怅。

    丈夫周先生迁寓台北后,旧疾时发时愈,病情无明显好转。1970年5月,以胃病恶化及其他并发症医治无效逝世,罹病近三十年,终年68岁。江芷此时已临花甲之年,始从疲惫中解脱出来,对平生爱好重新有了兴趣,曾有《壬子开始学画习皮黄自嘲》诗记之:

    若问平生何所好,昆曲皮黄画与词。
    如今两样从头学,六十开蒙未是迟。

    干支纪年的壬子,即1972年。唱昆曲与填词,是年轻时的爱好。学画及习皮黄即是从这时开始。画从吴子深先生学画兰竹、山水,又从喻仲林先生学工笔花鸟。皮黄,为京剧代称,因京剧中主要唱腔是西皮和二黄调子。据她一首答陈丈的《蝶恋花》词后附注,曾从陈先生学唱《沙桥饯别》段子。小于江芷一辈的王定一在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发表的《深挚的爱心》一文介绍:“几十年来,文艺大概是最能松弛她那紧张而又沉重的精神负担。尤其是她对昆曲的喜好,芷师赋有一分宽而亮的天生嗓子。她会唱的曲子很多,平时最喜欢唱的是《长生殿》中的《闻铃》一折:‘万里巡行,多少凄凉途路程!看云山重叠处,似我乱愁交并。无边落木响秋声,长空孤雁添悲哽……淅淅零零,一片悲凄心暗惊。遥听隔山隔树,战合风雨,高响低鸣,一点一滴又一声;点点滴滴又一声,和愁人血泪相交迸。’她之所以特别喜爱这支曲,或许不仅是由于这段曲词美,更由于曲词能反映出她的心境。”

    江芷有子女留学后留在美国工作,1985年她赴美居住,曾同旅美浙江大学校友会的老校友相聚于旧金山,填词一首纪事,即于1987年在《江西诗词》发表,后来在故乡传阅的《凤凰台上忆吹箫·步徐守渊兄原韵》:

    异域欣逢,美西佳会,金山几日淹留。共旧时朋侣,说乐谈愁。绿鬓朱颜偷换,年少事,尽付东流。乡关路,有时梦里,曾到南楼。悠悠、言休过后,如野鹤闲云,不计春秋。愧久疏词笔,妙句难筹。便把欄干拍遍,也只索、俚语咻咻。祝来岁、大家康健,佛地同游。

    这首词上半阕用平铺直叙的手法,信笔写来,语言较为通俗易懂。在异国与老知己聚首,说着家乡话叙旧,特别感到亲切。回忆起少年时代的美好日子,都已与流水一般逝去,唯有做着思乡梦的时候,还会到曾经住过的南楼。南楼,当指老县城南面典当巷寓所。下半阕开头“悠悠”,感叹岁月悠长:如今年老无牵无挂,不去在意以后的日子了。自己因不经常填词,已写不出好的句子来。栏干拍遍,引用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中句子,原意是胸中有说不出来的抑郁苦闷之气,借拍打栏干来发泄。用在这里,是形容沉吟良久。俚语,浅俗的语句。末句是她期望第二年大家身体都好,能再一次欢聚,因已约定,这班“旅美浙江大学校友会”老学友,明年七月将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再次聚会。这首词曾在《虹井》诗词1989年4月创刊号上发表,同时登出乡人程颐仲、余天泽、王润华的三首和作。这期间,故乡亲友曾去信劝她回乡一走,婺中任教时的老同事程颐仲也曾寄信劝江芷回乡,她回诗中有一首云:

    天涯何事若奔忙,岂道殊乡胜故乡?
    无奈有家归不得,旧巢都作别人房。

    答程颐仲诗中又有句云:

    燕归劫后巢何许,人老天涯道不同。
    故旧凋残知剩几,亲朋凌辱数难穷。

    从诗中可以看出,她并非不思念故乡,因自己已是忧患余生的暮年,不堪面对时移世易、亲旧凋零的现实。

    江芷晚年填的词,怀旧的多,有《浣溪沙·杭州杂忆》、《浣溪沙·忆游灵隐》、《蝶恋花·忆孤山梅兼怀元琪姊》、《蝶恋花·湖游忆旧》等忆杭州旧游的几首。这时虽想抛开万虑,静心颐养天年,但怀旧情结使她不免仍有牵挂,她始终摆脱不了心底那幽深的乡愁。从下面的《浪淘沙》词中可见其心境:

    天外暮云浮,缥缈深幽。年光如水逐东流。为恋余晖无限好,累我凝眸。
    华发各盈头,逸兴奚酬。何妨秉烛竹林游。乐事赏心心不老,此景难求。

    起句“天外暮云浮”,表示对远方亲友的思念,即是乡愁的表现。缥缈深幽,隐隐约约的远处。第二句回首人生,叹息似水年华容易消逝。“余晖无限好”,以夕阳喻自己安逸的晚景值得留恋。下半阕开头与友人感叹,我们都是满头白发的人,纵有达观超逸的兴趣,如何发挥呢?不妨仿效古人秉烛夜游来及时行乐。秉烛竹林游,化用《古诗十九首》“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诗句。结句说,赏心乐事,可以令人忘记垂暮之想,但是这种情景不是经常会有的。她是想以赏心乐事来驱走乡愁。乐事赏心,成语原为赏心乐事,意指欢畅的心情和快乐的事情,典出南朝宋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八首序》:“天下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者难并。”有人以“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为赏心乐事。苏东坡则认为,人生赏心乐事很多,不单只有四件,而有十六件:“清溪浅水行舟,微雨竹窗夜话,暑至临溪濯足,雨后登楼看山,柳阴堤畔闲行,花坞樽前微笑,隔江山寺闻钟,午倦一方藤枕,客至汲泉烹茶,抚琴听者知音”等等。江芷向往的赏心乐事,在她旅美期间写的一首《遣兴》的七绝中得到描述:“偶然吹笛偶高歌,偶制新词慢慢哦。偶作丹青自欣赏,闲中乐事不嫌多。”这就是她晚年所追求的高雅生活情趣,与苏东坡所举的一部分乐事有些相近。

    江芷寓居美国约两年后,曾回台北小住。1987年5月,复往美国就医,弥留之前,写下《病中寻梦谣》七首绝笔之作:

    寻好梦,东山东,东山故里万山中。桃谷观花先祖植,茶园采叶族人同。乐无穷,乐无穷。
    寻好梦,婺城南,南街宅第接云天。百岁思恩终未报,一生遗恨去留间。别时难,别时难。
    寻好梦,婺城西,西城国学有吾师。六载寒窗曾苦读,一朝捷报举家知。喜孜孜,喜孜孜。
    寻好梦,朱子祠,正是初中入学时。经史子集从头学,歌赋诗词略涉知。一年期,一年期。
    寻好梦,到春申,五年生活最缤纷。初学填词惊友辈,再循数理悟迷真。正娉婷,正娉婷。
    寻好梦,到杭州,西湖处处好勾留。三竺六桥寻达路,月潭水静更通幽。不知愁,不知愁。
    寻好梦,到台湾,半世生涯在此间。兰桂满庭枝挺秀,李桃遍植品非凡。喜开颜,喜开颜。

    《病中寻梦谣》是一组自度曲,没有收入她的《秋梦词》中,全文曾在1990年10月《虹井》诗词第五期发表。她在这组自度曲中,追忆人生中的各个生活阶段,乡国之情,溢于言表。第一首回忆故乡段莘东山。桃谷,原为东山村口一景,江峰青率长子江家瑞辟山谷遍植桃树,题为桃谷,有喻桃花源之意。并建造有布金亭、琴泉、桃花夫人祠、紫陌红尘阁、翼然亭等景观,江公晚年常携孙辈终日逗留其中,曾作《鳌溪桃谷记》载于县志。鳌溪,东山旧称。桃谷北面有一片田畴,江芷童年曾和族人一同采茶,当时感到无比欢乐。第二首回忆住在城南典当巷居所的时光,祖父非常痛爱她。但此生再未回到家乡,从亲恩未报想到当年离开时那依依不舍的情景。第三首回忆在城西儒学读书的那一段岁月,那里有教她国文的饱学之师,令她终生难忘。从初小读到高小毕业,以优良的成绩考入初中,还记得当时的喜悦心情。第四首回忆在文公庙中读初一的日子,虽然只有一年时间,《四库全书》中“经、史、子、集”等内容的文章都曾精选授读,诗词歌赋亦有所涉猎,在这里打下了良好的国学基础。第五首回忆在上海私立启明学校读初中及在市立务本女校读高中时多姿多彩的学习生活。会写诗填词使同学惊佩,数理化知识提高了她的思考能力,这时正是多么美好的青春年华。第六首回忆1931—1937年,在杭州国立浙江大学就读和在省立女子中学任化学教员时不知忧愁的岁月,杭州湖山百游不厌,任她留连。三竺指上天竺、中天竺、下天竺;六桥为苏堤由北向南的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和跨虹六座石拱桥;月潭,指三潭印月。以上均为西湖胜景。第七首写在台湾度过的后半生,兰桂满庭枝挺秀,喻培养出的三子七女均有出息。李桃遍植品非凡,指她教育出来的众多学子都成为品德高尚的人材,因而自己感到非常欣慰。历来有诗雅、词婉、曲俗的说法,自度曲与曲子词类似,多以俗语写成,她善于提炼口语,读之明白如话而不失清雅,赋有深意。

    江芷去世后,其子女遵从她的遗嘱,将她与丈夫的诗词作品合编为《春云秋梦集诗词合刊》,丈夫载之的《春云集》诗词不分集,江芷的《秋梦集》有《秋梦诗》、《秋梦词》分集,《秋梦词》中收入词作63首。比之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留下的《漱玉集》词45首,朱淑真《断肠词》31首多得多。李清照的词清新雅洁,自出机杼,久负盛名。但后期作品写家国之恨居多,处处伤痕流露,情调低沉。朱淑真因所嫁非偶,满怀幽怨,写的词多忧愁怨恨之语,亦不能激励人心。而江芷虽然际遇丈夫罹患奇疾,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独自支撑着一个遭遇非常命运的家庭,但她仅以“忧患催人”作为感叹,罕作悲怨之语。她的词端庄雅丽,意象传神,风格婉转而自然,十分感人。她一位名门才女,爱上学术上崇敬的老师,嫁给博学高文的化学专家周载之作填房,当然还怀着为科学献身、作中国式居里夫人的理想,但这一切都因厄运而破灭。但是,她并不因此而丧志,而是以儒家传统理念支撑着自己,坚贞地对待爱情,坚强地肩负起家庭重担,以爱心培育子女,以高度的责任心教书育人,因此,她不仅是一位贤妻良母,不仅是一位作育人才的教育家,也不仅是一位女词人,更是当代东方女性的榜样,是婺源人的骄傲!
追求诗意的人生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6-25 08: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