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访问中华诗词网!第四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征稿空闲格子风景广告诗人档案建档入口
楼主: 拴定一切

[原创文学] 灯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6 06: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先生新作,顶起推赏。问先生早上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16 19: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施蓝天|冯平 发表于 2016-3-15 23:11
这屋里熬夜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叫甄士元,此时正坐在电灯下不知思索什么。他面前放着个小饭桌儿, ...

谢首席助推。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16 19: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3-16 06:46
再赏先生新作,顶起推赏。问先生早上好!

晚上好,版主多次力顶,叫我要求自己一定写下去。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3-16 20:4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记着这个事,看这个小说的事。做个记号,加深印象。向作者遥致问候!好语言。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3-16 20:4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很多地方语言,能看懂。另一部分不很明确的,结合上下文理解,也能接受得。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3-17 06: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向作者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9: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点点 发表于 2016-3-16 20:44
一直记着这个事,看这个小说的事。做个记号,加深印象。向作者遥致问候!好语言。

谢谢版主。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9: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点点 发表于 2016-3-16 20:47
文中很多地方语言,能看懂。另一部分不很明确的,结合上下文理解,也能接受得。

本人农民,初中毕业就失学了,所以写作就地方方言多一些,感谢版主能接受。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9: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3-17 06:27
赏学,向作者问好!

晚上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20 20: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觉自己命不好,一辈子受人欺负,年轻时常受婆婆的气,以为自己当了婆婆后不用受气了,谁知娶得个媳妇比婆婆还厉害。去年自己给引了一年孩子,连个牲口也变不下,春播时闹着不叫用驴耕地,秋收时又闹着不让往归来拉。造得那去跟工了,还不得了。近几天要裹泥这孔窑,把东西放在他们那孔窑里,什么东西只要自己往开一舀,就少上不住。这狗儿把自己也往死造也。她闷闷不乐地走到泥锅边站下。
    甄士云将脸盆里的泥泥完,见母亲和妻子谁也不来,便高声叫:“泥!”老导婆听到后,走了过去,铲了锨泥往脸盆里倒去。甄士云见了问:“那没来?”“说不来,不来,还叫去叫,怕我没人化扬了?”甄士云见母亲脸色难看,心里实在不乐,就在架上高喊:“换换!换换!”见没人回答,忙跳下架,来到自己门前推门走进去:“叫你铲几锨泥倒把什么误了?你死下不出来?”繁常芳回道:“老爷就侍候那龟儿们也?”“哎,你龟孙还是人?妈人小,又老了,铲不到架上,叫你铲几下,你倒不能?”“老爷不愿意!”这时在炕上玩耍的小兰往炕栏跟前一走,喊道:“爸爸,我铲。”繁常芳大怒。顺手给小兰一巴掌,打得小兰几乎摔下脚地,甄士云一扑拦住,才没出事。小兰被打得没夹住尿,给甄士云尿了一身,她“哇”得一声哭了起来:“日你妈——妈,日你妈——妈!”“你给老爷嚼,缠老爷站起一脚倒踩死你了。”繁常芳喝道。甄士云见繁常芳余怒不息,赶忙将小兰放在脚地下。
    老导婆听见小兰嚎,忙奔归家,将她抱到院外:“不铲算了吗,我那个大还故意去逗他妈,闪得娃娃大小不得安祥。我们以前没有那吧倒不做生活了,就要去叫那?”“没有老爷也过了,你为什么娶老爷?甄武录的大,你则跟那乌日的过格!你给你二大立世格,要老爷顶什么啦。他大的葬儿老爷不住嘛,为什么叫老爷给他铲泥?……”繁常芳搜集起自己平生所学的污言秽语,用吃奶的力气挥霍着,半前晌不住。甄士云见妻子的疯犬病又发作了,赶紧走开,上架去泥窑了。
    一朵乌云遮住了太阳。太阳啊,你是不愿听见繁常芳的放泼声,用云块儿遮住自己的耳朵?还是你也惧怕她的嚣张气焰,想躲开呢?你怎不回答。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3-21 06: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觉自己命不好,一辈子受人欺负,年轻时常受婆婆的气,以为自己当了婆婆后不用受气了,谁知娶得个媳妇比婆婆还厉害。
这是不是命运如此?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19: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3-21 06:01
她觉自己命不好,一辈子受人欺负,年轻时常受婆婆的气,以为自己当了婆婆后不用受气了,谁知娶得个媳妇比 ...

这个问题留待大家一起思考,谢谢赏读。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24 19: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18
“东方的那个启明星还不高高,在门外的揽工人就出工了。
月亮那格没来哟星星那那起,揽工人一天将日头往西背。
  工头儿那格喝来哟站场的那格撺,整天拼命也得不到掌柜们好感。
  更怕那个司工的哟来找问题,揽工人无过也应受气。
  明星那格摆席待施工的,多弄得钱来呀一起能黑吃。
  结上帐时评分儿哪按苦水,不凭会溜达就凭有后腿。
  工停后那个工资早不给你,放在银行里能多吃一些利……”
    灯下,甄士元低声哼着自己编得信天游《揽工歌》,从铺盖卷儿底下取出提包里的日记本儿,开始记今天的日记,工眼看要结来了,他不知自己是回家好,还是再试去找工好。五六个月的打工生活,使他觉得做工对自己追求学写作也是不利的,甚至恐怕连家里也不如了:
    当自己和几个同村人刚到工上时,工队中不少人就惊讶,这个面皮白白,还戴着眼镜的人能受下工上的苦吗?当晚上自己开始写日记时,有人爬至自己跟前问:“你写什么?”他看了会儿便喊:“快来看,这把咱们今儿劳动的事,也留在本本上了。”于是有人听了说。“记工?咱们也应记记工,以后算上帐错了还好查。”“不是记工,你们看那记些什么?”立即便有几个人凑来看。有个随即喊道:“你把人家的名字也写错了,那叫毛蛋。毛蛋,快来看,这把你写上了。”被称毛蛋的走过来问:“谁叫你写我啦?拿我看。”说着一把夺过自己写着的日记本儿,看了会道:“你写这些顶什么?”自己说:“没什么,记下日记。”“记日记?工上有什么好记的?这个人才怪……”幸亏还没对自己的日记本儿怎样。
    但以后因为自己记日记还引出不少事来。有人在自己写时故意往灭拉电灯,说:“一天把灯点上,闪得我们睡不成。”其实就是自己不写日记,他们也瞎使声,怪叫唤不早睡,拉灭灯只不过有意想使自己写不成,好闹得取乐的。自己只能暗暗叫苦。而且不少人常嘲道:“你不念书,还把书本本拿上,准备考大学也?球也不顶,写到何时也改不了窝炕圪崂了。”更有一次,几乎因此闹得打起架来。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3-28 18: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是包工儿干,回来比较早,自己一归来就坐下写日记,因那时苦太重,晚上写日记虽然用不了多少时间,也觉实在困得撑不住。因此自己觉得倘白天写下,晚上就可以多睡一会儿。张喜娃见了劝道:“士元,你不要费脑子了,一天劳动就够受了,你费那脑子吧顶甚?说不定还会成书呆子的。我头前曾看过一个电视剧,说是一个清华大学的学生,因家庭负担重,又爱学,变成书呆子了。上了大学没钱还不行,你自学能行?”自己没言语,继续写着。忽听这天充当组长的刘仁说:“日记、日记,天天要记,一天不记,挨打受气。”走过来说,“拿我看,你今天记些什么?”说着夺过日记,看了几下,就喊:“啊呀,甄什么的大,你把咱们偷工减料的事也记上啦?叫掌柜看了拥脑皮数折折,还能得了?把这一把烧了,以后再不要记这松日记了。”自己一把夺过日记本儿说:“看人家日记是犯罪的。”“放他大的屁!你把人家写上不犯罪?”叫别的工人,“一把把那夺来烧了,记他大脑不顶什么事还会坏事。”说着要过来夺日记,自己也站起往开推他。并因此打了起来,要不是喜娃等跟前的几人及时留开,说不定那一架就打红了。
    士元正写着日记,没注意旁边几个小伙子挤眉弄眼,对自己设计起恶作剧来。其中一个说:“跟工几个月了,还没吃甄士元一支烟。士元,我今天开口了,你给我们一人散一根,舍得不?”士元不抽烟,因此没言语。另一个说:“那不想给吃,不给吃把那狗儿裤子脱下。”“对!你自从上工吧见那长个什么来啦?说不定是个女子。”“永利!上!看那狗儿的屌子大小了?于是几个人扑到士元跟前。士元虽正写着日记,也听见了他们的话,赶忙放下日记本儿,站了起来。他觉得众人明知自己不吃烟,还要烟,好象有意准备日造自己,便怒道:“你们要干什么?”“要看你的毬,你给吃烟了吃烟,不给吃就把裤子脱下。”士元头脑中进行着复杂的推理,觉得这些人是用道理说服不了的,倘自己和他们闹,只会耽误时间。于是说:“那你们别动,倘把眼镜儿打烂,只几盒烟恐怕不够。我自己脱。”“脱!脱!你不是婆姨女子,就脱!”士元脱下裤子,站了会儿,问众人:“满足了没:”众人才退去。这时士元的一个同村人进来看见众人起哄,问是怎了,众人说笑开了。同村人也十分恼怒:“要吃烟,把你狗儿们屄吃豁岔了。你妈们屄好吃,  则把那根肉烟拿去叫你妈们吃格。”众后生被骂,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这和尚还是个人?”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 20: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一闹,甄士元不能安心写了,他眼前好象呈现出工人们故意捉弄自己的那些事来。记得初上工没几天,站场的叫自己和其他两个人拉一辆车子拉石头。自己喜欢少载多跑,他俩个不知是故意和自己作对还是怎的,就要一次满满载一车子。自己说:“少装上些,把车子压放炮怎办?”他们说:“压放炮也是把工队的压放炮了,又不是把你的放炮了。”自己又说:“少载多跑人省力。”他们说:“装多少跑几回不更省力?”一次轮自己拉,他们有意美美载一车。自己在装满时就要拉走,他们拽住仍然往上载,直装得三个人几乎拉不动。那次下一个小坡,车子实在把不住,使石头掉下去,几乎把脚砸了,他俩还怨自己连个车子也架不住。
    更是站场的也对自己印象不好,记得那次,他叫自己远处寻铁锨铲土。自己丢下手中活去寻,没想到他一个劲地盯着自己,对周围人说:“看!你们看,看那走那几步。”众人都笑起来。自己听了实在不自在,寻来铁锨后问道:“你们笑我走那两步怎了?”“笑你走的好,你像个中央首长。寻个铁锨,赶麻麻利利倒寻来了,还不知摆什么八字步儿。”后来对自己开玩笑说:“你姓甄,我看你应姓假,劳动中拿个书本子,是个假先生。于是工中从此许多人叫自己“假先生。”前几天评分儿,结果实在使自己气愤。和自己干一样活儿的,几乎都比自己评的高。这是别人比自己干活儿卖力吗?恐怕是因为自己和别人不合群,写日记得罪了人,干上活不和别人同污合流。倘自己会溜须拍马,说不定比现在好得多,可惜自己没学会。
士元写不下去日记,胡思乱想了许多。他觉得自己自从上了工,很少做诗了。今天不妨试用诗减一下心中的压抑,于是构思起来,过了不久,构思成一七律:
为何河水向东边,低处润泽高处干?
竹想增姿不应直,藤能迷客就凭弯。
精拍会溜称神圣,倔强固执罪地天。
我愿天公重抖擞,公平合理降人间。
    甄士元这时稍微知了些近体诗平仄,尽量使诗句中二四六相粘相对,但他不清楚律诗中,还一般还不应出现重字等其它规定,他做好诗后,又将字句琢磨了一番,便给诗写了个题目,叫《问天》,写好后心情渐觉平静了,于是又接写完日记,才休息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4-2 09: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翁赏学先生新的续作,顶起劲推。顺致周末快乐。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1: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4-2 09:45
山翁赏学先生新的续作,顶起劲推。顺致周末快乐。

谢谢,近因事要回陕北老家,以后可能上网不方便,不知能否续完。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5 20: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19
    这天晚上,甄士元吃过饭,照常将小饭桌儿搬上炕,坐在灯下开始紧张的抄写和整理工作。他希望今天加劲抄写,赶明天道川集上好去寄这一次的六份稿件。如果明天整理不出,就不能凑赶集去邮,又要占去另外的时间了。
    甄士元产生第一次投稿冲动,是他们分家引起的。那时因嫂嫂的骂人话太气人,他决定试投稿。但他从没投过稿儿,实在担心报社编辑会笑话自己写的那些东西。他将自己所有的诗词习作取出来,一首一首往过看,挑选自己最满意的,挑出后又认真思考,尽量将自己觉得不好处往好改,然后工工整整抄在白纸上。等写好了信封,心情十分激动而又紧张,他希望有好的回音,又担心自己作品中存在许多露洞,于是将装入信封的稿件又取出,看了顿又装进去,这样样好几次,都放心不下。他不知为什么,别人能将稿子写得一个字也不能改,而自己改来改去,怎么老觉有不妥的地方儿。而且他还怀疑自己改来改去,到底改好了没?会不会越改越糟呢?倘若有个老师能够给自己指导,该多好呀,可农村哪找这样的老师呢,直到自己觉得烦了,才最后一次抄好,装入信封。便惴惴不安地向道川而来。路上,他实怕遇见熟人,怕人家问他去干什么,更怕人家知道他投稿的秘密,于是照见远处有人,就慌张起来。好客易到了道川,他走至邮电所买了几张邮票,紧张地取出信封,将邮票贴上,封口封住,走出邮电所,将信投入大门口的信箱。他取出手帕,擦去头上沁出的汗水,好象了决了一场心事。但等信投进信箱后,他又担心稿件有不太理想的地方,希望再取出来检查一遍,于是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觉得诗稿那样投出去,说不定不能发表,但又不敢请邮所工作人员取出信,便若有所失地返归家。
自投了稿后,他天天盼望有回音,但一个多月过去了,什么音信也没有,他知道已经没指望了,便决定投第二次,但仍然不见回音,于是又投第三次,第四次。至自己跟工走前,已投了十几次,但每次都石落海底。他虽有些失望,但又记起曾看过一个故事,讲一个外国作家投了几百次稿被退归,仍然投的事,可中国怎么连稿儿也不退?是自己投的方法不对,编辑部没收到,还是有其它原因?投稿儿是不是和邮信一样呢?他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他非常希望能遇见一个投过稿儿的人,但村中没,邻近也没听说过。他希望能从跟工接触的人中了解一些情况,但工友们也多半不知。跟工归来,他偶然想到去问邮所工作人员,也许他们知道。于是在一次集上,壮着胆试问道川邮电所里的一个工作人员,那个工作人员果然知道。他说投稿儿和邮信差不多,以前投不贴邮票,只剪一下信封的角儿,现在是贴三分钱邮票,再将信封的角一剪。他如获至宝,高兴了好多日,以为得知了投稿方法,既能准确地投递,又可以节省邮费,说不定以前投稿没回音,就是因为自己不知投稿方法的缘故。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8 20: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他又写了稿试投,这次剪了角儿,到邮所说自己投稿,要三分钱邮票,但邮所没进来三分钱票,他就求工作人员以后进来一些。不久邮所真的进来了三分钱邮票,于是他高兴地按人家介绍的方法投稿了,但这样投了几次,仍然不见回音。他迷惑了,想不清是什么原故。是现在报刊多刊发自由诗,自己多投旧体诗吗?为什么有时报刊上也发现有旧体诗呢?是自己的写作水平低,还是人家根本不重视农民的来稿?他实在想不清,于是考虑自己是否应该丢掉幻想,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失望使他犹豫了一个时期,但那个投了几百次稿儿被退归,一气之下将稿儿扔入火中,被他妻子抢出,并鼓励他再投一次,使这位作家终于成名的故事,又使他振作了起来。而且决定大量地投。他觉得只给本地区一家报上投稿,发表的机会太少,应多投几家,说不定才有希望。于是他去了邮所,抄了不少报刊的地址,决定同时向五六家报刊投,一个月不见回音,再投一次,倘作品全投完,就把投向别处的作品调换投。看它倒连一次回音也没有?难道编辑先生们是木偶泥像,不能见投得次数多了,还感动的指点一下吗?这样已经投了三四次了,明天又一次该投了,因此甄士元紧张地抄写着。
老导婆洗完家什,刚上炕坐下,只见小兰推门进来:“奶奶,要筛筛。”“要做什么?放菜着了,不空。”小兰出了门喊:“放菜了,妈妈,放菜了。”“就置下个松筛子,再置下球了?”原来繁常芳就在院里,她刚才把小兰照出门,打发她寻,自己没进来。当下怒吼,“倒不空、不空,不用人家的?松菜不能倒在什么家什里。”繁常芳说着扑纷纷冲进来,在家里左右看了下,端起放菜的筛子,“把菜放在哪?”就往锅台上放。老导婆急着喊:“等我下去倒腾个家什,酸菜圪垯拾在锅台上怎间也?”但没等他下炕,繁常芳已将几圪垯捏干的菜倒在锅台上,拿着筛子走了。老导婆赶紧取来个蒸萆,将菜拾在上面,用笼布蒙了。低声怨:“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格。你看那怎有理?你借个什么的时候,空也一伤二打,说自己为何不买。”如今那要,倒不说买了,管你空不空就要拿。倒说他们置周全了,家有千两万石,总有个凑手不及了,我当成倒不用人的。”说着上了炕,“二来,你看下了没?那跟你住在一块儿,能欺侮你一辈子。你说扫个苕帚,还恨死没活扫你的。一起寻下两把苕帚,他们用的多,怕扫烂了,一用起就叫小兰过来寻你的,说你的大些好扫,要大的不能新放一把,新苕帚一把也舍不得往开扫,就使唤人家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1 19: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士元只顾抓紧时间抄写,根本不想听母亲说些什么,他总记倘不加紧时间整理,明天就抄不好了。光抄的话,倒费不了多少时间,可在抄写中,他总要对一些词句进行推敲,问一问这个字用的合适不合适,再有没有比它更恰当的,因此抄上很费时,而且有时抄好又很快勾得乱七八糟,又得重抄,所以不能浪费时间。就这样,等他整理好,老导婆早休息了。写完了稿子,他松了口气,本想将几份稿子再看一遍,看有没有抄错的地方,但今天因抄得时间不短,很疲惫。于是将小书桌儿推在前炕顺便拿起了抄诗本儿,躺在叠着的被褥上翻起。偶然翻至范仲淹的《苏幕遮》词上,他放下诗本儿,低声背起来:“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当他背至这里时,忽觉这个“黯乡魂”非常妙,正合自已的处境。自己落在乡间,想学写作,却到处碰壁,不正合“黯乡”吗?而且自己奋发向上的追求用那个“魂”字反映也恰到好处。自己从开始决定写作起,就一直构思写一部反映自己不幸的小说,这部小说就定名《黯乡魂》吧!不过这个“黯”字不太长用,不如改或“暗”吧。于是他立即又构思小说的间架和具体情节来,一时想得太多,竟理不出个头绪。他觉自己学写作多年,只学诗,对小说、散文几乎没涉及,虽说写过些日记,但那些日记连土棒子工友们看了都说有错别字,写得不像书上的东西,写长篇小说行吗?不行应该学,写诗吧自己敢肯定已经行了?行的话为何稿连一首也发表不了?从明天起,试学写小说,先练写短篇小说,看些小说写作理论,为完成《暗乡魂》作准备……
    “哪去了?把个人……”老导婆睁开眼,看见小饭桌儿旁不坐士元,便欠起身向四下看,当发现士元靠在下炕儿的铺盖上躺着时,喊:“二来,瞌睡你该睡吗,那样奓下,还把灯点上,乘多出钱了?睡着了?小心凉了,你听见了没?”甄士元被母亲喊得从想像中惊醒过来,赶紧坐起,将铺盖铺好,开始休息,他对今天的收获觉得很满意。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20: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
    甄士元吃过早饭,推了自行车,极不情愿地向他武利叔家走去。今天阳镇逢集,甄武利要引他去看婆姨。对于成家问题,甄士元实在不想近快解决,他觉得在自己写作没有成功的情况下,成家是不行的,不仅没有经济基础,而且也不可能得到一个理解和支持自己的人,这样的草草结合,是凶多吉少的。所以在此之前,他每逢别人提出给自己说媒,总是设法推拖。
提起给甄士元说媒,已很有一段历史了,在他们没分家时就已经开始了。那时他总以哥哥结婚不久,饥荒跌下不少,哪能顾得上给自己结婚推拖,但还阻不住人们登门。好在不久就和嫂嫂闹得不可开交,人们也就不便正二八经上门说媒了。分开家种地那年,提及此事的特别多,他试问姑娘文化程度怎样,当听到没上过学或只上过小学,他就以没文化推辞。这个方法还比较好,竟然因此减去了不少麻烦。因为给他介绍的对象大多不是只上过小学,就是没念书,最高也多半是初中生。于是他就放出话来,说自己的对象最低应是高中生。于是甄寨不少人嘲笑他只抓个书本本,什么也干不了,还不晓心怎高,没多少人登门说媒了。他因此暗自庆幸,以为自己写作可以少一些干扰了。谁知这样把母亲急坏了,怨他如今二十五六的人,还不急着成家。比他小一岁的惠娃(甄惠峰)也去年腊月已经贺喜了。她实在羡慕惠娃,娶了他师傅的女儿——城里姑娘,使得一村人都另眼看待。自己儿子这么大了,还不拾闹这事,拖大了岁数,就不好说了。于是她四出求人说媒,并命令士元再不能心高了。同时姐姐元宝儿,也对他的婚事着急了。她怨士元,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打扮,像个寻吃的,一点儿年轻人的样都没有,硬逼士元跟她上街,给他挑了一身儿衣服。士元对此很反感,觉得有一种被人当猴儿耍的感觉,但他看见母亲着急的脸色,也不好受,因此,表面上应付一下。
    前几天,甄武利放出风,说他连襟村中有个二十三岁的女子,一心想往川面儿有水地处寻,他考虑正和士元是一对儿。老导婆听后赶紧拿了香烟等去找武利,并承应倘他给士元说成媳妇,一定好好酬献。武利听了立即去了挑担家联系,约定在今天阳镇集上相看,并在昨天晚上来士元家谈了半夜,还把甄士云和繁常芳也叫来,劝他们应在此事上承头儿。士元晚上本来是有写作学习任务的,但不得不被迫放弃。他因此心中不乐,但又不好逐走媒人,使母亲难堪。他十分希望嫂嫂当时就说不管,给自己解围,但繁常芳却说:“说句话倒能了,钱了,东西了,也靠不上,各人有各人的家了,他四根筋不动的话,我们能一伙给他,使自己朝起。”于是武利说:“有这句话就行了。”定下叫今天去看。士元为近快使这次谈话结束,好使自己学习一会儿,只得答应,打发武利走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4-15 11: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先生上午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21: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鹅城人 发表于 2016-4-15 11:20
欣赏佳作,先生上午好。

,谢版主肯定。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4-16 07: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先生新作,问好先生。周末快乐!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6 21: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4-16 07:34
再赏先生新作,问好先生。周末快乐!

晚上好。谢版主一着力挺。上段出现了我处方言“挑担”,指妻子姐妹的丈夫,其它地方叫连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18: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早晨,母亲打发士元叫武利来家吃饭,武利不来,并满怀信心地说:“等说成吃也不迟。”甄武利今年五十多岁了,一生曾说过好多次媒。当下见士元推车来了。便也寻了自行车,和士元一同到了公路,他安顿士元往胆大走,二十大几的后生,面嫩得连人家女子胆大也没。士元对这次看对象,实在不乐意,他尽量想不从行动上表现出来,但此时心里却乱糟糟的,他骑上车没多久,思绪就飞向到别处了。他想起自己的同学李响梅,现在该大学毕业了吧,她现在不 知分配到什么地方工作了。她知道自己烦恼吗?如果她能帮自己解除今天的烦恼该多好呀!但她还记得自己吗?知道自己的追求吗?自己自从离开学校,一直沉迷写作,对她的事一点也不知道,说不定她早把自己给忘记了。如果她就在附近,而且还记着自己,说不定还能指点自己写作中的毛病,帮自己提高写作水平呢?大学生总比农民强吧,而且听说她还学中文。但就是她在附近,自己怎样去找她呢?一个农民能站在大学生跟前吗?就是她不嫌弃,自己也难堪呀,几年来虽说努力了,但一事无成,说学写作,却连一篇作品也没发表,自己能和他站在一起吗?
甄武利骑车走在士元前边,他先只顾安顿,没调转头看,一阵不见士元吭声,觉得奇怪,便调转头:“二来,你娃娃也不小了,再不能心高了,人家如果看对,你就顺水推舟,同意了倒对了。”见士元仍不回答,便惊讶地问:“二来,你听见没?你呆股股的怎了?看上人就那么格的话,人家不看倒逊了。”士元吃了一惊,才知道现在是去干什么,他忽然想起下一次投稿时间又快到了,自己今天是白去费时间,如果不去,说不定那几个短篇小说稿还能抄好,可今天一误,计划实现不了不算,还不知会引出什么事呀。
    士元呀士元,你怎么老做自己违心的事?今天去了,万 一人家姑娘看上你,该怎么办呢?你的追求在农村一般人是不能理解和容忍的,倘在没有成功的情况下,办这事不是得你放弃追求,就是生活不下去。你忘记嫂嫂曾叫嚷:“叫那娶个媳妇,看人家脾气好,叫那停停坐下写也、画也,像老人一样养活上”吗,你忘记姐姐和姐夫曾对母亲说:“等他有个家室,有人管他也”吗?他们希望你成家虽表面上是为你好,但其实一个共同的目的,让婆姨逼迫你放弃追求呀!可你今天为什么去看婆姨呢?——此时的甄士元,倒是羡慕起他嫂嫂来了,他觉得她倒有一种想怎样就怎样的勇气,而自己明明不愿意,却违心去做。——士元呀,你该怎么办呀?你现在不相看回去吗?你回去把媒人和姑娘闪下不算,还会把母亲也急坏呀!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22 20: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阳镇集市本来就红火,到了冬闲季节,更是人群如蚁。甄士元随甄武利存了自行车,武利叫甄士元站在百货公司门前等着,自己便去看女方来了没。甄武利走后,甄士元站在百货公司门前,思考今天该怎么办?他觉得自己说看不起对方,会使母亲等骂自己这会儿还心高什么;倘叫姑娘说看不起自己,说不定是个好办法。但怎样才能叫人家看不上自己呢?万一人家看起,又该怎么办呢?呀,万一人家看起就向她说明自己追求写作,可能带来的坏处。尽量往坏说,想一般姑娘是不会冒这种险的,倘若有不怕者,说不定就是自己的知已……
     不久甄武利来找士元,说女子来了,于是士元被引去看。甄武利在快至女子跟前时,低声对士元说:“那个是嫂嫂的。”士元扫了一眼,见有三四个女的相跟。像其他赶集者一样,从自己不远处走过去了。他不假分辩给自己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只是暗祝姑娘不要看上自己,小心被引入火坑。等女子走远了,甄武利问士元:“你看好了没?怎么样?”士元不知如何回答,拖延了会儿问:“哪一个?”“你连哪一个也不知道?你这娃娃这么笨?给你说那个穿黄衣服的是嫂嫂的,你还害不下那个穿红衣服的就是。”“穿红衣服的就有三个呢?”就靠她嫂嫂跟前那个,还有一个是同村相好的,另一个是别的赶集的。走!跟我再看去!”士元后悔自己没答好,闪得又要引出麻烦,只得又跟着甄武利去看。谁知一时错过,她们就不知进入哪个门市去了,很久找不上。于是甄武利怪士元连那么个也看不仔细,说人家看上一眼,再走到哪里都能认得,而士元看了回连哪一个都不知道。   
后来终于见他们从一个门市出来,甄武利赶紧引士元过去。那女子扭头看了一眼士元,士元吃了一惊,他这次发现,那姑娘虽然脸形较有点儿长,但也不显得不协调,倘若自己安心当农民,在样子上也可以说应该过意得去。但她能容忍自己的追求吗?他看着她的背影,发现她没有扎辫儿,只用发卡一夹,黑黝黝的长发,像一把乌黑的银刷垂挂在脊 背中间。他心里说:“你千万别看下我,嫁别人比我强。”
甄武利随后又引来姑娘的父亲。那老头儿走近士元,问士元多少岁了,属什么的。甄武利赶紧示意士元给他抽烟。士元只得将香烟从口袋里取出,抽了一支让他吸。那老头不接,便走到一边招呼武利拉起来。等那老头走后,甄武利来对士元说:“年轻人往活套走,人家说你温囊圪叽,‘说吃蒜要吃紫皮蒜,寻汉要寻杀人汉’……”士元庆幸老头帮了自己的忙儿,他觉得再不用在这事上费时间了,准备回。谁知武利又说:“你颇得展展间,多化几个钱儿,叫我到他们家再说,其实那女子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士元好容易等到事情解决了,实不想再引事,说:“人家看不起就算了。”便寻了自行车返归。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4-26 21: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21
     甄士元低着头,默默 走出村,又向那常去的村外石峁边走去。前几天看了次对象,给他引来许多麻烦。甄武利从集上归来,几天在村中传扬,说他没见过二来这样的朽脑,连烟也不知给人吃。一天还没说把他引得食堂里吃点儿,就是真的引他吃一顿吧能化多少?而且他也该吃的吃,不该吃的不吃,倒怕的言也不没敢言着,又说在街上引得看了两三次,还连人家女子也不敢看,人家那么个好女子,就引上村里任何其他后生,都一定能说成。就二来那么格的话,别说一辈子,就是再一辈子也没有对象。于是弄得老导婆骂了几天士元。并天天唉声叹气,苦劝士元向武利祷好话,多送上些东西叫他再说去。不然叫他在背后背上顿信,再也没人来了。甄士云也骂士元实在糊涂,如今不往下说媳妇,以后自己急起也迟了。
    今天元宝儿来,听了母亲的诉说,也骂士元越大越憨了,当初应该不供那念书才对,供念书一点儿用也没起,反把个精精灵灵的娃娃,弄得天地不懂了。说士元是因没念上大学受刺激,神筋上有了毛病,或者被什么妖魔缠上了,应该请巫神给禳除一下。并讲起她们村常来一个不远处的巫神,非常灵,在附近名可大了,传说附近医院看不了的病,都叫他看过了,并讲起一个后生三十多岁娶不下对象,就请那个巫神给看了一下,结果就娶过了。
士元被母亲姐姐一打扰,哪里还能看下去书和抄安稳稿儿。他觉在家中十分烦恼,便走出了家。村外很少有人,近来村中人闲了,大多人出门找点儿事做,就是在家里的一些人,也因近来村中好几家因生活好了,买下电视机、凑合到那儿看去了,甄士元虽然也希望能看电视,但这两天自己相亲的事,被弄得满城风雨,他觉去了说不定会被人笑话。他默默地走向石峁上。如今的石畔。已被村中人砌窑打石头打得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前几年还能见到崖窑的痕迹,如今竟一点儿也没了。那个旧寨虽说还有痕迹,但靠石畔的一边也被打开了个大口子,临崖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阵势,早已不复存在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4-27 05: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诗兄新续,问诗兄早上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 20: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4-27 05:58
赏学诗兄新续,问诗兄早上好!

谢版主,因事几天未能来论坛,迟复希谅。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5-24 02: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