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6136|回复: 201

[诗论] 诗学革命宣言与革命纲领,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16: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敌花溆诗会序


——站在革命这边


    《尚书·尧典》曰:诗言志。或曰:“诗即定义矣,敢问此外尚有诗乎?”曰:“汝欲真心求诗乎?”曰:“然”。曰:“庄子之书,汝曾读乎?”曰:“然”。曰:“道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夫道者,无所不在也。”曰:“与诗何干?”。曰:“诗如道,亦如灯。心中无道,谓之道盲。道盲者,不得见道。犹眼瞎者,有眼无珠,身处光明之室而不得见灯也,非室无灯也。”曰:“依先生之言,诗可言志,亦可言他物也。诗者,无处不在耶?”曰:“然也。夫诗者,下一种定义,则成一种诗也;下千万种定义,则成千万种诗也。诗如海也,不拒涓涓之流,方能成其阔,成其深也;诗如春也,不拒朵朵之花,方能成其艳,成其美也。
    虽然,今人动则曰诗言志,曰诗缘情,曰某某某。斯言也,鹦鹉学舌,拾人牙慧,于诗学毫无洞见。斯人也,思维狭隘,不知世有莎士比亚,有艾略特,有里尔克,有诗学之另一条路线也。以有斯人,故诗坛庸庸,乱象纷纷,甚可笑也,吾不忍睹也。且为诸君举例,以窥一斑。有嗜风月、癖花柳、好骑马者,不知高铁之为何物,是老不死之前朝遗叟耳,吾耻与谈诗。有开口唐诗、闭口唐诗者,不知诗道之极广大,是浅陋之井底蛙耳,吾耻与谈诗。有只解对仗、平仄、章法者,不知诗之内核与此无涉,是诗学门外汉耳,吾耻与谈诗。有步韵之快手,有酬唱之奇才,有拟古之高人,诸如种种,罄竹难书。步韵者,有韵无诗也。酬唱者,游戏之作也。拟古者,以古人之诗为诗,是古人之有诗、今人之无诗也。诸君须知,诗道亡于斯人也。呜呼,诗坛者,阴气逼人,腐骨饲鬼,皆尸也,无诗也。吾每见此,心痛之,唾弃之,将奈何之。

    又曰:“依先生之言,无诗才者,无可以为诗。有诗才者,无不可以为诗。为诗有忌讳者乎?”曰:“然。诗有忌讳者也。诗忌俗,亦忌熟。俗者,沿用成语,诗学懒汉之所为也。沿用成语者,嚼二手口香糖也。香耶?吾不忍想象也。熟者,范式写作也。范式写作者,没心没肺,不痛不痒也。”曰:“还有乎?”曰:“还有。诗亦忌雅。世之欲诗雅,是求字之雅,非求诗之雅也。世人皆以雅之为雅,斯不雅矣。”曰:“吾不会先生此言也。屌穴等下半身之字亦可入诗乎?”曰:“汝知禅宗乎?”曰:“略知之。”曰:“甚好。汝当知诗不关文字,诗在心思也。执着于文字者,不得上乘。夫人之染花柳病者,怕见杜蕾斯,以其勾引往事之不堪也,以其刺痛私德之溃烂也。是故,是人不堪,非字不堪也。”曰:“有人说先生不知天高地厚,狂言太甚。”吾怒怼曰:“岂有此理,放他狗屁,去他大爷,竖子不足与谋。”

    今躬逢修禊之会,无敌与花溆诸君,有不满于诗坛之庸庸、志于振兴诗道者,皆吾之同志也。夫振兴诗道者,诗界革命之事业也。革命者,革旧时代之命也,革旧我之命也,非大丈夫不能为也。黄遵宪、梁启超诸公未尽之事业,吾辈当继续努力,以求革命之成功。夫振兴诗道,诸君当自觉负担天下诗道,秉“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之志,举“诗界革命”之旗帜,以打倒诗坛之旧恶习,以树立诗坛之新气象,则无敌之幸也,花溆之幸也,修禊之幸也,诗之幸也,时代之幸也。与诸君共勉!——无敌亓魛撰。

诗学革命纲领之对抗美诗

    莎士比亚曰:有一千读者则有一千哈姆雷特也。以斯言推之,乃知世有诗人千万,故世有千万种诗也。诗者,如哈姆雷特也。或闻斯言曰:“浅陋哉斯见也。诗者,如花如蝶,须雅也,须美也。唯美主义者,诗之至上者也。”
    果真如是乎?吾不以为然也。美诗者,以其空洞,故华藻饰于词;以其病态,故娇软于句;以其酬唱,故邀宠于人,邀宠于协会;以其投稿,故违背于心,言不由于衷。是故美诗者,畅销诗也。畅销诗者,畅销货也,畅销货者,未必好也,吾不以为好也。何也?以其有商品属性,是消费品而非灵魂之产物也。夫泱泱中国,济济诗人,如所求者唯美也,则中国成美诗之国矣,则成无诗之邦矣。
    是故吾调笑曰:此一种主义,可谓之曰雅美蝶主义。吾友某颇通洋文,尤精东洋文,初闻吾言,大骇,面色如灰。劝曰:“刀鱼,汝莫故作惊人语也。人心险恶,汝慎言之。夫诗人之心,以其百倍敏感于常人,故诗人之心百倍险恶于常人。汝宜禁口,多吟诗,莫惹事。”曰:“人有病,须看病,须吃药,乃至动手术。有重病,则须下猛药,乃至切膊锯腿。以其病之深,不如此不足以治愈也。当今之时,诗有病,吾以言为药,以狂言为猛药,为其好也,为对治其重病也。对治者,佛教语也,乃破执之第一良药也。诗道至于今,若有若无,不痛不痒,是吾不忍也。以之故,吾常发狂言,得罪人,吾不惧也。不偏激不足以言志,不过正不足以矫枉。吾用心苦也,汝知之乎?”
    曰:“依汝之言,诗道之病深重也。汝能奈何?”曰:“呜呼!吾非诗医,然不忍诗病也。或无回天之术,聊当诗医生,实无奈也。以世无诗医,吾充数也。诗如蔡桓公,其病渐深,初始不察也。扁鹊告之,弗信也,弗应也,任病深入,入腠理,入肌肤,入肠胃,今欲入骨髓矣。再不治疗,诗将亡矣。”
    曰:“汝有从医许可证否?有正统诗词协会认证乎?”曰:“否也。吾自开诊所,自治己病,虽医术堪忧,治死不悔也。若不幸死矣,无须为我哀涕。为诗而死,死得其所。'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况不治疗,终将一死。吾今探索,或许向死得生也。”
    曰:“陈子昂曰:'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吾闻汝之言,知汝有子昂之志也。”曰:“不敢当也。斯人也,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不敢并列也。虽然,吾亦有志于诗也。汝引子昂之句,吾亦亦子昂之句,以抒怀也。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吾友以为然,亦有吾友不以为然。吾更剖析数语,以明白之。哲人曰:美者,肤浅之物也。吾深以为然。以其矫情也,以其献媚也,以其走肾不走心也,以其前人玩过而毫无创造力也,以其规避诗学之难题也,以其逃避民族之苦难也,以其消解人生之沉重也,以其拒绝思想深度也。呜呼,诗道将亡也矣。振兴诗道,请弃美诗始。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7: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者,不必肤浅之物也;不必矫情也;不必献媚也。而亦肾心两走者也。
前人之前亦有前人也,后人之后亦有后人也。后人之诗亦前人之余绪也。
有前诗有后诗,亦诗之统续也。泥前人而谩后人,非为端严之诗道也。
      文者,文饰之谓也;文饰者,美也,“言之无文,行之不远”也。其能不慎乎?

点评

不是论文。不准备反驳。  发表于 2018-4-14 19:30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我以为刀鱼只是诗语唠叨,没想到行文亦是……迟些来细读,看看是不是**阶级**文化大革新的时代要到来。

点评

你不是很喜欢收集古人的资料么。老黄和老梁的资料没收集?  发表于 2018-4-14 19:30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8: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福之州州 于 2018-4-14 19:04 编辑

初读的印象,要义归结为:

突破上限,是不大可能了,那就捅破底线试试。


思路倒是个思路,只是,退后一丈看全貌,这样的“革命”、“战斗”,其实也是对诗词传统的全方位投降。
有点像海峡对岸的“政权”走向:先举反攻大旗,搞死你;继而知道搞不死你,维持现状行不行;往下,是想投靠美日搞“独立”都走不通了……这样子的纸面喊喊的“独立”,其实就是拿不出任何条件来谈判的投降,或者说:挣扎一下,以便尽早放弃


标题可以借用鲁迅的,叫做《为了投降的革命》、《为了放弃的挣扎》好了。

点评

不准备反驳。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8-4-14 19:29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8: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文有些拖沓和生硬,但可以大概上看明白,主要观点在“创新”,这是一个相当时髦的话题。至于“诗在心思也。执着于文字者,不得上乘”之类的观点,也算是几百、上千年的老生常谈了。我们知道,一个话题到了“时髦”、“老生常谈”的程度,那就是“俗”“熟”。

帖子中说,诗忌俗、诗忌熟,这很好,但却不知道文论也是忌“俗”、忌“熟”的——我都准备好读完文章大吃一惊、深有所获了,你就给我看这些?

点评

不准备反驳。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8-4-14 19:29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9: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切中当今某些诗弊者,也有极端者。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9: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山泉水清 发表于 2018-4-14 19:15
有切中当今某些诗弊者,也有极端者。

又不是论文。哈哈,极端无妨。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9:4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瑞丰堂 于 2018-4-14 19:41 编辑

西方的情怀,三观。上古的语汇,模板。间或夹杂一些新语汇。希望刀鱼先生所倡导的诗词革命不仅仅是采用我说的这种模式。问好。

点评

革命是一种态度,不是我的革命,是诗词要革命。至于多少模式,借用佛教语,八万四千法门。我能掌握一门,学好就行。欢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发表于 2018-4-14 19:50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14 19: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跟帖也不是驳论,只是和亓兄开个玩笑。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5: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一
发表于 2018-4-14 16:50:09

【未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5: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外星人le 于 2018-4-23 15:39 编辑

引用一
亓魛 发表于 2018-4-14 16:50:09
无敌花溆诗会序


——站在革命这边


   《尚书·尧典》曰:诗言志。或曰:“诗即定义矣,敢问此外尚有诗乎?”曰:“汝欲真心求诗乎?”曰:“然”。曰:“庄子之书,汝曾读乎?”曰:“然”。曰:“道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夫道者,无所不在也。”曰:“与诗何干?”。曰:“诗如道,亦如灯。心中无道,谓之道盲。道盲者,不得见道。犹眼瞎者,有眼无珠,身处光明之室而不得见灯也,非室无灯也。”曰:“依先生之言,诗可言志,亦可言他物也。诗者,无处不在耶?”曰:“然也。夫诗者,下一种定义,则成一种诗也;下千万种定义,则成千万种诗也。诗如海也,不拒涓涓之流,方能成其阔,成其深也;诗如春也,不拒朵朵之花,方能成其艳,成其美也。
    虽然,今人动则曰诗言志,曰诗缘情,曰某某某。斯言也,鹦鹉学舌,拾人牙慧,于诗学毫无洞见。斯人也,思维狭隘,不知世有莎士比亚,有艾略特,有里尔克,有诗学之另一条路线也。以有斯人,故诗坛庸庸,乱象纷纷,甚可笑也,吾不忍睹也。且为诸君举例,以窥一斑。有嗜风月、癖花柳、好骑马者,不知高铁之为何物,是老不死之前朝遗叟耳,吾耻与谈诗。有开口唐诗、闭口唐诗者,不知诗道之极广大,是浅陋之井底蛙耳,吾耻与谈诗。有只解对仗、平仄、章法者,不知诗之内核与此无涉,是诗学门外汉耳,吾耻与谈诗。有步韵之快手,有酬唱之奇才,有拟古之高人,诸如种种,罄竹难书。步韵者,有韵无诗也。酬唱者,游戏之作也。拟古者,以古人之诗为诗,是古人之有诗、今人之无诗也。诸君须知,诗道亡于斯人也。呜呼,诗坛者,阴气逼人,腐骨饲鬼,皆尸也,无诗也。吾每见此,心痛之,唾弃之,将奈何之。

    又曰:“依先生之言,无诗才者,无可以为诗。有诗才者,无不可以为诗。为诗有忌讳者乎?”曰:“然。诗有忌讳者也。诗忌俗,亦忌熟。俗者,沿用成语,诗学懒汉之所为也。沿用成语者,嚼二手口香糖也。香耶?吾不忍想象也。熟者,范式写作也。范式写作者,没心没肺,不痛不痒也。”曰:“还有乎?”曰:“还有。诗亦忌雅。世之欲诗雅,是求字之雅,非求诗之雅也。世人皆以雅之为雅,斯不雅矣。”曰:“吾不会先生此言也。屌穴等下半身之字亦可入诗乎?”曰:“汝知禅宗乎?”曰:“略知之。”曰:“甚好。汝当知诗不关文字,诗在心思也。执着于文字者,不得上乘。夫人之染花柳病者,怕见杜蕾斯,以其勾引往事之不堪也,以其刺痛私德之溃烂也。是故,是人不堪,非字不堪也。”曰:“有人说先生不知天高地厚,狂言太甚。”吾怒怼曰:“岂有此理,放他狗屁,去他大爷,竖子不足与谋。”

    今躬逢修禊之会,无敌与花溆诸君,有不满于诗坛之庸庸、志于振兴诗道者,皆吾之同志也。夫振兴诗道者,诗界革命之事业也。革命者,革旧时代之命也,革旧我之命也,非大丈夫不能为也。黄遵宪、梁启超诸公未尽之事业,吾辈当继续努力,以求革命之成功。夫振兴诗道,诸君当自觉负担天下诗道,秉“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之志,举“诗界革命”之旗帜,以打倒诗坛之旧恶习,以树立诗坛之新气象,则无敌之幸也,花溆之幸也,修禊之幸也,诗之幸也,时代之幸也。与诸君共勉!——无敌亓魛撰。

诗学革命纲领之对抗美诗

    莎士比亚曰:有一千读者则有一千哈姆雷特也。以斯言推之,乃知世有诗人千万,故世有千万种诗也。诗者,如哈姆雷特也。或闻斯言曰:“浅陋哉斯见也。诗者,如花如蝶,须雅也,须美也。唯美主义者,诗之至上者也。”
    果真如是乎?吾不以为然也。美诗者,以其空洞,故华藻饰于词;以其病态,故娇软于句;以其酬唱,故邀宠于人,邀宠于协会;以其投稿,故违背于心,言不由于衷。是故美诗者,畅销诗也。畅销诗者,畅销货也,畅销货者,未必好也,吾不以为好也。何也?以其有商品属性,是消费品而非灵魂之产物也。夫泱泱中国,济济诗人,如所求者唯美也,则中国成美诗之国矣,则成无诗之邦矣。
    是故吾调笑曰:此一种主义,可谓之曰雅美蝶主义。吾友某颇通洋文,尤精东洋文,初闻吾言,大骇,面色如灰。劝曰:“刀鱼,汝莫故作惊人语也。人心险恶,汝慎言之。夫诗人之心,以其百倍敏感于常人,故诗人之心百倍险恶于常人。汝宜禁口,多吟诗,莫惹事。”曰:“人有病,须看病,须吃药,乃至动手术。有重病,则须下猛药,乃至切膊锯腿。以其病之深,不如此不足以治愈也。当今之时,诗有病,吾以言为药,以狂言为猛药,为其好也,为对治其重病也。对治者,佛教语也,乃破执之第一良药也。诗道至于今,若有若无,不痛不痒,是吾不忍也。以之故,吾常发狂言,得罪人,吾不惧也。不偏激不足以言志,不过正不足以矫枉。吾用心苦也,汝知之乎?”
    曰:“依汝之言,诗道之病深重也。汝能奈何?”曰:“呜呼!吾非诗医,然不忍诗病也。或无回天之术,聊当诗医生,实无奈也。以世无诗医,吾充数也。诗如蔡桓公,其病渐深,初始不察也。扁鹊告之,弗信也,弗应也,任病深入,入腠理,入肌肤,入肠胃,今欲入骨髓矣。再不治疗,诗将亡矣。”
    曰:“汝有从医许可证否?有正统诗词协会认证乎?”曰:“否也。吾自开诊所,自治己病,虽医术堪忧,治死不悔也。若不幸死矣,无须为我哀涕。为诗而死,死得其所。'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况不治疗,终将一死。吾今探索,或许向死得生也。”
    曰:“陈子昂曰:'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吾闻汝之言,知汝有子昂之志也。”曰:“不敢当也。斯人也,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不敢并列也。虽然,吾亦有志于诗也。汝引子昂之句,吾亦亦子昂之句,以抒怀也。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吾友以为然,亦有吾友不以为然。吾更剖析数语,以明白之。哲人曰:美者,肤浅之物也。吾深以为然。以其矫情也,以其献媚也,以其走肾不走心也,以其前人玩过而毫无创造力也,以其规避诗学之难题也,以其逃避民族之苦难也,以其消解人生之沉重也,以其拒绝思想深度也。呜呼,诗道将亡也矣。振兴诗道,请弃美诗始。”


【未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5: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外星人le... 于 2018-4-23 16:43 编辑

引用二

互动百科 > 网络诗歌
http://www.baike.com/wiki/%E7%BD%91%E7%BB%9C%E8%AF%97%E6%AD%8C
开放分类:网络文学|诗人|诗歌流派

语言特点/网络诗歌
......
四是怨语充斥
“网络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舞台。网络恢复了诗歌的娱乐性,网络放纵了诗歌里自由的天才、愤青、性压抑者、厌世者,使得一些人以各种粗俗、肮脏、下流、嚣张、粗俗的骂语,狂荡放纵、寡廉鲜耻、极端不负责任地投入到各个网络论坛,玩世不恭,情绪化的作品太多。遗憾的是,中国的小资多是真小资,但中国的愤青却多是假愤青”
五是秽语描述
“种种令人难以启齿、不堪入目的语词与乌烟瘴气的色调充满了网络诗歌的字里行间,尤其是“下半身”的许多作品,把粗俗当卖点,把粗俗当个性,把粗俗当技巧,把粗俗当革命,充斥了让人无法阅读的丑恶与肮脏,成为网络时代糟蹋母语、作践诗人、污染大众、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一大“黄毒”。“我是流氓我怕谁”?如果不知耻、不知粗俗为何物,那么会自样呢?网络诗歌的“色诱”就是一场迅猛扑来的汛期,不动声色地将我们的精神家园和精神高地淹没,只留下一片不堪入目的洪荒和满目疮夷。所以,我们应强调诗歌的“严肃性”而不是“随意性”,强调诗的“社会性”而不是“自我性”,强调诗的“高雅性”而不是“陋俗性”。”  
期待
“个性的同时是大众的、激情的同时是理性的、活跃的同时是节制的、真诚的同时是担当的网络诗歌创作状态,才是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
......

【未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5:4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外星人le... 于 2018-4-23 16:43 编辑
外星人le 发表于 2018-4-23 15:35
引用一
亓魛  发表于 2018-4-14 16:50:09
诗学革命宣言与革命纲领,部分。
无敌花溆诗会序
——站在革命这边

引用三
度娘 >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这句话为孔子所提倡的一种读书及学习方法。指的是一味读书而不思考,就会因为不能深刻理解书本的意义而不能合理有效利用书本的知识,甚至会陷入迷茫。而如果一味空想而不去进行实实在在地学习和钻研,则终究是沙上建塔,一无所得。告诫我们只有把学习和思考结合起来,才能学到切实有用的知识,否则就会收效甚微。”

--------------------------------------------------------------------------------------------------


杂乱无章 错漏百出 不忍卒读!!!


_____路过学习。问好坛友。借帖顶帖并谢  


【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6: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Q连忙捏好砖头,摆开马步,准备和黑狗来开战。但庵门只开了一条缝,并无黑狗从中冲出,望进去只有一个老尼姑。

  "你又来什么事?"伊大吃一惊的说。

  "革命了……你知道?……"阿Q说得很含胡。

  "革命革命,革过一革的,……你们要革得我们怎么样呢?"老尼姑两眼通红的说。

  "什么?……"阿Q诧异了。

  "你不知道,他们已经来革过了!"

  "谁?……"阿Q更其诧异了。

  "那秀才和洋鬼子!"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19: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外星人le 于 2018-4-23 19:11 编辑
外星人le... 发表于 2018-4-23 15:43
引用三
度娘 >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这句话为孔子所提倡的一种读书及学习方法。指的是一 ...

火星微信
“追求诗意的人生”
思考地:毕竟自己的ID,2018年啊!上网玩儿亦非指定练习,既 “文” 不耍家,或可用 “白” ?读来怪怪地,若装 装 “装”成坏习惯了都
积极地:我们知道,或身心健康、或校园内外等等等等,求知环境不见得都 真 善 美 就成。“追求诗意的人生” 而言吧,一时一事 或正面、或反面也不错,错了再来...

亓魛加油!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22: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来看到很多人,过于追求新,而忽视法、味方面的要求,这是非常急功近利的。

盲目求新、求变,则非常容易流于险怪、尖刻、破碎,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类似作品。这并不合于古典诗词既有的审美情趣。

所以我经常讲:有些人要发展诗词、繁荣诗词,所以每天高呼“革命”、“改良”,然而在我看来,很多所谓“革命”、“改良”,不仅对诗词无益,反而是有大害的。

道理很简单:我们之所以喜欢古典诗词,就是因为它蕴含着既有的审美情趣和精神内核。改变了这些情趣和内核,就是抛弃了它最美好的特质,它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诗,不再是我们喜欢的诗了。

所以我讲,与其说他们在革命,不如说他们在放弃;与其说他们在改良,不如说他们是在改劣。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22: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典诗词,自它产生以来,就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它一直在变:从先秦到两汉、从六朝到隋唐、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而民国,每个时代都不同。

但是,这些时代的诗虽然有所不同,总体的文化内涵却是一脉相承的,没有发生过根本性的断裂。就算民国诗,仍然处在风、骚以来,一以贯之的脉络上。

近几十年来,我们遇到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劫难,“革命”、“新”成为主流,“传统”、“旧”被视为敝履。此种情况下,很多文化脉络被切断了,这不得不说是一大损失。到了如今,诗词总体水平仍然和古人有着较大差距,很多作者受到了一些不恰当的语境(比如“革命”)灌输,这些灌输体现在作品中,使作品粗制滥造、丑陋不堪。

基于此,我们不应再急功近利了。古典诗词,在当今已经属于小圈子中的小圈子,完全被边缘化了。这时,我们首先要做的,难道不是传承、不是抢救吗?

“革命”,是容易的,因为人们都喜欢这个词,打烂旧的,按照自己喜好另起炉灶嘛,这很痛快;传承,是困难的,因为如今的人们,做什么都太着急了,很少人会想到向后看一看、向祖先看一看。

现在需要有人做困难的事。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23: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到底是用来反映世界的客观物象的,还是用来反映人们的主观感想的?我想,两者都有,但前者应该是为后者服务的,否则写诗就和写说明文、拍照片一样了。

都说今人和古人不同,而事实上,我不知道今人和古人有什么不同。离家久了都思乡,亲友分别都不舍;得意了都高兴,失意了都难过;看到顺眼的总要赞一赞,看到碍眼的总要骂一骂。种种情状,不一而足。

今人做的一切好事,古人大体都做过;今人做的一切坏事,古人也大体没落下。不同之处,无非是我们的手段、工具比古人多了而已。

也就是说,所谓时代不同,无非是今人改造世界的手段、工具方面有了不同而已,在人自身的情感方面,我几乎想不出来有什么变化。

古人就明白这个道理。汉朝以前的诗中没有葡萄,汉朝以后的诗中就有了;清末以前的诗中没有消防车,清末之后的诗中就有了。

这不是很好吗?古人一直在改变。而这些改变,未必是他们有意为之的,只不过是把生活中所见的东西写进诗中了而已。这个是自然而然的、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我们每天接触手机、电脑,则用手机、电脑这样的物象入诗,就是必然的,即使这个人不用,那个人也必然要用。

也就是说,无论你喊不喊“革命”口号,诗词必然要发生变化,这完全跟你无关、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如果你的“革命”只是这样变化,则高喊这些口号毫无意义,只是为革命而革命、为喊而喊。

而如果你的“革命”不是让它发生如上自然而然的变化,而是推翻古典诗词既有的文化内核,则就是在杀死诗词,这就更不应该了。你不如再发明一种新文体,这样就两不耽误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23: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4-23 16:30
阿Q连忙捏好砖头,摆开马步,准备和黑狗来开战。但庵门只开了一条缝,并无黑狗从中冲出,望进去只 ...

经典。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3 23: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诗,和说明书、写新闻、写议论文,有什么不同?我想,它们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后面这几样主要不是为人们的感情服务的,它们主要目的在于“真”、“善”,而不是“美”。

我如果需要真,需要善,那我看说明书、看新闻、看议论文就够了,何必看诗呢?就算是说理诗,他也有与别的文体不同的节奏美、形式美——同一个道理,用论文来表述,和用诗来表述,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诗不是单纯用来表意的文体的原因。诗,可以表意,但还有意之外的东西,那就是独特的风味。

风味,是一种感受。有的诗,它并不表达深刻的道理,但是,它给了我们美好的感受。

给了我们美好感受的诗,即使它像楼主讲的那样,“肤浅”、没有“思想深度”,难道我们就要扔掉它吗?

不,不是的。我宁可它“肤浅”、宁可它没有“思想深度”,我也要读它。需要“思想深度”时,我去看论文就好了。

既然楼主对诗词的“革命”,是抛弃“美”,而捡起“思想深度”,则我不知道最后会产生什么怪胎——据说,它有思想深度,而不具有古典诗词特有的美感。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0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我看,主贴所谓的“革命”,所谓的“对抗美”,都是站不住脚的。唯一值得赞许的,或者就是:勇气可嘉、无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15: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衔鳞绕岸溯春风,消息银波配子终。谁道尾长无所用,酒舠脍炙一盘空。


_____为刀鱼革命吶喊一个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17: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满篇东拼西凑的文字,整天嚎叫,创来创去还是小儿歌,本身就俗,却装古雅,还挂个老杜像,现大了你!

点评

逸士兄好!久不见。这里还是不许骂人,哈哈,酌情修修。  发表于 2018-4-24 18:05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18: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思维狭隘,不知世有莎士比亚,有艾略特,有里尔克,有诗学之另一条路线也。”

主贴这段话,就是我在上楼所说的抛弃古典诗词固有审美内核的做法——用西方人写新诗的思维来写古典诗词,它们是碎片化的、晦暗化的、只有作者自己知道它在表达什么的。比如下面例子:

好事近
在黑海之滨,获得一头奇兽。找不到安顿地,只能跟我走。
我因此感到烦心,倒了一杯酒。没想到他却说:“我也来一口。”

憶秦娥
夜斑斕。烏鴉劫走玻璃船。玻璃船。月光點火,海水深藍。  
滿天星斗搖頭丸。鬼魂搬進新房間。新房間。花兒疼痛,日子圍觀。

大家可以读一读,这样的“革命”,是否是革掉了古典诗词固有审美内核的命?他们完全在用新诗的思维写古典诗词。这种“革命”,应该被大声疾呼的提倡吗?

主贴一再批评既有的古典诗词“肤浅”、“没有思想深度”、“思维狭隘”,难道像上面两首诗这样,就是深刻了吗?或者说,楼主认为,凡是读不懂的,就是深刻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19:0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潇洒逸士 于 2018-4-24 19:46 编辑
潇洒逸士 发表于 2018-4-24 17:37
满篇东拼西凑的文字,整天嚎叫,创来创去还是小儿歌,本身就俗,却装古雅,还挂个老杜像,现大了你!

没有。一句都没,玩笑话而已,无妨大雅。我们是现代有素质的文明人,岂能干那种只有下体诗人才能干得出的没素质的龌龊事情来,你说对吧?
晚上好!……呵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19:1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4-24 18:28
“思维狭隘,不知世有莎士比亚,有艾略特,有里尔克,有诗学之另一条路线也。”

主贴这段话,就是我在上 ...

如果用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学思想与思维方式来表述且创作中国古典作品,虽表面上谓之曰:中西结合,然实则不伦不类,虚无怪僻,故奥实诡。因为角度灵魂不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20: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4-23 16:30
阿Q连忙捏好砖头,摆开马步,准备和黑狗来开战。但庵门只开了一条缝,并无黑狗从中冲出,望进去只 ...

看了某些地方栏上的大加的诗,感觉是外星人写的,比诗经还难懂.诗道在何方?

点评

不谈外部具体栏目为好,已代为修改。  发表于 2018-4-25 11:07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20: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4-23 22:49
古典诗词,自它产生以来,就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它一直在变:从先秦到两汉、从六朝到隋唐、自唐而宋、 ...

唐诗读后虽不知含义至少能知表意.所用词语皆日常所见.大加们的只有大加们懂.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21: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4-24 18:28
“思维狭隘,不知世有莎士比亚,有艾略特,有里尔克,有诗学之另一条路线也。”

主贴这段话,就是我在上 ...

嘿嘿,近来觉得,对这些个惊世骇俗的论调,批评都是多余,直接捧捧它也许事半功早——笑脸送人上不归路,也许,反倒会有个好名声,比规劝他而遭骂要划算得多。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4-24 21: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福之州州 于 2018-4-24 21:32 编辑
潇洒逸士 发表于 2018-4-24 19:00
没有。一句都没,玩笑话而已,无妨大雅。我们是现代有素质的文明人,岂能干那种只有下体诗人才能干得出的 ...

哈哈,有些话,偶也想说。但想说是一回事,能不能说是另一回事。我们都是文明人,不以哗众取宠为目的,所以,以后者为准,不能说的,想说也不说。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14 14: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