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梁园杯诗词楹联大奖赛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访问中华诗词网!中华诗词网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诗人档案建档入口第七届“炎黄杯”国际诗书画印艺术大赛
楼主: 拴定一切

[原创文学] 灯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 20: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正是秋收结束不久,天开始变冷的时期。今天虽然天气晴朗,但这石峁还是比较冲风的,甄士元觉得老站下也实在无趣,便沿石畔闲走起,心里不知不觉地翻腾着:因为自己的追求给家里带来了如此多的麻烦,除母亲、姐姐和哥哥着急而外,还引起母亲和嫂嫂之间的纠纷。母亲总觉得自己娶不来媳妇,是嫂嫂故意坏造成的,因此在平时闲言闲语中不时流露,嫂嫂虽没当面听见,也从小兰口中了解了一些。近来小兰已经会学话了,嫂嫂不知因肚子又沉了,还是专门想打听,总爱把小兰打发到自己那边,倘小兰不去,就哄道:“看你奶奶家又偷得吃好的了,你试看格。”等小兰过来,她就问:“你奶奶说什么了?”母亲常肯自言自语说嫂嫂故意坏得叫分家之事,从不避小兰。自己曾几次隐隐听到小兰过后,嫂嫂肯出现骂声,说不定这里面又孕育了一次闹事的暴发。
    自己的追求太艰难了,自从开始学写作到现在已经五年多了,还未见一篇作品变为铅字,这不知是否说明自己不适合搞文学创作?自己不管利害只顾固执坚持,说不定会面临失败。就说那部小说《暗乡魂》吧,自己曾几次试着写,却老无法下笔,谁知能不能完成?就是完成了,能发表吗?能流传吗?自己因此会弄得一无所有,没有爱人,没有孩子,享受不上任何天伦之乐。士元啊,士元,你为什么就爱上这种海市蜃楼式的理想呢?你也应该像母亲说的那样,把那些书本一火烧了,狠住心挣钱,或者好好种地。如今回头还能来得及呀,命运已经由天定了,你凭个人的力量能战胜命运吗?
    士元猛觉跟前亮了,也暧了。原来刚才有块云遮住了太阳,此时已经移开了。他看了下周围,发现自己又走到了那个破落的小寨子跟前了。他突然问自己,准备去那儿呀?他望了望黄沙河川,见公路上有一辆邮车从南向北而来,向道川去了。他突然想到自己投去的稿儿,难到就连一次回音也没有吗?会不会今天邮车就带来好消息呢?如今本该又是一次投稿时间了,但由于看亲的事给耽搁得近来没能写稿,就无机会到邮所打探消息,今天试去道川,看有没有好消息。于是他走到下滩的路上。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3 05: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先生佳构。问好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22: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5-3 05:41
再赏先生佳构。问好先生。

谢谢,晚上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6 23: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士元走到道川邮电所,邮电所工作人员因他邮的信多,认识了他,见他来就问:“又投稿儿吗?”士元就说:“不。我投了许多稿儿,现在有没有给我的回信。”“没见,你试问送信的去,他那里有不少信。”甄士元去找邮递员,他打开立柜,里面堆一大叠信件,让士元自己试找。士元将信一封一封翻着仔细看名址,发现真的没有自己的信,他感到非常失望,但不想离开,又将信翻了一遍。他呆了会儿,发现旁边堆许多报刊,便抽了一张报看。他虽然爱看书报,但此时竟然看不下去。邮递员叫他想看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看,他便坐在那凳子上将报上的标题往过看,看是否有什么比较惊人的消息,。他看了一版又一版,看完标题又看报缝和其它地方的广告、启事之类。   
突然,他发现有一则招收文学创作学员的启示,于是仔细看起来。启示说招收文学爱好者,不受年龄、学历限制,一年交150元学费,发六本教材和全年院办刊物《种子》十二期,并在《种子》刊上开设学员创作园地,发表学员优秀作品,并保证每位学员一年至少发表两篇作品。学员一年需交作品十二篇,学院聘请专门老师评改,每稿必复。学期满后发钢印结业证书。士元看了,非常激动,觉得自己创作了几年作品没有发表,就是因为没有得到老师指点的缘故。今天这则启示真是雪中送炭呀。他摸了下口袋儿,发现前几天去相亲带的二百元钱,还在内衣口袋里,于是立即和邮所工作人员要了张汇款单几,邮了报名费。
    回家的路上,甄士元非常激动,两腿像谁给了一股儿力似的,格外有劲。他觉得自己应以《种子》为题作一首诗,纪念这一把自己从极度悲观情绪中引出来的好消息,于是构思起来。等到了村外竟凑成了一首自由诗:
是主人的疏忽                           使你被遗落在土中
寒冷的北风                             将地冻结
把你严封                               上面还加寒雪
一层又一层                             冬眠虫悲观地劝你   
听从命运吧                             赶快腐掉变土尘
           你不愿腐朽                             决定在逆境中扎挣
你相信生命的价值                       在于拼搏抗争
只有冲破严冬                           才能获得新生
    甄士元作完诗,抬头看了下太阳,发现它比以前灿烂了。初离家时那股寒气早不知哪里去了。他好象觉得此时不是冬天,而是温暖的春天。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14 23: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22
    “呯呯叭叭”的鞭炮声将甄士元惊醒,原来今天是大年月尽儿。甄士元看了下窗子,发现天还不太亮,便没有立即起。甄士元不爱随波逐流,春节没买鞭炮,年画之类,他觉买这种东西不仅浪费钱,还会浪费时间,而且有可能引起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故。倘把那些经费和精力化在学习上,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因此他没有像别人那样,早早起去放鞭炮。
近来他报的刊授已经有回音了,刊院已寄来二期《种子》刊和一本《文学写作资料》,他投去的稿儿,也有两篇退了归来,辅导老师指出稿子语言拉杂,词语不当处较多,而且行文拖沓,不凝炼。说文学是现实的反映,但不是客观机械的反映,要渗入自己的感情。并告诉他稿不能写在白纸上,应写在稿纸上,写在稿纸上,不仅整洁,而且如果要发表 ,还好算字数。这使士元非常激动,他觉自己以前投稿儿不被重视,也许就因为有老师指出的那些毛病和没写在稿纸上。他非常希望能多看些文学理论性文章,。但农村借这类书实在不容易,倘自己买,自己有多少钱?哪能买起?因此他在高兴之余,又添了些烦恼。
老导婆见天明了,起去生了火,准备做饭。她一边做一连唠 叨:“自己不会做,还不要个做饭的,看我这么老,揣揣抹抹一时给你能做成?我已经不中用了,我是三六十七八的人的话,还能给你做。我真想和你另开,你一个愿意怎间了……”她说着,开始切猪肉,也许因年老没力,又刀子不太快,肉消下后实在切不开,“二来,你也不说帮我切一下,一满锯也锯不下,给你一时能做熟?快起来帮我切。”见士元往起穿,又说,“赶是过个年了,不吃说是人家都吃了,连个年也不过,不然吃这个顶什么,把人直麻烦死……”边唠叨边切着。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15 05: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赏先生新作,顶起共赏。祝您周末快乐。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16 21: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5-15 05:46
拜赏先生新作,顶起共赏。祝您周末快乐。

谢谢,晚上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17 05: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新作,问好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21: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士元穿起准备切时,见已经切的差不多了,便到院外转了一回,归来又坐在小饭桌儿旁抄起刊院的作业稿了。这次准备寄的稿是个短小说,写的是一个高考落榜回村务农的小伙儿,坚持自学写作,受到家中和社会的种种阻力,最后被迫放弃追求,变成普通人,虽然他以后变得比较富裕,并且婚姻美满。但士元心中认为那是一个悲剧人物。放弃追求是悲剧,有希望为人类作出大贡献,却因个人的幸福放弃它,更是一个悲剧。这篇小说刚写下不久,他对它抱有极大的希望。
     甄士元本来写的多是诗词,但他给刊院的习作却交些小说稿,他非常希望能提高小说写作水平,好完成《暗乡魂》。诗词的创作水平提高了,也很难实现自己当初的希望,只有大部头小说,才能胜任那样重大题材的反映。他准备在《暗乡魂》里,塑造一个失学后立志自学写作的青年,历尽艰难,最后终于成为全国著名作家。并想以他的家庭为主体,涉及一些有关的亲戚朋友,以及左邻右舍形形色色的许多人物,形成波澜壮阔的社会画面。这部小说准备写近百章,每章四五千字,像中国古典小说,每章有题目,中间还夹杂一些诗词之类,使小说诗文并貌。他觉如今不少小说以情色和武打招睐人,是一种庸俗,是作者心中没货,没本事以其它事情吸引读者,就像一些庸俗妇女没有真正魅力,而以涂脂抹粉,或忸怩作态以求迷人一样。
忽听院外“呯”的一声脆响,好象碗打破了。原来甄士云今天炸油馍之类,知道母亲没炸,便打发小兰给送一些,小兰端着碗,出门时不小心被门槛拌了下,摔倒了。老导婆出门一看,见小兰哭起来,连忙拉起哄着说:“不要哭,就顶给奶奶送了。”将小兰引至自己家里。忽见繁常芳开门冲进来说:“把你大脑打烂了?你端不了你大脑还要送,浅你妈屄什么?”小兰见了,连忙躲到老导婆背后,吓得抽泣着看繁常芳,繁常芳怒气冲冲,提脚对小兰就是一下,踢得小兰一跤摔倒,头在锅台上美美碰了一下,一时气住哭不出来。老导婆吓了一跳,连忙将小兰拉起,在脊背上拍了几下,使小兰哭起。她见小兰头上碰起了圪垯,连忙用手揉,并说:“圪垯圪垯散,甭叫老娘看……”繁常芳见了,转身出去了。
    原来繁常芳今年冬又生了个女孩,现在虽已经六十多天,还觉不上日子,怕干锅,便和小女婴身在后窑儿(他们的两孔窑已经整修成前后窑,东西放在院里盖的房棚里),因此今天甄士云炸食物。当甄士云炸了顿,叫守在跟前吃的小兰给婆婆送炸食时,繁常芳听了,实在不高兴,她觉得甄士元一个明胖胖后生看书是不想劳动;过年什么吃的也不做,是有意等得吃她们的,他们给婆婆送就是给士元吃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17 23: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楼主,赏读大作,情景真实细腻,乡土气息浓厚,写出了乡村现实生活与梦想追求之间的矛盾挫折,令人感慨。惟一的,方言俚语不易理解,个见。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19 22: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隔岸枫红 发表于 2016-5-17 23:40
问好楼主,赏读大作,情景真实细腻,乡土气息浓厚,写出了乡村现实生活与梦想追求之间的矛盾挫折,令人感慨 ...

谢谢你能读下去,我也知道我用了不少方言土语,但这些我还不能用恰当的普通话表达。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19 22: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自便,请继续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20 05: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新作泱泱大气,扣人心弦。的是佳构。再顶共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22: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5-20 05:33
先生新作泱泱大气,扣人心弦。的是佳构。再顶共赏。

谢谢,迟复希谅。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4 22: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秋后士元没看成对象儿,婆婆还怨说是自己的过,她因此也怀恨婆婆。她想到这次坐月子时,婆婆只在丈夫寻她妈时伺候了一天,而等她妈回去后,她也没叫那伺候,凭什么理由给她送?当她听见小兰把碗打烂,就火直往上冒,及至听到婆婆乖哄小兰的话,燃烧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就低声骂着:“给那乌日的吃顶他妈的屄?还把老爷的碗打了。”立即跳下炕,连忙穿了鞋,连干锅也不怕了,冲出后窑儿:“黑和尚、小姑子!你浅你妈屄什么了?”开门向外冲去。连甄士云喊:“你不怕干锅?”也像没听见,就奔到士元家,把小兰踢了一脚。但她见小兰碰了下立即又后悔,觉得不该打小兰,应将婆婆和士元骂上顿才对,但因当时没有理由可找,只得怒气冲冲返归自己家里。
    老导婆给小兰揉了顿,将她放在炕上,便怨起来:“繁什么的妈,你把娃娃赶打过了吗?大年月尽儿,是做什么了?欺负人是做什么。我那个大大,你再给我送你大那点儿脑顶什么?不让送嘛,你能出了那的 ?看!小兰瞌睡了,不敢叫睡着,操心睡成憨憨了。二来!快把那拉起,甭叫睡着。”甄士元见繁常芳打小兰,心中实在不痛快,但没言语,只是实在写不下去了,呆坐在炕上。此时听见母亲叫自己拉小兰,便去把刚被抱上炕不久,正坐着打盹的小兰拉得站起。只听老导婆仍怨着:“你还屄汤尿水哭了,说生不下儿,就这么个的话,生下吧着得……”
    繁常芳进了家就骂甄士云:“你浅你妈屄什么了?他们不会做?你越幸,那老小和尚越等你给着了……”甄士云对妻子的骂实在不乐,他觉得作为儿子,给母亲送点儿吃的,是天经地义的,虽然弟弟不争气,使母亲跟着受累,但自己也不能不尽点儿子的责任。因此觉得妻子只允许给丈人家送东西,而不让给自己母亲送,太不公平。但他炸着东西不便和妻子骂仗,只说:“你灰你妈屄着了,送点吃的,打烂个碗,能值多少钱?给你龟孙遭下一场病,一生倒完了。”繁常芳听说自己往下造病,也有点儿动心,但仍说:“老爷死也咽不下那口气。”但听见后窑婴儿哭,才进了后窑儿,给小女婴喂奶。繁常芳因自己打了孩子,心里的气总消不了。等吃过早饭,见甄士云拾闹得准备上坟烧纸,她挡住道:“你给那烧纸顶什么?有他妈的屄,有灵?像人家的老人保佑生个男孩儿的话,给他烧也可像,连个孙子也叫生不下,将来叫谁给他烧纸也?你甭给那狗儿烧格!”
老导婆见儿媳不让大儿子去烧纸,只得叫士元去烧。晚上繁常芳好象又成了个人,要给小兰衣服上缀枣儿,但她叫时,小兰怎么也不过去,还要晚上跟奶奶睡。繁常芳只得打发甄士云将枣儿给送过来,叫老导婆给缀。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25 04: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赏先生新续,顶起推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21: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5-25 04:25
首赏先生新续,顶起推赏。

谢助推。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7 22: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23
    甄士元推着自行车,没精打采地返归村,站在硷畔外玩的小兰看见了,喊着:“二爸回来了!”奔下坡帮他推自行车,见包里好象瘪了,便喊:“卖了,卖了。”等甄士元将车推至院外,她忙奔至家给老导婆说去。老导婆抱着第二个孙女儿芳兰,迎出门来。芳兰在她怀里左右摇动:“下,下。”老导婆将她放下,她迈着刚会走的步子,向甄士元撺来:“艾(二),爸爸,”老导婆问道:“卖了?你看你早点儿结婚的话,你的娃娃也该撵你了。”士元一声不吭,将车子推归边窑,提着书包子进了家,一把把它撂在炕上,坐在炕上叹气。小兰拉开提包上的拉锁儿,见没买的吃的,便失望地过了她们家:“妈,我要吃洋糖,饼饼!”繁常芳不乐:“看那和尚舍得给你买?”老导婆见士元没给小兰芳兰买吃的,觉得例外,说:“你连娃娃们一口儿东西也没买?”甄士元怒吼:“书也叫人抢走了,还给他龟孙们买什么?倒吃贯了。”谁知被出了院的繁常芳听见,大喊:“吃你多少了?你拿个算盘儿算一下,我给你开钱儿,你还是娃娃二爸的,给娃娃吃点儿,倒能吃穷……”
    原来甄士元报刊授学了一年,名字上了刊院编的《文学新苗名录》中,随着名字上了名录,便逐渐有编辑部来信,征稿入集。他试应征了几次,大都有回音,说诗作拟入选,希望作者助销××册,请将书款××元于×年×月×日前寄至编辑部。甄士元没有发表过稿件,自然非常希望发稿儿,因此就汇了钱,弄归来不少集子,现在就去出售。
    初收到书后,士元非常高兴,想了许多种卖书方法。他先想到找政府和厂矿企业领导帮忙,看图书馆是否要一些,但他没熟人,不是见也见不上领导,就是见了也是不买。态度好些的还说:“我们虽可以帮销一些,但你连正规发票也没有,我们怎报销。”态度不好些的则说:“去去去!我们要那烧火也嫌不好。”随后他又想到附近新华书店或小书摊去出售,便去阳镇新华书店和摊儿联系,书店领导愁眉苦脸,说他们书店的书也愁出售不了。士元请他抽烟。他才问每本少多少价,说他们书店最高进价为百分之七十。士元听了傻了眼儿,自己助销书是按定价助销的,倘按百分六七十出售,白跑腿不算,还得赔好多钱呢。书店领导还说文学书本来不好卖,诗歌的话书店卖十多册恐怕就出售不了了。看来在书店不仅卖不了多少,卖还得赔本儿呢。他试去找书摊儿,摊主大多说不买,有一半个问:“你拿些什么书?”当知道是诗歌作品时,说,“我当成是那种书,这种书的话,就赠给我,我也怕卖不了占地方,现在谁看这种书?”甄士元更傻眼儿了,只得带书返归。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28 05: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言能更好的体现作品中人物性格。但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读者理解度。拜赏,谢谢先生源源不断赐玉文苑。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28 21: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5-28 05:30
方言能更好的体现作品中人物性格。但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读者理解度。拜赏,谢谢先生源源不断赐玉文苑。 ...

希看不懂的朋友将具体词语说出来,以便修改或解释。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5-30 22: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归了家,想了几天,决定试去学校,看学生有没有买者。于是今天上午来到阳镇中学。阳镇中学是附近最大的中学,有学生近两千。士元想倘学生买,自己那几本儿书是不愁出售的。他先去学校打问自己上学时的老师们,但大多已被调动别处或提升上县了。打问了好长时间,才找见一个当过自己历史老师,现在已升为学校教导主任的一个老师,他找到那个老师,那个老师还对他有一些印象,叫他凑上午不没上课,试去教室看有人买了没,说叫自己帮忙宣传或代卖恐怕自己没有空儿。
    甄士元试拿书去教室。他走进校园,就近走了初中二年级1班教室,教室里有十几个学生,见他进来,问是干什么,怎么乱闯进教室,士元连忙向学生说明来意,于是十几个学生纷纷围向他:“你拿什么书?有没有复习资料,让我们看看。“并有人出教室叫其他同学。士元拉开提包,解开扎的书。不少同学争去抢:“叫我看一本!”“叫我看一本!”一阵就抽去了好几本。士元说:“你们看看,看买不买?”便介绍自己作品在书中哪里。有几个同学看了会儿将书交来,说学生们没钱买。有的问:“降多少价?一本一块钱的话,我们给你往完买。”乱说了顿,士元见没人买,便往起收书,结果少了几册,士元问:“还有谁拿书?”没人回答。士元说:“还少几本。”有的同学说:“可能外班同学拿去了,刚才不少外班同学进来。”士元见没人往出交书,只得收拾到隔壁的另一个教室问。
    这个教室是初三4班,是个毕业班,此时学生较多。他们听说士元卖书。便乱吵起来,有的说他们不买,有的说拿出来看看,有的说刚才在二年级班卖,有的说卖诗歌方面书……并有几个凑至士元跟前,动手往开拉包儿。士元忙说:“我给你取几本儿,相传得看看,要的话买,不要再交来,那个班倒没了几本。”“不怕,我们班没不了,你尽管往出拿。”并有学生自己动手掏起书。这时,教室的窗子打开几个,有不少学生从教室背后的窗子跳了进来,不一会儿就围了一教室。士元见势不妙,连忙按住提包儿,并喊:“不卖了,把书拿来。”等他收起书一清点,竟然又少了十几册,经多方面劝说,才见一个同学交出一本儿。士元见没人再交书,便说:“作为学生,应该心灵美,偷溜人家的书,你们觉得道德吗?”谁知有个调皮鬼学生,竟嘻嘻哈哈说:“窃书不算偷,窃书,是读书人的事……”引得一班同学大笑。随后又有同学喊起:“你看见谁偷了?你连人也没认的,钱也没挣的。”“把那混出去,不知哪个班学生拿去了,给咱们班背信。”士元说:“你们敢叫搜吗?”“搜?请拿出搜查证,随便倒搜人?”有个学生还走上讲台,站在士元面前学着电视人物:“法律是注重证据 的……”又引得全班同学洪堂大笑。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5-31 05: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赏先生新续。谢谢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22: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当,当当……”上课了,学生们仍然和士元争吵着,有学生喊:“老师来啦!”于是他们立即坐好。等那个老师进了教室,士元向他说明情况,那个老师不乐地问:“刚才你们谁把这个人的书拿了?”学生们齐声喊:“谁也没拿。”大约是班长,这时站起来说:“那说我们班同学拿了他的书叫他认是谁,请拿出证据来。”士元听了非常生气:“这个教室就是证据,抢走书还要什么证据?”于是不少同学喊:“谁抢了?谁抢了?”老师对士元说:“请出去,你这样弄得上不成课,这破坏上课的罪名你承担得起?”士元只得走出教室,说:“我找校长去!”那老师将教室门一闭,走到讲台上。士元试躲在教室门前听,只听老师讲:“不吵了,现在上课,如果那把校长找来,你们就说见也没见他的书,说那在上课闯进教室,搅得连课也上不成……”
    士元听了老师的话十分生气,决定真的去找校长,他走到教师宿舍附近,向人打问校长宿舍,结果校长不在,有人说:“有什么事找副校长。”并给他指了宿舍。于是士元进了副校长的办公室,向副校长说明了情况。谁知副校长说:“我们学校规定不准闲人进去卖书,你擅自进教室卖书,本身就违反制度。况你拿多少书谁知道?你没有没书,说没了吧谁能说得清?”士元听了副校长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愤愤拉开提包取出一本书,摔在副校长面前:“你看我这种书只有作者包销,你们学校没有作者,我刚才连一本书也没卖。倘放开让我搜,搜出一本怎说?”副校长说:“那我给你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你找班主任去。”
    士元真的去找班主任,但班主任也推推拖拖不实心办,一本儿也没寻上,反误了不少时间。最后士元只得找那个教导主任,向他诉了顿苦。主任劝说道:“学校有两千来回学生,别说没了十几本书,就是再多,也恐怕难以找上,我试给班主任和其他老师说一下,看以后学生们往出拿也不。我给你上二十元钱,大约够那几本书的本儿了,以后小心点儿。”说着真的在口袋里取出二十元钱。士元见了,站起来就走,告也没告辞老师,骑了自行车就往校外冲。
    士元因心情不好,在镇上也没歇就骑车归家。当下说了那句话,引起嫂嫂发火,好在他和母亲谁也没还口,才使事没发展大。甄士云晚上归来,听说弟弟没卖了书还被抢,便过来说:“屁也害不下,还常上人家的当。现在哪里不为钱?只要出钱,报社什么不给印?还不知把你能成甚,那些书是人家卖不出去才给你卖,你还当成发表了作品……”随后又训斥母亲,“一口也舍不得吃,给那节省下,乘叫那瞎花了?要过好要挣了,只节省两个倒能顶事?你跟那一块儿,往死受也。”老导婆说:“你看我这个大,那一点儿也挣不来,我再给那瞎糟蹋?糟蹋完了不是当地往死饿也?……”甄士云虽对哥哥的话一点儿也听不进去,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给以反驳。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6-7 05: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新续,问好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16: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饱斋山翁 发表于 2016-6-7 05:24
赏学新续,问好先生。

端阳节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23: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发不了小说了?说是有不良信息,我不知什么是不良信息?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6-6-12 05: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是说在文苑吗?我弄不清楚。再试试看。问好,周末快乐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21: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24
    上午,甄士元骑着破旧自行车,沿着公路向东南方向急驰,他今天准备去张湾,这张湾距阳镇三十五里,属另一个县管辖。士元听得村中有个叫张宏扬的,笔名叫箫张,常在本地区报上发表作品,还小有名气,因此他今天特意去拜访他。
    那次卖书被抢后,甄士元得到母兄等的激烈攻击,曾几天闷闷不乐。后幸亏收到一封来至北京的信,是“艺联文化有限公司”的招聘函,说是公司面向全国招聘驻外办事处工作人员,月工资300—400元,、成绩突出者还有优厚的奖金。甄士元见了大喜,以为自己创作多年,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了,便去道川滚了一百多斤大米卖了,汇了一百二十元押金、证件费用。——近几年来,甄士元收到不少征稿、招聘通讯员、会员、创作员、特约记者、编辑之类信件,无一例外,都先叫交钱。他因此花了很多费用,将那年打工挣得钱早花光了。因此近两年在庄务上花不上资本,收成实在不太好。每逢要卖粮,老导婆就实在心疼,而且甄士云也常喝斥老导婆,“你不能挡住?那卖了又邮给人家了。你一天吃的像猪泔狗食,为那节省下,都叫那给人家了。”——这次收到有月工资的信函还是第一次,虽然对寄钱觉痛苦,也因诱惑力太强,又见信上竟盖五六个红章大印,还是冒险了。
    一个多月后,公司来函,将具体工作内容和工资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说是搞联谊、信息咨询等,工资变成了效益工资,按工作实绩取酬了。士元虽感到受骗,但觉既然已经出了费用,试看侥幸能从其中一些具体工作中取得报酬。他权衡每项具体工作,觉得一个农村人毫无名气,又无经济实力,要和政企业单位洽谈业务,不仅不可能,而且就是可能,恐怕连搞工作的经费都没有,怎能搞那种大生意。只能搞搜集文友名录,物色发展新职员这种工作。于是尽量打听附近爱好写作的人,并登门拜访,他觉得纵使发展不成新职员,结交了他们,说不定可以取长补短,使自已提高创作水平。经过努力,还真得找到几个: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18: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不知怎么续帖发不出,如今却发出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2 18: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不知怎么续帖发不出,如今却发出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6-25 09: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