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征稿第四届“诗兴开封”国际诗歌大赛中华诗人栏目投稿指引诗人档案建档入口
查看: 9443|回复: 90

[词评赏析] 词苑版主、词评员词评专贴(主持版主 羽飞、桃源居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 10: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武松 于 2017-1-4 23:41 编辑

【水龙吟】  瀑布     应苹


      谁将天柱倾颓?横空泻下银河水。崩云裂石,征轮长骤,奔雷难滞,缟素千寻,垂阴连顷,寒潭如沸。想青螭暗伏,腾蛟潜隐,风云际,乘时起。
      天帝今朝在未?老夫来,樗蒲掷碎。烟霞为局,涛涛归某,巍巍遗尓。独对红尘,任他滚滚,目酣神醉。快哉乎?直欲飞流倒挽,把乾坤洗。


----------------------------------------------------------------------------------------------------------------------------------

【词评】   词苑版主     白羽脩

      这首咏瀑布的词选用“水龙吟”词牌可谓再贴切不过了。上阕以赋笔手法描写瀑布的状态,起笔两句就给人以“横空出世”、“扑面而来”的感受。首句中的“天柱倾”出自《淮南子》卷三〈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宋张元干《贺新郎》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此处移作瀑布产生的原因,奇警而又符合逻辑。第二句出自李白的《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与首句形成因果关系。接下来两拍是对瀑布的直接描写,先以“崩云”、“征轮”、“奔雷”摹其声,再以“缟素”、“垂阴”、“寒潭”状其势。最后以“想”字领起,将瀑布想象成伏螭潜蛟,等待时机,乘时而起。“风云际”出自《易•乾》:“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覩。”意谓同类相感应。后因以“风云”比喻遇合、相从。这里是将瀑布比喻为应时而出英雄豪杰,作为上阕的结句而蓄势待发。

      过片以“天帝今朝在未?”设问,切换角度,将自身融入词中。樗蒲chū pú是古代一种博戏。唐岑参 《送费子归武昌》:“知君开馆常爱客,樗蒱百金每一掷。”宋陆游也有“常记当年入洛初,华灯百万掷樗蒲”(《自咏》)的诗句。既然是“博戏”,那就“烟霞”设局,“涛涛”者归为我,“巍巍”者归于你,来赌个输赢。这般想象甚是浪漫奇绝,确有前人所未到处。接下来,作者似乎已完全沉醉在此“涛涛”、“巍巍”的境界中,任尔红尘滚滚,我自岿然不动,可奈我何?歇拍高呼“快哉乎”,正是大醉中喊出的一声畅快,直欲将飞流直下的瀑布喝斥得向上倒流,最后用“把乾坤洗”煞尾,与上结的“风云际,乘时起”前后呼应,将全词的境界提升到最高处。杜甫曾有“安得覆八溟,为君洗乾坤”(《客居》)与“遥拱北辰缠寇盗,欲倾东海洗乾坤”(《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的诗句,陆游也有“草间鼠辈何劳磔,要挽天河洗洛嵩”(《八月二十二日嘉州大阅》)与“直令挽天河,未濯腥膻污”(《禹祠》)的诗句,作者借瀑布来抒发的正是这样一种情怀,是词家之大境界,也是瀑布这一自然景观品质之所归。

      总览全词,起结都爽,中间一气呵成,正符合瀑布的特性,语言凝练流畅,不失为一篇咏瀑布的佳作。初稿格律稍有不谐,经多次修改,均已改正,其谦虚认真的作风值得称赞。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0: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羽飞|李杰锋 于 2015-4-2 11:49 编辑





【朝中措】  雪花
    东方婉儿

冰灵模样自无瑕,若雾若轻纱。半盏柔怀渡入,一朝绽向谁家?
梅尖拂过,沾衣成泪,月上寒笳。不忍芳华淡去,将身许给春花。




----------------------------------------------------------------------------------------------------------------------------------------
【评析】词苑版主    竹子山人

      咏物词算是词中比较难写的,做到不即不离,物我合一来抒发个人情怀方易出佳作。
这首词题是雪花,雪这题材古今咏的诗词不少,而单咏雪花的不多,有人说雪与雪花不是同一物象吗?对也不对,其实细细思来不然,雪是面上看,而雪花是点上看,这就是写作选择角度的问题。这反而突显出题材新颖,创作空间就更为宽阔,更为自由。对咏常见物象词者是一个很好的启示。另词者词牌上选择的是朝中措小令,王国维语:小令易写难工。更何况是一首咏物词,是一大挑战。
      起拍一句“冰灵模样自无瑕”,冰字把雪花的触感特点一字概括,灵字表达的是雪花动态,冰灵两字精炼,自无暇,表象上是雪花的颜色,实写风骨,不即不离,以此拟人;若雾若轻纱,虽是平常语,却无更好的词语去表达,精准精妙,照应冰灵二字。以眼前景起,起得灵动空灵。接近宕开一笔“半盏柔怀渡入”,承上启下关键句。用半盏把虚无的柔怀具象化,尤其渡入二字用得很好。另把雪花这冰冷的物象,写得柔情似水,很细腻笔触,“柔怀”当为上片词眼处。起拍实写,此为虚写,虚虚实实间。再紧扣住柔怀,拓进一句:一朝绽向谁家?以此设问挽住上片,也为下片留足创作空间。再细品之,“一朝”《诗·小雅·彤弓》:“钟鼓既设,一朝飨之。有一时短暂之意,雪花如此,人生亦是如此,“谁家”细细品来更有那无着飘零之况味。
      “梅尖拂过,沾衣成泪,月上寒笳”,下起一连用了梅尖,沾衣、月上三个意象。画面感很强,俨然一幅月雪踏梅图。笳,中国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种吹奏乐器,似笛。悲凉之音。在这当是意象借用,表达的是下雪伴着风的凄凉意境。更深角度理解为从视觉-触觉-听觉层层递进。再从词中动词上品来,如一仙子拂过梅尖难栖,沾衣却是碎了冰心成泪,唯有月上寒笳相伴,很得雪中之意味。三个四字句是这词牌的关键处,景在情中,情亦景中。三个字诠释这拍:何去也?这拍紧扣住“谁家”。精炼之笔。
“不忍芳华淡去”,紧接上片之言,芳华过隙难留,唯以将身许给春花,才是雪花的宿命,也暗喻着人生的意义。结拍词尽意不尽。颇令人回味。
      东方婉儿这首小令词写得空灵,得咏物词三味,虚实辗转得当,架构很好词味也足,用语不俗。
解读有偏颇处,还望婉儿及各位方家见谅。


点评

把雪花写活了,'冰灵自无瑕,若雾若轻纱。半盏柔渡入,一朝向谁家?寒梅尖拂过,沾衣成泪痂。不忍芳淡去,身许给春花',真是似李清照宋婉约派的佳作。  发表于 2017-1-21 14:57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1: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评析】

本帖最后由 羽飞|李杰锋 于 2015-4-2 11:50 编辑



【定风波】 游湟川三峡    白衣卿相


老树沙洲白鹭投,丹崖炫色染川流。曲转峰洄行不到,斜照,烟横草径锁山幽。     
临水寒风吹未稳,须信,清怀正好向船头。几处飞花迎入眼,休羡,浩波惯做逆行舟。


--------------------------------------------------------------------------


【评析】
词苑版主   我是姐姐


  开篇“老树沙洲白鹭投,丹崖炫色染川流”两句景语,以鲜明生动的笔触勾勒出湟川三峡秀美的景致:作者登舟纵目,用一个“投”字随着鸥鹭的活动将视线自然拉伸延长,由近有“老树、沙洲、白鹭”,而远有水光山色川流不息。炼字上用“炫”字,不仅让读者读出了湟川三峡水的气势,而且读出了那种快而猛的动态美。视野是何等的开阔,心胸是何等的开朗。古人曰“词之为物,色、香、味宜无所不具”,这一个“炫”字,能使一句生“色”,也使通体生“色”。更兼上句明言“白”,下句直言“丹”,白鹭在春江上飞翔,映得春水格外澄明。两种色彩的和谐配合,比喻赤诚纯洁,以白衬丹,由点到线,向着无垠的空间延伸,画面静中有动,富有鲜明的立体节奏感。在这里,明丽的色彩组合,恰到好处地绘出了词人舒展开阔的心境,彰显色彩斑斓的诗色美。
    王国维推演其说,把来谈词,也有所谓三种境界的说法。“曲转峰洄行不到”,上片在“行不到”上挽结,这第一境是说明未入之前,无从捕捉,颇使人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之感;“斜照,烟横草径锁山幽”,第二境是说明既入之后,从艰苦探索中得到乐趣来,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这一个“幽”字极尽设想之境或未来之境,留待下片交待。
   
吟诵上片,写的是实景,历历如在眼前;由实见虚,把景物与心胸打成一片,从视野的开阔,想见抱负与气度的远大。从中还可以引申出哲理性的意蕴:人们在探寻真理或者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往往会感受到某种困惑,即直觉地感到所探寻和追求的事物就在眼前,却由于种种原因而不能得到。这也是由实见虚,虚实结合。         

    过片“临水寒风吹未稳,须信,清怀正好向船头”,写词人顶风冲浪,从容前行,以“须信”的自我感受,在“吹未稳”引出“向船头”,传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迈之情。“清怀正好向船头”,此句更进一步,由眼前风雨推及整个人生,有力地强化了词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表现出旷达超逸的胸襟,充满清旷豪放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感悟,读来令人耳目一新。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水急及水的气势磅礴对应,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慨作铺垫。
     结拍“几处飞花迎入眼”。飞花,春之象,一语双关,实写望中所见,暗指人生的春天,语出秦观词“自在飞花轻似梦”,说明入而能出,豁然开朗,恰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春天,是求实者、勤奋者攻坚克难的季节,词人由“行不到”、“吹未稳”、“向船头”自然延伸出“休羡,浩波惯做逆行舟”,结在“逆行舟”,这饱含人生处世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纵观全词,词作通过描写春游湟川途中行舟这一生活中的小事,直是盘空硬语,一片神行,而层层推进,笔笔逆挽,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静,表现出旷放开朗的情怀,寄寓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处世哲理。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情感的忧乐,我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感悟。初读可感其要眇宜修之情,再读可味其沉稳之思;浅观可品其意境的幽美、字句的隽秀,深观可赏其构思的精巧、气韵的生动和开阖跌荡的结构手法。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1: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羽飞|李杰锋 于 2015-4-2 11:45 编辑



【木兰花慢】 蝴蝶梅花 致小白    横槊老仙

以前,十三年前,二十多岁的小白陪着二十多岁的我;
现在,十三年后,三十多岁的小白依然陪着三十多岁的我;
很多很多年以后,N多岁的小白还是陪着N多岁的我.......
“但使相逢都如许,何必无端写相思。”——信笔一句,是为题记


又依依相对,君与我,两无言。
记豆蔻枝头,半开如梦,半谢如烟。
也怕光阴渐老,照西湖为镜拭风鬟。
问取波光影里,消磨多少从前。


与君寂寂刻流年,捻做水云弦。
共月下佩环,雪中红豆,慢抚轻弹。
纵是孤山头白,要一痕霜发莫凭肩。
用我斑斓一抹,为君画个春天。





-------------------------------------------------------------------------------
【评析】  词苑版主    通正

      词中真挚情怀由生活中点点滴滴感悟而成,读老仙兄的这首《木兰花慢,蝴蝶梅花致小白》便是如此读来更显一份执着,执着中弥漫这岁月的芬芳。
      赏析这首词前首先要读作者填这首词前的小记,“十三年前。。。。。。十三年后。”十三年这是岁月的跨度,这是情感的积累。这更是作者与小白朝夕相伴共同走过的十三年。珍惜伴着感动,人生的相知,相恋,相守每每回忆总是那么的刻骨铭心。正如作者题前小记中的那句小诗中所说“但使相逢都如许,何必无端写相思。”
      这首词的副标题是《蝴蝶梅花 致小白》。蝴蝶与梅花本不是同季之物,蝴蝶大多在春夏,梅花生长在冬天。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使梅花与蝴蝶相遇?我想这种不同时空的相遇本是不可能,但这种不可能更突显这份相逢的珍贵与来之不易。基于此作者也是借蝴蝶梅花的意向来暗喻与小白的相遇,我想作者与小白的相遇也是机缘巧合也是来之不易,从而这份机缘巧合更使作者更加珍惜这份姻缘。“蝴蝶梅花”这种不同时空意向的运用,我想这不是突兀这更像是作者对全词构思中的一种别具匠心。这种匠心使词不受束缚使意向更加自由使情感更加深刻这正是作者的一份巧思。但在这份巧思中却不显纤弱,这份巧思更凸显的是一份深沉与厚重。
     上片起拍“又依依相对,君与我,两无言。”一个“又”字把读者带入到那份真挚情感的叙述中,相对却又相对无言,虽是无言那份感动那份喜欢却在心中。起拍用句十分自然把蝴蝶梅花拟人而写奠定整词基调。

次拍“记豆蔻枝头,半开如梦,半谢如烟。”一个“记”字似是回到了多年前那时初见的场景懵懂却又真诚“半开”“半谢”“如梦”“如烟”比兴而写,豆蔻又是青春的印象,羞涩,活泼,萌动,欢喜。此拍承接起拍一笔带过贴切而又紧凑。
      再次拍“也怕光阴渐老,照西湖为镜拭风鬟。”岁月的点滴积累似是使时光渐老,蝴蝶与梅花照映西湖,此时西湖如镜,照映在湖中看我们有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换了容颜。“也怕”作为与前拍衔接的铺垫词组使此拍不显突兀读来十分顺畅。
     上结拍“问取波光影里,消磨多少从前。”此拍衔接而写是对前拍的感叹,”消磨多少从前“毕竟岁月还是更换了容颜。此拍作为上结句也是对从前回忆的一个小结作者巧妙的运用”波光影里“似是对从前时光的缓慢回放。
      下片过片句“与君寂寂刻流年,捻做水云弦”。流年匆匆,不改的是“蝴蝶梅花”的相濡以沫。此拍意境陡转得当自然。下拍“共月下佩环,雪中红豆,慢抚轻弹。”此拍衔接”水云弦“句。我读出“我把岁月捻成琴弦,伴着月色下的佩环声和雪中的红豆,和你一起慢抚轻弹。”的浪漫诗意。“共月下佩环”句借意姜夔《疏影》“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此句 也是为梅花写意。“雪中红豆”句的描写更是清新脱俗,雪是纯洁的象征。红豆又名相思子一颗代表一心一意,两颗代表相亲相爱。雪,红豆寓意也美好。再者红豆本为春生但作者有意把它写在雪中也是有意为下一拍“孤山句”做铺垫,“红豆”也预示歇句“画个春天”。又下次拍“纵是孤山头白,要一痕霜发莫凭肩。”此拍与上片西湖句相对应孤山在西湖之畔,此处也运用典故,此典是林和靖孤山种梅花。此处用典恰当贴切自然:“即使这飞雪染白了孤山之巅,我也不会让你肩头有一痕白发。”我读之甚是感动,不由的让我想起《上邪》名句“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歇拍句“用我斑斓一抹,为君画个春天。”此句迸发而出,似是与起拍照应,所谓起结相照,起拍的“君与我”歇拍的“我为君”。起结在整词流转中不谋而合。“蝴蝶梅花”就是“作者与小白”作者会用作者的斑斓色彩,为小白画出多彩的春天。此拍我读之觉是点睛之句,白话入词结的扎实。
      老仙的这首词情景交融,以物喻情,以景喻情。以蝴蝶梅花暗喻作者与小白,拟人,比兴,一气呵成,流转得当。此词用句虽不华丽但贴切真挚,凝练流畅,意向丰富。我读多遍,甚是喜欢。词中的词情更是让人感动。学习这首词,并祝福老仙伉俪谐美,以后更加幸福。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1: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子山人 于 2015-7-31 15:39 编辑



【锦堂春慢】初十日见水仙含苞有作    星淡竹风

翠色莹莹,清池一握,依稀点点幽怀。
素袂云裳应是,昔日裙钗。
飘渺清香盈袖,冰心不染尘埃。
便凌波去也,揉碎春痕,君莫轻猜。
堪叹人间蕉鹿,问诸多梦尽,几份缘来?
也盼相思能种,培作园栽。
纵使光阴渐老,亦有个、情字深埋。
但许年年如此,相守无言,静待花开。
---------------------------------------------------------------------------------------------------------------------------

【评析】 词苑版主    竹子山人


      词题已点明时间正月和所咏水仙。起句翠色莹莹,莹莹两字写出水仙的光泽,隐约读来几分动感,以静写动,清池一握,一握两字在词坛上也许常使用,但用在水仙身上却也体现出那如仙女轻盈曼妙的身姿,清池也侧面写出水仙的神韵,刻画的传神,紧接着词境再以依稀两字拓开,至幽怀处词已由物及人,起拍大有引领全篇之势,词境开阔为接下来留足空间。素袂云裳是对水仙的概括之笔,细品之大有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之味,昔日两字把词境拉回过去,但更深层次是为后面的洛神之典埋下伏笔,迤逦写来。紧接着飘渺清香盈袖宕开一笔,由视觉之形进而淡雅之味,多方面多层次的渲染之笔,皆点在冰心二字。有不染尘埃之冰心的凌波仙子,自是来去无影,虚无缥缈之境,无奈的是揉碎春痕,君莫轻猜。上片颇为曼妙几分仙气。
      下片起拍紧接上结,辗转间颇自如,难猜唯有堪叹之语,蕉鹿是一典故,就不由细说,简言之就是指梦幻。梦尽缘来几分?至此词情上由景及情,也可说上片皆是如梦之“虚”,接来下片所叹所盼更是虚中所求那份“实”。唯希以借园栽之解相思。虚虚实实,亦人亦物,词境进一步升华,虽敌不过光阴过隙,亦有个、情字深埋,深埋两字最妙,也照应上片冰心之句。结句虽平淡却是人生守得情字之真谛,如在年年相守无言如此中静待花开。细品嚼之明着点题水仙花,暗由物升华到词者自己的情感,颇是深情感人,所咏物中有人,人中有物,整首词也很有章法,做到了不即不离之境,得咏物词之法。很精彩的一首词。
      竹子怀着学习的忐忑之心浅言浅析,算能窥得一二原词之味已足矣,所评析之言有偏差还望各位和竹风兄谅解。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 11: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阳台】   琼花    淡卷薄霜

月坠清姿,云堆雪色,仙葩梦醒春光。
蕊点真珠,冰绡轻缀罗裳。
玉人何处箫声又,问谁曾、怜此容妆。
任风吹,瘦了心颜,淡了心香。

红尘盟约匆匆事,纵深情无数,都作寻常。
旧叶堪寻,别来空诉离伤。
无双亭畔波犹冷,只残烟、几缕幽长。
许轮回,蝶影成双,魂影成双。

------------------------------------------------------------------------------------------------------------

【评析】词苑版主    黄老学说

      高阳台历来佳作不少,今又幸读一首。词体,宋刘镇体。琼花,又称聚八仙、蝴蝶花。忍冬科落叶或半常绿灌木。4、5月间开花,花大如盘,洁白如玉。聚伞花序生于枝端,周边八朵为萼片发育成的不孕花,中间为两性小花。分布在四川、甘肃、江苏、河南、山东以南等地。
‘月坠清姿,云堆雪色,仙葩梦醒春光。’蕊点真珠,冰绡轻缀罗裳。琼花的盈盈姿态,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清雅。它的晶莹剔透,又如白云堆积的雪色一样。仙葩梦醒春光。在夜间悄悄的绽放。起句细腻委婉,动人心弦。蕊点真珠,冰绡轻缀罗裳。进一步铺垫花的美丽形态。
‘玉人何处箫声又,问谁曾、怜此容妆。任风吹,瘦了心颜,淡了心香。’在这花开美景之中,玉人箫声又起,让人不禁打开想象之门,她是一个人吗,有人陪她赏花吗?问谁曾、怜此容妆。点明了她是一个人赏花,良辰美景,一个人吹着伤心的曲子,所以下句承接,任风吹,瘦了心颜,淡了心香。给人无限凄美的感觉。
     上阕四韵句,两句景两句情,让人读起来不觉得那么单一,转折之中,更加引人入胜。用韵也很整齐,全是一声平。
       ‘红尘盟约匆匆事,纵深情无数,都作寻常。’过片承接上段继续发展,词脉一气相传,让人读起来有种连贯感。过去的盟约一转眼就匆匆过去了,如今女主人公独自赏花,纵然深情无限,所期待的人又不在,又能奈何得了什么。
      ‘旧叶堪寻,别来空诉离伤。无双亭畔波犹冷,只残烟、几缕幽长。’如今的花叶还是像往昔一模一样的长着,花如去年人非昨,空诉离情枉断肠。无双亭,传说隋炀帝就是为到扬州赏琼花而下令开凿了大运河。欧阳修在此任太守时,曾称赞琼花是举世无双之花,在琼花观内题下无双亭。亭畔波冷,残烟几缕幽长。文字冷雅,意境上把词情提升了一个高度。
     ‘许轮回,蝶影成双,魂影成双。’一处复一年,年年有花开。只有希望明年来时,在这美丽的琼花前,有蝶影双双飞过,与心上人也能一起赏花述说相思。魂影成双。结的凝重,似真若幻,表现了女主人公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信心不是十足把握。读完让人无限感慨,故事还留在悬念中,而琼花一年又一年的绽放着...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2 13: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6 13:07 编辑

暗香      论坛纵议员    折笔沉沙

小池印月。对绿云弄巧,香融回雪。水殿风来,素手闲箍珐琅碟。谁个匀开水墨,轻拖起、鱼书萍屑。尝寄得、依约当年,梦浅阿溪别。
    相悦。甚时节。看燕尾芹泥,衣露双蝶。落花扑睫。和煦殷勤柳摇拽。向晚纤丝如笔,怎题就、人间圆缺。况念念、终也是,自听自说。

-------------------------------------------------------------------------------------------------------------------------------------------------
【评析】   词苑版主   武松

“小池印月。对绿云弄巧,香融回雪。”一輪明月投射于小池中,一位綠云繚繞的佳人立于池邊,身上幽香仿佛融化了殘雪。詞篇一開始就為我們描畫了一幅優美的場景。水殿風來,暗用東坡洞仙歌:水殿風來暗香滿,承接前拍;素手闲箍珐琅碟。啟下拍:谁个匀开水墨,轻拖起、鱼书萍屑。魚書者,魚傳尺素之典耳。即音信之意。此拍中,拖字用得極妙,可見詞中主人公的情之深,典故中本是魚把書信中的情傳給遠方的人,這里的拖字,表達了此情之重,以致載不動,只能拖了。落筆精準簡練。由此,自然而來不了地就引出了上片結拍:尝寄得、依约当年,梦浅阿溪别。此拍中的夢淺,宛轉地表達了恍惚不定的情思。由此也就引出了對往事:相悦。甚时节的回憶。
    “看燕尾芹泥,衣露双蝶。落花扑睫。”和煦殷勤柳摇拽。通過對細節的描繪又為我們展現了一幅生動的春色。這一場景,清麗明快。用景語代情語,充分表達了主人公繾綣的思緒,在藝術表現方法上是值得大家借鑒的。
   “ 向晚纤丝如笔,怎题就、人间圆缺。”此拍詞意回轉。又把人的思緒從回憶拉回現實。在結構上回應上結。文筆上峰回路轉,極盡曲折之能事。也就順勢推舟得出了結拍况念念、终也是,自听自说的感慨。
    縱觀全篇:該詞很好的運用了比興手法,以景喻情,情景結合,銜接自然無痕。用典妥當而化出了新意;在行文上宛轉曲折,前呼
后應,章法嚴謹。是一篇難得的佳作,建議推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6 12: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6 13:12 编辑

    疏影 梨花    词苑特约词评员 槊老仙

春风画笔,已悄然点破,枝头幽寂。
和雨和烟,如梦如诗,淡染薄霜颜色。
相逢年少当时我,又各自、几分羞涩。
便封藏、一缕清香,结朵水晶回忆。

还记黄昏照水,剪一溪月色,吹入横笛。
雪样情思,花样流年,蝶样飘零无迹。
盈盈飞入丹青卷,疏影里、故人谁识?
但认取、一滴曾经,湿了画中双翼。

--------------------------------------------------------------------------------------------------------------------------------------
【评析】   梦冷月落时

      又见仙兄佳咏,读之流连,便如读红楼,每读每感,一读一回泪。
      发端入境,不带一丝拖沓,而虚实之间,似触手可及,又层纱轻隔。点破捻起,静中有动,清泠独标;歇拍曲笔描写梨花的色泽和如梦如幻的境界;仙兄咏物词,总能毫不费力的把一段故事带入,而不落纤毫痕迹。三拍故事的带入使得词境宕开,谁能说这羞涩的不是梨花那纯白的形象?谁能说这羞涩不是少女那一低头的温柔?而上结就如作画,不仅要画出花的外形的美,又要画出骨子里的神韵。神韵依在形上,而出于形外。这种精神层面的描写和刻画,没有一定的功力是不能的。而此拍,仙兄不仅描出神韵,更是骨中透香,在情境的发展中,写出梨花的香味。结朵水晶回忆,画轴又缓缓展开,像一位出色的导演,把镜头拉回到从前,所谓的又开一镜。
      过片从容过度,情节在拓展,故事在继续。而无论是梨花还是故人,终究敌不过似水流年,终要飘落成尘,终究风轻云淡,不留一丝痕迹。而唯有丹青妙手或可能画在画里,但那是花,而人呢?尾结幽婉情深,动人心田。
      仙兄这首词,唯美形象情深,结构稳当,比兴巧妙。
      携一袖梨风,吹一痕清墨,涂三生缘石,刻一季纯情……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21 09: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21 10:35 编辑

       莺啼序】     白玉兰      楠溪散人


寒怜暮春故里,甚时催细雨。落红外、依约芙蓉,竞开庭院高树。薛涛向、冰肌玉骨,曾都费尽吟笺否。算天姿姑射,初逢也曾惊妒。   
十二楼台,家山浊酒,趁花边意绪。蝶粉重、吹入吟香,几番漫惹宫羽。满枝头、新诗一卷,任卓约、徐徐笺注。最堪题,向晚侵寻,隔烟看取。  
犹如梅雪,仿若梨霜,缥缈云深处。更得似、逸仙隐者,风笠雨舟,唤我登临,濯清尘土。拟将况味,忺分享有,终非年少同携手,向华胥、轻睡兮容与。风前仿佛,薄纱忽密还疏,短笻时叩深户。  
醒来晓色,残醉谁扶,记竹帘自舞。鸟声断、蒙蒙香雾,拂柳低回,每到楼前,浑翻情愫。闲思几缕,阑干能说,勾留多为梢上朵,对新晴、妆点都如许。休将成画为屏,怕失新声,怕遗旧句。

------------------------------------------------------------------------------------------------------------------------------------------


【评析】    词苑版主     待月西厢  
     

      赏读散人兄佳咏,说实话,除了吴梦窗,我第一次细读莺啼序。长调本就难为,何况是最长调,何况是咏物,何况写的如此唯美跌宕,真心的佩服。
      一叠起拍点明花开时令,暮春;花形若芙蓉,玉兰花树高大挺拔,得配大气外形;后二拍二典,总写玉兰花之出尘之美。精确形象凝练。
      二叠再美的图画,少了人物,终是呆景。于是爱花人着意花间,景致动感了起来;而二叠主要承上写花之香味,展开写花之典雅出尘。转折的自如洒脱,笔法老道。
      三叠细描花之美,有梅雪,梨霜衬其纯,然再美的花终将凋谢,三叠曲为其凋谢伏笔。委婉含蓄,情心扣人。
      尾叠曲笔描其凋落。意象丰富,情感饱满。唯感怕失轻清,读之稍涩。

      整首词,曲折委婉,形象有致,推荐赏读。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21 10: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21 10:33 编辑

  【凤凰台上忆吹箫】   春日微雨并雨君芳辰有寄      星淡竹风

新草衔珠,故枝披润,恍然云色霏微。
正乍寒还暖,渐透帘帷。
漫剪游丝缕缕,都作了、浅梦沾衣。
思量处,无时却有,怎奈风吹。

凝眉。那时只道,来去是寻常,未觉相思。
见落花茕影,双燕于飞。
留得空阶痕迹,教记取、曾扣心扉。
谁知我,调弦几声,听遍春回。

-------------------------------------------------------------------------------------------------------------------------------------------------------
【评析】   词苑版主   淡卷薄霜
      
      春天来了,细雨迷离,凝结在草尖,滋润了枝头,仿佛是天上的云气弥漫在大地,恍然间天地都成了一色,寒冷的微雨带来了料峭的春寒,却也带来几许温暖,几许温柔,透过薄薄的帘帷,独自消受这春天的乍寒还暖,那细细的雨丝呵,一如那曾经浅浅淡淡的梦沾在了衣襟,洒落在心上。若有若无,似无还有,又像那深深的思念,甩不掉,摆不脱,放不下,忘不了。那怕只是一阵微风,也会让它更深更痛。
      默默中回首过往,寻常来去的雨,一直都觉得是那么的平常,一如那时相聚的时光,“当时只道是寻常”,却未曾感受到那份真挚的情感,如今,孤独地看着“纷落的落花”,看着“双飞的紫燕”,才知道这份思念是如此的深,如此的痛。还有那空阶上的点点斑痕,一如你曾经扣动的心扉,伤痕累累。在这满天飞舞的春雨中,在这泛滥的相思情怀里,又有谁知道我调动了琴弦,听遍了春声,却再也不能听到你的低语?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22 14: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22 15:04 编辑

           喝火令】     也拈个分韵"西"字         楠溪散人


        旧舍空林下,新醅缺月西,兴情浓处夜何其。甘露水珠初滴,栖鸟动轻枝。           暗向梧桐叶,忺题去日思,怕风无力寄天涯。醉里消魂,醉里得欣怡,醉里几多依黯,渐渐付凉吹。
---------------------------------------------------------------------------------------------------------------------------------------------------   
      【评析】      词苑版主       梅影依依 |刘艳玲
     
       旧舍空林下,新醅缺月西,兴情浓处夜何其。甘露水珠初滴,栖鸟动轻枝。 ====上片交待时间地点,最后两句没有亲身体验很难写出幽静中细微的变化,妙句。五字句对得工整,好对。
      暗向梧桐叶,忺题去日思,怕风无力寄天涯。醉里消魂,醉里得欣怡,醉里几多依黯,渐渐付凉吹。===下片对句有点生疑,“思”字若是当名词用,当是仄声,作动词用时当是平声,细品,在对句中应是作为名词用的,我所言未必确,可探讨一下。
      “怕”字常用字写出深意,喜欢。三叠句摊破:消得几多依黯。把离情别绪渲染到白热化,结句缓和下来,起伏多变化,令人感叹不已,
      全词情景相融,词句凝练,吃透了词牌的要点,当为上乘之作,赞个。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6 09: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子山人 于 2015-6-10 18:08 编辑


声声慢   鹤舞秋影   作者  武松
残阳一抹,荻叶萧萧,清音引颈遥兮。
故园千里呼唤,雁去招兮。
凝霜透轩盈月,照离人、枕泪浇兮?
梦几度、更依依难舍,忍对娇兮。

铭刻心头往昔,凭谁问,斯夫逝水飘兮。
海角天涯踪迹,倏忽消兮。
蚀魂此时莫道,念韶华、剩我憔兮。
再回首、叹匆匆来去,百结挠兮。 ----------------------------------------------------------------------------------------------------------------------------
【词作评析】     词苑版主   桃源居士

      《声声慢》,有仄韵和平韵两体。仄韵体易安之“寻寻觅觅”名篇极尽哀楚。该词用晁补之平韵体。初咏之,感觉此作有楚风、汉赋之美,以“兮”一韵到底。复咏之,亦不失该词牌体例谐婉之声情特点。细辩之,凡用韵处前一字,俱为押韵。此自楚辞到宋词均有例用。至于押韵,但凡填词者,总觉韵字合韵合意颇费心思,用一字韵,要合乎词意,不留凑韵痕迹,便觉难度,更何况连用两韵字,察之意协,诵之音谐。此三难于一体,可见作者对于词学研究之深,功底之厚。
     命题《鹤舞秋影》,鹤者,在诗词创作中,和秋联系在一起,意象具有特定的情感内涵,或孤洁清逸,或苍凉幽凄,该作则两者兼而有之。舞和影便让读者联想起苏轼的“起舞弄清影”,那般典雅,在这样的命题下,作者所表达的正是一种孤独凄凉之意境。
     上阕作者通过对环境的刻画做铺垫,表达了对离人的不尽牵挂和无限深情。
      起拍以深秋为背景,衰微、萧瑟。引颈,喻含鹤舞。直接点题。
      残阳一抹,荻叶萧萧,清音引颈遥兮。秋日的傍晚,暗淡的几缕光线,绵绵的芦苇荡,枯叶衰败,仿佛在那遥远的地方有清冷的鹤鸣。作者通过视觉和听觉感受,用几个平常的物像串起了一幅暮秋傍晚萧杀景象,以及对于鹤影的心灵感应。“残阳”也喻指作者的人生阶段。着一“遥”字,为下句的抒情作了引子。元马致远有““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句。于此,也把读者的情感带进了后边的词句中。
      故园千里呼唤,雁去招兮。故园一般做家乡解,这里已是家乡亲人的代指了。作者对于远方鹤影引颈长鸣的呼应,发出了心灵呼唤,大雁啊,就请你去把她接回来吧。这里的雁,采用了拟人化手法,作为一个远接离人的使者。于此,可见作者这一“招”之妙了。
      凝霜透轩盈月,照离人、枕泪浇兮?时间上的延续,从傍晚到深夜,何以见得?晚秋的凝霜在半夜后,“盈月”,圆圆的月亮高悬,只能是深夜。在这寒冷的深夜,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再从物象霜、月喻涵凄凉的心境,他也久久不能入睡,抑制不住内心的凄楚,泪水奔涌而出。这一浇字,情感之深,奔流之急,苦痛之至!任由流淌,侵浸睡枕。“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化用无痕。“照离人”,月光之照,天下同此月;心心相照,你我同此心。盈盈圆月,朗朗清辉,是多么美好,这是珍藏在心中的美好啊!月以“盈”形容,而不采用“缺”呢,一举两得,既表明时间处在深夜,合乎自然,又采用了反衬的手法,使得回味愈美好,失落愈悲伤。
      梦几度、更依依难舍,忍对娇兮。多少次你来到了我的在梦中,“梦几度”,迷迷糊糊,似醒似睡,稍睡又梦,梦中那种微波凌步,婀娜华容总是浮现在眼前。非真情实感,何能描摹到这般细腻和感人。梦中的难分难离,怎忍你再度远去啊,这种“忍”,忍的是煎熬啊!
上阕到这里,从傍晚到深夜,从不能入睡到几度梦中。离别的哀怨,思念的深切,使得词情波澜迭起。

     下阕抒发的情感回环往复,跌宕起伏。
      铭刻心头往昔,凭谁问,斯夫逝水飘兮。承转之笔,粘连紧密。上阕之结,魂牵梦绕,铭刻作衔接就自然而然了。对于记忆中的美好,也能随着流水逝去吗?不!凭谁问,一声呐喊。这一问,问出了矢志不渝,问出了天长地久!巧化典故,加强语气。
       海角天涯踪迹,倏忽消兮。当年一别,就在那一刻,离我远去,再也没看到你的身影。笔锋稍作收敛,转入回忆状态。为下句铺设情形。蚀魂此时莫道,念流年、剩我憔兮。蚀:蚀刻,本是一种材料加工工艺,把材料表面按照需要用电加工或化学反应腐蚀的方法形成凹凸。例如铜质的公章就是采用这个工艺制作,阴阳相对,盖出的印便是硬印。蚀魂,遭受创伤的灵魂。作者引申为时间对于灵魂的蚀刻。用现代的技术词汇,融入古典诗词的创作实践中,可谓独具匠心。此举不正是探索古典诗词继承发展的有益尝试吗?喻指老到而精准。按常规讲,时间是可以抚平创伤的,恰恰相反,时间愈久,创伤愈深。“莫道”欲说还休?否,欲罢不能!时光一年年的过去,把心灵蚀刻得伤痕累累,只有孤虚、疲惫和憔悴。笔锋再作收敛,蓄势待发。采用欲擒故纵、迂回盘旋的手法,增强艺术感染力。
      再回首、叹匆匆来去,百结挠兮。真是一步三回首,那样的依依不舍,曾经的相依相偎,相处的时光竟是那么短暂,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了,能不教人百结愁肠,百爪挠心! 这般滋味,浸透于心,倾吐与外。一般来说词结的空灵,是一首好的作品普遍要求,主要体现在留给读者更多的思考。此作于结,既达到留给读者充分的想象空间,还独辟蹊径,留给读者的却是忍受的体味。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0: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羽飞|李杰锋 于 2015-4-27 10:57 编辑

金缕曲·乙未三月初八日再题春风并寄    星淡竹风

寻梦垂杨陌。
理长丝、系来眉月,漫缠兰索。
犹道东君知寒暖,杏雨沾衣时刻。
置新酒、醉铺千碧。
莫笑痴心无觅处,正清歌一曲听君侧。
携素手,调琴瑟。

休叹老去春颜色。
待剪开、柳絮池塘,轻愁痕迹。
谁卷云笺携私语,湿了江南北国?
别时约、还应记得。
书遍平湖皆篆字,更落花重订裁成册。
都付予,天涯客。



【评析】 词苑词评员   横槊老仙
风之语,拂面不寒,心之曲,绕指成柔。风中故事,掌心一握,醉了容颜,许了流年。

“寻梦垂杨陌”首句以风为第一人称入境,既是风之语,也是心之曲,风,来到了垂杨之岸,寻找心中的梦首句奠定了全词基调,这是一场温柔的寻梦之旅。“理长丝、系来眉月,漫缠兰索。”缠绵的风,温柔的柳,二者的相逢,就注定了一个春日的幽梦,风拂柳的青丝发,柳执风的温柔手,是风动?是柳动?还是心动?此句只用“抚发画眉”这一十分传神而又充满柔情的特写,便很自然的将物象拟人化,将主题人物顺势导出,应该是作者与所寄之人了,可谓独具匠心。“犹道东君知寒暖,杏雨沾衣时刻。”,此句意境由“沾衣不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脱出,但不拘泥于原句境味,而是将迷蒙的烟雨道作东君有意营造的柔美之境,可谓“天作之合”,接下来的“置新酒、醉铺千碧。莫笑痴心无觅处,正清歌一曲听君侧。携素手,调琴瑟。”,风与柳显示出了极富灵韵的默契,风剪新柳色,柳曳风之歌,别样温存,别样动人,颇有文君相如之况味。纵观这几句,隐约有“客舍青青柳色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心境,但又不着前人痕迹,此种技法的把握,需要相当的心境和笔力,在文学创作中谓之“夺胎换骨之法”,柳永,苏轼,李清照等宋词大家常信手捏来唐人诗句,而将前人意境意境化入己词所用而不着痕迹,当为写意高手之笔法。至此,上片的寻梦之旅在迷蒙唯美之中,让人不觉如痴如醉。

下阕“休叹老去春颜色”一笔荡开,此句呼应上阕风与柳的梦境,更道出了风这一主题人物的心语,梦境终会散去,春色终会老去,但一份执着依旧,且看如何继续延续这一美好的梦境:“待剪开、柳絮池塘,轻愁痕迹。谁卷云笺携私语,湿了江南北国?别时约、还应记得。”柳絮飘散,风亦追随,云笺原意为有云状花纹的纸,但我更愿意将此句解读为“我要把将爱恋的诗句写满云朵,由江南捎去北国,带去无尽的相思,铭记那离别时的盟约”,在如现代散文诗的抒情意境中,风,不仅仅是相思的信使,更是相思的化身。至此,风之痴情已经让人动容,但这风,情犹未了,再一句“书遍平湖皆篆字,更落花重订裁成册。”,将全词推向了情感的顶峰,此句传神在于,将风过池塘而拂动的波纹,写意为风在书写相思的小篆,风过卷起的落花,写意为风在收拢含情的诗册,其中动人之处,不仅仅在于形之绝似,更在于“风物含情”四字的真谛,正所谓“有你时,你是一切,无你时,一切是你”,但凡风过之处,处处都有我的心迹,心路轨迹犹如撒下的一路花瓣,我将一瓣一瓣收藏,掩做了一卷诗册。那么,这一份满载着温存的诗册又将如何呢?结句做出了回答“都付予,天涯客。”结句悠远,迷蒙,这个答案既是确定的,因为终有所托之人,但又是不确定的,因为那人远在天涯,他能收到吗?他会读懂吗?他会珍藏于心吗?读到此,我想起竹风的另一首佳作《锦堂春慢》的结句“但许年年如此,相守无言,静待花开。”这也许是对这首风之恋一个相对完美的注脚,至此,寻梦之旅在迷蒙唯美与执着守望之中交织成一道别样的风景,若有若无,亦真亦幻,朦胧而真切,缥缈而坚定,给人以无尽的联想和感慨。

纵观全词,可谓达到了王国维所言“一切景语皆情语”的诗词佳境。情之一字,妙不可言,其奥妙之处,正在于此,若没有刻骨的真情,也难有如此神来之笔。此词咏物得法,用情真挚,描摹传神,情致动人。且深得唐宋佳句意境,而又不落前人窠臼。写法上既不一味拟古,也不流于平白,将传统诗词与现代散文诗结合的比较完美。个人认为,诗词发展到今天,惟有传统加现代,方可等于不败。不论从立意,构思,写法,用语,此词都具有较高的文学欣赏价值。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29 15: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29 15:56 编辑



【江城子】•依韦庄体  梅影依依 
春风先上碧桃枝。
雨霏霏,香微微。
借力柔条、轻舞水之湄。
冷落诗笺寻故地,
花小小,梦依依。

----------------------------------------------------------------------------------------------------------------------

[评析]      词苑版主   渔樵乐
      春风先上碧桃枝。雨霏霏,香微微。借力柔条、轻舞水之湄。冷落诗笺寻故地,花小小,梦依依。
      我们先看天马回眸先生解析。春风先上碧桃枝。(一个先字,境界全出}.雨霏霏,香微微。(有形无形之美,皆来自春。)
      借力柔条、轻舞水之湄。(力从何来?照应首韵之风也。舞自何处?首句桃枝是也。)
      冷落诗笺寻故地,(由景入情,交代景由寻得知)
      花小小,梦依依。(碧桃之花,入梦依依,收束之句,情亦从景中升华矣。)
     
       总论:单片江城子,如此精巧佳构,佩服。

     【一】首句借用韩元吉的六州歌头起拍、【东风著意,先上小桃枝。】此处着一,先,的确如马先生所说,但还须碧字照应,笔者认为【碧】字更为传神。此拍、一、点明季节。照应春风,为推挽下一拍做准备。二、此句笼罩全词之句。想必作者精心之笔。此句为整首词做了很好铺垫。正如马先生所言,境界全开。随然套用前人句子,读来倒也不俗,
    【二】次拍,雨霏霏,香微微。作者猛然转笔写,雨,香。春天境象众多,作者为何独选这两样?教人猜测。笔者认为为了照应结句,做下伏笔之句,有意为全词做呼应。使词意流畅,
    【三]三拍借力柔条、轻舞水之湄。力从何来?照应首韵之风也。舞自何处?首句桃枝是也。)出自《诗经•国风•秦风》中的诗篇《蒹葭》,原句为"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四】四拍、冷落诗笺寻故地,(由景入情,交代景由寻得知)花小小,梦依依。(碧桃之花,入梦依依,收束之句,情亦从景中升华矣。记得姜夔小重山,遥怜花可可,梦依依。作者借来结句,是词情犹显空灵,也把整首词情得以升华。彰显作者之巧思。
     【五】总结。正如武松老师所言,詞意流暢,文筆清雅。楠溪兄、所言构架灵巧,形神俱得,婉约清新,特别富有词味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4-30 00: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4-30 01:22 编辑

  【踏莎行】 游平天湖  赛事最美人间四月天】择水字韵   荷塘钓月
水憾云天,天涵湖水。长堤烟柳莺啼翠。轻舟犁过染霞光,香尘洗却红尘味。
碧里行吟,风中舞袂。鸥朋相伴无由醉。人生能得几欢娱,闲愁暂放青山外。
------------------------------------------------------------------------------------------------
   
【评析】  词苑版主   我是姐姐
   
    上片记游平天湖的所见、所闻、所感。词人以“平水湖”为切入视角,远眺碧水蓝天,上下映带。浩阔无垠的湖水轻盈荡漾,烟波缥渺。“水憾云天,天涵湖水”两个四字短句运用顶真修辞手法,突出描写“云、天、水”之间环环相扣的有机联系。这是作者游平天湖第一个感受。联系上下文,此处“憾”若是“撼”之笔误,虽重但可以说得通,终致开篇弱势,实属着笔善处推敲不力所致!“长堤烟柳莺啼翠”是第二个感受,这是从听觉方面来写的,作者听到鸟儿们的欢叫声后,首先看到的便是翠绿的树叶已经长得很茂密,藏得住黄莺的身影,继而看到鸟儿们在长堤烟柳中映着晚色一边窥视,一边彼此叫个不停。“啼”,在这里不光是鸣声,而是侧重于刻画鸟鸣时的肢体语言与树叶一起“动”起来,这也是视觉的形象。“轻舟犁过染霞光,香尘洗却红尘味”是第三个感受,从视觉方面来写的,是对“莺啼翠”的补充,通过选择意象“轻舟、霞光”,继而写出“香尘洗却红尘味”之感!“水憾云天,天涵湖水”这两句是第一层,所见;“长堤烟柳莺啼翠”这句是第二层,所闻;“轻舟犁过染霞光,香尘洗却红尘味”这是第三层,这两句很象特写镜头,轻舟从长堤烟柳中缓缓“犁”出来,轻舟上反映着霞光,经湖水洗涤后奔向香尘深处。这两句是词中的重点,是词人来至户外之所感。词上片写时间与季节的特点,看似平常,实则颇具匠心,用笔不苟。
  换头“碧里行吟,风中舞袂”两句,直抒胸臆,表现词人陶醉在这美妙的地方自由自在,感到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声响,耳畔只听得见风声、水声和着“我”的“行吟”声,达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交融。这两句对仗工整,一承上,一启下,转接自然。“鸥朋相伴无由醉”用“鸥鹭忘机”典故,喻淡泊隐居,不以世事为怀,用典浑然!结拍“人生能得几欢娱,闲愁暂放青山外”运用了反衬手法,用眼前美好的春景反衬表现词人闲适平静的表面掩藏的复杂心绪。化用欧阳修句“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真个是乐而常在,人生如春游,暂且放下所有闲愁,让自己跟着自己的感觉豪放地走一回!尾结借景写情,远韵悠然无尽!
  读词印象:按内容分,这是一首山水田园词。词人托物兴怀,逐层深化,委曲尽情,用春水、细柳和香尘这些春天里清新明净的典型景物,点缀着轻舟和征途,表现出仲春融和的气氛,让词人获得心灵的自由,表现词人对悠闲安逸的山水田园生活的喜爱,字里行间却隐含着孤寂、苦闷、矛盾、无奈等心情!表达诗人对远离尘世、淡泊宁静、高雅脱俗的隐逸生活的渴望。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3 23: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5 09:03 编辑

【鹧鸪天】 见梨花凋落有感      淡卷薄霜

碧袖纱裙雪色凝,东风著意乱幽清。
疏枝带雨情堪碎,满苑飞霜梦不成。

香痕淡,素笺轻,痴心不必说分明。
一朝散尽冰魂后,识遍天涯亦是卿。
----------------------------------------------------------------------------------------------------------------------------------------
【评析】   词苑版主  待月西厢
       碧袖纱裙雪色凝,东风著意乱幽清。——起二拍细腻形象生动的写出梨花的形色,动感唯美,扣人心弦;       疏枝带雨情堪碎,满苑飞霜梦不成。——三四对句 工稳深情,梨花带雨,似一位绝色佳人,洗尽铅华,幽婉幽独。香痕淡,素笺轻。
       换头三字句前香味,后落痕,唯美凝炼自如。痴心不必说分明。——读到此处,那薄雾轻纱,如烟似幻,空灵绝美,花人已难分辨。
       一朝散尽冰魂后,识遍天涯亦是卿——执着的情怀不是因为凋谢就淡去,不是因为分别就稍忘。赏读霜版好词佳咏,唯美典雅,曲笔流芳。学习中。推荐赏读,建议红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3 23: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5 09:00 编辑

     【鹧鸪天】 见梨花凋落有感    淡卷薄霜


碧袖纱裙雪色凝,东风著意乱幽清。
疏枝带雨情堪碎,满苑飞霜梦不成。

香痕淡,素笺轻,痴心不必说分明。
一朝散尽冰魂后,识遍天涯亦是卿。

------------------------------------------------------------------------------------------------------------------------------------------------------------
    【评析】      楠溪散人                                                                                                                                                           
      词作为入乐的文学形式,跟其他文学一样,都是用形象思维的方式表达人的情感。因此评判词,主要不外乎两点: 一是比兴,二是声律。薄霜版的《鹧鸪天  见梨花凋落有感》,较好地体现这两点,值得一读。
     首先,用艺术的角度看,该词比较娴熟地运用比兴手法,生动地描摹了梨花的形象。用"碧袖纱裙"喻形状,以"雪色"喻洁白;用"疏枝带雨"喻情状,以"飞霜"喻凋落之况味,何等形象,又何等生动。
     其次, 在描景中自然流露所要表达的个人情感,让人隐隐看到那份感伤,那份惆怅。而着笔时只淡淡地在第二拍里用"乱幽清"三字,对句中用"情堪碎"和“梦不成"六字,过片用"香痕淡"和”素笺轻“ 六字,景语皆情语,遣词沉稳,足见功力。
     第三,注意声律,这是非常可贵的。词入乐府,是用来唱的,只是讲究平仄恐怕还不够。该词在起结、过片等重要节拍或吃紧处基本守声律,尤其是辩入、去。如正格晏几道词起拍"彩袖殷勤捧玉钟",而该词起拍"碧袖纱裙雪色凝",第二字都是"袖",去声,倒数第二字分别是"玉"和”色“,入声。又如过片句,晏词"从别后,忆相逢",该词"香痕淡,素笺轻","后"和"淡","忆"和"素",都去(忆入作去)。下结也一样,"剩"和"散","照"和"后" 等,分别去声。一一对应,颇具匠心。
     纵观全篇,得章法,得词味,可谓上乘之作。欣赏之余,也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个人感觉"痴心不必说分明"句,把话说出来了,少了点含蓄,结句把感情落到实处了,少了点清空。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6 01: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6 01:34 编辑

泛清波摘遍】无题    忘年天马


寒山荒陌,冷夜孤鸿,点点闲愁心雾绕。上林庭苑,漫说红梅报春早。芳尘杳。云楼梦里,天上人间,谁记小薇颔首笑?倚枕伤怀,一曲金蛇舞清晓。
      
算多少,花月欲追旧痕,人面已随花老。空自吴宫照素颜,此情难了。蜀南好,风雨换个彩虹,归舟眼中云渺。且待今宵酒醒,故人重到。
              2015.04.23
注:小薇,取自流行歌曲《小薇》歌词:“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
【评析】 词苑版主      武松
       寒山荒陌,冷夜孤鸿,点点闲愁心雾绕。詞的開篇用荒涼的景色引出了深沉的思緒。也就自然帶出了上林庭苑,漫說紅梅報春早的聯想。芳尘杳。云楼梦里,天上人间,谁记小薇颔首笑?云樓:晋郭璞《山海经图赞•琅邪台》:“ 琅邪 嶕嶢,屹若云楼。” 隋 辛德源 《短歌行》:“驰射罢金沟,戏笑上云楼。” 唐 杜甫 《千秋节有感》诗之二:“御气云楼敞,含风彩仗高。” 唐 李贺 《梦天》诗:“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用在這里,指那人居的地方。聯系到芳塵杳,很容易地就讓人聯想到賀方回: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的意境,化典無痕。谁记小薇颔首笑?又描摹了想象中的那人神態,使典故化出了新意。倚枕伤怀,一曲金蛇舞清晓。收回思緒,落筆到現實中,金蛇狂舞。本是曲名。用在這里,既是現實所聽的曲子,也很好的表現了思緒的變化,如同金蛇狂舞,把抽象的情緒形象化了,同時也為下片情感的抒發做好了鋪墊。
       算多少,花月欲追旧痕,人面已随花老。既抒發了深沉的感慨,又化用了人面不知何處去的典故,使得思緒更為含蓄。空自吴宫照素颜,此情难了。吴宫照素颜,源自李白: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 這辜的夜晚,思念著遠方的那人,怎能沒有:只今惟
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的深沉感慨。蜀南好,风雨换个彩虹,归舟眼中云渺。蜀南好,風雨后天空掛上了一條彩虹,歸來的舟中你眼中的云已渺無蹤影了吧?今宵酒醒,我在等待著你的歸來。豐富的想象,讓了回味無窮。宛若一曲余音未了,讓人久久回味,真有余音繞梁,三日不絕的感受。
    全詞融情于景,銜接自然;化典無痕,文筆洗煉;想象豐富,意境深沉,無論是章法意境,還是比興手法的運用,都是很有特色的,不愧為詞苑近期難得的上乘佳作。建議推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6 21:25: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文,菩萨蛮.梦思卿》 顿醒空忆痴郎恨,恨郎痴忆空醒顿。愁梦为卿忧,忧卿为梦愁。 痛心言诉衷,衷诉言心痛。 牵手梦难圆,圆难梦手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9 16: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羽飞|李杰锋 发表于 2015-4-2 10:24
【朝中措】  雪花    东方婉儿

冰灵模样自无瑕,若雾若轻纱。半盏柔怀渡入,一朝绽向谁家?

拜读清嘉婉约好词,咏物言情,婉媚轻柔,美感十足,闺阁透香。学习并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9 16: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羽飞|李杰锋 发表于 2015-4-2 10:24
【朝中措】  雪花    东方婉儿

冰灵模样自无瑕,若雾若轻纱。半盏柔怀渡入,一朝绽向谁家?

拜读清嘉婉约好词,咏物言情,婉媚轻柔,美感十足,闺阁透香。学习并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14 15: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14 15:11 编辑

   【念奴娇】    横槊老仙 

荼蘼开过,又恍然到了,花飞时节。
知是春归留不住,置酒与春相别。
琥珀樽前,梨花枝上,烟浸溶溶月。
东风吹破,美人心事如雪。

悄撷一点春心,不依萍迹,不逐杨花屑。
惹我多情追梦去,化个风中蝴蝶。
寻到天涯,琉璃一片,十万田田叶。
盖头掀起,觅她如画娇靥。
---------------------------------------------------------------------------------------------------------------------------------------------   【词评】   词苑特约词评员     溪楠散人

    此词为托物念春咏怀之作。上片写春事将了,下片写荷花将开,花起花歇,全词转折回环,词格高尚,当推上品。欣赏之余,谈点感想,以飨读者。首先是立意新颖。纵观全篇,作者所描述的主题不是平常想象的伤春惜春之类的情怀。而向我们展示的是:春事了荷花开,人生何处不芳菲。这就超越了自古以来人们对暮春的一般的心态定势,颇具独特清新和浪漫色彩。
    其次是结构严谨。主要从起结和过片看本词的章法特点。开篇选择“荼蘼”这一暮春花种,点明了时间。接着往下安排“梨花”和“杨花”都是春暮的花种,进一步说明起拍不仅点出时间,更是全词的基调。上结“东风吹破,美人心事如雪”,由景入情。一个“雪”字牵动了整个上片,因“荼蘼”、“梨花”都白色,多少文人曾以雪来形容之。可见作者用心良苦,颇具匠心。再看过片,不难看出,“一点春心”就是上片的“美人心事”,前后呼应,过度自如。同时“杨花”与“梨花”、“杨花”,由于季节和颜色相似,又形成了照应。下结更是妙笔生辉,用拟人的手法,把将要破蕊的荷花比作“娇靥”,极其生动美丽。到此,以花落笔,又以花搁笔,全词完美划上句号。纵嘎然而止,却余味无穷。
    再次是意境开阔。主要表现为内涵上的浑厚。如上片后两拍,与春饯别的场面,玉樽、梨花、烟月、东风、美人,还有雪,等等,意象丰富且得体,词境非常阔。
    第四是俗中求雅。这是本词一个甚为突出的语言艺术特点,也是千百年来许许多多词人所最求的词之作风。词以雅为先,所以词者都极力要做到清新纯正。可见做到雅并非易事,但俗中求雅更难。当然这里的俗,不是流俗,而是通俗,即明白如话。作者在本词中能够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打造出如此高雅的词格,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之处。本人认为这跟那些不惜“掉书袋”,让人读来晦涩不堪的作品,不能同日而语。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20 22: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21 22:50 编辑

【诉衷情令】    梅影依依
落花风里曲声幽,烟水替人愁。
临行吩咐犹记,故地莫重游。
丝易乱,絮难休,影空留。        
送春时候,勿惹凉箫,勿上轻舟。
------------------------------------------------------------------------------------------------------------
     【评析】  词苑特约词评员    楠溪散人
      此词伤春怀人,全词以“愁”展开。开篇迅速入题,营造了一个感伤的春暮意境,“烟水替人愁”,实乃人愁。面对落花,这声声幽曲谁说不是《愁赋》呢;面对烟水,又谁说不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呢。几多愁,任由读者体会。接下来的第二拍,承上启下,“故地莫重游”,看似淡淡的吩咐,却使“愁”从内涵到外延,都达到了一个新的深广度。承上而言,此地不胜愁,不堪回首;启下而言,此处“丝易乱,絮难休,影空留留”,分明是灞桥,分明是南浦…。歇拍与起拍手法相似,说送春,实怀人。后两叠句,恐怕是词眼,从内心发出一个强烈的心声,即不要惹凉箫,因为不忍再听落花风里的曲子;不要上轻舟,因为它“载不动许多愁”。既与起拍照应,又给人留下无限“愁”味。
      纵观全篇,我想借国学大师唐圭璋先生关于词之作风四原则“雅婉厚亮”来概括。雅者,清新纯正。全词语言明白如话,行文通畅如流水,但没有一个俗字,没有一句不避熟,字字句句清新,品来像一杯清泉。婉者,温柔缠绵。婉约贯穿全词,如前所述,烟水愁实则人愁,送春实乃怀人,加上落花、柳絮、轻舟等描写,藴籍含蓄,曲折宛转,耐人寻味。厚者,沉郁顿挫。厚与雅、婉相因而生,能婉即厚,能厚即雅。该词所有缠绵处,如曲幽、轻舟、丝、絮、影等,都给人以清空骚雅的感觉。亮者,哑之反也。“清音直揭,斯为佳制”,而去声往往起着重要作用。全词44字,去声就占了14字,如落、替、咐、记、故、地、莫、易、乱、絮、送、候、勿、上(绿、勿、莫三字入可作去),音响何等嘹亮。
搜索
复制

点评

入聲 短促而急停 抑揚頓挫之頓挫 指的就是入聲 入聲是注定無法嘹亮的 但 悲壯  发表于 2016-8-2 01:42
敢問 改用什麼話朗誦呢 你何處人氏 你讀得出去聲出來嗎 對不出 你這豈不是彌天笑話  发表于 2016-8-2 01:35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5-31 13: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5-31 13:02 编辑

《山花子》   待月西厢  

梦醒梅花月半轮,梦中景致已无痕。眼角分明余印迹,影难寻。  浮动暗香侵冷色,萦回诗句黯消魂。折得深情堪远寄,一枝春。
---------------------------------------------------------------------------------------------------------------------------
      【评析】   词苑特约词评员       楠溪散人   
   
       这是一阕闺阁怀人小令,梅起梅歇,手法上有独到之处。起拍用两个“梦”字,一实一虚,章法特点明显。首句实写,营造一个梅边月照人的景象,给人一个春情无着的冷清孤寂的感觉。这里安排梦境只是手法,也就是说梦只是起到托的作用。接着第二句也包括上结都是虚写,通过对逝去岁月和远去生活影子的描述,表明过去的一切像是梦,从而反衬冷清孤寂,并让人隐约看到这种冷清孤寂已经很久。这种写法能增强情感的强烈感,值得学习。下片由寂寞转为怀人。与上片一样,也从写梅落笔,前后照应,过渡十分自然。“浮动暗香侵冷色,萦回诗句黯消魂”句,极言自己对所怀之人的思念,情感非常真实。下结更是空灵妙笔,看似虚写,实则把内心和盘托出,是全词最为婉丽动人之句。尤其是“春”字,恐怕就是方家常说的“务头”吧。总之,歇拍把春无着处的情感写得极其生动,淋漓尽致,妙不可言。
      读后感: 妙笔尽在虚处,或许这就是写好婉约词之诀窍。搜索
复制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6-1 01: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6-1 01:26 编辑

       卜算子·初夏    楠溪散人

遥夜着东风,夜雨何时了。落尽庭花梦未成,布谷啼清晓。  乡思敲窗来,农事催人早。一望东郊雾色中,麦笛情多少。
-------------------------------------------------------------------------------------------------------------------------------------------------------------------------
      【评析】   词苑版主    梅影依依
       遥夜着东风:遥夜指长夜。首两字我感觉作者是有所推敲的,在构思的过程中开头与承接以及煞尾都做了比较精心的布局。是因为一夜风声雨声搅的主人公眠不稳,从而觉得夜之漫长,是一种特景的感受,一段心路历程从风声雨声不断的长夜开始。
叶雨何时了:承上句下一问句,也是读者在此有一霎那的停留与思考,思忖为什么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而感叹而自问,这雨下的怎么没完没了呢,纵观全词此时真正的用意其实是在为结句蓄势。
落尽庭花梦未成:落尽庭花是作者听风听雨非常自然地想象,看是虚笔却是实景,梦未成是实写辗转难眠的窘况。
布谷啼清晓:布谷鸟的叫声似布谷布谷,或是早种包谷,早种包谷,也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作者在此的用意我琢磨是后两者兼而有之。且此句也很好的起到了开启下面抒情的作用。
      乡思敲窗来:触到了主题,承上句听到布谷鸟的叫声自然而然想起家乡,一夜风雨,晓色还是如约到来,虽然朦朦胧胧,一缕幽思却在心头萦绕,一个敲字更是扣人心弦,可谓巧思、妙句。
      农事催人早:这是些些忧虑的源头,乡民谁不盼丰收,特别是麦季,每到收麦的时间,人们总是天不亮就起床收割,只怕耽误了时间,一场风雨或冰雹就可能减产甚至......。
      一望东郊雾色中:雨雾遮住了双眸,这句实写,写到了东郊,暗喻心落远方。
麦笛情多少:麦笛是乡民用麦梗做成朴实的笛子,吹奏出对生活、乡土、丰收的礼赞,也是作者的美好回忆和对故土的眷恋以及风雨对麦子有无损害的一丝担忧,道出了作者的襟抱。

      这首小令作者描写了初夏一夜风雨扰人难眠,诉思乡忧民之情怀。语言精练,语出自然,结构紧凑,颇得小令三昧,特别是结句升华了主题,《惠风词话》有言“填词第一要襟抱”。一个人的胸怀和抱负要禁得住真善美的检验,填词只有真的东西才有价值,只有善的东西才有感发之功,只有美的东西才能提供享受,这首小令读后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因为本人才疏学浅,评来定有偏颇或不足,还望作者能够海涵。



搜索
复制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6-9 12:4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若轻,何以倾倒丛林;云若淡,雨如何萧然立下!爱若无常,离恨两茫茫。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6-10 18: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念奴娇            横槊老仙 


荼蘼开过,又恍然到了,花飞时节。
知是春归留不住,置酒与春相别。
琥珀樽前,梨花枝上,烟浸溶溶月。
东风吹破,美人心事如雪。

悄撷一点春心,不依萍迹,不逐杨花屑。
惹我多情追梦去,化个风中蝴蝶。
寻到天涯,琉璃一片,十万田田叶。
盖头掀起,觅她如画娇靥。
------------------------------------------------

词评:词苑特约词评员        楠溪散人

    此词为托物念春咏怀之作。上片写春事将了,下片写荷花将开,花起花歇,全词转折回环,词格高尚,当推上品。欣赏之余,谈点感想,以飨读者。首先是立意新颖。纵观全篇,作者所描述的主题不是平常想象的伤春惜春之类的情怀。而向我们展示的是:春事了荷花开,人生何处不芳菲。这就超越了自古以来人们对暮春的一般的心态定势,颇具独特清新和浪漫色彩。
    其次是结构严谨。主要从起结和过片看本词的章法特点。开篇选择“荼蘼”这一暮春花种,点明了时间。接着往下安排“梨花”和“杨花”都是春暮的花种,进一步说明起拍不仅点出时间,更是全词的基调。上结“东风吹破,美人心事如雪”,由景入情。一个“雪”字牵动了整个上片,因“荼蘼”、“梨花”都白色,多少文人曾以雪来形容之。可见作者用心良苦,颇具匠心。再看过片,不难看出,“一点春心”就是上结的“美人心事”,前后呼应,过度自如。同时“杨花”与“梨花”、“荼蘼”,由于季节和颜色相似,又形成了照应。下结更是妙笔生辉,用拟人的手法,把将要破蕊的荷花比作“娇靥”,极其生动美丽。到此,以花落笔,又以花搁笔,全词完美划上句号。纵嘎然而止,却余味无穷。
    再次是意境开阔。主要表现为内涵上的浑厚。如上片后两拍,与春饯别的场面,玉樽、梨花、烟月、东风、美人,还有雪,等等,意象丰富且得体,词境非常阔。
    第四是俗中求雅。这是本词一个甚为突出的语言艺术特点,也是千百年来许许多多词人所追求的词之作风。词以雅为先,所以词者都极力要做到清新纯正。可见做到雅并非易事,但俗中求雅更难。当然这里的俗,不是流俗,而是通俗,即明白如话。作者在本词中能够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打造出如此高雅的词格,不得不佩服他的高明之处。本人认为这跟那些不惜“掉书袋”,让人读来晦涩不堪的作品,不能同日而语。
    以上几点,纯是个人浅见,不对之处请老仙兄和词友们斧正。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7-17 22: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7-17 22:52 编辑

【鹧鸪天】  二阕   寄友   汨罗江

習習微風拂小軒,白雲妝點艷陽天。陰晴海峽原無定,圓缺人間古未全。
思往事,意纏綿。昨宵幽夢在君前。去來無跡何從覓,花謝榴紅又一年。

碧海湖山散晚煙。隨風寄送鷓鴣天。乘槎白下秦淮岸,摘柳湘江橘子前。
情曲醉,笛聲纏,冰輪偏在別時圓。中庭露重涼風起,一度思量一惘然。
----------------------------------------------------------------------------------------------------------
【评析】  词苑版主     余孝良

“白下”“橘子”,化地名处却熨和词意,很见高妙。“冰輪偏在別時圓”,句式虽然常见,在此阕读来,却别具感怀,也是功力之笔。两词都是精巧之作,着字用韵,意蕴高华,像“陰晴海峽原無定,圓缺人間古未全。”前后对句的宕开,向“花謝榴紅又一年。”处“花”与“榴红”的错开运用,像“摘柳湘江橘子前”中“柳”与“橘子”的巧意,以及“中庭露重涼風起,一度思量一惘然”的工稳,都见词人的文思与功底。当然,字句精妙以外,两阙词都非言之无物之作,题为“寄友”,全词在造景、遣情上,诸如“陰晴”“海峽”“無定”“圓缺”“往事”“幽梦”“寄送”“别时圆”等等地方,都非常含蓄的写出了与友人虽然天涯两隔、却情谊深厚的情怀,流畅而忠厚。非常喜欢这两阙,学习并推荐欣赏。

点评

我很奇怪 文不通等同一堆字 評一堆字 豈不是笑話 敢問 湘江橘子前的中庭在哪裡來的  发表于 2016-8-2 01:31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7-18 23: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7-18 23:59 编辑

       浣溪沙   月下小酌有感       星淡竹风
欲抚情怀对月斟,斑斑往事在青衿。一枝清浅一枝深。
有意应知缘淡淡,无端何必泪涔涔?从来梦里不堪寻。
-----------------------------------------------------------------------------------------------------------------------------     
      【评析】  词苑版主 淡卷薄霜
       起句点明时间地点,简洁明了,月下,独思,斑斑二字既是指光影也暗指泪的痕迹,上结叙而不断,断而不议,使人自会领会弦外之意。对句工稳深婉,虽然言缘淡,却道泪涔,结句从来不堪寻,应是屡寻屡痛,更衬深情,全词情景交融,感情抒发蕴籍深沉,于轻描淡写中表露出一份真挚的情感和一份深深的伤痛。读来令人伤感不已。
竹风老师的词每一首都语句清雅,情感抒发举重若轻,叫人拿的起放不下,深厚功底可见,好词认真学习!

点评

起句就敗筆 對月酌能撫情懷嗎 對月酌有過此意象 起以敗 即俱敗 零分  发表于 2016-8-2 01:24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7-22 17: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词评与词作并美,赏学赏学!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8-20 06: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