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访问中华诗词网!第四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征稿空闲格子风景广告诗人档案建档入口
查看: 253|回复: 10

[理论] 关于赋体文学的相关知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14: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苏文杰215 于 2017-2-7 17:03 编辑

编者按:各位关爱、支持、呵护过辞赋歌行版块的先生、女士,朋友们!大家好!            非常感谢您们一直以来对本版鼎力支持、悉心关爱,到本版发帖评帖,辛勤耕耘,辞赋歌行版块的每一点成绩,都凝聚着大家出的心血和汗水!为了在新的一年里,让咱们的辞赋歌行版块的发展,更上一层楼,特向大家推荐本版台柱子,涂健版主,应吴树叶先生之约,在已经发表一系列文体理论文章的基础上,再次发表的关于“赋”这种文体相关知识的文章,希望通过对这些理论的学习,对包括我本人在内的诗友们,对本版相关文体的各自特点,以及它们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有更清晰的了解,更好的为本版服务!谢谢涂健老师!谢谢诗友们!
一、何为赋
    所谓赋,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文体。在其发展演变的过程中,往往受到同时代的诗歌或散文的影响。有时是散文的成分多,诗歌的成分少;有时是诗歌的成分多,散文的成分少。它一直是半文半诗的性质,而成为我国古代文学中一种独立的文体。赋,作为一种文体的名称,早在战国时代后期便已经出现。著名的荀况,就写过以赋为篇名的作品。据《汉书•艺文志•诗赋略》著录,荀子有赋10篇,今存5篇。收在《荀子》一书中,统题作《赋篇》。先秦时代,“赋”字与文学关联的有两种含义:
    一是敷布、铺陈的意思。《诗•大雅•蒸民》“明命使赋”,《毛传》云:“赋,布也。”《诗•小雅》“敷于下士”,《毛传》云:“敷,布也。”《诗•周颂》“敷时绛思”,《左传》引作“铺时绛思”。赋、敷、布、铺四字读音相近,义相类:所以,郑玄注《周礼》“六诗”,说《毛诗》“六义”之“赋”谓“赋之言铺,直铺陈令之政教善恶”。
    二是讽读口诵的意思。《国语•召公谏弭谤》:“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列士献诗……瞍赋,蒙诵。”此处所谓赋、诵,均指以声节之,不待乐奏的口头讽诵。因此,《汉书•艺文志》云:“不歌而诵谓之赋。”所谓“不歌而诵”,是指适宜于诵读而不能像古代诗歌一样入乐可唱。
    从荀况的《赋篇》作品来看,主要用铺张的手法分别叙写五种事物,虽也字句大体整练,多用四言,但它设为问答,韵散间出,半诗半文,与入乐的诗体显然有别。因此,赋作为一种文体的名称,大约正是取用上述两种意思。即在表现手法上铺陈写物,在体制上与诗不同,不属于歌唱文学的范围。

二、赋与诗骚的区别

本帖最后由 豫章台|涂键 于 2017-2-6 09:28 编辑

吴树叶 发表于 2016-12-20 21:10
遥谢版主赐评!您的鼓励是我们学习的动力
请教版主,明年我们打算具体学习赋的创作,请版主给 ...

二、赋与诗骚的区别
  赋是文体的一种。刘勰《文心雕龙·诠赋》说:“然赋也者,受命於诗人,拓宇於楚辞也。”这是说,赋是由《诗经》《楚辞》发展而来的。《诗经》是赋的远源,《楚辞》是赋的近源。

  古人把赋与诗(《诗经》)骚(《楚辞》)分开,主要是从思想内容来看的。譬如骚之所以有别於诗,是因为骚没有诗那样纯正,而有诡异谲怪等类的内容(刘勰《文心雕龙·辩骚》);赋之所以异於骚,是因为赋是“铺采摛文,体物写志”的(刘勰《文心雕龙·诠赋》),而“骚则长於言幽怨之情”(清程廷祚《骚赋论上》)。

  “铺采摛文,体物写志”,这是说赋的主要特点在於铺陈事物。王逸、陆机、刘勰、程廷祚等都曾指出这一点。从汉赋到唐宋的赋都是如此,可以说这特点贯串了整个赋史。例如扬雄《解嘲》就是铺陈许多故事来为自己的“为官之拓落”辩解,江淹《别赋》就是用许多典故来铺陈各种离愁别绪。铺陈事物最典型的作品是汉代那些描写京殿和苑囿的赋。例如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其内容就是细腻夸张地描写上林苑的水势、山形、虫鱼、鸟兽、草木、珠玉、宫馆等景物和皇帝在苑中进行田猎、宴乐等情况,可以说极尽其铺陈夸张之能事。试举其中一小段:

  於是乎蛟龙赤螭, (gèng)(měng)渐离,鰅(rǒng)鰫(qián)魠(tuō),禺禺魼(qū)鳎(tǎ),揵鳍掉尾,振鳞奋翼,潜处乎深岩。鱼鳖欢声,万物众夥。明月珠子,的皪江靡,蜀石黄碝(ruǎn),水玉磊呵,磷磷烂烂,采色澔汗,藂积乎其中。 鷫鹄鸨,驾鹅属玉,交精旋目,烦鹜庸渠,箴疵鵁卢,群浮乎其上。泛淫泛滥,随风澹淡,与波摇荡,奄薄水渚,唼 (喋)菁藻,咀嚼菱藕。为了夸张上林苑水中东西多,不论什么虫鱼、珠玉和水禽,只要想得到的,都把它铺陈出来。我们读汉赋,不要把这种夸张的描写都看成实有其事。刘勰在《文心雕龙·夸饰》中批评说:“相如凭风,诡滥愈甚。”实际上这并不是司马相如个人的缺点,而是汉赋的共同特色。这种描写苑囿和京殿(如班固《两都赋》)的赋,与诗骚不同是很明显的。

  从形式上看,诗骚和赋都是押韵的,这是三者的共同点。但是一般的说:诗以四言为主;骚一般是六言,或加兮字成为七言;赋则字数不拘,但多数以四言六言为主。典型的汉赋多夹杂散文句式,诗、骚则基本上没有散句。诗、骚在句与句之间,特别是段与段之间,偏重内在的联系,极少用连结的词语。例如上册文选《诗经》中的《关雎》《桃夭》《七月》,《楚辞》中的《山鬼》《国殇》《哀郢》等都没有用连结的词语。而赋则与散文一致,多用连结的词语。例如扬雄《解嘲》,很多地方用“故”“是故”“是以”“然而”“然则”“若夫”“且”“虽”“遂”等词语来连结上下文;江淹《别赋》用“况”“复”“故”“至若”“乃有”“又有”“傥有”“是以”“虽”等连结的词语;苏轼《前赤壁赋》用“於是”“况”“盖将”“则”“且夫”“苟”“虽”等连结的词语。总的来说,赋与骚的差别是不大的。至於所谓骚体赋(如贾谊《吊屈原赋》),形式上更与楚辞没有分别。如果专从形式上看,赋与骚甚至可以认为同一类文体。

  因此赋与诗、骚的分别,必须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来考察。赋比骚抒情的成分少,咏物说理的成分多,诗的成分少,散文的成分多。赋的性质在诗和散文之间。


三、赋体的演变

  赋的形式有几次大的演变。明代徐师曾的《文体明辨》把赋分为古赋、俳(pái)赋、律赋和文赋四种,比较概括地说明了赋体演变的结果。

  汉代的赋是古赋(注:从此以下,讲到汉赋,一般只指典型的汉赋,即古赋或辞赋,不包括骚体赋。)。古赋又叫辞赋。汉赋的篇幅一般比较长,多采用问答体的形式,韵文中夹杂散文。例如扬雄《解嘲》就是用主客的两次问答组成,全篇基本上押韵,但也有不押韵的地方。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是用子虚与乌有先生、亡是公三人的对话组成,两篇赋的首尾部分都是不押韵的散文,《上林赋》中间主要部分还有一些不押韵的地方。

  汉赋的句式以四言六言为主,这是继承了《诗经》《楚辞》的句式,但又有所变革,不仅有三言、五言、七言等句式,还有许多长句。例如扬雄《解嘲》:
  故有造萧何之律於唐虞之世,则悂矣。有作叔孙通仪於夏殷之时,则惑矣。有建娄敬之策於成周之世,则乖矣。有谈范蔡之说於金张许史之间,则狂矣。这种长句在《诗经》《楚辞》中是没有的,汉赋中却不少。

  在用词方面,汉赋喜欢用许多僻字。上面所举《上林赋》的一段,就可以作为例证。刘勰在《文心雕龙·练字》中所批评的“瓌怪”“字林”,正是汉代赋家用词的风尚。因此曹植说:“扬马之作,趣幽旨深。读者非师傅不能析其词,非博学不能综其理;岂直才悬,抑亦字隐。”(注:见刘勰《文心雕龙·练字》。)这是当时的风尚,不能算汉赋的语言特点。

  六朝赋是俳赋。俳赋又叫骈赋。孙梅《四六丛话》说:“左陆以下,渐趋整炼,益事妍华,古赋一变而为骈赋。”六朝的赋与汉赋有很大的差别。这时期的赋篇幅一般比较短小,像左思三都赋那样的长篇大赋是很少的。六朝赋除用韵与汉赋相同外,骈偶、用典是它与汉赋显然不同的地方。由此看来,所谓骈赋实际上是押韵的骈体文。

  骈偶的来源很远,汉赋中就有一些对句。例如扬雄《解嘲》:“譬若江湖之崖,渤澥之岛,乘雁集不为之多,双凫飞不为之少。”但是汉赋往往是用多句排比,而很少是双句对偶;汉赋往往不避免同字相对,又不限於四字对和六字对。到了六朝赋,则篇中的骈偶变得非常突出,往往全篇都是四字对和六字对,而且尽可能避免同字相对。例如江淹《别赋》:

  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滞於水滨,车逶迟於山侧。棹容与而讵前,马寒鸣而不息。掩金觞而谁御,横玉柱而沾轼。居人愁卧,恍若有亡。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曾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故别虽一绪,事乃万族。这一段都是四字对和六字对,除“而”“於”“之”等虚词外,都是异字相对,而且许多地方对得很工整。这是六朝赋的典型,与汉赋在形式上有显著的不同。

  用典是六朝赋不同於汉赋的又一特色。因为汉赋或者是很少用典,如贾谊《吊屈原赋》,或者是明显地堆砌一些历史故事,如扬雄《解嘲》,并不像江淹的《别赋》和庾信的《春赋》那样,把典故融化在句子里。

  六朝赋到了后期,有明显的诗歌化的趋势,多夹用五七言诗句。例如庾信的《春赋》,前以七言诗起,后以七言诗结,中间也杂有七言诗句。这种赋到唐初更盛,可说是骈赋的变体。

  律赋是唐宋时代科举考试所采用的一种试体赋。宋代王銍《四六话序》说:“唐天宝十二载,始诏举人策问,外试诗赋各一首,於是八韵律赋始盛。”律赋比骈赋更追求对仗工整,并注意平仄谐和。其最明显的不同之处在於押韵有严格的限制。一般是由考官命题,并出八个韵字(注:律赋也有由皇帝亲自命题限韵的。律赋虽以八韵为通例,但也有三、四、五、六、七韵的。详见(宋)洪迈《容斋续笔》卷十三。),规定八类韵脚,所以说八韵律赋。例如,唐代李昂《旗赋》以“风日云野军国清肃”为韵,宋代范仲淹《金在熔赋》以“金在良冶求铸成器”为韵,除韵字有规定外,甚至押韵的次序,韵脚的平仄也有规定。李调元《赋话》说:“唐人赋韵,有云次用韵者,始依次递用,否则任以己意行之。晚唐作者,取音节之谐畅,往往以一平一仄相间而出。(按,上文所举李昂《旗赋》和仲淹《金在熔赋》即一平一仄相间。)宋人则篇篇顺叙,鲜有颠倒错综者矣。”(注:(清)李调元《赋话》卷二,十二页。瀹雅斋校刊本。)律赋的字数,也有一定限制,一般不超过四百字(注:李调元说:“唐时律赋,字有定限,鲜有过四百者。”见《赋话》卷四,四页。)。科举考试,特别讲究程式,因此律赋近乎一种文字游戏。我们只要知道这种赋体的梗概,没有必要去多加研究。

  文赋是受古文运动的影响而产生的。中唐以后,古文家所作的赋,逐渐以散代骈,句式参差,押韵也比较随便。形式与六朝赋差别很大,与汉赋倒很接近。因此有人把唐宋以后的赋和汉赋合在一起,也叫古赋。其实唐宋时代的文赋和汉赋无论在内容上或是在形式上,都是有区别的。在形式上,文赋不像汉赋那样一味重视铺排和藻饰,而是用写散文的方法写赋,通篇贯串散文的气势,重视清新流畅。杜牧的《阿房宫赋》已开文赋的先声,苏轼的《前赤壁赋》则是文赋的典型作品。当然,文赋的句子结构也颇有与散文不同的,例如苏轼《前赤壁赋》:“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寄蜉蝣於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但是,从整个内容安排上说,文赋的确是十分接近散文了。


四、赋的押韵

  上文说过,赋是韵文的一种。赋的押韵与诗歌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下面我们着重谈一谈赋的押韵方式。试以扬雄《解嘲》、江淹《别赋》和苏轼《前赤壁赋》为例:

   扬雄《解嘲》:士纪已母│爵禄轂│卿光横当│文言泉天间门│白落‖轂族│结逸七国│君臣贫存遁│资师‖搜禺涂候鈇书庐区陶吾渠夫│岛少‖霸惧举│安患‖傅渔遇侯驱│笔诎│师眉│辟迹‖灭绝实热室│存全│默极│静庭;漠宅│殊如│皇龙│白鹊‖髂索橐│沬气位│定平│敝烈制律│随奇隤为│从凶‖山连君玄‖

   江淹《别赋》:矣里起│恻色侧息轼│亡光霜凉扬‖族轴谷│陈人春鳞神‖士市里视起里死‖军云薰文煴裙‖期辞滋悲时湄‖阳香芳黄光长伤‖山传坚天年然‖謌娥波何│圭来徊‖名盈惊精英声情‖

   苏轼《前赤壁赋》:间天然仙│桨光方│慕诉缕妇‖稀飞诗│昌苍郎│东空雄│鹿属粟│穷终风‖往长│瞬尽│主取│月色竭适│酌藉白‖从上面三篇赋,关於赋的用韵,可以归纳出下列五点:

  (一)由於赋的篇幅较长,往往需要换韵,一韵到底的赋极少。有的赋换韵比较快,像扬雄《解嘲》很多地方只用了两三个韵脚就换韵。贾谊《吊屈原赋》换韵更快,每两句一换韵,每一个韵只用了两个韵脚。江淹《别赋》换韵较慢,至少三个韵脚,多数是五个韵脚以上才换韵。六朝赋换韵往往比较慢,这是时代的风尚。

  (二)赋的换韵,往往与内容段落是一致的。例语扬雄《解嘲》每段用一至八类韵,没有任何一类韵是跨段相押的(注:有人认为“世治则庸夫高枕而有余”的“余”与“或释褐而傅”的“傅”押韵,但是“傅”字与下文“渔”等字押韵,“余”字不必认为入韵。)。每段所用的几类韵,换韵的地方在内容方面也有转变。这一点在六朝以后的赋中,表现得更加明显。例如江淹《别赋》许多段都是一韵到底,换韵就是另一个段落。这样,赋的作者可以用换韵来表示赋的段落。直到宋代的文赋,例如苏轼《前赤壁赋》,以及更后的赋,情况莫不如此。

  (三)赋的押韵,有的句句押,如扬雄《解嘲》中的:

   是故知玄知默,守道之极;爰清爰静,游神之庭;惟寂惟漠,守德之宅。有的隔句相押,如江淹《别赋》,除了“琴羽张兮箫鼓陈,燕赵歌兮伤美人”以外,都是隔句相押。隔句相押是最常见的押韵方法,这与《诗经》《楚辞》的押韵方法相同。但如上面所说的,古赋和文赋常夹有散句,押与不押,比较自由。例如扬雄《解嘲》:

   范雎,魏之亡命也。折胁摺髂,免於徽索,翕肩蹈背,扶服入橐。激卬万乘之主,介泾阳,抵穰侯而代之,当也。蔡泽,山东之匹夫也。顩颐折頞,涕唾流沬,西揖强秦之相,扼其咽而亢其气,捬其背而夺其位,时也。天下已定,金革已平,都於洛阳;娄敬委辂脱挽,掉三寸之舌,建不拔之策,举中国徙之长安,适也。五帝垂典,三王传礼,百世不易;叔孙通起於桴鼓之间,解甲投戈,遂作君臣之仪,得也。吕刑靡敝,秦法酷烈,圣汉权制,而萧何造律(注:这里既可认为“敝”“烈”“制”“律”四字通押,也可认为“敝”与“制”押,“烈”与“律”押。),宜也。这一段押韵很不规则,有句句押,有隔句押,也有六七句到十多句不押的。文赋如苏轼的《前赤壁赋》除句句押和隔句押外,也有三句或四句才押的。这种作法是赋体诗的成分减少、散文成分加多的表现之一。

  (四)所谓韵脚,不一定在句末。如果句末是虚词,往往在虚词的前面押韵。这是继承了《诗经》《楚辞》的作法。例如:

   意者玄得无尚白乎?何为官之拓落也?

   客徒欲朱丹吾轂,不知一跌将赤吾族也!

   是以士颇得信其舌而奋其笔,窒隙蹈瑕,而无所诎也。

   (以上扬雄解嘲)

   赋有凌云之称,辩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者乎!

   (以上江淹别赋)

   “月明星稀,鸟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

   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

   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以上苏轼前赤壁赋)这种押韵方式古赋和文赋中用得较多,六朝骈赋一般不用,《别赋》中只有一个例子。

  句末的虚词,一般不用作韵脚,但也有用来押韵的。例如:

   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杜牧阿房宫赋)

  (五)韵脚以不重复为原则,例如上面所举的三篇赋和本单元文选中其他几篇赋都没有同字重押的。有时候看来好像是重韵,实际上这两个韵字的字形虽然相同,意义却迥然有别,那只能认为用了同形词或同音词,而不是重韵。试以庾信《哀江南赋》为例:

   天子方删诗书,定礼乐,设重云之讲,开七林之学。谈劫烬之灰飞,辩常星之夜落。地平鱼齿,城危兽角。卧刁斗於荣阳,绊龙媒於平乐。

   尔乃桀黠(xiá)构扇,冯陵畿甸。拥狼望於黄图,填卢山於赤县。......陶偘(侃)空争米船,顾荣虚摇羽扇。例一,“礼乐”的“乐”(yuè)和“平乐”的“乐”(lè)不但不同义,而且不同音,只能算同形词。例二,“桀黠构扇”的意思是叛臣捏造事实,煽动君主。“构扇”的“扇”与“煽”同义,和“羽扇”的“扇”不同义,只能算同音词。即使是这样,同形词或同音词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规矩,直到唐诗宋词中还是适用的(注: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共用三个“卒”字押韵,它们是既不同义,又不同音。王力《古代汉语》1414页注〔16〕)。


五、赋的结构

  赋可以有三个部分:前面有序,中间是赋的本身,后面有“乱”或“讯”等。刘勰《文心雕龙·诠赋》说:“既履端於倡序,亦归余於总乱。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乱以理篇,迭致文契。”序是说明作赋的原因,“乱”或“讯”大多概括全篇的大意。但序和“乱”等不是赋一定要具备的。

  西汉以前的赋是没有序的,例如贾谊的《吊屈原赋》和扬雄的《解嘲》等。后人把《汉书》的话抄来作序,那并不是作者的原序。从东汉开始,作者才自己写赋序(注:清代王孙《读赋卮言·序例》说:“自序之作,始于东京。”),例如班固的两都赋。赋序与赋本身在形式上的差别,是赋用韵而序不用韵。汉代赋序和一般散文没有分别,六朝赋序有用骈体文写的,例如庾信《哀江南赋序》。

  “乱”或“讯”在汉赋中多有这一部分。例如贾谊《吊屈原赋》有“讯”,扬雄《甘泉赋》有“乱”。这是骚体形式的沿用。六朝以后的赋很少运用这种形式的。

  有的汉赋假设宾主对答,开始和结尾都多用散文,赋本身就分成三个部分。开始部分有点近似序;结尾部分往往发点议论,以寄托讽谕之意,近似“乱”或“讯”。例如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就是如此。唐宋时代有些赋还沿用这种作法。例如韩愈《进学解》开始有几句散文,作用是为下文作张本(注:《古文辞类 》以《进学解》归入辞赋类,我们认为是对的。);杜牧《阿房宫赋》从“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起,是一段发议论的散文,这就是寄托讽谕的结尾部分。苏轼的《前赤壁赋》,开始和结尾虽然不是散文,但是结构仍可分成三部分。“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这是略等於序的开始部分。“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以下,是发议论的结尾部分。


六、赋的功用:   
一、述志。主要是抒写自己的心志。刘勰所谓“写志。”通过联系历史,联系现实,抒写自己的身世、想法、愿望。如屈原的《离骚》,这是长篇述志之作。他从家世出生取名开始,谈到自己的修身立命,受到谗言中伤。追述古圣先贤,上天入地,抒发自己报国无门之情,纵横捭阖,斐然成章。虽未用赋名,却是一篇古骚赋。汉崔篆的《慰志赋》,他在王莽时征为步兵校尉,不就。后其母受莽诰封为义成夫人,他怕有妨害,不得已就建新大尹之职,但称病不视事。东汉初,又举荐贤良,篆以受过新伪宠,愧对汉朝,辞归不仕,因写赋以明志。
二、言情。主要叙述人的感情。继汉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后,晋陶潜作《闲情赋》,以美人为喻,提出“愿在衣而为领”等十种愿望,以抒发感情,诚然一往情深,耐人寻味。梁江淹《恨赋》《别赋》,都是言情之作。
三、写景。汉大赋多为写景之赋。西汉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扬雄的《长杨赋》《羽猎赋》,大都描写宫馆园囿、山川风景、畋猎场面,加以讽谏的,场面阔大,气象恢弘。东汉班固的《西都赋》《东都赋》,张衡的《西京赋》《东京赋》,晋左思的《三都赋》,都是长篇巨制,主要写山川城市。
四、咏物。刘勰所谓“体物”也。荀况的《赋篇》关于蚕、云、针的描述,  《屈原》的《橘颂》已开其端,贾谊的《鹏乌赋》,开创了咏物赋的新天地。大体可咏动物,如祢衡的《鹦鹉赋》,王粲的《白鹤赋》,徐陵的《鸳鸯赋》;咏植物的如枚乘的《柳赋》,  沈约的《高松赋》,庾信的《枯树赋》;咏静物的如刘歆的《灯赋》,蔡邕的《笔赋》,嵇康的《琴赋》;咏自然的如宋玉的《风赋》,公孙乘的《月赋》,木华的《海赋》,等等。
五、叙事。主要是述事记行等方面的赋。如班昭的《东征赋》,崔驷的《大将军西征赋》,蔡邕的《述行赋》,郭璞的《登百尺楼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等等。
六、论理。主要用赋阐明道理的赋。这方面的赋比较少,著名的如陆机的《文赋》,白居易的《赋赋》。它如杜牧的《阿房官赋》,实为政论赋。
述志、言情、描景、咏物、叙事、论理,几个方面是基本内容。其他方面如人物赋,有汉武帝刘彻的《悼李夫人赋》;以神仙为影子的如宋玉的《神女赋》,曹植的《洛神赋》,桓谭的《仙赋》;等。其实无事不可入赋,正如司马相如所言:包括天地,总揽人物。



点评

好文,学习,谢谢!  发表于 2017-2-8 08:58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2-7 19: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兄这贴给力。欣赏,新年大吉!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14: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文杰215 于 2017-2-8 15:01 编辑
多多补丁 发表于 2017-2-7 19:51
苏兄这贴给力。欣赏,新年大吉!

谢谢多多坛主的支持!预祝元宵节快乐!好久以来,就感觉一些热心的诗友,其中还有一些版主级别的同好,常将“词”、“曲”一类作品,贴上“辞赋”的标签,发到本版,其中不乏写得好的作品,为了不致挫伤发帖者的积极性,我往往采用“移动”、或者提示,如“学习先生的好词”等方式,感觉确实好的也“推荐”赏读,但是绝不跨过“优秀”、“精华”这个底线。这也难怪,版块除坛主的那篇《律赋衡裁》以外,就没有更多关于赋体文学的专著了,恰好,涂健老师解了这个燃眉之急,所以,我就·如获至宝般地立即编辑发出来了!再次谢谢涂健老师!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2-10 09: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文杰215 于 2017-2-11 13:50 编辑

如若畅叙情怀,我喜欢唐宋以来散赋,不拘一格,稍有对偶,适合舒展情怀。而骈赋,适合少有感怀,而多韵弄辞藻、对仗、平仄,此为类似古董把玩之感。今人韵律与古韵差距很大,很难骈文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13: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文杰215 于 2017-2-11 13:51 编辑
宋词广爱 发表于 2017-2-10 09:00
如若畅叙情怀,我喜欢唐宋以来散赋,不拘一格,稍有对偶,适合舒展情怀。而骈赋,适合少有感怀,而多韵弄辞 ...

先生的这段话很有见地!推荐共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2-16 22: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劲赏学习,受益匪浅!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2-17 14: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4: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滕阳公子 发表于 2017-2-16 22:46
劲赏学习,受益匪浅!

谢谢先生的雅赏,问候您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4: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王先生雅赏!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3-16 19: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GMT+8, 2017-5-23 11: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