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983|回复: 42

[研究员资料] 雅俗共赏---当代诗词发展的历史大趋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4 17: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穹庐客 于 2018-9-5 10:30 编辑

雅俗共赏---当代诗词发展的历史大趋势
   朱成德
       诗源于民间,也应当回到民间 。从根本说,诗是属于人民大众的。拙作《大众化—中华诗词的发展方向》(《广播电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一文,对此命题曾做过专门论述。
中华诗词学会前会长孙轶青先生生前一再强调,当代诗词的根本出路在于“要走向人民大众”。他深刻指出:“让中华诗词走向大众,这是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重大转折,是关系当代诗词成败的战略问题,是开创社会主义时代诗词新纪元的重要标志。”他主持制定的《二十一世纪初期中华诗词发展纲要》,进一步明确了“适应时代,深人生活,走向大众”的方针,强调中华诗词要实现“两个转变”,即“由旧时代向新时代的转变,由少数人向多数人的转变”。
    当代诗词实现“两个转变”,逐步走向大众的关键,确如孙轶青先生所说:“在于敢于改革和善于改革”,“在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的结合上下大气力”。这其中,“有两个重要问题必须解决”,即“声韵问题和通俗问题”。
“通俗”问题,也就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讨论的“雅俗共赏”问题。所谓“雅俗共赏”,是指诗词作品既优美文雅又通俗易懂,能为各种人所接受,各种不同文化程度的人都能欣赏。 “雅俗共赏”的提法,最早见之于明代孙人儒《东郭记· 绵驹》:“闻得有绵驹善歌,雅俗共赏。” 清代曹雪芹《红楼梦》第五十回写“暖香坞雅制春灯谜”时,也用过这个成语。为了迎合贾母的欣赏口味,针对李纨、李纹制做的雅气的灯谜,宝钗道:这些虽好,不合老太太的意;不如做些浅近的物儿,大家雅俗共赏才好。” 但是“雅俗共赏”这种现象,早在明清之前就已经长期存在了。
从大文化的角度看,中国传统文化是由雅文化和俗文化这两种类型文化构成的。表现在文艺方面,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分野。《楚辞·宋玉答楚王问》中记载说,有歌者客于楚国郢中,起初吟唱“下里巴人”,国中和者有数千人;当歌者唱“ 阳春白雪”时,和者不过数十人。“曲高和寡”的典故,就是从这里来的。雅俗之别,也由此可见。但是文化是在动态中发展变化的。雅俗两种文化在对峙、冲突、碰撞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存异求同,相互靠拢、传播和融汇,并最终走到一起,形成雅俗共赏的局面。
著名学者朱自清先生在其所作《论雅俗共赏》一文中,从“偏重俗人或常人”即“近于人民”的“现代的立场”,具体阐释了“雅俗共赏”的基本内容,指出 “雅”和“俗”,一是指所谓雅士和俗人, 二是指雅文学和俗文学具有的不同标准与尺度。他在总结中国文学总体发展脉络的基础上, 提出以诗文为正宗的中国文学向来存在 “雅文学”为主流,以“俗文学”为支流的两大倾向。由分而合,相配而行,及至合流共生,则是这两大倾向发展的“自然而然的趋势”。
       纵观我国文学发展史,诚如朱自清先生所说,“雅文学”与“俗文学”的分野与合流,是以唐朝的“安史之乱”为分水岭的。此前两者基本上坚持不同的标准与尺度,各自前行,很少交集;此后,由于社会经济政治的发展特别是商业经济的逐步繁荣,导致“雅士”和“俗士”阶层的变化特别是市民阶层的出现。反映在创作上,就出现了“雅”与“俗”的趣味相互靠拢、迁就乃至合流。以诗词创作而论, 唐朝的白居易,向有“香山说诗,老妪可解”的美誉。他的诗风浅切平易,语言通俗明白,常以口语入诗,清刘熙载称赞他“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得”,堪称“雅俗共赏”的典范。 到了宋代则更进一步,胡适说宋诗的好处就在“做诗如说话”。黄庭坚、梅尧臣、苏轼等,都主张“以俗为雅”,并且写出过许多脍炙人口、“雅俗共赏”的诗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杰出诗人杨万里,他不跟随别人的脚步亦步亦趋,而是大胆突破,勇于创新,形成了风格纯朴,语言晓畅,构思新巧,雅俗共赏的“诚斋体”。请看: “雾外江山看不真,只凭鸡犬认前村。渡船满板霜如雪,印我青鞋第一痕。”(《庚子正月五日晓过大臬渡》)“泉眼无声惜细流,树荫照水弄轻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小池》)写得何等圆转清新,而又耐人寻味!至于柳永的词作,更堪称“雅俗共赏”的标本。“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的说法,足以印证柳永词作流传和普及的广度。像“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雨霖铃》),“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望海潮》)这样雅俗共赏的名句,更是世代相传,历久不衰。
      “雅俗共赏”历来是以雅为主的,宋人“以俗为雅”以及常语“俗不伤雅”,都可做这种宾主之分的见证。从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开始,历史进入一个新时代。随着以“五四”运动为标志的新文化运动的开展和深入以及新的劳动阶级和知识阶级的逐步登上历史舞台,以白话为正宗的新文学取得了主体地位。适应文艺大众化的要求,文学创作“大众语”运动和“通俗化”运动,也深入开展。到40年代,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并解决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以及如何服务等一系列根本问题,不但揭示了文艺大众化的实质,而且指明了彻底解决文艺大众化问题的途径。在谈到雅与俗、普及与提高的关系问题时,毛泽东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就算你的是‘阳春白雪’吧,这暂时既然是少数人享用的东西,群众还是在那里唱‘下里巴人’,那末,你不去提高它,只顾骂人,那就怎样骂也是空的。现在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统 一 的问题,是提高和普及统 一 的问题。不统 一 ,任何专门家的最高级的艺术也不免成为最狭隘的功利主义;要说这也是清高,那只是自封为清高,群众是不会批准的。”这两个“统一”,就是要解决雅俗共赏的问题。 自此以后,全中国的文艺运动在曲折前进中推进到一个光辉的新阶段,通俗和雅俗共赏的文艺作品也逐步成为文艺界的主流。
至于传统诗词,情况则有所不同。五四新文化运动在创造新文学、产生白话新诗的同时,却对传统诗词采取了全盘否定乃至打倒的态度。在长达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时期里,传统诗词以其顽强的生命力,一直在极端困难的状态下生存、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传统诗词也出现了复苏兴旺,蓬勃发展,异军突起,空前活跃的大好局面,在全国各地以及海外华人圈中,已经掀起了一股方兴未艾的“诗词热”。名家、佳作迭出,灿若繁星。但是客观、冷静的审视当代诗坛现状,就会发现,传统诗词在其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仍然暴露出不少值得重视的问题。主要是平庸之作过多,精品诗词太少。一方面是晦涩难懂,泥古、仿古、复古倾向严重,缺乏时代精神;另一方面是概念化、公式化、口号化突出,实录生活,过于直白,虽合乎格律,但缺乏诗味。总之,按照“雅俗共赏”的审美境界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我们应当清醒认识到,写诗填词,除了纯粹自娱自乐,主要是给别人看的,在今天则主要是给人民大众看的。人民大众看不懂,欣赏不了,接受不了,再好的诗词也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雅俗共赏”的问题不解决,或解决不好,传统诗词要“走向大众”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纵观诗词发展史,不论从理论上看,还是从实践上看,“雅俗共赏”已经是当代诗词发展的历史大趋势。可以预见,“雅俗共赏”必将成为当代诗词发展的主流,成为诗词界同仁共同追求的审美境界。
  要做到“雅俗共赏”,必须倡导并树立一种浅切平易、明白晓畅的新诗风。诗贵含蓄,但含蓄并不意味艰深古奥、晦涩难懂;诗也贵晓畅,但晓畅并不等于粗率平庸、淡而无味。明白晓畅、通俗易懂,从来就是中华诗词的优良传统,应该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扬。以艰深古奥为荣的现象应当杜绝,认为明白晓畅就有失身份的观念必须抛弃,沉浸在泥古、仿古、复古天地里而自我感觉良好者还是早些警醒为好。须知,只有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诗词,才称得上真正的好诗词。
       树立新诗风,达到雅俗共赏的关键,是要搞好诗词语言的创新。 诗词语言的创新涉及到如何运用文言和白话,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当代著名学者张中行先生写了一本专著,就叫做《文言和白话》,感兴趣的同志不妨找来一阅。简言之,“文言,即古代书面语言;“白话”即“口头语言”,亦有古今白话之别 。文言和白话同源异流,有区别亦有联系。运用到诗词中,则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今天写作传统诗词,只有以现代大众口语为基础,适当吸收文言和外来语,杂揉调合,精心锤炼,才能打造出通俗而又雅致、具有雅俗共赏效果的诗语来。
   在拙作《天星萤火集》的前言里,我说过这样一段话:“诗词大众化,一直成为我多年来所追求的目标,并在创作实践中着力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了一些探索:一是力所能及地反映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愿望要求,弘扬时代精神,突出主旋律; 二是坚持声韵改革,自觉地运用新声新韵,跟上时代前行的脚步;三是追求浅切平易的艺术风格,审慎用典,力求做到明白晓畅,雅俗共赏;四是用语力避诘屈聱牙、生涩难懂,坚持用有生命力的书面语言和经过诗化的大众口语入诗。然而,说易行难,每有力不从心之感,难于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实现自己追求的目标,还有待今后继续努力。”现将其抄录在这里,作为此文的结束,并与有志于诗词大众化、追求雅俗共赏的诗友们共勉。     (字数3661)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4 18: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传统诗词,情况则有所不同。五四新文化运动在创造新文学、产生白话新诗的同时,却对传统诗词采取了全盘否定乃至打倒的态度。在长达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时期里,传统诗词以其顽强的生命力,一直在极端困难的状态下生存、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传统诗词也出现了复苏兴旺,蓬勃发展,异军突起,空前活跃的大好局面,在全国各地以及海外华人圈中,已经掀起了一股方兴未艾的“诗词热”。但是客观、冷静的审视当代诗坛现状,就会发现,传统诗词在其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仍然暴露出不少值得重视的问题。主要是平庸之作过多,精品诗词太少。一方面是晦涩难懂,泥古、仿古、复古倾向严重,缺乏时代精神;另一方面是概念化、公式化、口号化突出,实录生活,过于直白,虽合乎格律,但缺乏诗味。总之,按照“雅俗共赏”的审美境界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先生高论,黄钟大吕!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4 18: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写作传统诗词,只有以现代大众口语为基础,适当吸收文言和外来语,杂揉调合,精心锤炼,才能打造出通俗而又雅致、具有雅俗共赏效果的诗语来。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0: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家园 发表于 2018-9-4 18:50
至于传统诗词,情况则有所不同。五四新文化运动在创造新文学、产生白话新诗的同时,却对传统诗词采取了全盘 ...

谢温核管赏赞,高评。问好,秋祺。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0: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家园 发表于 2018-9-4 18:53
今天写作传统诗词,只有以现代大众口语为基础,适当吸收文言和外来语,杂揉调合,精心锤炼,才能打造出通俗 ...

谢温核管设置高亮。问好,秋祺。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11: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雅俗共赏”之谓合“诗三百”之“国风”本质,,,然“诗三百”亦有“雅和颂”,意味着诗歌从来是有层次感的。诗歌普及,雅俗共赏可以做“风”之味。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17: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5 19:59 编辑

穹庐客先生好!非常理解你对诗词的心情,也赞赏你的努力,对这个问题,在下有点不同想法,还请批评指正:窃以为,诗词应该讲还是属于“雅文化”范畴,一定不能放下身段,向“俗文化”献媚,反之亦反,美院界入农民画,就会不伦不类,诗词没有理由降低水平,去满足大众的胃口,那样的话,天下就吃面条,米饭和家常菜就行了,何苦发明八大菜系呢?诗词毫无疑问,就是阳春白雪,谁爱看不看,高高在上,就是要谁努力够得着,并不是把诗词水平降低到谁现在可以够得着的地方,谁现在可以够不着,通过努力也许就能够着了,诗词就是那样的东西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20: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5 22:33 编辑

追求“雅俗共赏”,很可能不会是诗词的创作规律。诗,应该写成什么样,就写成什么样,是否会雅俗共赏,可能不应该是作者应该考虑的。作者应该考虑的是作品的质量,不是关心有多少人会看、会懂、会赞美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20: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诘屈聱牙、生涩难懂”并不代表高深,更不代表雅,降低涩滞,并不表示就能够提高质量,如果一首诗,没有诗意,无论是否通顺,都没有意义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20: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众口语入诗”,也许应该说基本上不可取,那样的话干脆写顺口溜好了,大众口语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俗文化”,与诗词本质上是对立的,当然,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某些恢协的作品中,可以用,不过,那种类型的作品,其价值中到底“诗”所体现的成分能占多少,可能还值得进一步探讨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2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6 08:03 编辑

“今天写作传统诗词,只有以现代大众口语为基础,适当吸收文言和外来语”,那就成了古风党了,现代语占主要,就成了新诗,当然,谁愿意那样写,是人家的自由,雅向俗靠拢,也许可以说很多懒文人、假文人起了作用,中国汉字据说有十几万,现在人能够辨认的能有几个?口语中用到的可能更少了,怎么能够当成基础呢?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5 20:4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6 08:14 编辑

”雅文化“、”俗文化“、”雅俗文化“,应该和协共处,有人喜欢昆曲,有人喜欢皮影戏,各有价值,各有受众,多好,不一定都要变成一个面孔,美声唱法不错,天天听,可能就会反感,秦腔不吼,基本毫无价值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6 12: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何为雅俗共赏,这一概念需要厘清。诗歌必然是高雅的,不然就不是诗歌,而是流行歌曲了。当然可以抬杠说唐诗宋词曾经也是流行歌曲,但那也是雅士的流行歌曲,不是下里巴人。雅不代表语言古奥,也不是说用了口语就是俗。雅与俗的区别在于语言后面的审美取向。当下诗词最流行的两种风格都是非常俗的,几乎没有艺术价值。一是阿功颂德的媚世之作,可以说是语言垃圾,污染了诗词本身。二是吟风弄月的无聊之作,在平仄韵律间寻章摘句,无思想,无内涵,自以为清高,其实品味低下,苍白无力。诗词的生命力深植于时代之中,只有反映时代,揭示现实矛盾的诗歌才有生命力。所以诗歌的繁荣离不开政治氛围的宽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6 12: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为雅俗共赏,这一概念需要厘清。诗歌必然是高雅的,不然就不是诗歌,而是流行歌曲了。当然可以抬杠说唐诗宋词曾经也是流行歌曲,但那也是雅士的流行歌曲,不是下里巴人。雅不代表语言古奥,也不是说用了口语就是俗。雅与俗的区别在于语言后面的审美取向。当下诗词最流行的两种风格都是非常俗的,几乎没有艺术价值。一是阿功颂德的媚世之作,可以说是语言垃圾,污染了诗词本身。二是吟风弄月的无聊之作,在平仄韵律间寻章摘句,无思想,无内涵,自以为清高,其实品味低下,苍白无力。诗词的生命力深植于时代之中,只有反映时代,揭示现实矛盾的诗歌才有生命力。所以诗歌的繁荣离不开政治氛围的宽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6 21:1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最关键的是格律应当走进小学课堂,这是诗界的大任,这是汉字的使命,这是中华复兴的要求。雅和俗也是相对的,民众水平上升了,雅俗就会交融,诗词的春天就会真正来临。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2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豌豆角 发表于 2018-9-5 17:38
穹庐客先生好!非常理解你对诗词的心情,也赞赏你的努力,对这个问题,在下有点不同想法,还请批评指正:窃 ...

“诗词应该讲还是属于‘雅文化’范畴,一定不能放下身段,向‘俗文化’献媚”,“诗词没有理由降低水平,去满足大众的胃口”,“诗词毫无疑问,就是阳春白雪,谁爱看不看,高高在上”。请看毛泽东的回答:“就算你的是‘阳春白雪’吧,这暂时既然是少数人享用的东西,群众还是在那里唱‘下里巴人’,那末,你不去提高它,只顾骂人,那就怎样骂也是空的。现在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统 一 的问题,是提高和普及统 一 的问题。不统 一 ,任何专门家的最高级的艺术也不免成为最狭隘的功利主义;要说这也是清高,那只是自封为清高,群众是不会批准的。”

点评

毛泽东领导的大跃进时代,全民写诗几千万首,现在你记得几首?  发表于 2018-9-11 18:56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7 08:3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7 10:18 编辑

哈哈 不懂得政治,所以不谈政治
雅和俗,各有所美,问题是都得写好,顺口溜写好了,也有美感,也值得欣赏,文人画有雅致的美,农民画有质朴的美,应该讲基本上任何人都会喜欢,创作怎么做到雅俗共赏呢?美院老师画农民画,讨厌不讨厌?
雅也好,俗也好,写好了,都好,都会值得欣赏,所以,问题在于应追求是否值得欣赏,不是有多少人欣赏
诗写好了,老妪不能解,没关系,文化程度提高了,就可能能解了,所以,不是降低诗的门槛问题,是提高人的问题
白居易那个故事,会是真的吗?很值得怀疑,如果没猜错,白居易可能没有任何一首诗,老妪能解
解,也要看解到什么程度
老妪不能欣赏诗词,没有关系,谁也不用替人家着急,人家自会欣赏和创造人家的美,老妪会蒸花馍,绣花,人家发现和欣赏美,能力和快乐都不会差,不用谁替人家着急
所以,诗词的美,创造出来就可以了,管谁解不解,谁愿意领略诗词的美,就应下功夫学习,人家不愿意学习,你身段不管多低,都没用,实际上,有意屈就,已经违反了创作规律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7 09:28: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口语当基础,诗的成分和价值,能有多少,很值得考虑,现代汉语被异化,并堕落,新诗愿意用就用好了,诗词应该有所觉悟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7 13:34: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穹庐客 发表于 2018-9-6 21:47
“诗词应该讲还是属于‘雅文化’范畴,一定不能放下身段,向‘俗文化’献媚”,“诗词没有理由降低水平, ...

毛主席说得真好,旧诗被五四了一下,现在得回归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20: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穹庐客 发表于 2018-9-6 21:47
“诗词应该讲还是属于‘雅文化’范畴,一定不能放下身段,向‘俗文化’献媚”,“诗词没有理由降低水平, ...

几千万首,谁统计的?你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2 16: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问题是当代诗界亟待厘清的一个理论问题。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22: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9-12 16:08
这个问题是当代诗界亟待厘清的一个理论问题。

愿闻高见。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8 18: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国光 于 2018-9-18 18:26 编辑

所谓“雅俗共赏”,是指诗词作品既优美文雅又通俗易懂,能为各种人所接受,各种不同文化程度的人都能欣赏。——完全赞同!像李白杜甫这些大诗人,文字不是那么刁钻,自然明快,清新俊逸,所以大家都喜欢。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18: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国光 发表于 2018-9-18 18:04
所谓“雅俗共赏”,是指诗词作品既优美文雅又通俗易懂,能为各种人所接受,各种不同文化程度的人都能欣赏。 ...

谢吴版赞同。问好,秋祺。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8 19: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穹庐客 发表于 2018-9-18 18:34
谢吴版赞同。问好,秋祺。

李白的诗,不同层次的读者,会有着不同层次的感受,但大家都喜欢,这样岂不甚好!如果一味追求雅,自然有些读者不够理解,不能被大家所接受。所以雅俗共赏才好!相信大多数读者都有这种观点。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20: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国光 发表于 2018-9-18 19:09
李白的诗,不同层次的读者,会有着不同层次的感受,但大家都喜欢,这样岂不甚好!如果一味追求雅,自然有 ...

确有少数人反其道而行之,认为雅俗共赏就是放下身段,迁就俗者。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9 22: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要厘清“雅俗共赏”的概念,不然作无谓的概念之争毫无意义。诗歌本身是雅的,不是俗的,雅俗共赏不是因为是个本身追求俗。如果认为李白、白居易、李煜、李清照等语言明白晓畅即是雅俗共赏,当然是对的。但是如果用俗气的语言破坏诗歌本身的美感,就不对了。至于“力所能及地反映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愿望要求,弘扬时代精神,突出主旋律”,这种理念引导下的创作,恰恰是诗歌的极大危害。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愿望要求,只有人民群众才能恰当表达,诗人越厨代庖,只怕适得其反。诗人还是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愿望好了。至于所谓时代精神和主旋律,大家看新闻联播就可以了。艺术的主旋律永远应该反应人性中的真善美,而不是唱颂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9 23:31: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19 23:32 编辑

如果将老妪能解当成标准,基本可以肯定,白居易没有一首诗老妪能解,穹庐客先生既然愿意引用那个故事,就应该检验其可靠性,很简单,你可以读白居易的任何一首诗给老妪听,看是否能解,如果不能,就不能当成标准,先生的观点就难以成立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19 23:50: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豌豆角 于 2018-9-20 01:10 编辑

且不说循环论证的问题,先生白话做基础的办法,如果真的被推广,诗词就变得毫无意义,杜甫讲求有来历的精神和做法,值得深入研究,现代汉语被疯狂异化,充斥大量的臆造,汉语本来的严谨美和准确美,很大程度上被抛弃,那么,现代口语基础上的诗词,能有什么样的美感?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9-20 00:01: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词如果雅俗共赏,顺口溜是否也应雅俗共赏?如果诗词通过白话化做到雅俗共赏。顺口溜难道文言化吗?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16 01: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