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第三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征稿第四届“诗兴开封”国际诗歌大赛中华诗人栏目投稿指引诗人档案建档入口
查看: 131|回复: 5

[其它] 丙申删余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22: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抱朴堂主兄二十二韵
幽兰生旷野,高洁岂无亲。
君子处浮世,端居必有邻。
风云时一合,电火忽经春。
顾我曾违志,蓬门苦立身。
踌躇情未已,躞蹀恨难申。
冯铗空三唱,苏裘已四旬。
囊锥终自惜,箕帚倩谁珍。
庄舄但思越,范睢惟相秦。
吾兄亦多难,去国几逡巡。
抱朴将奚往,悲酸耻具陈。
孜孜犹戚戚,落落且彬彬。
邺架年来积,韦编日以新。
儒经供疏引,杜律每传神。
不齿石崇贵,转怜狂士真。
芜城始相识,江左久艰辛。
当席许知己,联床如故人。
只疑偕草莽,何意各烟尘。
转惜颜渊陋,应怜管仲贫。
昔方期后会,今乃溯前因。
愈也未驱鳄,丘何曾获麟。
同心推白社,夙愿绝苍旻。
尚记当年约,江湖共采蘋。
惊蛰二首

故国春来伤落梅,夭桃弱柳各争魁。
一时光景归歌管,千里佳期属酒杯。
筚路何曾风化雨,蓬门已惯木成灰。
蛰虫潜獬休嗟叹,此日犹堪听震雷。

苦雨连宵梦不温,尚怜栖独在蓬门。
寒梅已绝风前影,嫩箨犹含雪后痕。
蛰启一天难解意,阳回万物愧沾恩。
寻常莫叹蜗居陋,且蓄生机伴草根。
春日四章
元春
微雨润河泽,和风入梗堤。
鞭牛春已报,布谷晓来啼。
荒垄绕千树,闲田无一畦。
莫言农作早,起蛰正宜犁。
迎春
东麓花初放,南郊草正齐。
春心谁与醉,昨夜梦犹迷。
忽到章台路,还依灞岸堤。
新条何渐渐,为报待黄鹂。
探春
城外拾青去,翠微诚可跻。
阳回芳草路,水涨落花溪。
自与王孙别,每怀佳客题。
故园寥落处,应见燕衔泥。
惜春
夭桃当季发,万朵压枝低。
梦逐晴光老,情随晓蝶迷。
仙源空有渡,蓬路孰为蹊。
寄语休攀折,崔郎诗已题。
病起逢春二首

百年忧患几曾休,一叹春心不可留。客梦何堪托鸿雁,绮怀空合咏雎鸠。愁来揽镜知谁识,病后看花益自羞。举目尧天皆盛世,独伤郊岛是诗囚。

韶光满目独登楼,倚遍危栏恨不收。映水云天旷兼净,围城草木韡而幽。庾郎抱恙偏羁泊,谢客逢春尚远游。谁信凭高多得意,烟花久负少年头。

待人不来三首

夭桃细柳各含情,闻道斯人又远征。我恨东君空解意,不教明月照盂城。

欲持杯酒候长亭,为报邮城柳正青。终是春风行不得,转嫌双燕太丁宁。

相倾只恐太销凝,莫逆春心久化冰。谁信风来都是恨,丁香欲结总无凭。

贺新郎三首并序
序:丙申初春,南通老友抱朴堂主兄邀余同游常熟虞山,余向慕虞山风景秀美,人文荟萃,乃欣然答允,然天不遂人意,适余耽于生计,诸事纷扰,竟脱身不得,因借览《虞山风物志》聊以排遣,排遣之余,颇震诧于虞山故老曹大铁先生其人其事,盖其人半生侘傺,晚境安恬,境况与余仿佛,惜余知之也晚,不得当面聆教,颇以为憾,如是者再三,夜来忽梦游菱塘,亲阅斯人风雅,觉来怅然,因作金缕曲三章以记,兼表后学悠悠之怀云耳。
贺新郎

梦谒菱花馆。正江南、莺飞草长,柳明花粲。满目春光南阮宅,尽日何人偃蹇。伫望处、心驰神倦。百劫斯文今底在,叹风流、一去终难返。人不见,影空乱。
是真名士皆狂狷。忆当初、兰台倚马,菽门牵犬。误尽平生何事也,酒债诗名各半。更晚境、门庭疏散。曩昔魂销金缕曲,到如今、几许成经典。沧海句,复谁撰。
贺新郎

倾尽平生恨,恁当年、禅机未透,道心难遁。冷眼人间多少事,惯看诸公衮衮。长叹息、生如朝菌。梓匠因缘何足道,只诗文、尚许留分寸。谶与劫,总相近。
从来际会随茵溷。且由他、浮尘扰攘,世情消顿。赢得余生褒大雅,万事无如海蜃。算此外、多成灰烬。纵把丰华归一瞬,试重头、肯作过秦论。生死事,岂堪问。
贺新郎

大道之行也。百年来、烟消日落,水流花谢。不是雄才多落魄,争肯求田问舍。任块垒、深埋书画。漫道缁尘曾洒脱,笑谈间、万事归桑柘。安与乐,总无价。
草玄谁是悠悠者。任平生、簪花冷落,漉巾狂且。却忆红羊多少恨,晚境翻如啖蔗。凭啸傲、声倾朝野。此后斯文谁见得,纵追寻、何处求流亚。空怅惘,对风雅。
喝火令~清明节吊人二首

日暖群蜂乱,风轻众蝶忙。
东君亦解惜韶光。
舞动一畦红紫,梦比菜花香。
记得横塘路,相携共采桑。
枉将心事托萧郎。
负却平生,负却少年狂。
负却十分春色,无处诉凄凉。

郁郁村头草,纷纷陌上英。
销魂时节又清明。
一径乍趋荒冢,燕语共丁宁。
往事何堪问,欲说总无凭。
五陵年少意难平。
已枉多情,已枉瘗花铭。
已枉梦回心折,遗恨对孤茔。
与董老琴兄一行品茗兴福寺有得次常建原韵
驱车出尘世,品茗在禅林。
风入松阴寂,云遮鸟影深。
何堪迷俗眼,已合息机心。
悟到空明境,龙潭有梵音。

续董老句“青云得路且回头”
远来为伴八仙游,行遍虞山兴不收,白鹿无心同止步,青云得路且回头。三千年事休垂钓,十万顷湖堪放舟。为报故人招隐意,一杯清酒且迟留。

虞山吊翁同龢三首

松楸一径入荒祠,寂寂春风似我痴。古冢浥来花有意,残碑啼老鸟何知。百年道德殒身后,九域烽烟催恨时。瓶隐庐中两行泪,何曾只吊帝王师。

万劫人间费琢磨,孤臣风义世无佗。欲将高节酬家国,何畏微躯委薜萝。功业当年比曾左,门庭异日待丘轲。可怜提挈真能事,赢得维新百日多。

司农才力至今疑,甲午风云国破时。已许清流长磊落,何曾退省转栖迟。三朝风雨情空系,独木乾坤道岂支。鹁鸽峰前多过客,年年枉拜帝王师。

与隅山主人尚湖行吟
隅山主人情何笃,春半招游在常熟。常熟自古人文地,名甲江南第一麓。太公泰伯遨游处,勾吴至今几陵谷。嗟我梦里常向往,十载吴市犹饮啄。偶缘主雅解招隐,遂令客贤来问宿。来时天公亦作美,寒阴初散风穆穆。抛却尘事著谢屐,名山深处息车毂。揽胜先到尚湖畔,尚湖水清如膏沐。满目春光半草树,菰莆岸渚多鸥鹜。十里青山隔外湖,外湖内湖尽平陆。雕栏曲槛随花径,牡丹园中聊驻足。路人指点若有意,无奈国色不可渎。余也愧非采花族,终朝撷绿不盈掬。如此风光岂所欲,平生志趣在幽独。主人知我意所趋,为我遥指语谡谡。君看虞山多妩媚,拂水岩前有悬瀑。春去水青堪品茗,秋来草肥宜放鹿。岂如尘间多市俗,房价自高焉可卜。我闻此语长叹息,声色功名世所逐。几人识得圣贤意,乐水乐山恒抱朴。夜归欢聚酒如吸,兴尽杯空转蹙蹙。酣然一梦游冶处,春心已到古乌目。

题尚湖太公像
皓首湖矶道岂休,
执竿谁信却无钩。
令人长羡太公望,
不钓鱼虾只钓侯。
剑门
谁挥巨剑斩危峦,
一望千秋蜀道难。
叹息吴宫终易主,
江山不及小泥丸。
卧牛山远眺
远望雄狮傍虎丘,
狼山北峙俯江流。
谁知环伺无穷意,
不及勾吴一卧牛。

与董老琴兄一行游览虞山
驱车海隅去,行行随杖屦。
牵衣花可亲,入眼山如故。
午风送萧爽,微岚日半吐。
登高临险峻,凝睇忽生雾。
江流盘苍翠,群峰莽回冱。
行过藏海寺,忽入羊肠路。
剑门趋沸水,飞瀑散时雨。
古径无人迹,深窦傍云树。
转疑神仙境,尚有童颜驻。
同来皆雅客,指点多奇趣。
啜茗偶咏诗,班荆且联句。
兴尽方下山,不觉日将暮。

游虞山剑门偶得
剑阁何卓荦,迥出白云端。
一关横险巇,十里尽巑岏。
海蜃来眼底,远景映回澜。
林峰青莽莽,栈道郁盘盘。
忽到剑门路,恍陟蜀道难。
奇石如欲坠,仰望催形肝。
松声微风里,一瀑凛生寒。
行到青尽处,路花含笑看。
值此幽深境,转顾生何欢。
自嗟迍邅久,经年形影单。
空怀超脱意,长自羡弹冠。
安能拂衣去,结宅此盘桓。
绮罗香
清明后数日谒常熟河东君墓
柳绾残阳,林遮古径,十里乱莺啼暮。野草平冈,空记美人佳句。问桃花,得气何许?妩媚是、青山如故。恁凄凉暗满亭皋,垄烟无计挽春住。
人间休羡眷侣。应恐京都旧事,转催愁绪。缦理琴丝,红豆岂曾轻负。顾影怜,异日齐眉,尽酿作,离思千缕。只香茔岁岁依然,蝶来花自舞。
绮罗香~~春水
细雨江船,初潮野渡,将暖又寒时候。溪涨红轻,愁笼一堤新柳。腻流透,鱼浪吹空,暗烟锁,鹜汀藏薮。恁年年梦断西矶,夜深谁与剪春韭。
池塘青草在否。空记仳离手足,死生宾友。典尽春衣,几见海清人寿。叹多少,逝者如斯,似当日,涛声依旧。只春江不改东流,月明人独瘦。
春水
一夜和风涨绿痕,千株碧玉绕孤村。轻阴有意沾花靥,细雨无声润草根。云压寒潮愁白羽,舟横野渡欲黄昏。凭君莫说东流事,恨到东流梦不温。

春暮谒钱牧斋陵
古垄闲亭春已迟,阴阴小径遍樛枝。渐从东涧萧条处,想见南台寂寞时。天意空怜九歌恨,世间争解贰臣思。行人到此应叹息,纵负大才何所之。
吊东涧老人
究是东林真硕儒,修齐愧乏好头颅。金陵水冷难全节,虞麓山偏不养躯。独许诗文传百代,莫凭忠义记须臾。楸枰三局终遗恨,敛手余生对羯奴。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22: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声集(二)

吴门雅集徐州招游记
   古之文学有成之士,殆必读万卷不废之书,行万里长新之路。是书也,或经时 致用,或阅古通今,于是参世务,解人事,然后可栩栩然立足于世矣。然则何谓万里长新之路乎?路者,人日以亲,又日以涉,无常也,又何足称奇哉。余所谓万里长新之路者,必乃前所未涉而颇有奇山秀水,雄关险隘,人文荟萃,古迹星罗者,惟其新也,始得触目而成思也,更兼山水之佳得以发骚人隐逸之兴,人文之胜得以动士子怀古之情,此则太史迁,李青莲所以诗文名重千古故也。
   盖为文尚气,为诗尚情,此乃千古不易之理也。夫文无气则靡,诗无情则伪,萎靡之什,虚伪之篇,人谁悦之,更况传世哉。然则是气何以求之,是情何以得之焉。余曰:气可养而致之也,惟情,必临之而感生,遭之而意发不可。盖观古之贤人士大夫于此域有所得者,莫不以一己卑微短暂之躯,越关山万里险峻之境,而雄风勃发,意气顿生哉。昔者高达夫高才卓识,志夺日月,然数十年间委身市井,奔走官邸,一无所成,当其一旦北上燕赵,东涉齐鲁,饱览江山之胜,而胸中豪杰激荡之意生焉,恢弘之篇得焉,此则其后名重府籍,诗传千秋故也。又苏子瞻雄才天纵,傲俯当朝,当其意气勃发之时,犹不免遗年少轻狂之讥,一旦遭贬黄州,执耒安身,寄情山水,发而为篇,则浩荡激昂,雄揽百代矣。此二贤者莫不历一已迍邅不遇之厄,而放浪山巅水涯之外,始得江山之助,一申抑塞磊落之怀焉。
  彭城自古域分九州,名重华夏,乃苏北雄藩,华东门户,所谓五省通衢,千年帝籍岂徒言哉,其历史底蕴之厚,人文山水之胜,实乃两汉文化之精粹,自来便为兵家必争之地,墨客思游之邦。其北倚微山湖,东接连云港,西连萧县,南通宿迁,大运河贯穿全境,并以黄河故道为分水岭,融入沂,沭,泗,濉,安诸水系,交通四通八达,人文兼容并蓄,武有项羽吕布之雄,文有陈登李煜之雅,名胜星罗,古迹棋布,是登高揽古,临水发慨之胜所,若夫养江山浩然之气,发人事代谢之情,舍此其谁。
    丙申新夏,吴门诗社拟结雅集于斯,来禀江山之气,共发斯文之咏。顾余砥砺经年,游踪不过数邑,才思不满一纸,今得缘雅集之便,暂抛俗务,来作彭城之旅,倘得江山之助而自振于形胜之邦,岂不快哉。因草数言以壮之,并广招有志于斯道之高人雅士共践佳约,无负斯文。
云龙山招鹤歌
云龙山上白云开,十里风吹观景台。
观景台上春已老,荒草萋萋湮古道。
伫望人间半海桑,千年遥接恨转长。
忆昔苏子何风雅,几回花间挥樽斝。
斯人不见日渐斜,路边空发旧时花。
我今远来为怀古,惆怅人间散与聚。
遥想西山放鹤亭,当年曾是草木青。
双鹤已去今何在,养鹤之人情亦改。
鹤兮鹤兮杳无踪,客兮客兮各乘龙。
今人空忆当年鹤,不知走马皆过客。
人事百代终成灰,他日我去复谁哀。
聊向山间一举杯,为问双鹤来不来?
夜坐曲
风乍起兮萧萧,
星欲坠兮寥寥。
迥独处兮形寂寂,
思君子兮意遥遥。
拟高骞而无计,
思却回以心焦。
托深衷于淑友兮,
怅良辰其难销。
夜渐沉而不挽,
人远隔以待招。
相期彭城以一聚兮,
为君倾酒兮暮复朝。


徐州诗会序
丙申初夏,吴门诗社拟结雅集于徐州,参与者可谓名家荟萃,高手云集,佳作可期,因思古人有结集为序之惯例,故余不忝陋薄,试为抛砖并作序,乃以“徐州诗会序”为韵首,催成骈文一篇。其言曰:
  彭氏新都,尧封故邑;跨临淮海,迥并青徐。雉堞横陈,雄据三边锁钥;城郊纵合,总连五省通衢。垓下风生,刘邦项羽之所鏖斗;白门星殒,吕布曹操之所驰驱。元龙徙倚之楼,谁为上客;德輿经营之所,此作中枢。地续汉名,玄德曾思问舍;贤庚大雅,东坡也拟结庐。亹亹焉,两朝帝籍孰能及;煌煌矣,百代风流何所如。去欤归耶,不羡淮南招隐;嘤其鸣也,暂来苏北卜居。楚地高风,赖其继武;汉庭光彩,自足传诸。
  岁在丙申,季逢新夏;吾社将结雅集于繁华边府;托逸兴于形胜仙州。闲趁晴光,拄筇枝兮著屐;暂抛俗务,税车驾而浮舟。季札挂剑之邦,自堪萧散;子房读书之所,正合悠游。戏马台高,往昔雄风何在;卧牛泉澈,当时故迹尚留。若夫初日邱墟,只属龟山汉墓;薰风馆阁,无非宋址遗楼。于是涉市廛,过名区,天含情而旷远;穿小巷,循古坝,水着意而晴柔。骆马湖边,万顷风光供放浪;云龙山上,千年胜迹任销愁。凭俊足而随缘,宁非所望;倚清音而发慨,夫复何求。
   嗟哉。胜事无常,岂记江淹恨赋;生涯有已,休吟王粲哀诗。怀夙志而夷犹,玉藏于石;秉义衷而不侫,素入于缁。是以孔圣修持,空临流而伤逝;杨朱执着,每随驾而泣歧。乐山乐水之情,惟贤乃得;成佛成仙之境,非智所思。濮上游鱼,乐哀谁辩;陇头流水,冷暖自知。间寻陈迹,应叹沂水圮桥难寻黄石影;或揽遗踪,转羡快哉招鹤尚余苏子词。苟能坐卧随心,何必西园雅集;倘使行藏适志,争须北海佳期。月朗风清,须臾可乐;天长地久,旦暮何之。
    郎,粤东游子,江左狂生,未忝微才,恭逢盛会。二毛蹭蹬,若庾子山之羁留;十载沉沦,同朱买臣之隐晦。汉庭贾谊之流涕,有志难申;吴市伍员之吹篪,无怀可遂。慕访戴之乘兴兮,见夜雪而泛舟;怍还乡之称情兮,闻秋风而思鱖。未安之宅,尚欠千金;待老之身,惟求一醉。比及唱和同期金谷,声遏烟云;流觞不让兰亭,行凌松桂。同来者有董老之贤,徐公之雅,名家当作招牌;复有丁生之谦,谢郎之陋,小子偏宜点缀。知音难觅,岂须禅院纱笼;佳作可期,何惜洛阳纸贵。
    噫。李太白望月而吟怀;王子安因风而作序。虽曰人工,岂非天具。因成长歌以续之。
彭城招饮歌
彭城之水楚江东,千年遥接两汉空。
刘项事迹今徒在,斯人已化垓下风。
忆昔辕门亦倜傥,只今谁记吕布雄。
数来万物皆灰烬,惟有斯文不可穷。
云龙山上招鹤处,苏子遗踪尚可睹。
业余来此发清狂,烟岚深处留冠屦。
清音唱彻人事空,心随双鹤高飞翥。
千载尚记贤者言,江山清空我尘土。
今我远来非吊古,为伴兰亭王谢俦。
主人多情客有意,诗酒自古足风流。
好诗古称下酒馔,佳酿自是钓诗钩。
且应共销万古恨,乘兴来登快哉楼。

赴徐州先成一首呈社中故人
已惯轻狂漉酒巾,半生难得趁佳辰。
暂抛蝇狗絮叨事,来作云龙超脱人。
占筮千回虚证命,拈花一笑且由身。
快哉楼上流连处,可许同瞻沧海尘。


赴徐车上作
好趁薰风作远行,阴云渐散寂无声。
轻车才过淮安境,已报朋侪聚古城。


车近徐州有作
莫笑轻车快似风,愚心已许楚江东。
经途忽过邳州界,古邑依稀在眼中。


与吴门诗社诸师友同游宝莲寺有得
错落山门俯大千,依稀梵颂绕诸天。
松阴一径趋方丈,竹舍几间临绝巅。
课罢高僧形自寂,戒余居士意惟虔。
同来谁是拈花客,但抱诗心不语禅。


将归正值细雨霏微,因忆彭城雅聚多亏天公作美有成
应惜彭城雨正微,长天四匝锁烟霏。
此行多得南风便,携得无边绿意归。

戏马台怀古拈得“百”韵
天地如逆旅,风云皆过客。
万物代谢间,俯仰各陈迹。
秋风戏马处,慷慨当忆昔。
重瞳何伟岸,独尚万人策。
避仇吴中日,四海忽兵革。
趁势起江东,狐狼咸辟易。
背水八千士,恒以一当百。
巨鹿生死间,奇功毕一役。
功成封天下,指斥自称霸。
遂乃衣锦归,三楚沐光泽。
定都彭城郡,失计鸿沟弈。
纵虎终成祸,万事转错莫。
楚歌四面起,天亡无乃剧。
虞兮曲已终,一死无所惜。
我来空怀古,风物殊脉脉。
叹息斯人去,山河同失魄。
谁忍将成败,一为论盗跖?

燕子楼怀古三首

楼飞社燕几星霜,绿草成围苔满墙。隔代远来空怅惘,看他轻絮逐人狂。

多情不耐事如烟,独对飞花倍黯然。一自佳人销作土,枉教芳草发年年。

韶华似水去难回,君若多情莫更来。燕子楼头旧题处,风吹墨迹不扬灰。

与吴门诸师友同游黄楼有得
八百里外汴水流,一千年事古城楼。忆昔洪灾遍地走,孤城危坠天何咎。生民命悬一线间,安危瞬刻系太守。太守是时气正遒,指挥若定有远谋。蓑衣杖履来抗险,七十余日不眠休。高者疏导低者诱,修堤筑坝图永久。孰谓书生无一用,至今风采世无偶。今我远来隔千秋,遥缅斯人且应羞。黄楼遗址今尚在,桥边尚余镇洪牛。千年遥接空低首,心驰当日诗与酒。君不见,世间万物皆尘土,唯有斯文真不朽。

云龙山纪游
天赐名山矗江东,更遣万木锁奇峰。奇峰卓荦三千载,不让世人睹真容。偶有俗驾枉留迹,凡眼何以识云龙。我今来访值新夏,烟岚乍卷绿益浓。同行师友咸高兴,或著谢屐或拄筇。远陟磴道随九转,时见台阁倚苍松。薰风无意梦同愜,细草随心路欲封。放鹤亭前流连处,清景催人忆戴顒。忆昔太守驻斯地,乘兴几度访希踪。携杯来寻化外境,三二知己乐相从。太守风流真似客,山人隐逸半如农。千年已矣情难已,揽古空自慕且恭。惜哉饮鹤泉尚在,当年双鹤不可逢。天意向来多不测,随兴忽降雨茸茸,霏微无处寻洞府,衣单转觉夏似冬。却顾万物皆鸿洞,水气氤氲尽虚冲。我观人间如隔幔,世人遥瞻恍九重。路旁石眼如相解,尚遣壁罅自流淙。寻胜徒嗟天易老,江山本自涤吾胸。安得抛却尘间事,云山深处听晚钟。

满江红~戏马台吊西楚霸王
千古江山,阅不尽,英雄事迹。
空记取,漳河摧敌,彭城封霸。
一战功名终定鼎,八千子弟争操戟。
叱咤间,看衣锦还乡,谁堪匹。


楚王殁,天意失;冠军殪,人心隔。
叹鸿门亚父,枉倾心力。
戏马台前烽火起,乌江亭下风云息。
只今来,但见楚山孤,黄河寂。

谒龟山汉墓十韵
薰风吹汉墓,晓日照龟山。
蓄意花争发,含情鸟自闲。
松阴深浅里,草色有无间。
入室光初暗,穿庭气渐悭。
昏灯趋甬道,古冢即雄关。
尚恐躬身去,应愁转足还。
自从封印谥,不复见朝班。
叹息输民力,胡能免匪患。
哀哀思太上,窅窅失尘寰。
千载荣枯事,聊堪一破颜。

与吴门诸师友游云龙湖有得
苏伯昔曾闻,春心私向往。
未作彭城客,经年负清赏。
山水每萦怀,韶光劳梦想。
偶缘结雅集,忽尔得浮桨。
云龙游冶处,莺飞草初长。
满目春不老,风物方骀荡。
环堤绿沁脾,薰风送萧爽。
遥望天地外,烟波正滉漾。
万物生颜色,百鸟弄清响。
送迎无俗士,吟啸多倜傥。
来或拄龙孙,去皆披鹤氅。
相逢乐融融,将别情怳怳。
风云思际遇,日月随消长。
感此念平生,错莫空怅惘。
我有凌云志,一翮任俯仰。
惜哉知音寡,兹怀无以放。
人生如一梦,海蜃森万象。
安得赋归去,轻舟绝泱漭?

母亲节偶成二首

嗟我身如不系舟,浮家久矣敝乌裘。孤萱有恨应凝睇,寸草何心忍注眸。老去孟郊难衣锦,春来王粲更登楼。令人长愧先贤训,亲在高堂莫远游。

云胡反哺意空违,寂寂佳辰草自肥。客梦无端绕慈膝,寸心何计报春晖。挑灯缝补情犹永,和泪书成恨转微。他日江东赋归去,余生愿著老莱衣。

丙申端阳祭屈三章

节近端阳雨又飘,万千愁绪梦萧寥。怀沙人去情难已,惜诵辞成恨不消。永忆楚风非昨日,剧怜湘水似今朝。谁知歌舞升平世,犹有江南魂未招。

云胡举世醉醇醪,子独何辜喂恶蛟。已忍涉江人失所,不堪哀郢凤无巢。纫兰当日徒三省,制芰他年证六爻。回首茫茫天亦老,丹心一片究谁抛。

龙舟何事竟徒劳,黍角年年费彩绦。犹有忠魂颂嘉树,岂无山鬼采余蒿。悲回风矣天难问,惜往日哉身已遭。千古斯文同一哭,空将热血赋离骚。

次韵三首
梦归兼次堂主兄
梦里山程又水程,故园花木愧相迎。囊空剩有乡音在,母老犹余笑语萦。肯信伐柯人未瘦,终知化鹤病非轻。孤杯不敢分明饮,酩酊谁调醒酒羹。

和堂主兄即事
麦收时节苦无晴,渺渺阴云忆上京。似水流年人不返,如烟往事恨谁平。秦灰未溺儒家血,晋狱难堙国士鸣。叹息赤旌挥舞日,绝无花鸟趁潮生。

猴年马月有慨兼和堂主兄
近来人事半苍黄,漫说猴年马月长。几度腥风吹故国,千丝蜃雨化洪荒。防川久负愚民策,济溺空余渡世方。堪羡陈抟能一卧,任他烟火照危墙。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22: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声集(三)

武当山十首并序
序:余向好道,尝有炼丹驻颜之志,而无建功立业之怀。更兼生事迍邅,形骸孤寡,陶潜常作归欤之叹,庾信空多去国之思,而浮心辗转,何以解之,由是益生无为之情,惟尘事犹萦,聊自黾勉而已。武当山乃少所向往,虽未亲到,然神游久矣,适湘天华有征诗之举,乃拟成十首,俟来日亲游以证之,不亦可乎。
岩古观
真武飞升处,千年剩此坛。
危台依古殿,深谷隐神龛。
晴惹山间影,翠分林下岚。
至今龙石在,昂首尚朝南。


题太和宫真武像
帝君何散发,按剑更掀髯。
鬼魅摄持广,龟蛇敕镇严。
出身忘净乐,得果报黎黔。
度劫知谁是,唯将德业添。


初谒紫霄宫
磴道多难拾,宫楼迥不凡。
背依千叠嶂,门纳万株杉。
落日红墙动,晴云紫府衔。
尘心随晚景,欲束已忘缄。


暮临太子坡八韵
百载复真观,巍巍倚太和。
薰风古仙府,落日暮天阿。
远景映沟壑,高流奔岭陀。
路连山势陡,门纳信徒多。
一径趋丹阁,五云随绿萝。
宫墙何九曲,碑石任千摩。
却顾身犹在,终知道不颇。
朽株谁点化,空此仰嵯峨。


謁真武修道處
少年嘗好道,所思在奇峰。
長大既無事,山水每留蹤。
太和朝聖地,豫梁此交衝。
洞府名天下,誰得睹真容。
今朝偶乘興,來此訪赤松。
暂抛經年事,攀蘿且拄笻。
來時正初夏,新竹扶緑茸。
七十二峰在,巍然朝大宗。
一柱凛獨矗,衆山拱相從。
巖谷多错落,石栈路欲封。
潭泉靈氣足,氤氲春意濃。
行過紫霄殿,沿途渐險兇。
榔梅祠前路,囬首驚九重。
南巖飛昇處,依山起髙墉。
宫覌何宏伟,真武已乘龍。
我亦思出世,僊人不可逢。
聊且将元氣,沛然蓄我胸。
為待餐霞客,相携聽晚锺。


游玉虚宫偶得
自古名宫数玉虚,飞檐斗拱压玄都。
十方堂下规模大,三道门前气脉俱。
列殿从来多羽客,环山此外尽云衢。
凭栏远眺非朝圣,但觉风尘失故吾。


暮游紫霄宫
太和一望暮烟飘,七十二峰参紫霄。
日落香炉玄观合,云遮蜡烛玉清遥。
将归游客犹乘兴,入定道人潜寂寥。
为问山门炼丹处,更深可许梦春韶。
注:香炉,蜡烛皆山名


朝谒金顶
好趁晨风踏翠微,来凭绝顶挹初晖。
金波半倚三珠树,紫气遥传五彩衣。
久坐浑忘仙殿在,前行转恐肉身飞。
观边丹鹤应知我,会待吹笙引凤归。


武当山纪游
天下名山半僧道,巴蜀幽奇甘陕雄。
就中不老称大岳,尊荣不让泰与嵩。
我自龆龀已向往,三十余年徒景崇。
忽随团旅来朝谒,一解中心陋且穷。
来时天已五月暮,人间遍见石榴红。
武当山下春正好,风物不与尘世同。
轻车一发越深谷,腾飞恍若策神骢。
好山好水看不足,忽报已到紫霄宫。
紫霄宫观信宏伟,红墙绿瓦居正中。
磴道迁延三百级,肃穆碑亭斥西东。
参拜殿下偶垂首,鱼贯焉解皇恩隆。
众人徘徊不肯去,无奈导游难通融。
便随轻驾冉冉上,一路杉松夹涧风。
走马真庆飞升隘,榔梅祠与南岩通。
展旗峰侧多古意,雷神洞前春色丰。
三十六宫依山势,人力不输造化工。
玄帝殿后杳渺处,茫茫千里尽溟蒙。
九转犹嫌看不足,不到金顶焉肯终。
忽到千秋朝圣地,举目但见四海空。
七十二峰皆拱列,天柱突兀撑苍穹。
始信人间尽浮芥,天道于今信可逢。
顾我少年曾习道,几回林间访仙翁。
于今福地应解我,从此万事皆鸡虫。
乘兴归去暗相约,他年盘发待吾躬。


武当山月歌
武当山下灯如昼,武当山上星如豆。
四野无人草虫鸣,圣地向晚风益清。
今宵谁是不眠客,闲步芳蹊潜落莫。
不见引凤骑羊仙客来,但见新月一片洒楼台。
月华皎皎松荫里,散入山间彩云开。
不知乘月谁犹在,如此良夜欲何待。
遥想仙人天地外,空望世上变沧海。
忆昔我亦炼丹人,数载青山养其真。
一旦坠入尘网去,二十余年负此身。
即今万事浮云里,一片春心犹未死。
黄粱富贵槐国安,算来此觉难终已。
路亦不可攀,时亦不可还。
纵有高人能点化,凡身何以破情关。
兼乃天道多反复,人情从来易变故。
生而何欢,殁而何苦。
拟欲云游力不登,偶思忘情愧难能。
今夕空对山间月,始得自观寸心澄。
太和阙,武当月。我今与尔聊相约。
会须抛却营营去,云海深处友松鹤。

新夏偶撷几首

风轻不碍走游丝,半入人间半入池。
怪道林莺犹窃窃,数声啼彻最高枝。

韶光已老怕登楼,云黯半如新绿稠。
却羡柳花无意绪,等闲随梦赴西洲。

东君一去水空流,万紫千红次第休。
最是晚来风雨恶,春心不得葬香丘。

已任槐花香满楼,寻春不到古矶头。
晚来风舞游丝乱,陌上燕归人自愁。

寂寂荼蘼事可悲,美人如月隔中帷。
已然天意无情甚,可有新枝发水湄。

叶底新桃喜自垂,枝头老雀偶偷窥。
东君已去春无主,似此风光属阿谁。

枝头硕果渐离离,浅薄原来事可疑。
只为春心贪结子,错教人怪负佳期。

栀子已香桐叶肥,何妨车辆阁中逵。
循幽行到垄苗处,麦浪沉沉听子规。
  归省偶成三首

鸡窗日日数归程,才过端阳又远行。八极烟霾浓到地,九原云雨渺如瀛。
浮家久负登天志,入世愧怀填海情。眼底冥冥花共老,出门一啸晓风清。

汽笛一声风黯黯,轻装去处雨冥冥。曷云其返哀鸿雁,岂不怀归念鹡鸰。
缩地异时徒费梦,伐柯当日只劳形。心之忧矣人非昨,蓬户无眠独数星。

十年衣锦梦何曾,身命依然属底层。已任追风成往事,终知系日乏长绳。
伤春张绪情虚在,缅旧桓温老可憎。莫道图南恨如海,东浮亦有苦行僧。

谒岳麓山蔡锷将军墓
松涛高下阵如云,碑廊寂寞对晚曛。十万兵威谁独占,三千秋色我来分。
英灵此日已长逝,肝胆当年曾不群。百载共和多少恨,令人长忆蔡将军。
观电影《知音》怀蔡将军二首

乱世群雄各舞戈,将军一出百蛮和。驱袁计比周都督,复国功追马伏波。
声色凭谁轻壮士,江山自古厌藤萝。可怜身殒班师日,赢得佳人热泪多。

花下相逢信是缘,横刀讨逆孰成全。高山未践佳人约,明月空留国士怜。
至竟风尘多侠骨,争知肝胆隔重泉。平生俯仰诚无愧,只负多情小凤仙。

秋分日湖滨偶得
等闲秋色孰平分,古渡西风渺渺村。一棹余晖人渐寂,半湖枯苇夜初昏。
高天归雁过无迹,遍地黄花湿有痕。讪笑寒螀空解意,声声犹自泣寒门。


将出游先成三首以寄友人

谁传雁讯到江南,烟散云开天正蓝。万里长风何荡荡,十年心事已耽耽。
未能免俗聊复尔,倘得随缘应所甘。尘外忽闻招隐句,茂陵才子待腾骖。

平居久惯雨风渐,万物相看如隔帘。殊域秋来情未减,愁颜老去梦犹添。
宵征久惯惟辛苦,昼寝悬知是黑甜。幸有故人谙我意,为赊三日疗恹恹。

老去情怀不解緘,兴来飞御岂须帆。远游何事悲王粲,僻处有心讥阮咸。
眼底江山皆豁閜,心头块垒任巉岩。厌听窗下寒螀语,搦毫先书报客函。

香檀木行
有客来异域,遗我佛手珠。
手珠檀木琢,开盒香萦隅。
颗颗皆圆润,殷殷气甚都。
质感沉而厚,佛纹谁雕镂。
含脂尤柔滑,无乃色相俱。
戴之不竟日,自觉类东胡。
怜吾体非壮,大盏配小壶。
抑是佛缘浅,未得近浮屠。
遂乃赠老友,谆谆意兴殊。
此物不易得,千金不可沽。
惜吾未向佛,处世更崇儒。
即今转赠汝,珍重远避趋。
友也唯诺诺,兹物正所需。
一以祈增福,事业待远图。
自当长爱惜,深意不轻辜。
浮云忽分散,音讯隔秦吴。
作别本常事,相逢偶惊呼。
三年催黄发,万事随白驹。
昔别君正壮,意气凌万夫。
今来何萎靡,兼兼转郁迂。
自叙别来久,生意日以徂。
炒股试一掷,成败变须臾。
风云诚不测,旦夕转荣枯。
负债安可抵,他处寄残躯。
嗟我亦落寞,兹怀同切肤。
小立终寂寂,无语作醍醐。
相邀终不去,挥手各路途。
临别不敢问,檀木尚在乎。
却顾长街里,来去咸欢愉。
谁念阑珊处,为伊一长吁。

应景二首
消暑
何以消长夏,停车且倚桥。
风来吴渚净,日落楚江遥。
有梦人皆愜,无心云自飘。
偶然耽晚景,取醉待箫韶。
立秋
随序风初爽,移时水自流。
九原犹殢夏,一叶已惊秋。
离雁归应晚,寒蝉唱岂休。
谁将萧瑟句,吟与老诗囚。

又见蜃楼有作
少年不识蜃楼景,偶从海角掠鸿影。误作金狮围海城,至今兹怀犹耿耿。暌违不觉三十秋,何幸又得观海楼。神泉港口空旷处,来豁吾胸洗吾眸。来时海天多雾气,极目靉叇风光异。东来雄风飒然吹,烟波浩瀚天欲蔽。俄而万象排空来,金光隐映旧楼台。楼台重阁世所罕,古耶今耶只费猜。阿阁巍峨连绝巘,倏沉海际莫可辨。当时三万六千顷,化作舆图自舒卷。或现大厦刺苍穹,人物出没城市中。远观众人皆啧啧,烟波变幻叹鬼工。忽复移景古村落,苍山可是旧城郭。阡陌往来夕阳晚,麦田绵绵飞鸟雀。忽到星夜灯火繁,席地老幼歌舞喧。乡人淳朴如上古,应疑误入武陵源。顾我经年耽世务,不解人间有奇趣。即今空怀化外情,灵神恍恍随之去。寻仙久自慕瀛壶,也曾几度谒浮屠。终知万事难自主,天地何由遗此躯。蜃景渐散天转朗,烟霄混茫不可访。乡邻谈兴正殷殷,谁见客心自惆怅。忆昔学堂曾一瞥,电光火石久不灭。焉知重睹情犹烈,寸心空自许澄澈。嗟哉胜景已逝终不还,独留海客飘泊在尘寰。倘得轻舟一叶天际去,余也不惜孤身长逐缥缈间。

临屏一首悼梦唐先生
孤梅照眼总堪伤,寒山未托恨已妨,君今骑鹤赴何方?
忆昔椽笔气飞扬,天孙日织云锦章,苍生泪尽入奚囊。
何意诗谶却不祥,心冰未解梦已荒,索求易尽剩膏肓。
别时天阴雨滂滂,昆山玉碎猿断肠,亲旧从此各阴阳。
最恨风雅志未偿,空余佳句赋垂裳,不知何世是盛唐。
已矣从今孰可忘,共拟离骚为尔彰,名与少伯相颉颃。

八月十六夜对月
八月十五雨如织,八月十六月似璧。生涯如此当作乐,岂问今夕复何夕。群动尽息独坐时,月华如水遍庭墀。庭前孤影谁家客,寒阴凝伫欲何之。风凄清兮草虫鸣,丛露重兮树影横。仰首天上云追月,胜景催人百感生。遥怜此际千里外,母老兄殁亲空在。共对婵娟应惆怅,物华依旧人事改。欲往慰之乏长风,近秋消息久不通。况复佳辰难长久,只应明月解深衷。人生有酒须当醉,如此良宵忍酣睡。调笑玉兔虚捣药,愧煞吴刚只伐桂。葡萄酒,琥珀杯。何辞独酌醉一回。来日酒醒三山下,任看人间清泪洒。

一组兼和吴梅村琴河感旧四首并序
序:丙申桂月,隅山主人招游于虞山之麓,尚湖之滨。顾余本属再访,子遒已绝乘兴之欢,尤兼俗务缠身,梦得恐生重来之慨。奈主意殷殷,差同招隐,客心杳杳,更胜初游。况乃酒席常供,言笑无宾主之拘,车马备行,游豫有风花之雅。然则胜游岂可无记,宴乐焉能无诗,以是勉成数首,兼次吴梅村《琴河感旧四章》,以表投桃报李之怀云耳。

其一,吊虞山钱牧斋墓
疏林古径集群鸦,枯冢森森日自斜。
是处青山邻拂水,忆曾白发只簪花。
南台风雨大夫笏,东涧烟云降客车。
谁信楸枰三局尽,浮尘四顾已无家。

其二,吊河东君
秦淮最忆少年游,何事影怜偏解愁。
红豆留名非蓄意,桃花得气岂含羞。
十年心事鲛珠泪,千古才情碧血钩。
叹息斯人终化土,漫凭青史说青楼。

其三,寻翁公墓
鹁鸽峰头秋半城,荒茔寂寂不称情。
谠论魂断和耶战,诌议情关拒或迎。
落日昔空悲烈士,西风今又吊公卿。
可怜无补回天泪,赢得高怀待后生。

其四,漫步黄公望展馆偶撷
遍地蓬蒿杂杜兰,羡公何以作标杆。
皴痕半透琴川陋,绛笔初描浙海干。
小隐偏能霜节老,大痴赢得衲衣寒。
等闲长忆春风笔,一馆清秋任细看。

与“诗咏虞山”诸友拟登剑门品茗逢雨不遂因作
细雨霏微客梦温,轻车欲上踏云根。
虞峰料有英雄气,不许闲人看剑门。

晓谒兴福寺
寻幽入名刹,一路绿依人。
竹径阴生雨,茅亭净少尘。
潭深龙气寂,树近鸟声亲。
怜我芸芸客,拈花亦忘身。

与种桃抱琴诸兄同游泥仓溇
揽胜溇港去,极目天地青。
湿地人来少,农家户不扃。
长廊趋广泽,茅舍入畦町。
水车田埂上,憩息有闲亭。
平野何渺邈,碧波自滢濴。
高风吹水木,十里发芬馨。
稻浪咸亹亹,鹭鸥飞不停。
行到路穷处,聊复一扬舲。
波平舟轻荡,飘若醉醹醽。
水杉夹堤坝,垂杨遍长汀。
未得采菱荇,差可掬浮萍。
举首河汊外,风车入画屏。
同游皆雅客,高谈尽黄庭。
鹤唳与鹜唱,何意扰清听。
顾我飘零久,十年愧劳形。
空怀武陵德,难逢帝子灵。
今朝偶缘此,暂得梦娉婷。
书以谢知己,吾意在溟溟。

摸魚兒~拂水山荘懷古
問何時,草圍閑墅。漫天秋色無主。畫橋煙柳斜陽外,驚起一湖鷗鷺。凝佇處。正満目,松楸寂寞知何許。尋常漵浦,恁紅豆懷春,晴巖拂水,脈脈嚮誰訴。
琴川路。曾憶玉人同住,等閒皆識鴛侶。金陵水冷當年事,赢得老來囬顧。天已負。春又誤,沈沙哀郢俱塵土。君應不語。任青史無端,自易寒暑,愁沁絳雲暮。

尚湖吟
太公昔时逃暴政,遁迹东海养其性。直钩岂为钓公侯,只待飞熊入梦境。湖海一旦遇文王,胸中韬略更不藏。老骥伏枥志何壮,功开百代福祚长。前贤雅事今已矣,斯地犹传遗此水。千载风气知谁在,可有当年旧冠屣。我今揽胜到海虞,来谒先生昔所趋。不见簑衣老钓客,但见游人络绎遍平湖。平湖四望杳无际,亭台楼榭浓荫蔽。高风爽籁送清幽,远山依微含晚霁。我来但欲傍钓矶,任看天上落霞飞。野鹜无心还自散,塘鱼有意各成围。忽忆平生诚有愧,四十余年徒憔悴。歌哭步兵情已违,行吟拾遗志难遂。王粲长嗟鬓渐斑,梁园岂得意暂闲。更堪万事如走马,人间此恨积如山。恨亦不可休,情亦不可留。元亮非耽三径竹,子皮岂乏五湖舟。即今触景空怀古,古之不见情栩栩。徒羡人间逍遥游,焉得高歌一曲更起舞。歌易尽,事已非。东山聊且一拂衣。会待丰城双剑合,看取快马绝尘不须鞿。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22: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声集(四)
兵谏亭怀古
兵谏亭危仄径遥,惊风谡谡入松涛。魂销故国情犹古,目断青天气不高。岂以是非三击节,终知功罪一鸿毛。囚台少帅倘回首,应悔当年捉放曹。
华清池怀古
史鉴徒知在后来,佳人一笑总堪哀。应怜避蜀明皇泪,不及幽王烽火台。
一曲霓裳付劫波,马嵬清泪转疑讹。宫闱已绝风流种,世上空传长恨歌。
登大雁塔
登高始觉晓风清,寂寂何人解我情。眼底往来皆过客,曾无雁塔旧题名。
题大雁塔广场太白铜像
翰林待诏岂称情,痛饮狂歌枉费声。早解诗中存不朽,何须辛苦觅功名。
丙申秋登大雁塔感怀
雁塔高不测,七层摩玉宸。
登临骇天地,冥冥渺无垠。
烈风穿廊道,俯望失形神。
宫观夹树色,秋来绿犹新。
人车类虫蚁,迤逦曲江滨。
忽复迷盛世,兴衰感三秦。
忆昔建此塔,旨在扬佛因。
三藏亦何义,为度世间人。
惜哉佛旨陋,教义总难均。
偶逢附会者,未免墮俗尘。
何期有君子,矢志在泣麟。
道也终有众,德也必有邻。
吾心犹入世,浮屠讵可亲。
此意谁与归,吾欲问苍旻。
观临潼兵马俑感作
始皇兵威久已矣,空余陶俑守荒垒。万尊兵马连阵云,千年土坑幻城址。土木拱张墙分道,四围昂昂皆俑士。或操兵戈或持驽,戈者屹立射者跪。束发挽髻差可辨,万尊形神无一似。编列错落各成阵,恰如赢秦犹虎视。忆昔雄风起咸京,邈然四顾孰能比。结束纷乱扬新政,四海一国车同轨。生建长城死筑陵,王政拟传千万世。惜哉人命不敌天,大业方成身已死。未闻帝祚悬日月,终见陈吴揭竿起。十数年间竟堙没,风云走马皆虫蚁。人事千秋代谢里,谁见民心如死水。惟有此陵证盛衰,功罪谁能诬青史。

丙申重阳蹇困市廛因作逍遥游以自遣兼贻诸知己
为人莫作颜子渊,蛰居陋巷徒称贤。
去世莫效李通古,上蔡苍鹰无复睹。
何不聊学谢永嘉,游屐放处即天涯,眼底江山梦自赊。
不然则学庄秋水,樗散人间任徙倚,灌园亦足悦心耳。
生涯有志当御风,焉得久处市井中。草玄尽日何足道,浪说君子能固穷。
君不见稽中散,竹林昔空诩狂狷。一旦逢事竟殉身,广陵遗曲良可叹。
又不见潘安仁,情委豪强每拜尘。违心半世究何有,文章毕竟不保身。
男儿闻此情弥笃,也拟脱略似鸿鹄。纵然混沌不可期,沧浪差可濯吾足。
南山竹,东海舟,聊且散发一登楼。吾心已许青冥上,人间从此谁见逍遥游。

秋雨三章
听雨
虚室近寒林,暗灯听雨深。
飘萧时逐梦,滴沥始成音。
湖海经年泪,庭阶此夜心。
忽怜情到眼,万里自沾襟。

对雨
向晚急飔侵,愁云笼夕阴。
渐摇清竹泪,半谢老桐心。
声气催潘诔,风怀动越吟。
谁能萧瑟里,一盏对秋霖。

梦雨
挥杯情渐远,倚枕夜初临。
飒沓商声紧,萧条雾气深。
悲哉行少昊,渺矣入寒岑。
今夕神游处,巫阳料可寻。

谒光孝寺
一入虞园隔世深,浮图肃穆镇诃林。菩提有约移来古,衣钵无声证到今。谁复风幡扬佛旨,聊凭石井洗尘心。焚香我自躬身拜,瘗发塔前聆梵音。

秋谒羊城光孝寺十二韵
岭南多胜迹,光孝甲丛林。
绀宇流传广,青灯岁月深。
沧桑经劫后,白鹤复谁寻。
洗钵人俱往,焚香客自临。
我来秋已老,霜降气初森。
一径趋禅院,千年聆梵音。
微飔吹古井,朝日集鸣禽。
佛塔雄犹昔,菩提证到今。
风幡思妙谛,木铎警尘心。
趺坐情将止,闲行感不禁。
难求辕马歇,始愧毒龙侵。
黾勉吾归矣,空怀出世襟。

贺新凉
访如皋水绘园吊冒辟疆三首
其一
极目皋城暮。怅秋来,寒侵水阁,碧笼园墅。十里楼台连雉堞,掩映桥亭几处。晚景落,冰轮初吐。妙隐香林人不见,况群鸦,啼破菰芦浦。凭黯语,向谁诉。
销魂最是蓬台路。忆当初,兰成未老,艳歌初赋。裘马清狂声影里,赢得多情尔汝。任块垒,随风飞舞。眼底山河从指斥,对新亭,费尽冲冠怒。才与力,总深负。

其二
记得东南社。独凭陵,书生意气,世家声价。骏马名姬何足道,清议谁堪匹亚。人道是,才凌鲍谢。歌狎秦淮金粉里,偶然间,清泪为君洒。名与色,两难舍。
傲节何妨凭笑骂。纵当时,冰清易化,月明难藉。兴国除奸多少事,尽付金樽玉斝。更误了,佳人新嫁。拚却平生都是恨,更娥眉,梦去难留也。情已逝,忍狂且。

其三
老去凭谁问。剩行吟,影梅忆语,朴巢余韵。翊汉锥秦俱往矣,赢得时人一哂。空记取,江东才俊。此后迷涂皆坎巽,更余年,烈火兼刀刃。长落魄,且逃隐。
天涯几度寻春讯。漫怜伊,风流不再,治平无分。国破家亡些许恨,添作霜眉雪鬓。任气节,长留方寸。一梦红楼终不觉,只烟花,依约渐销损。凭水绘,吊孤愤。



重游长兴车上作

平生志趣只寻幽,几度临江羡钓钩。且喜主人知我意,置杯悬榻在湖州。

梗骨何曾解避趋,功成也拟效陶朱。即今重访非乘兴,为伴骚人泛太湖。

市居难得自由身,每叹陶公不为邻。此日轻车同访戴,太湖深处洗征尘。

水调歌头
观湖州古木馆菩提古木漫成
此木何年有,斫死尚崔嵬。
邈然根骨如铁,桑海总难猜。
悬料菩提当日,独树遮天盖地,赍志入云垓。
故土飘摇里,虚老一樗材。

两千载,何太速,已成埃。
人非柱石,百年焉得与徘徊。
嗟尔香心徒在,往昔雄风已矣,强半付风雷。
徒剩凌霄质,不朽向谁哀。

与吴门诗友品茗邱山有得
品茗到邱山,西风瑟瑟寒。
人来花未落,雨去树同欢。
最喜流光合,浑忘行路难
太湖遥望里,应许梦盘桓。

与杜翁.董老一行登月亮湾酒店
相携登高去,同到月亮上。
天意催初霁,西风正萧爽。
迥临恍无物,俯瞰惊万丈。
城市淡如画,心随天地广。
万顷水云间,层渊信泱漭。
何堪对大块,怅然劳梦想。
临风怀陶朱,空自忆倜傥。
为问西山处,阿谁披鹤氅。
我意在凌云,一苇极八壤。
会须仰天啸,翩然失所往。

望月亮湾
彩云桥上看冰轮,月亮弯弯倚水滨。欲向风前一留影,今宵我亦镜中人。

泛舟南太湖感怀
谁解轻舟泛太湖,烟波深处觅陶朱。平生已乏中流楫,换酒吴门聊一呼。

南太湖环堤偶成
芦荻萧萧过雁鸣,环堤风物半凄清。吾心不与秋争老,思到中流待祖生。

雨中作别南太湖雅聚诸师友
不堪挥手雨沾巾,咫尺天涯从此分。乘兴来同过蜜月,翩然去似拂流云。缁尘露草孤鸿影,湖海风烟野鹤群。剩有归心如节候,江南江北两氤氲。

南太湖放舟歌
久作江东客,经年负谢屐。
今朝偶乘兴,千里来挂席。
湖州主人信风雅,秋风置酒梅山下。远招斯文来四方,踏浪御风如骑马。太湖水好天正秋,片帆东浮兴不收。霁色初开烟岚卷,烈风一扫今古愁。日华倒影半皦皦,七十二峰多飘渺。伫望无边水云外,一粟天比具区小。波光翠色共委蛇,随风簸荡点点奇。差似仙人妆锦绣,无意捣碎玉琉璃。万顷鱗浪忽飞越,青黛明灭如贝阙。但见巨浪纷辟易,恍到中天揽明月。此时无声云影乱,须臾水气连霄汉。回首三万六千顷,烟波如海天如岸。天意浪漫信难猜,旭日忽又驱沉霾。但见城市淡如画,恍觉身是梦中来。嗟我人徒在,惊魂已数改。浮心正渺茫,世间已沧海。渐闻鸥鹭语间关,泊舟正傍月亮湾。芦荻秋风空吹老,吾心已越万重山。鸱夷子,应不死。千载犹有烟波起。君看人间万事浮云里,何如此地放舟、青衫一袭吾醉矣。

生查子
与妻漫步暮色太湖
霜风带晚秋,落日残霞卷。
目断古湖州,情系南飞雁。

无心水自流,有梦天俱远。
低首问吾亲,蜜约何年践?

生查子
夜游湖州月亮湾广场感怀
高桥跨水滨,向晚霓虹乱。
月影落江寒,瑟瑟连星汉。

情人对夜凉,携手吴音软。
叹我客中身,不觉青丝换。

生查子
哥伦堡观拍婚纱照有得
高风木落时,蜜约哥伦堡。
笑语满梅山,晴日何姣好。

往来情侣多,人比黄花俏。
吾亦羡青春,安得相偕老。

蝶恋花
重游湖州
乘兴重游秋又半,梦里湖州,云水连霄汉。为有浮舟情未减,不辞来作南飞雁。

故地故人同缱绻,品茗论诗,此意何萧散。愿得余生能结伴,太湖湾畔杯常满。

丙申初冬杂兴二十韵呈社中故人
朔风裁玉粟,飘似柳吹绵。
元化蕴奇秀,乾坤失巧妍。
暗云笼广泽,孤雁入遥天。
着素芦花老,坠黄桐叶零。
平湖何杳渺,远树正连娟。
积水奔难息,浮心寂且悬。
几回空怅惘,忽复转潸然。
却忆青衫泪,还伤锦瑟年。
中流怀祖狄,陋巷叹颜渊。
日月抛人久,烟尘到客边。
缁衣愁已旧,沧海恨谁填。
刘毅徒持道,扬雄枉草玄。
自从崇大雅,遂拟续韦编。
立命欲休矣,处身犹在焉。
韶华应不惜,世态只堪怜。
北斗留吾志,东山记夙缘。
终将蕉鹿梦,尽付野狐禅。
鸿鹄俟千里,鲤龙惟一骞。
行销渐离筑,更奏伯牙弦。
故侣如知我,为吟白马篇。

雪中作
寒宇沉沉笼素云,江天极目正氤氲。轻烟如幕连广泽,千里万里雪纷纷。知谁空际散玉屑,一时山河俱澄澈,漫凭银树认琼英,白玉浮屠更奇绝。差似混沌开大块,又如素笔描青黛。高处清洁信难求,远者虚无堪一慨。忽疑只身到蓬莱,四海无人共瑶台。又疑误入洪钧界,姑射仙子安在哉。忆昔追风曾赳赳,二十年来惟奔走。即今空怀化外情,栩栩谁是骑鹤叟。人间清明孰属身,玉京耐可驻凡尘。但恐胜景留不得,百年枉作追梦人。

化雪篇
知谁吹六出,化作玉龙飞。
随风忽飞散,落满游子衣。
游子游子何戚戚,爱尔孤高真本色。高罥枝头低撒银,欲归不能留不得。尚忆黏人若有情,飘似银粟落似英。不许人间有污秽,愿得世界尽清明。忽复化作春江水,随波一去千万里。涓滴谅非旧时躯,惟有素心终难死。我愿作此花,点点信无瑕。无论留与住,咫尺即天涯。

人间
人间万象几清明,一叹烟霾满上京。平子四愁良有以,伯鸾五噫岂虚成。常悲正始多文狱,转恐中原衍党争。盛世应无流血谏,倩何人作不平鸣。

夜行
风剔沉霾梦不扃,踟蹰大泽夜冥冥。长天朔气垂牛宿,永夕潮声沸蜃腥。欲向重阴思浩瀚,胡能待晓辨雷霆。人间已是无聊甚,四野苍茫忍数星。

独坐
独坐无端悲不胜,烟消日落两难凭。双茅已绝凌云客,一苇空怀渡海僧。敢许生涯惟大雅,可堪华夏未中兴。薪灯此后知谁继,应待黄河水自澄。

至日楼上观霾
岂惟冬至故多霾,惆怅斯人尚倚台。恰似寒梅冰雪里,寂寥端为报春来。
冬至逢雨寄远
应笑苍苍似我痴,竹斜梅老两不知。无端借得阳台雨,散作思春万点丝。
至日偶成
似此江山久寂寥,沉霾满目厌风飙。谁知大地阳回日,十亿枝头尽暗潮。

歲晏行
歲云暮兮天漠漠,客將老矣春迢迢。聞沈霾兮滿上國,徒極目兮盼晴霄。思歌嘯兮知者少,擬髙骞兮絕風飚。憶往昔兮秦政暴,恨此日兮鲁風遙。何廣陵兮成絕響,空傾耳兮待南韶。俚居上兮鄭聲俏,賢在野兮雅樂凋。食周粟兮同此日,問何人兮識鮑焦。且珍重兮善吾體,望大道哉忍寂寥。噫。萬象有形皆已矣,誰見寒梅獨開冰雪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0 14: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已过诗囊满,向谢兄学习!收藏慢慢欣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0 20:4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首律厚重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8-17 23: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