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梁园杯诗词楹联大奖赛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访问中华诗词网!中华诗词网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诗人档案建档入口第七届“炎黄杯”国际诗书画印艺术大赛

[词评赏析] 词苑版主、词评员词评专贴(主持版主 羽飞、桃源居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4 20: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7-25 23:52 编辑


殢人娇   余孝良
小棹归迟,载得一舷江月。更盈盈,客星皎洁。银鱼鼓浪,恰摇波胜雪。照夜鹊、飞入远山明灭。
行籁高吟,凌波孤涉。会得否、双成扶挈。东阳别后,种灵犀千捻。叹今夜,眉上无人采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析 】  词苑版主  楠溪散人


    这是一阕旅怀之作。上片写景,下片写情,全词基调典雅沉郁,得章法,得词味,在构架和手法上颇见匠心,值得一读。个人以为有以下特点 :
    构架上的完整性。写诗讲究"启承转合",词也一样,起为兴,定好基调;继而承上并入题,做到铺叙有致;结要照应,且有余味。作者在本词的构思上做到了则个。起拍"小棹归迟,载得一舷江月。" 短短10个字,不但点明了时间地点及做什么(归来),而且让人看到了宁静和孤寂,这就是全词的基调。再看歇拍,"今夜"与"江月" 呼应,"无人采撷" 又进一步突出了孤寂之情。短短9个字,既起了前后呼应作用,更留下了悬念。
     脉络上的连贯性。这本来属于构架的另一方面,为了说明作者在铺叙上的特点和有致性,主要在遣词方面加以分析。鉴于全词,起句的"一舷" ,上结的"远山" ,过片的"孤涉" ,下结的"无人" 等,无不在说孤独和岑寂,连起来就是一条线,使基调贯穿全词始终,一目了然。
     手法上的刻意和鲜明性。先看上片,作者在描景时,为突出宁静,在意象的选择上采取白色这一色调,如客星、银鱼、浪、雪等,足见匠心。再看下片,由景入情后,作者采用了非常细腻的动作来表达,如"千捻"、"采撷"等,妙不可言,只能用心去体会。
     以上个人看法,未必对,请作者及各位吟友指正。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8-2 11: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8-2 11:21 编辑

品学小记之《东风第一枝》与《瑞鹤仙》词苑版主    余孝良

       近两周读词,有颇多佳作,令我流连。平时工作忙碌,词学著作读的不多,于词理、章法多不得要领;办公室与家的两点一线生活,见闻有限,笔低也虚了许多景致。所喜论坛济济一堂,读各位先生的作品,在章法和见闻上都能弥补一二,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细品、推敲之下,在领略作者风采的同时,于自身,也于点滴积累之中,学习良多。
       说起来,学习、交流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诸位词友如有喜欢的作品,不妨也写下来,与大家分享、交流。不过我能力有限,这次读罗浮旧识和竹三两位词兄的作品,希望两位不要嫌我班门弄斧,下笔应有纰漏,误读原词和作者原意的地方怕也有一些,多多担待才是。
--------------------------------------------------------------------------------------------------------------------------------
东风第一枝.  寒夜忽见瓶梅     罗浮旧识

野驿风回,未央夜冷,无端漫教香碎。
一枝雪色藏春,满窗月华浸水。
嫣然欲笑,恰旧时、罗浮初识。
便惹得、记忆流年,多少又成愁思。

曾醉倒、东阁春事。今梦醒、西湖寒岁。
当如何逊风流,却似兰成憔悴。
无言红萼,念江国、故人谁寄?
但笑我、青眼逢花,说尽老生情味。
-----------------------------------------------------------------------------------------------------------------------------------
品学小记
      词友不愧为“罗浮旧识”,这笔底梅花,疏落清浅,却实风流占尽。很喜欢这首词的词脉结构。“瓶梅”,有瓶插梅花之意,也有瓶绘寒梅之意,写于夏日,本当按后者来读,然有“满窗月华”句,故以前者来解,以遣倾慕之思。

      梅花于我,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孤根瘦影,清冷横斜。词人生出“无端漫教香碎”之虑,可见对梅花,怜爱甚深。风野肆意,夜长生冷,词人怜花爱花,移近瓶侧,不教梅花“香碎”。“一枝”句造境很好,前有“寒水一瓶春数枝,清香不减小溪时。横斜烛底无人见,莫与微云澹月知。”,对一枝凝素,涵春未吐,月华清冷,竟生出“嫣然欲笑”之意,可见情痴,为什么呢?原来“恰旧时、罗浮初识。”写到这里,把时序宕开,想当年,拥裘年少,踏雪寻梅,这一眨眼,多少年就过去了,日复一日,黄骢不再,梅花清冷依旧,个中多少滋味。
       过片,接着“恰旧时”的时序,想当年“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年少文章春风意,二十三番明月酬,而今番觉来,西泠梅冷,孤山人独,人未至老,风流本应校续何仲言,却偏生得憔悴,为何?这里关于庾信有一段描述,“信虽位望通显,常有乡关之思。乃作〈哀江南赋〉以致其意云。其辞曰:「信年始二毛,即逢丧乱,藐是流离,至于暮齿。燕歌远别,悲不自胜;楚老相逢,泣将何及。」”,再看下句“…故人谁寄。”,当是有所思,有所寄。“无言..寄”这几句,忠厚、隽永,我个人非常喜欢。人与梅花有思,梅花纵然有情,脉脉处,与人终竟无言,只是词人自言自语、自思自量里。一句“但笑我、青眼逢花,说尽老生情味。”,词人之痴、之多情,人生之况味尽在其中,读来动人衷肠、动人幽思。
      这阕《东风第一枝》除词脉绵贯外,章法亦工整。如词中对句“野驿风回,未央夜冷”、“一枝雪色藏春,满窗月华浸水”、“曾醉倒、东阁春事。今梦醒、西湖寒岁。“”当如何逊风流,却似兰成憔悴。”,合辙合韵,对句工稳,上下照应,十分不易,细提一处,“东阁春事”与“西湖寒岁”,这里西湖,按例法,当直用“孤山”典,词人考虑“东”“西”之对,引以西湖,可见用心。另外,炼字也到位,比如“一枝雪色藏春”之“藏”字,将寒冬未尽,春意似吐未吐的意境完全展现出来,并照应了梅花的含蓄、孤冷,不意喧春的品节。又如“当如”与“何似”,字句间一进一退,更增憔悴而今的意思。同时,该词用殿,不杂不芜,“罗浮”“东阁”“西湖(孤山)”“何逊”“兰成”等,尽绕题而作,颇见功底。
----------------------------------------------------------------------------------------------------------------------------------------------------
瑞鹤仙     游金盖山古梅观    竹三

碧栏深尺五。看金盖蜿蜒,苕溪流处。
梅香淡容与。更骚然惯见,弁山风雨。
东风一树,尽零落,断碣残句。
出林窠,清涧鸣石,藜杖洞天幽古。

谁悟,青螺高髻,白雪蝇尘,道家钟鼓。
葛藤翠妩。清泉绕,紫阳府。
道浮生似梦,兴亡弹指,都作新诗旧赋
望孤峰,衣上流云,系人不语。

------------------------------------------------------------------------------------------------------------------------------------------
品学小记
      凭栏远眺,楼宇依山、金盖重叠,远处苕溪蜿蜒而过。历经风雨,题碑上的偈语或许剥落支离,但梅观独立千年,于颓败处犹蕴仙风,层林流碧之外,清泉漱石,一派世外洞天风致。

      上阕以写景为体,移步换景,虚实得当,比如“金盖”的实与“蜿蜒”的虚,比如山岚弥漫之外的”苕溪流处”,宜实宜虚。“梅香淡容与。更骚然惯见,弁山风雨。”实虚写,从“梅观”之名,引出“梅香”,或许现在观院已无梅花,但词人眼中,似见当年,梅花千树,而这一余香,直绵延到今日,碎历经风雨,犹然未尽;“东风一树,尽零落,断碣残句。”行走间,看古树新枝,又想到“尽零落,断碣残句。”,有一种“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类似的感触,与上句一正一反,词人的“多情”展露得淋漓尽致。上结,“出林窠,清涧鸣石,藜杖洞天幽古。”再换一景,出得树林,所见倏然开阔,有清泉漱石,一派清幽,”洞天幽古”四字,既合景,又合题,可以着字之妙。
短韵换头,领下阕”青螺...旧赋”九句,功力极佳。
     “青螺高髻,白雪蝇尘,道家钟鼓。”一组道家意化的描写,非常工稳,”葛藤翠妩。清泉绕,紫阳府。”用近景照应上句,一近一院,一虚一实,隐隐见渺远。这里尤其题一句字句间与句内的对仗,如”青螺”与”白雪”,”青螺”与”高髻”等,很用心,使得词句读起来非常齐整。这里六句,接”道浮生似梦,兴亡弹指,都作新诗旧赋”,组成了”谁悟”以下的完整词境。“浮生似梦,兴亡弹指”八字当为垓心,上承上片,近承换头,下引结句,写得短促有力,是词句到此必生的感慨,也是词人的感慨。非常老道。
      结句“望孤峰,衣上流云,系人不语。”,暂跳出今古之思,远望孤峰,有流云披离,云影无象,这百千年前的兴废,于百千年后,又当何如呢?“衣上流云,系人不语。”,这个“系人不语。”之意味,不可不谓深远绵长。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8-3 08: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羽飞|李杰锋 于 2015-8-3 08:48 编辑

梅子黄时雨 作者  楠溪散人
潮卷清风,作波月一江,云影千里。记唤我登临,橹摇春水。依旧轻舟桃叶渡,为谁若此空相对。看天底,几片晚霞,如见新蕊。      应是,梅妆重试。道烟川渺远,人更其外。算数度凭窗,消他花事。今夜漂流随汐处,断红多少相思字。鸣榔起,一灯远浮云际。

--------------------------------------------------------------------------------------------------------------------------------------------------------------------
      【评析 】  词苑版主  桃源居士
      毎读楠溪君作品,总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层次脉络分明,腔圆字正,堪称词艺精湛。这是一篇怀人之作。以江边渡口为背景,阐发对离人的回忆和情感的寄托。本文着重就艺术手法颇有感触的几点进行赏析 发端统领。“潮卷清风”以写景切入,并以此基调笼罩全词。江面壮阔,江潮奔流,清风明月,云卷云舒,一幅清丽、怀远图景呈现在读者面前,且让读者具有视觉,听觉、触觉的感受。情感的基调便是美好,远去,追寻。由此展开的铺叙如:春水、轻舟、桃叶渡、梅妆便是美好的过往;而记、依旧、空、天底、渺远就是失落的怀意;再有如见、数度、多少、起、远浮更是追寻的心声。
承转自如。上片如见新蕊,用明喻作结,下片起拍用梅妆暗喻衔接。严丝无缝。这不是上句未尽之言,却是下片情感呼应的指引之语。这是承转之要旨,所谓得法,承转亦为举足轻重。
      关联呼应。先看起拍和结拍,下结浮,逐波之意,远和千里,轻舟和鸣榔,新蕊和断红,潮卷和随汐,橹摇和漂流,更其外和云际,均为物象对意象,景语对情语。这些辞藻不是简单的机械的对应,而是词脉中的一个个节点,呼有缘由,应有依据。
层次清晰。第一层,从潮卷到春水,是对美好过往、温馨岁月的回忆;第二层,从依旧到空相对,用桃叶渡交代了所怀之人和作者的关系,表达今天的孤寂和惆怅;第三层,从看天底到见新蕊,现时状景,而意境中的怀恋之人仿佛就有在眼前。为下片过度铺垫。第四层,从应是到消他花事,既表达了怀恋之人一贯的操行、品质,又抒发了遥远的牵挂;第五层,从今夜到远浮云际,一往情深,更是对离人追寻,醒明本旨,用人物的行为和动作,引发读者想象。
      练字精准。这里选择几个特别有亮点的字作阐述。起拍卷字,着此一字便把词情宕开,扬起了情感的波澜;春:起到定基调作用,全词虽述离怀,总体是暖色调的,没有哀怨,未言愁绪;看:按常规,对于远方的景象当是用望,而作者偏用看,却却是把镜头拉近,对形象的观察起到清晰的效果,新蕊只有近,才可分辨出来。重:今天的他和曾经的他仍然相同,既有旧影的概括,又有新像的描摹。更:上句遥远之词表达牵挂已是心意沉沉,再加更字对于情感的渲染恰如浓墨重彩;断:惜别之意,怀念之情跃然,常见断肠、断桥、断鸿之用,而断红则和通篇声情谐协,真把断字用活了;起:击舷前行,击节而歌,便使读者生发出征前的号角和鼓点联想,正所谓,异曲同工。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遣词用字准确是基本要求,执着追求完美,精和活就是更高境界,对于抒发作品的感情和提升词的灵气、韵味,使之耐人涵咏,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以上粗陋文字,理解未必准确,名曰赏析,实则交流学习。诚请楠溪君及词友们指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8-28 09: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8-28 10:00 编辑

【月上海棠】 桃花木簪     淡卷薄霜

园中几度风吹彻。叹此生、还被薄凉折。
灼灼其华,有谁怜、落英层叠。春已远,独对天涯冷月。

雕来瘦骨香魂灭。任一支、南北两分别。
忆里千千,又如何、相思成绝?绾痴痴,绾到青丝若雪。
------------------------------------------------------------------------------------------------------------------------------------------
【评析】   词苑版主     楠溪散人

    这是一阕耐人寻味的咏物好词。开篇"园中几度风吹彻"句,作者用极富感染力的疑问方式,轻易地将读者带进了共鸣,感伤油然而生。有感伤,自然会感叹,所以"叹此生"句,也就自然跃然纸上。但感伤也好,感叹也罢,说到底就是借伤春,对人生年华慢慢逝去的叹息。因此"灼灼其华"两句和"春已远"两句,看似写景,实则抒情,将上述的伤感表达的淋漓尽致。不仅词脉一贯,更使情感进一步强化,手法非常好。
    下片由写桃花转而写桃花木簪,笔触委婉,缠绵。虽没有"叹"字,其实是叹的继续。"雕来"两句,就是叹"落英"后,"瘦骨"被雕作木簪,又分离在天南地北,语调凄凉,流露出淡淡的别绪。"忆里千千"两句,作者笔锋一转,把相思写上重重一笔。相思是别离的必然,意脉十分流畅。歇拍"绾痴痴"两句,是全词的水到渠成,与其说是桃花木簪的归宿,不如说是人生的句号,委婉清空,余味无穷。
     古人云,诗难于咏物,词为尤难,咏物之作,在借物以寓性情。本词体现了这一点,貌似写桃花,写桃花木簪,其实在写人生。
     古人云,咏物固不可不似,尤忌刻意太似,取形不如取神。本词也做到了。全词不见桃花,不见桃花木簪,但处处见之。
     古人云,一段意思,全在结句。这是古人对结句重要性的概括,也是在告诫我们作诗作词都不能草草作结,必须写好结。本词也做到了,至少本词的结句已经做到形神兼具,不似又似,似又不太似。你说不似,明明看见桃花木簪在绾着头发,说似,又不见其人,不见其事,又好像在说故事,尽得其味。
      以上读后感,一定还很肤浅,如有不达意,请薄霜君和词友包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8-28 10: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9-6 23:45 编辑

【评析】 词苑版主   梅影依依
只是读词之拙见:
写过佳词的词评,但我觉得对写的有不足的词提出自己的看法可能对作者更是一种尊重和看重。

丹桂香飘壮碧秋,==点明时节,丹桂飘香大约在中秋节前后吧。但“壮”字感觉用的真有些牵强。
诗廊织锦白云浮。==这里诗廊是想说嘉陵如诗如画还是有所指,我琢磨了一下还是拎不清。写的虚实不当。
小鱼谐泳量乖巧,==因为没去过嘉陵,有水大概是指嘉陵江吧?在船上能看到小鱼?还是在岸上看呢?大概在远处看到的觉得小?且不说这些,我觉得词发出来是让大家看的,那读者有去过的,有没去过的,看到作者写的就象跟着旅游一样,一定是要所写的地方的特殊景色描绘出来才吸引眼球,觉得这句有点浪费,个见哦,勿怪。
野鸟纷飞争自由。==觉得鸟还不够自由吗?“争”字可酌,这句更要再炼。
心可放,意难收,==这句好,目光可以放的很远,意却难以收回,心随景动,意随景远,好。
蜻蜓点水小风流。流连游客甜甜梦,==这么细微的地方都观察得到人在哪里呢,船停了?还是人在岸边?还是在水塘边?上句在感慨忽然又转到写景,转接的不很自然,可酌。
上我嘉陵千里舟。==哦,是在船上!那是游嘉陵江了。最后一句还是蛮给力的,颇吸引人,但读后真不知道“胜”在何处?所以这首个人觉得还是修改一下好,描写景物从远到近,从上到下,方显得层次分明。突出重点,把嘉陵江有别于别的景色的地方描绘出来,不看题目也能知晓是在赞美嘉陵江,或用典。或旁衬,手法多样,一定能达到目的。
作者在词苑发了不少作品,觉得是很热爱词这种文学体裁的,只是还不得要领,不论是别离篇、咏史篇、怀古篇、咏物篇等等,个见写词架构要稳,词脉要连贯。从选词牌到用韵、炼字都要下功夫,况还有蛇灰蚓线、理脉可寻一说,怎么样含蓄表达为好,怎么样用直白表达为好,总之要感动人心,引起共鸣方好。任何技巧都是为词旨服务的,这都有待自己感悟,练习,不断总结,希望能在词苑一起学习,一起进
步。临屏写来,一己之拙见,不当之处望海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5 12: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着实不错,读起来都挺舒服,可惜从头到尾不见一首像样些的豪放之作可供欣赏的,如此情境有愧先贤啊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5 23: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水风戈 发表于 2015-9-5 12:51
着实不错,读起来都挺舒服,可惜从头到尾不见一首像样些的豪放之作可供欣赏的,如此情境有愧先贤啊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少了些,但有,第一首够豪放的啦。欢迎常来词苑交流。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01: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源居士 发表于 2015-9-5 23:10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少了些,但有,第一首够豪放的啦。欢迎常来词苑交流。问好!

确是好词,但总觉得不够豪放,没那种豪气纵横余味无穷的感觉,而且起首与结句特别不错,中间尤其下阕显得不够味,“快哉乎?”还挺拗口。说的不对,请别见怪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0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源居士 发表于 2015-9-5 23:10
欢迎提出宝贵意见。少了些,但有,第一首够豪放的啦。欢迎常来词苑交流。问好!

而且词评中“既然是“博戏”,那就“烟霞”设局,“涛涛”者归为我,“巍巍”者归于你,来赌个输赢。这般想象甚是浪漫奇绝,确有前人所未到处。”此说法很不妥当,前人尚有“取九天银河,置几席间作玩。”的豪迈从容之语如今的我们怎可如此浅见呢?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08: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9-6 08:41 编辑

【六州歌头】   抗战胜利70周年感赋   
体例贺铸   少年侠气   桃源居士
土肥物阜,林海雪原娇。
倭骑到,余孽闹,病夫熬。陷萧条。
毒焰燃燕赵。
雄狮老,心惊跳,空吼叫,临残暴,对屠刀。
宫阙废颓,寰宇腥风扫。血雨盆浇。
怒人皮兽性,肆意侮同胞。
胆裂肝烧,泪滔滔。
忆黄河浩,昆仑傲,沧海啸,巨龙骄。
烽火燎,凶煞绞,恨难消,警钟敲。
列岛天涯眺,浮珍宝,叹妖娆。
伤劫盗,丢怀抱,若儿号。
敢执金戈,饭否廉颇效,也卷旌旄。
跨长鲸腾跃,击筑赴狂飚。纵卧波涛。
---------------------------------------------------------------------------------------------------------------------------
【评析】   词苑版主   楠溪散人
全词39句,其中23句三言,最长不过五言,34句押韵,又以萧、肴、豪、筱、皓、嘨同叶。字句短,韵位密,语调亢爽,繁音促节。内容、音调、声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读后极有慷慨、激昂、悲壮之感。
      上片描写倭寇入侵后对我国进行的践踏。从萧条、血腥到泪滔滔,逐层展开,铺叙有致,让人从中听到了卢沟桥的炮声,看到了南京大屠杀的惨景。下片进一步描述沦陷及中华儿女奋起抗战。给我们的画面是,从黄河流域的华北、昆仑俯瞰的西域到海风呼啸的沿海,到处烽火,遍地劫盗。于是奋起抗战,执金戈,卷旌旄,"跨长鲸腾跃,击筑赴狂飚"。纵观上下,词脉顺畅,遣词老到,气氛浓烈,可谓壮哉。
      更值得一提的是,谋篇布局和艺术手法颇见匠心。先看起结,"林海"与“波涛”,何等吻合。再看过片,一个"忆"字,在此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我们的国家本来是"黄河浩,昆仑傲,沧海啸,巨龙骄。"  可日侵后是"焰燃燕赵","宫阙废颓","寰宇腥风","烽火燎","凶煞绞"等,前后一脉。同时,在描述上始终采取渲染的手段,悲壮气氛十分强烈。主要表现在意象的选择上紧扣所要表达的内容,如表现残忍的用"屠刀"兽性"等。坛里最近写这类题材的词不少,几乎是老干。虽然是题外话,但也侧面反映出作者在艺术手法上的妙处。此调难写,桃源兄能写如此,实在不易,佩服。学习了,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09: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水风戈 发表于 2015-9-6 01:16
确是好词,但总觉得不够豪放,没那种豪气纵横余味无穷的感觉,而且起首与结句特别不错,中间尤其下阕显得 ...

先生“有愧先贤”之悲叹,之交流态度值得嘉许。不过豪放和婉约是并存的,纵观历代词作,也是婉约居多,即便豪放派代表人物的作品,也有婉约的不少作品,近代的毛先生也言“偏于豪放,不废婉约”。至于还在流行的所谓老干体,要从豪放和婉约的分类来看,几近全部豪放。我们不能苛求作者一定要达到什么水平,词苑本身就是交流的平台,能够有创作的热情,多发表作品就好,只有多创作,多交流,整体水平就可得到提高,假以时日,亦或可以赶上、超过前人。余亦较爱豪放,更待欣赏学习先生发来豪放的作品。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09: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水风戈 发表于 2015-9-6 01:39
而且词评中“既然是“博戏”,那就“烟霞”设局,“涛涛”者归为我,“巍巍”者归于你,来赌个输赢。这般 ...

词评本身是二次创作,诗无达诂更是共识,浩繁的词作和词评,可以断言,无论哪个评析者都不可能对前人的全部作品了如指掌,因此,对先生“如今的我们怎可如此浅见呢?”之说不敢认同。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11: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源居士 发表于 2015-9-6 09:07
先生“有愧先贤”之悲叹,之交流态度值得嘉许。不过豪放和婉约是并存的,纵观历代词作,也是婉约居多,即 ...

纯属感叹,若有不当,景别介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12: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源居士 发表于 2015-9-6 09:27
词评本身是二次创作,诗无达诂更是共识,浩繁的词作和词评,可以断言,无论哪个评析者都不可能对前人的全 ...

同样是写瀑布的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后来被袁枚妙用为“取九天银河,置几席间作玩。”这全都是教科书中的东西,你怎么会说不全知道呢?先生和气的态度是好的,只不过若成了相互恭维的虚假玩意儿,那可就悲哀了。
我个人并无诗才,纯属爱好,若有不当之处,请别见怪!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13: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水风戈 发表于 2015-9-6 12:02
同样是写瀑布的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后来被袁枚妙用为“取九天银河,置几席间作玩 ...

这倒不是什么对人家的虚假恭维,而是对于“尺有所短”的承认。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22: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桃源居士 发表于 2015-9-6 13:15
这倒不是什么对人家的虚假恭维,而是对于“尺有所短”的承认。

“尺有所短”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6 22: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很富哲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7 23: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羽飞|李杰锋 发表于 2015-4-26 09:15
声声慢   鹤舞秋影   作者  武松
残阳一抹,荻叶萧萧,清音引颈遥兮。
故园千里呼唤,雁去招兮。

好一首韵美的声声慢,老这么兮呀兮的都快别扭死了,何不直接学屈原,再来一首离骚呢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7 23: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羽飞|李杰锋 发表于 2015-4-2 10:24
【朝中措】  雪花    东方婉儿

冰灵模样自无瑕,若雾若轻纱。半盏柔怀渡入,一朝绽向谁家?

真美!销魂!!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17 22: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9-17 23:00 编辑

金缕曲 回家 步韵叶梦得(黄老学说)
小径吹风语,惹凉飔、轻阴慢卷,鸟声无数。王府门前稀人迹,但见花深蝶舞。便过了、几番寒暑。午梦重回明月下,望星辰、谁指牛郎女。嗟旧事,恨如许。
青云志杳横江渚。笑多少、南山种翠,四桥听雨。经眼繁华如今逝,富贵可堪寄取。任兴落、清心容与。学字背诗鱼池畔,但竹墙、玩闹欢声阻。情黯淡,叹金缕。
--------------------------------------------------------------------------------------------------------------------------
【评析】词苑特约词评员   小包子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金缕曲》就是《贺新郎》,多习惯于将写得宛转缠绵的叫《金缕曲》,比较豪放的叫《贺新郎》。

词多无标题,黄老学说的《金缕曲》却有,名“回家”。回家总让人感觉温暖而安宁。人在外面累了,需要回家休息;心在外面漂泊久了,也需要回家。但何处是心的归家?此标题应该有这两层的含义。

像一个远远的镜头,我们看见小径上有一个很悠闲的人的侧影,随意四处看着,享受着清风的轻抚,享受着鸟鸣的欢喜。然后镜头推进,是一座破旧的王府,还可看见门扣上的铜绿……

《金缕曲》的起拍很是紧要,多是统领全篇的感情基调。

“小径吹风语”——小径是狭窄的道路。为什么要走小径不走大路呢?小径人少安静,不像大路上的喧嚣,空气也许更好吧。

小径上吹来风儿的话语。

猜测一下作者的性格,走小径,喜欢安静,宁肯与自然多接触,与清风为伴。清风就是朋友,因为一路上清风不停地说着话儿,但我却在似听非听之间,尽管他自己在那儿“吹”着,我不语。我心安宁,因为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此时的情绪是安静而快乐的。

“惹凉飔、轻阴慢卷,鸟声无数”——凉飔,就是凉风,轻阴,可以是微阴的天色,也可以是淡云,薄云。惹起心里一片清凉,天色微阴,天空里淡云舒卷自如,还听见鸟声无数。

虽是寻常景,却也能够感受到作者心里的安宁和快乐。

“王府门前稀人迹,但见花深蝶舞。便过了、几番寒暑。”——这两拍,暗点时间是春天。作者看见旧王府门前很少人迹,里面花儿茂密蝶儿飞舞,很是热闹的样子,但热闹的只是花儿蝶儿,王府门前却稀人迹。这里,感觉作者稍有一些感慨。

这王府门与作者什么关系?从词里看不出,但应该有关系。作者感慨“稀人迹”,也应是想起从前家庭的温暖热闹,如今却是“稀人迹”。有繁花落定的安静和悲凉。

就这样,又过了几番寒暑,就是已经好多年都是如此。

一点淡淡的忧伤和悲凉,但大体却是安静、安宁的。

“午梦重回明月下,望星辰、谁指牛郎女”——午夜月下回忆,记忆深处时时回忆的是“望星辰、谁指牛郎女”。这里的谁应该是伊人,是母亲、是情人?作者也没细说,但从指牛郎织女星来推测,更应是意中人。因为如果是回忆小时候,与母亲一起看星星,多是问最亮的星,北斗星一类的话题。

作者只隐隐说了这记忆深刻的画面,画中人影却是朦胧的,甚至只是一个剪影。但我们也能够感受到作者回忆的温馨。

“嗟旧事,恨如许”——歇拍情绪陡转,一个“恨”字让人触目惊心。因为作者是在回忆温馨的旧事,却为何“恨”?不难理解,应是出现什么无常的变故,作者与那“谁”却永远无法在一起了。

到底出了什么变故呢?

“青云志杳横江渚。”——作者没有说,却说了变故后的结果,自己再没有远大的志向了,像那天上的白云,渐远渐杳横排于江边之上。我感觉横江渚,还可理解为作者死的心都有,心一横,去了江边。

“笑多少、南山种翠,四桥听雨”——这一拍接写曾经的理想生活,“南山种翠,四桥听雨”。种豆南山、把菊见南山,作者用了“种翠”,翠指代一切绿色的东西,植物或是翠玉。四桥应是地名。用汉典查阅,出现“二十四桥”。应是指代与意中人一起的地方。

说是以前的一切美好理想,如今都成空了,只剩了苦笑。

“经眼繁华如今逝,富贵可堪寄取。任兴落、清心容与。”——说是曾经亲眼看见的繁华如今都逝去了,曾经的富贵已不在,任它兴旺或是败落,我只持清静之心,无心过问,波澜不惊。容与,是从容闲舒貌。《楚辞》:“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学字背诗鱼池畔,但竹墙、玩闹欢声阻”——这是写作者在家里情况,学书法,背诵诗词,闲来在“鱼池畔”走走,四面茂密的修竹像围墙一样,将外面的玩闹欢笑都阻隔开来,自己沉浸在一片安静的小天地。

家里还有“鱼池”,应该面积比较大,也许前面提到的“王府”就是自己的家吧。

“情黯淡,叹金缕”——结拍一声叹息。

这首词音乐性很优美。《金缕曲》上下片各六仄韵,共有十二个韵字,但作者在词中运用了大量的句中间韵,慢卷、前、但见、番、寒、南山、眼、繁、堪、畔、但、玩、欢、黯淡、叹,远比韵字更多。柳永词的音乐性好,多也是喜欢在词中运用句中间韵。

这首词像是摄影师拍电影,选取了一些典型画面,如王府门前稀人迹,但见花深蝶舞。午梦重回望星辰、谁指牛郎女。学字背诗鱼池畔。

但处处景处处情,始终都不露画中人的清晰画面,只是一个侧影或是剪影,拍摄的都是景,但景里却传达出很多故事和情感。截取了“回家”这一简单的画面,但描述的却是一个人一生的经历和感情。

此词的写作风格上感觉与白石的风格很接近,都是看似无关紧要的一些闲闲话语,但其中包含的感情和故事恰是冰山一角,说的只是很少一点,但我们依然可以感知其背后的故事。感情线由安宁和快乐、安静和悲凉、温馨、恨、苦笑、清心、黯淡、叹,重归安宁。感情起伏曲折,全浓缩在这一篇里。

我个人不太喜欢这首词。不喜欢的理由不是写得不好,恰恰是写得太好了,将那种刻骨铭心的悲恨、生活生命之重,像巨石一样压着我,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我喜欢简单快乐的生活,这样的生命之重我不堪承受。

作者最后有注释:小时家境还算殷实,后遭变故,没落至今。故人世间富贵荣辱,无心过问,波澜不惊,笑看风云。

其实就是此词的主旨,其实不要也可,因为我已从词中深深感受到了。

这是一个用生命和灵魂写出的词作。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22 14: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9-22 15:01 编辑

《长亭怨慢》  原始老妖


辛卯榴月,宴黄花园江畔舟中,送友归金陵。见杨雪纷飞,更伤行色,感于生涯事,调成以解。示以天许兄、疏影兄、长峰兄,兼寄如梦女史。

    问杨雪、这般颜色。却又如何,碾云成墨。沁透风痕,坠残苔影、待谁忆。玉枝裁水,都折作、相思笔。趁得有情时,且画尽、平川烟碧。

    过客。惯垂虹送路,执手暗吹幽笛。今回去也,怎相说、故人消息。怕此后、难继尘缘,料江阁、新添伤魄。更碎玉声声,空向梦中轻滴。

--------------------------------------------------------------------------------------------------------------------------------                          

【评析】  碎玉声声梦中滴    词苑特约词评员    小包子

    在古诗词中,折柳送别的场景我们常常见到,真是“章台折尽青青柳”,如何再出新意呢?原始老妖,因着年纪比我小,便叫他“小妖”。其实,叫他“小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词,真是很妖冶,鬼斧神工一般,让人惊叹。

    他一曲《长亭怨慢》写来,如打太极拳一样,行云流水般流畅,却又如曲径通幽般迂回宛转。前有小序,“辛卯榴月,宴黄花园江畔舟中,送友归金陵。见杨雪纷飞,更伤行色,感于生涯事,调成以解。示以天许兄、疏影兄、长峰兄,兼寄如梦女史。”

    不难知道是写送别友人,伤行色,并“感于生涯事”,时间是农历五月,即“榴月”。且听他慢慢道来——

    “问杨雪、这般颜色。”问那纷纷飘飞的柳絮啊,为什么是这样的颜色?

    这起始一问,问得奇怪,柳絮不都是白色的么?这有点平地起波的意思。这不禁引起我们的好奇。那到底是什么颜色?

    “却又如何,碾云成墨。”你像那天边碾碎、挤压的云,仿佛乌黑如墨,有一些沉重。

    那天上飘飞的柳絮不会是黑色的,可能的情况便是天气阴沉欲雨时,或是傍晚欲黑时的影响而呈现的效果,感觉是黑的。也许,更是词人内心的沉重吧。

    这两拍,暗点了时间,还有词人沉重的心情,都是用景物来衬托、渲染的。

    “沁透风痕,坠残苔影、待谁忆。”那纷纷的柳絮啊,在风的吹拂下,有些落在了那青青的莓苔上,东一块、西一块,好像青青莓苔上的空洞,等待着谁来想起。

    我感觉这一拍有一种暗示的情韵义,那飘飞的柳絮,像是即将离开的友人,会在我思念的青苔上,被撕扯出很多残破不堪的空洞。“待谁忆”,有一种自伤自怜,伤感身世之叹。词人沉重的感情又加深了一层。

    “玉枝裁水,都折作、相思笔。”这一拍接“待谁忆”的谁,当然是青青的柳树才会想起。此时词人已化作多情的柳树,在风的吹拂下,那柳枝轻点水面,那弯弯的柳枝,就是他正写着相思的笔。

    他能写出,或是画出什么样的相思呢?

    “趁得有情时,且画尽、平川烟碧。”那多情的柳枝啊,在那清清的水面,画出了那大路、青山和白云。

    这是换一角度看景,从水面看周围的景。更重要的,这一结有言外义,朋友你的离开,我会画出你走过的大路、你经过的山峰和白云,只要有水的地方,就会一直陪伴着你。

    这真是高妙而深情的表达。上阕结束在一片深情里,让人回味。

    “过客。”这词选择得极妙,除承接上阕说“柳絮是柳枝的过客”外,还有统领下阕的作用——柳絮是柳枝的过客,朋友是自己的过客,还有谁是谁的过客?

    “惯垂虹送路,执手暗吹幽笛。”对于长桥来说,柳絮、分离的人,不都是自己的过客么?我已经习惯了在长桥送别的伤感,常常是两人双手紧握,脑海里暗暗响起那幽幽的笛声。

    对于现代人来说,也许不会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更多是“送君啊送到大路口,君的恩情永不忘”吧。

    “垂虹”,就是“垂虹桥”,即长桥,姜白石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

    “今回去也,怎相说、故人消息。”口语入词,应是词人送别时的话语。“你一走,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之类。

    “怕此后、难继尘缘,料江阁、新添伤魄。”真怕以后无缘再相聚啊,想来这江边亭阁,又会新增加一个受伤的魂魄。

    “更碎玉声声,空向梦中轻滴。”更哪堪,那淅淅沥沥的黄梅雨,在我思念你的梦中轻轻滴响。这哪是黄梅雨?分明是我思念的清泪沥沥,好像永无休止。

    曲尽而情不尽。结尾化用清真词句“似梦里、泪暗滴。”

    这首《长亭怨慢》,托物言情,上阕描景,处处景处处情,下阕描写送别场面,深情真挚而缠绵。音乐性也特别好,每一拍都有叠韵等的运用;用词上极讲究,如风痕、苔影、裁水、垂虹、碎玉等;用字的音乐性也极考究,稍加举例说明——

    词人用“雪”字代替“絮”,因为雪字有拖长的效果,适宜抒发宛转缠绵的感情。试多读几遍“问杨雪、这般颜色”和“问杨絮、这般颜色”,字面意思可以说完全一样,但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样的例子应该说还有很多,限于篇幅,不多加叙说。

    感情的变化由沉重到撕残,到深情缠绵,再将这深情缠绵进行到底,像那黄梅雨,无休无止。句与句相连,拍与拍层次分明,层层递进,结构堪称完美。

    就是如此解么?仿佛还不止。如果,这“杨雪”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全篇依然可解,便是地地道道的情词,起始便饱含委屈、无奈地喊出——“问杨雪啊,你为什么待我这般颜色?”境界为之一变,便是一段追忆旧情事的词章,极其深厚沉郁。

    全词疏密得当,虚实词相间的运用,读来让人回肠荡气。

    真可谓是“步步娇”啊——

花间漫步逢小妖,惊诧清姿步步娇。一曲长亭飘怨慢,嗔君不到清水桥?



《长亭怨慢•柳絮》香解

    小妖自打上俺的鸾佩楼玩过,便对俺鸾佩楼的第一红牌柳絮姑娘情有独钟。可柳絮姑娘是什么人啊?多少大款都没入她眼呢,何况小妖只是一袭青衫。柳絮姑娘嫌他不够大方,每次的赠帛又少,便不搭理他,见了他便一脸子不高兴。

    唉,谁叫他毕竟算是老主顾,前一阵拍《鸾佩金瓶梅》,幸亏有他帮忙写点花笺,让俺少操很多心。俺便介绍鸾佩楼新来的小乔姑娘。

    小乔姑娘本名叫“六樵”,我想叫“小六子”吧,显得俺如坐井之蛙,以为俺想当皇帝呢。低调,低调,树大招风哎。俺便叫“小樵”,简称“小乔”。小乔姑娘可是家喻户晓的大美人啊,一代枭雄曹操把铜雀台都造好了,想抢她回来。可还是被俺抢回到鸾佩楼了。

    这小乔姑娘对小妖是一见钟情哎,一个劲地对他抛媚眼。可小妖情有独钟,只对柳絮姑娘有兴趣。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麻烦。你爱她,她爱他,他又爱另一个她,转着圈地折腾。也是,生活没个折腾,没个热闹瞅瞅,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儿啊?

    鸨儿爱钞,姐儿爱俏,小乔姑娘惹得“渔公”笑。他们便欢欢喜喜,过着幸福的生活了,不妨将《渔樵的幸福生活》记录备案——

其一
月照林中谢女娇,伐檀坎坎舞纤腰。渔公归晚双鱼赠,一笑温柔唤小乔。
其二

采莲湖上小乔歌,停棹渔公漾漾波。隔水无端递莲子,今宵踏月去东坡?
其三
小乔心乱把琴弹,欲得周郎带笑看。最是梅香多解意,翻茶惊洒冷蝉冠。
其四
落花声里一僧遥,凄切秋蝉怨小乔。何不双修山野去,芙蓉帐冷照萤飘。

    却说小妖,依旧对柳絮姑娘贼心不死,写了一份深情绵绵的情书,非让俺转交给柳絮姑娘。待俺慢慢读来,看能感动俺不?

    “问杨雪、这般顔色。却又如何,碾云成墨。”——问柳絮姑娘啊,干嘛对俺冷着个脸子,不搭理俺。切,没点自知之明,你多带点金银财宝,俺保那柳絮见你像见那太阳一样,TMD的太阳,甜蜜地把你当太阳,把你当金光闪闪的菩萨供着。

    “沁透风痕,坠残苔影、待谁忆。”——小妖回忆起他们在野地欢会吧,把柳絮姑娘的衣服都扯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希望引起姑娘美好的回忆。唉,你痛快了,别人不一定痛快嘛,这都不懂?真是冤孽,那小乔姑娘对你不错,你又不搭理。还想着柳絮姑娘青眼看你,难罗。

    “玉枝裁水,都折作、相思笔。趁得有情时,且画尽、平川烟碧。”——哇,精彩镜头出现,小妖的“玉枝”荡在如水柔情的姑娘身上,在人体彩绘,只想死在姑娘身上。真是宁当花下鬼,做鬼也风流。那高潮时,激情抛洒,绘制出一幅有青山河水的风景画。简直太狂野了。

    “过客。惯垂虹送路,执手暗吹孤笛。”——“要过夜吗,客官?”柳絮姑娘深情款款问道。小妖说,“不啦,俺已经习惯了垂虹桥边,你送俺时还为俺暗地把笛吹。”我都看不下去了,这小妖咋喜欢总是在野地里胡搞呢?莫非有暴露癖?俺鸾佩楼的姑娘可是有尊严讲礼节的哎。

    “今回去也,怎相説、故人消息。怕此后、难继尘缘,料江阁、新添伤魄。”——还缠绵上了,说上依依不舍的情话了?走吧走吧,早走好安生,姑娘只是跟你唱戏,配合一下你的情绪而已,你还当真啊?

    “更碎玉声声,空向梦中轻滴。”——柳絮姑娘走了,身上的环佩丁丁当当的真好听,还一直回响在小妖的脑海中、回响在梦中。

    真是词如心声啊,你居然有预感,知道柳絮姑娘不搭理你了?傻小子,先去挣钱吧,你猜对了,柳絮姑娘不会搭理你了!

    可俺不能直接这么告诉他啊,灵机一动,告诉他:“小妖,你去长亭那摆上酒菜,慢慢抚琴等着,俺去叫柳絮姑娘去,让她惊喜。”

    小妖喜滋滋地走了。

    俺心想,切,你等个鬼去。不过呢,没准真有路过的小姑娘,看那一袭白衣潇洒,听那琴声悠扬,就喜欢上小妖,要跟他裸婚也说不准,也算俺没白骗他,算是有良心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9-22 15: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9-22 15:17 编辑

水调歌头       南水北调促梦圆     郑万才
  
    南水真情意,北调远山郊。途经万里千里,不减是滔滔。唤醒城乡绿韵,促进中华梦想,重担问谁挑?若有愚公志,何惧此山高?     国强盛,民富裕,我挥毫。举杯邀月,三影共醉乐逍遥。要咏书中帝禹,要咏眼前长岸,要把大图描。料是千年后,点赞更如潮。

------------------------------------------------------------------------------------------------------------------------------------                                                      
[赏析]    论坛高级评论员     英子
         词,是一种配合音乐的文学,是古人拿来当歌唱的,词牌正是规定了一首词的音乐腔调。填词要选词牌,词牌又规定了一首词的音调,因此选择词牌就要选择词牌的声情,而不是选择词牌的名字。《水调歌头》又名《元会曲》、《凯歌》、《台城游》等。上下阙,九十五字,上阕48字,下阕47字,平韵(宋代也有押仄韵的)。相传隋炀帝开汴河自制《水调歌》,唐人演为大曲,《歌头》即大典开始的第一章,是个高亢而悠扬的曼声长调。其调子较高,感情激烈,声情俱壮,适宜于表达慷慨悲壮、豪放雄浑激情的词。这首词是歌颂南水北调工程的一曲赞歌,南水北调工程是缓解中国华北和西北地区水资源短缺的国家战略性工程,是一项艰巨而重大的任务,选择“水调歌头”这个词牌去表现这一重大的题材,作品本身就成功了一半。
    词的上阕着重写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起拍统领上片内容,并巧妙嵌入“南水北调”这一工程的名字,以拟人化手法赋予南水浓郁的情感,一个“真情意”足以说明南水对于缓解北方缺水的重要意义,其情意在于“北调远山郊”,似有英勇赴义之举。“途经万里千里,不减是滔滔。”写出南水北上的路途遥遥,纵然千里万里,依然不减水势,从而显示出一股英雄豪气,慷慨之情油然而生。南水北上的过程,换来的是一路绿韵,因为有了南水的浇灌,所经之处,荒凉之地即刻焕然一新,绿意盎然,充满生机。作者用词形象传神,尤以“唤醒”“绿韵”最为贴切。由于南水的滋润,原本干涸的土地从沉睡的状态醒来,拟人手法恰到好处。用“绿韵”而不用“绿意”,既避免了用词的生硬,又给人以遐想,其妙处可品:南水一路迎难而上,本身就是一首豪壮的歌谣,充满激情,韵律铿锵,是一首呼唤绿色的赞歌。有了水,才有绿意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南水北调工程作用极大!能够“促进中华梦想”。至此,作者不禁要问:重担谁挑?此问自然转向写人。作者在歇拍处引用“愚公移山”之典,并以“若有愚公志,何惧此山高?”这个反问句式很好地回答了“重担谁挑”的问题。若是有愚公之志,怎么会惧怕山高路远呢?愚公在远古时代尚能移山,靠的是坚韧不拔的意志;而今科技发达,如果也具备愚公坚定不移的志向,一定会成就这项伟大的工程的!
    词的下阕直抒胸臆,歌颂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伟大成就和意义,表达了作者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之情。换头处的三个三字句很有艺术性: 国强盛,民富裕,我挥毫。只有国家强盛了,人民才会富裕;国富民强了,作为一个诗者,“我”一定要挥毫描绘,歌颂祖国欣欣向荣的气象。这三句既是对上阕的一个概括,说明南水北调工程的巨大作用,又是对下文的一个领唱。于是,“我”举杯邀月,三影共醉乐逍遥,沉浸在忘我的境地里。“我”要歌咏书中帝禹,要歌咏眼前长岸,还要把祖国江山的美好图景大笔描绘。作者在此处巧妙引用“大禹治水”之典,说明南水北调工程就如远古大禹治水一样,如果说大禹治水是解决了涝灾,那么,南水北调工程则是解决了北方地区的旱情,其作用是一样的!因此,像大禹这样的功臣是当歌的,而具有大禹一般远见卓识的当代领导人也是值得歌颂的!有了领导的英明决策,才会有眼前长长的堤岸这个杰作,这个杰作凝聚了多少人的汗水和心血啊!有了这项伟大的工程,祖国才会呈现一派繁荣的景象,这美好的图画难道不应该大笔挥毫描绘吗?此二“咏”一“描”可谓是酣畅淋漓,作者抒尽万丈豪情,充分表达了内心无比的喜悦。如果说今天是“我”在歌颂这项伟大的工程,“我”想,千百年之后,对这项工程的点赞更是不计其数,作者在煞拍处以“料是千年后,点赞更如潮。”议论收笔,写出了南水北调工程的深远意义,并以“点赞”这一新词入文,增强了时代感。
    全词层次井然,词脉顺畅,用典贴切,借古论今,含蓄有致,言简意赅,辞近旨远,感情丰沛,富有时代精神。作者着眼于现实,歌颂着新时代的大事件,散发着正能量,传递着浓郁的真情,抒发了美好的愿景,将国梦融进了具体的事件之中,堪称新时代诗词的楷模。另外,作者在选韵上也极其讲究,选用了词林正韵第八部,使整首词呈现飘逸、灵俏、超脱之感,这正是郑万才先生一贯的作品风格。
                                        2015-08-13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0-17 00: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10-17 01:03 编辑

法曲献仙音  .游霅溪忆白石   作者:竹三
鱼杳明波,雁迴苍影,暮隐乌程烟树。堤草离离,玉觞浮月,酒罢诗桡容与。
望秋染松陵渡,风吹剪蒓处。
荻花舞。是游踪,老来不歇,谁怜我,空觅一生吟侣。落絮漫霜萍,早输他,秋鬓无数。
匝地黄花,伴年年,荒滩篷户。又霅溪一舸,趁醉抱琴归去。

-----------------------------------------------------------------------------------------------------
【评析】  词苑特约名誉版主  余孝良
       这阙词,想来细读的人不多,挺可惜的。
       自古以来,人的感情,往往不知因何而起,亦不知将归之何处。于每个人自身而言,总是在迷茫与追寻中渐渐老去。而我们回看前人,得益于史书的编撰、网络数据的流通,前人的一生,其生平、际遇,却清晰很多。这样的清晰,往往令我们更容易共鸣、感慨、追思。这些感慨与追思,所沉积下来的余味,又时常在不经意间,左右这、引导着我们的思维,或是品性。所以,即便在词坛,我们偶尔也会听到,某某的词笔很像两宋谁谁,不排除这有刻意模仿而为之的,当然,自然也有前尘往事,穿越千百来年,化作一点灵犀,于词人心海点起一点涟漪的。
这阙词,当时词人客居湖州时所作。吴头越角之地,烟水渺渺,昔日白石,前有《过垂虹》之缱绻,后有《庆宫春》之悲郁,前后四五年,物是人非,令人不尽感慨。词人应该是由此生了感怀,由后念及白石平生,复而自检自身际遇,写就了这阙《献仙音》。

      先说明一处,都说词过千眼,解各不同,弟如有误读、谬解的地方,还望竹三哥海涵。另,我粗看全词似“携酒坐舟,感怀而作“,我觉得有三种读法:一是属实写实;二是虚写,起笔入虚,人实际未在舟上,只是行近湖水,醉而疑/拟在舟上;三也是虚写,起笔实写,第二拍由实入虚。我是按第三种解读的,可能有些牵强。

      上阙开篇写景,“鱼杳明波,雁迴苍影,暮隐乌程烟树”,描绘了一幅秋日黄昏的景致,笔调清冷,奠定全词的基调。接着写”堤草离离,玉觞浮月,酒罢诗桡容与”,是写人,闲寓无事,三两杯酒饮过,信步水畔,看着堤草离离,波光泠泠,直想着“诗桡容与”---词人是否真的觅舟泛舟?或许只是走到此处,醉怀可掬,心里想着罢了。现实中有许多的拘束,我们无法挣脱,唯有用“想象”,或者说是“神游”,来熨贴这一脉情怀了。
暮色苍苍,看着满湖烟波,“望秋染松陵渡,风吹剪蒓处。荻花舞。”,寄身在酒后的那片缥缈中,寄身在怀想的那停诗桡中,词人的心,飞越时空,与白石当年再过此处的心境,高度重合。(松陵渡— 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剪蒓处--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

      白石第二次夜过垂红桥,行程与前一次相反,桥仍在,湖光、夜色也依旧是当日风致,但是小红却未能同行,前次同游的范成大逝去已三年,不尽物是人非。作为今人的我们,对白石、小红、范成大的生平,是跨越《庆宫春》的时限的,对他们的际遇、坎坷跌宕的一生,少了他们自己的“迷茫”与“未知”,透知全部的我们,也更多的生出了“惋惜”的感慨,这份感慨,对故人,也对自己。所以下片,便写自身境遇。

     “是游踪,老来不歇,谁怜我,空觅一生吟侣。”,词人所觅“吟侣”在何处呢?寻寻觅觅,兜兜转转,这“吟侣”,应是“白石道人”了。此处与“酒罢诗桡容与”呼应,红尘俗世界,陈章旧句,太多的杂质,而词人的精神世界,孤高而寂寞,所以在这一路行吟中,才往往地、不经意地与“白石故迹”重合,是虚幻的,亦是内心最真实的。怎奈是,这份怀抱,只怕到头来,又只是一场空梦罢了,落絮飘萍,检点时,早已“秋鬓无数“。读到此处,不由人生出许多悲思。
    “匝地黄花,伴年年,荒滩篷户。”,此拍以” 匝地黄花“的具象与起笔的秋色合,以意向与“秋鬓无数”承,黄花凋萎,金秋过半,人的佳时亦已零落。“霅溪一舸”,一舸愁绪,从远宋而来的愁绪,从吟侣觅而未得而来的愁绪,从浮生寂寥而来的愁绪,从心底而来的愁绪,当是遣散不去的了,惟有“趁醉抱琴归去“---醉中来,醉中去。

     这阙词的情感饱满,在措字、章法上,亦有颇多佳处,亦有些许不足,各取一处说说。
     1、全词意境统一,情感上的统一前面细说了许多,这里再聊聊字句。起句“鱼杳明波,雁迴苍影,暮隐乌程烟树。”,“明波”“苍影”“烟树”,秋水沉沉,烟树渺渺,苍茫而开阔,定的基调,是清冷的。而后,在用字上,基本上归到了“冷色调”字性上,比如“玉”“月”“渡”“风”“空”“霜”“秋鬓”“荒”“醉”等,有起伏,但基本遵循基调,读起来前后的情感很一致。
     2、也有可斟酌的余地,比如第四、五句“堤草离离,玉觞浮月”,宜对仗,原因个人以为有二,其一在于,细看前贤佳作,比如姜夔“树隔离宫,水平驰道”,“镜底同心,枕前双玉”,或者周邦彦“倦脱纶巾,困便湘竹”,或者王沂孙“过眼年华,动人幽意”,乃至清朝谭献“坐断斜阳,梦回行雨”、况周颐“烛泪红深,枕棉香薄”;其二在于,本阕一至六句,按韵来断,比较明显地分为4-4-6,4-4-6两联,我虽然没有仔细研究过这个词牌,但是感觉上以为,两联的句内,4-4两句宜工稳对仗,句间,如果可以的话,也最好能讲究,比如上面一联按“2-2,2-2,6”,那么下面一联可按“2-2,2-2,6”,显得齐整,也可以按“1-1-2,1-1-2,6”甚至“1-3,1-3,6”,显得灵动。也不知道对不对。

      全词亦真亦幻,亦虚亦实。最喜欢几处承转,回环往复,词情沉郁!都说读词不失为一种学习,只是我学识还是疏漏得很,读错、品错的地方,想来不在少数,所幸和竹三哥相熟已有许多时日,料不取笑我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0-31 22: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云际,乘时起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1-7 22: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首首佳词!释解也使人感悟很深。欣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1-24 13: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2-11 22: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12-11 22:28 编辑

卜算子   竹子山人
乙未冬奇君窗台新置寒梅,些子含苞可人,亦感经年一霎,遂赋借予同仁共勉

缘聚品川楼,梦启青春处。倩影随风借片云,难载经年绪。
未老是江湖,犹待东风语。点破初心一脉春,花意飞千户。
-------------------------------------------------------------------------------------------------------------------------
【评析】词苑版主  楠溪散人   

       这是一首咏梅寄怀之作。从序中"同仁"二字可见,此词看似写梅,实则对所在单位、同仁深赋情怀。全词见形见神,亦景亦情,不离不粘,构思新巧,意脉流畅,尽得咏物之妙。欣赏之余,略谈一二,权当感想。
      先看起拍: "缘聚品川楼,梦启青春处" 。 工对落笔,景入情出。本人以为,这是小令写法中的高明手法,以梅自喻,迅速将读者引入作者自己所构思的情怀之中。其意为能聚在品川楼,是一种缘分,都拥有一个青春梦, 或一个共同理想和目标。"梦"字出神,是本词的基调。接着的"倩影"句,又以拟人的手法,同样借梅抒怀,极言自己和同仁们一起经历几度春秋,思绪万千。是喜? 是忧? 但从下文看,这片云所难以载取的"经年绪",是满怀乐观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再看过片:"未老是江湖,犹待东风语" 。不着"梦"字,字字有梦。这里的"江湖"意指作者自己和同仁们,"东风"指的是春天。描述他们年富力强,且有青春理想,等待他们的是春之声,梦之声。"东风语"三字足见这一点。既与起拍的"青春处"相照应,又为下结过度,十分自然。
      最后看结句: "点破初心一脉春,花意飞千户" 。这是全词最精彩处。"点破初心一脉春" , 一语道出了作者的一片春情,何等感人。"花意飞千户" ,更是把"梦"落到了实处。"初心"和"花意"出彩,恐怕就是本词的词眼所在。词情到此,貌似结束了,其实远远没有,让我们看到一个年轻而有责任感和理想的人,正朝着千千万万的用户,一步一步迈向自己的那个梦。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5-12-18 21: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桃源居士 于 2015-12-19 21:24 编辑

探春慢    作者   青筠书影
庭院吹寒,黃昏落叶,秋风翻起思绪。
夜色云涯,栏杆绛袖,望断雁程人伫。
怜取诗笺上,只一页,痴怀幽护。
寸心教绕千回,冰轮遥看三五。

纵有重帘深意,愁万里关山,魂梦难与。
皎月流窗,青霜染镜,可惜华年轻去。
几笔多情字,却添得,攒眉如许。
郁郁中宵,为谁听彻蛩语。

------------------------------------------------------------------------------------------------------------------------------------
【评析】  词苑版主   楠溪散人   
读火舞《探春慢》词。
      这是一首闺怨词,婉约,沉郁,雅致。并在词情、构思和手法上足见一番匠心,值得一读。开篇以工对描景起兴,同时景入情出,迅速将读者引入“思绪”。“秋风”,“黄昏”,“落叶”等,闲愁情味十分浓厚,在这样的情景中,谁能不引以共鸣呢。接着第二拍,以虚实结合的手法,进而把“思绪”落到行为上,具体表现为“望断”、“人伫”等。不难看出,“夜色云涯,栏杆绛袖,”为实写,而“望断雁程人伫”为虚写,但作者的用意却在虚处。也就是说,实写部分为丰富内容,能给全词带来浑厚而已,虚写部分才是词情的看点。如果说起拍的艺术手法特点是入情快,那么这一拍的艺术手法特点叫作空灵。第三拍,是全词整体结构中起关键作用的一笔,尤其是“诗笺”两字,恐怕就是方家所说的“务头”,一方面暗示作者在词情中出场的位置是窗前,一方面为下片的“重帘”、“流窗”等埋下伏笔。同时与“几笔多情字”句,又是遥相呼应。承上启下作用十分明显,手腕高明。继而第四拍为上片小结。应是闲愁情味这一基调所需吧,结得很缠绵,且注意前后照应,如“千回”照应“思绪”,“遥看”照应“望断”。对仗工整,结构严谨。
     正因为有铺垫,有呼应,加上铺叙有致,所以下片就更是畅若流水了。并在内容上更加拓展了意境。横向看,如“万里关山”;纵向看,如“华年轻去”。从而将词情的深广度推进了一步。但一纵即收,笔锋一转,用“攒眉如许”四字,把镜头拉近,又回到窗前眉下:“中宵”了,还在“为谁听彻蛩语”呢。结得甚妙,简直是妙不可言。不但与起拍相吻合,如“郁郁”、“中宵”都与“黄昏”在情景上相协调,而且最精彩的是“蛩语”二字。“蛩语”的出现,看上去貌似破空而出,但作为读者,我丝毫没有感到突然,反而感到是词情发展的必然,是水到聚成,更是宕开一境,余味无穷。何也,因为“蛩语”这一意象,迎合本词沉郁的基调,足见作者在遣词上的匠心。
     读后感:结构完美很重要,这是国人审美观的体现,即便破镜也要重圆。本词之所以流丽并给人以美的享受,一个重要的手法之一就是前后呼应,全词压根就是一个起承转合的佳构。还值得注意的是,在声律上也追求与姜词对应,如上下片第二句第二字分别用入声字色和月,这是相当可贵的,很值得学习。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1-31 19: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进入了【词评赏析】,犹如进入了词的万花筒世界,令我目不暇接。几位版主的评析水平顶高,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啊!
我学习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6-24 18: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