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第四届“诗词中国”开赛啦!《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查看: 466|回复: 14

[会员作品] 九个字值五仟多万,纪晓岚曾说“目也其人至不足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19: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个字值五仟多万,纪晓岚曾说“目也其人至不足道”
【写在前面】2013年9月19日,纽约举办的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精品”拍卖会上,苏轼创作的《功甫帖》以822.9万美元成交,九个字的《功甫贴》拍出五千多万人民币的高价。“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这九个字告别语,包含了苏轼与郭功甫密切关系,历代藏家对其评价甚高,实属罕见、极为珍贵。郭功甫何许人也,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其人。
【纠正一个错误】《宋史·列传》(第二百三·文苑六)在记述郭功甫时有这一句:“熙宁中,知武冈县签书保信军节度判官”。签书,为宋代枢密使的副官,掌管办理军事文书。本作“签署”,因避英宗 ( 赵曙 )讳,改作“签书”。 这句话意思是“熙宁年间,(郭功甫)当武冈县令并掌管保信军军事文书”。保信军在庐州,距武冈县很远,宋朝武冈县不属庐州管辖。这里“武冈”应是“桐城”。宋朝李廌有一首《题郭功甫诗卷》长诗是对他一生的记录。这首诗太长,录取关键句子:桐城明府住姑孰,襟裾萧洒天与才。……临川先生久知己,十年执政居公台。……岂无白虹夜贯斗,犹使宝剑丰城埋。几年令尉困下国,板简青衫趋郡阶。……傥使文章敌天下,再使神禹驱秦淮。李廌(1059-1109) ,字方叔,号齐南先生、太华逸民,住德隅斋。6岁而孤,能发奋自学,以文而名,与郭功甫、苏轼等关系密切。
【浮山石刻】

浮山远公塔内石刻《竹室集》
【识文】天光写秋碧,林叶脱秋黄。片帆云外去,游兴与秋长。浮山别意。滇南大巍净伦,参古庭祖塔,天顺癸未(1463年)秋八月书。见《竹室集》。
翻开明朝浮山曹溪第二十四代大巍禅师《竹室集》,我们看到这一段记录:白云端禅师因郭功辅到。示众云。夜来枕上作得个山偈。谢功辅大儒说。与大众请。已后分明举似诸方。此偈非惟谢功辅。大儒只要与天下有鼻孔衲僧脱却着肉汗衫。乃云。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尒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也。拈云。此偈谢功辅大儒。即得要脱他衲。僧着肉汗衫。则未可何也。犹带笔墨气在。(《曹溪一滴》卷之六)
宋朝晓莹禅师《罗湖野录》记载:端和尚。于皇祐四年(1052)寓归宗书堂。郭功甫任星子主簿。时相过从。扣以心法。逮端住承天。迁圆通。郭复尉于江州德化。往来尤密。端移舒州白云海会。郭乃自当涂往谒。端问曰。牛醇乎。对曰。醇矣。端遽厉声叱之。郭不觉拱而立。端曰。醇乎。醇乎。于是为郭升堂而发挥之曰。牛来山中。水足草足。牛出山去。东触西触。又不免送之以偈曰。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可知礼。未几。示寂。郭为铭其塔。略曰。师之道。超佛越祖。师之言。通今彻古。收则绝纤毫。纵则若猛虎。可谓知言矣。昔人逢僧。话得半日之闲。尚见于诗。况学牧牛卒致乎醇。自载于塔碑。亦不为过。
【简介】郭祥正(约1032~1100),字功父,一作功甫、功辅,号净空居士,当涂人,为唐朝郭子仪后人,妻子孙氏,子郭承务,一子夭折。皇佑初进士及第,1052年任星子县主簿,守端住承天寺时,在石溪齐安与王安石结识,受到王安石赏识,历官秘书阁校理、太子中舍、朝请大夫、殿中丞等。熙宁六年四月为太子中舍,遭谤言。八年(1075)为桐城令签书保信军节度判官,管理保信军水军,居住在石溪齐安城南门,称郭幕府。1084年隐居枞阳青山庵,因病住安堂坐化。据传他一生写了5000多首诗,在纪晓岚审核下,留下四分之一不到,其中还有改动现象。存《青山集》30卷。他的诗风纵横奔放,酷似李白,人说他“李白后身”,在宋朝诗坛影响很大。他还是山水派画家,据传他曾作齐安八景图,由王巩题诗,同时精通佛、道禅理。他是集儒、释、道、画为一体的一代宗师。
【评价】宋朝周紫芝《竹坡诗话》:贺方回尝作《青玉案》词,有“梅子黄时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郭功父有《示耿天隲》一诗,王荆公尝为之书其尾云:“庙前古木藏训狐,豪气英风亦何有?”方回晚倅姑孰,与功父游甚欢。方回寡发,功父指其髻谓曰:“此真贺梅子也。”方回乃捋其须曰:“君可谓郭训狐。”功父髯而胡,故有是语。梅尧臣看到他的诗后惊叹道:“天才如此,真太白后生也!”。郑獬说他“江南又有谪仙人”。 潘兴嗣赞道:“人疑太白是重生”。
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这样对郭功甫评述:盖因其诗格相近,从而附会。然亦足见其文章惊迈,时似青莲,故当时有此品,目也其人至不足道,而其集犹传,厥有由欤?而《林间录》中有这样记载:“(慧洪)曾一度被诬入狱,经丞相张商英、太尉郭开民等秦免,赐紫衣。政和元年,张、郭获罪外谪,有人诬陷慧洪与二人有谋,诏夺袈裟,发配崖州,三年之后始得归。于是弃僧服入九峰洞山,以文章自娱。后来又受诬下狱,遇赦得免”。把郭功甫改成郭开民,值得思考!
       【郭功甫在石溪齐安】郭功甫才如李白,命途多舛。我们从他在石溪齐安了解其人生,大致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约1052年,守瑞禅师来白云承天寺时,他认识了耿天骘并与桐城主簿、潜令梅尧臣、舒州通判王安石等在一起。第二阶段,熙宁八年(1075)为桐城令签书保信军节度判官,管理保信军水军,人叫郭幕府。郭功甫家人住石溪齐安城南门口人称郭南坡、郭南门、南郭子。石溪现在还保留郭幕塘这个名称。第三阶段,元丰七年1084年去职,归隐枞阳青山庵,在天承寺东安堂坐化。笔者在《全宋诗》搜集他与当时名家来往唱和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一、第一次来石溪齐安
郭功甫1052年,因守端禅师住白云海会(承天寺),郭功甫追随来到石溪齐安,在这里结识了梅尧臣、耿天骘、王安石、吴德常(德仁)、祖玑等。后任江州德化尉,受到王安石重任,历官秘书阁校理、太子中舍、汀州通判、朝请大夫、殿中丞等,虽仕于朝,不营一金,所到之处,多有政声。皇祐三年辛卯(1051)31岁王安石以殿中丞通判舒州,约在1057年离开石溪。郭功甫嘉祐四年(1059)赴德化县尉,离开石溪。
郭功甫到白云海会,经羊子江口,留下《古羊江口》诗句:古羊江口两山阴,野客停挠为一吟。面逆寒风望苍翠,老来唯有爱山心。古羊江口,又叫羊子江口、羊谷口,在枞阳县项铺镇石溪与柳西村交界处,是从石溪齐安古城通往承天寺的道口。《嘉庆庐州府志》有“羊谷口”记载,羊子江口名称至今未改。
       1、他与守端禅师之间诗章
赠端禅师(宋·郭祥正)
十年不变旧,交深情愈淡。世乐贻真羞,去若出阱陷。
故林泉石新,悠然在虚鉴。寂寂夜香沉,无心答钟梵。
答郭祥正居士(宋·释守端)
藏身不用缩头,敛迹何须收脚。金乌半夜辽天,玉免赶他不著。
       他拜守端禅师为师,守端圆寂,他为其塔题铭。《罗湖野录》记载:“郭为铭其塔。略曰。师之道。超佛越祖。师之言。通今彻古。收则绝纤毫。纵则若猛虎”。
郭功父拜守端为师,住白云承天寺。黄庭坚书写《郭功父得杨次公家金书细字经求予作赞》:为一大因缘,佛说妙莲华。清净法光明,透彻十二部。我法妙难思,虽说未曾说。是故秘密藏,藏在微尘中。有大心众生,破尘出经卷。字义皆炳然,堂堂而秘密。或以糅金书,壮严甚奇妙。以其翰墨切,微细作佛事。胜眼若千日,照耀世界海。说法从心起,复以心庄严。非小亦非大,尔等众心量。水牛生象牙,堕在诸佛数。

2、他在白云承天寺活动诗章
入承天观二首 其一(宋·郭祥正)
飘飘飞盖入仙山,楼阁初逢碧霭间。为问蟠桃今熟未,客来一食欲忘还。
入承天观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云舒云卷晓风凉,千尺松梢鹤唳长。昨夜月宫飘桂子,至今楼殿带天香。
【注】承天观即天庆观。
承天院清辉阁(宋·郭祥正)
一轩谁与写清辉,地近城闉却少知。只待中秋深夜看,玉蟾低蘸碧琉璃。
【注】宋代石溪齐安唐代设白云司,宋朝设白云六曹。白云又是佛教圣地,分东岩(白云岩)、西岩(云岩)和白云海会。白云海会前身为齐安院,有二难祠、后有齐安王祠,宋朝祖玑、五祖法演、守端、郭功父等在此布施佛法。祖玑琏禅师来此,仁宗赐龙脑钵、英宗赐名大觉禅师,而改名承天院,承天寺,清朝改为天承寺(天真寺),简称天寺。大觉禅师称祖玑,《光绪桐城县志》有祖玑、投子记载。
宋朝王巩的《游白云山海会寺》诗句:龙舒富山水,白云又其角。七峰互回环,仰见天一握。【注】王巩的诗弄到他孙子王道《相山集》里。还有:白云深处是吾家,山市归来日影斜。独立前村聊送目,孤村流水闹寒鸦。有《王定国诗钞》流传于世。王巩后人一直居住本地,这是后话。
送僧琏(宋·郭祥正)
释从白云来,衣上白云湿。借问来何勤,道师碑未立。
文言予岂能,孝节尔谁及。却返旧山中,猿啼暮风急。
【注】琏禅师即大觉禅师。
3、他与秀公之间诗章
秀公见喜饭僧二首 其一(宋·郭祥正)
百年光景逐飞萤,会脱尘劳只有僧。一饭聊为清净乐,福田求报我何能。
秀公见喜饭僧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审观六入本来空,觉海迷波理亦同。满钵香粳聊共饱,此缘不落有为中。
《罗湖野录》记载:“沩山小秀禅师与法云大秀禅师。久依天衣怀公。号为饱参。俱有时名。故丛林以大小呼之。因结伴探诸方。首谒圆鉴远公于浮山。……小秀闻僧举三关语。悚然惊异。欲往见之。大秀曰。吾不疑矣。小秀于是独行。大秀迟其不复。潜令僧窥南公作为。僧至期月。见其孤坐一榻。泊如也。返告大秀曰。此老无佗长。但修行道者僧耳。大秀由是让小秀曰。这措大中途失守。负吾先师。大秀寻游淮上。首众僧于白云。而端禅师举之出世四面山。……小秀。弋阳应氏子。家世业儒。环安院乃其故居也”。小秀在齐安院周边有其祖业。
4、他与耿天骘之间诗章
耿天骘归洁堂(宋·郭祥正)
东城耿天骘,读书五千卷。有义或未通,至忘寝与膳。
潜心唯丘轲,弟子并时彦。晚从进士起,青衫落铨选。
捕贼偶诖误,差池困州县。宁知贾马才,不上明光殿。
功名既无成,禄廪岂足恋。归来洁其身,旧学进吾善。
构堂剪深竹,江山使对面。秀色览天镜,毛发瑩可见。
闲情寄浮云,零落两三片。颓然堕支体,隐几自峨弁。
有时明月来,朋簪合清宴。狂为梁甫吟,璀错珠玉串。
夫人无妒忌,群妾美目眴。大儿富文学,又随太守荐。
百口不忧贫,九品不为贱。内足外亦足,此乐信无倦。
轩冕达士寄,形色圣人践。他时采高名,犹冠儒林传。
酬耿天骘见寄(宋·郭祥正)
追维平昔游,十几丧六七。与君虽尚在,踸踔各衰疾。
功名无几何,岁月忽已失。伻来辱新诗,欲和久阁笔。
文章老愈精,光彩烂星日。市门果神仙,参军真俊逸。
又如窥沙漠,铁骑万馀匹。一战孰与当,百胜得深术。
有过惧不闻,愚恶志所嫉。言归洁其身,天命能自诘。
知音我愈寡,深谷讵敢出①。相望止一江,高议容接膝。
请观商山皓,宁终守蓬荜。众人拉其华,君子俟其实。
定当卜邻去,携手藏于密。
按:① 自注:君作洁归堂,遂有退居之计,而劝予出就仕。
酬耿天骘见寄(宋·郭祥正) 
我思昔人言,处世犹大梦。尘编堆床头,抚事聊一诵。
兴衰系时运,贾谊尔何恸。又思东方朔,为鼠知不用。
谁怜胯下儿,能领百万众。势去竞诋排(原作排诋),功成乃歌颂。
人情岂相远,此理古今共。桓桓耿夫子,策射金榜中。
老彼涧底松,未作明堂栋。暂来令句曲,寻仙造深洞。
摩挲瑶琪花,借问谁所种。开落既忘年,一奏熏风弄。
姑熟乘月泛渔艇至东城访耿天骘(宋·郭祥正)
姑孰望东城,长江八十里。思君半夜泛渔舟,明月随人渡寒水。
【注】东城,桐城过去习惯把石溪齐安称东城,这里设有漕司,县里派主簿在此办公,接待上面来人。从姑熟到石溪齐安城,经水路八十里,水路里程大于陆里程。
寄耿天骘二首 其一(宋·郭祥正)
海棠妍①媚露桃红,高卧遥知锦绣中。欲问何时渡江去,看花准拟趁春风。
按:① 原作研,据道光本改
寄耿天骘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北山曾赏浪山梅,梅蕊含冰一半开。国老自亡梅自发,送梅人在亦悲哀。
酬耿天骘见寄(宋·郭祥正) 
我思昔人言,处世犹大梦。尘编堆床头,抚事聊一诵。
兴衰系时运,贾谊尔何恸。又思东方朔,为鼠知不用。
谁怜胯下儿,能领百万众。势去竞诋排(原作排诋),功成乃歌颂。
人情岂相远,此理古今共。桓桓耿夫子,策射金榜中。
老彼涧底松,未作明堂栋。暂来令句曲,寻仙造深洞。
摩挲瑶琪花,借问谁所种。开落既忘年,一奏熏风弄。
诗言此归隐,不恋五斗俸。何时定挂冠,我愿为仆从。
酬耿天骘见寄(宋·郭祥正)
追维平昔游,十几丧六七。与君虽尚在,踸踔各衰疾。
功名无几何,岁月忽已失。伻来辱新诗,欲和久阁笔。
文章老愈精,光彩烂星日。市门果神仙,参军真俊逸。
又如窥沙漠,铁骑万馀匹。一战孰与当,百胜得深术。
有过惧不闻,愚恶志所嫉。言归洁其身,天命能自诘。
知音我愈寡,深谷讵敢出。相望止一江,高议容接膝。
请观商山皓,宁终守蓬荜。众人拉其华,君子俟其实。
怀天骘(宋·郭祥正)
筑室君先隐,穷途我正难。流莺春谷暖,别鹤玉琴寒。
泉响经时听,云光抵暮看。异方空泪眼,何日共幽欢。
耿天骘,生卒待考,与王安石年龄相近。石溪齐安人,著作郎,参军,平山堂教授,居齐安东城洁归堂。耿天骘与王安石关系密切。耿天骘弟子时彦,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己未科状元,见《宋儒学案》。康熙二十二年《桐城县志》:东乡,石溪离城九十里,上则。学堂山离城九十里,上则。炭埠离城九十里,上则。万安桥离城九十里,上则。《嘉庆庐州府志》(卷五古迹下)州志:平山堂,在儒学前,紫芝山上,宋时建。
       5、他与王安石之间诗章
生日次韵南郭子二首 其二(宋·王安石)
寒逼清枝故有梅,草堂先对白头开。残骸已若鸡年梦,犹见骚人几度来。
【注】此诗作于1082年。见王安石《庚申正月游齐安有诗云水南水北重重柳壬戌正月再游》“招提诗壁漫黄埃,忽忽笼纱两过梅。老值白鸡能不死,复随春色破寒来”。
和郭公(张本作功)甫(宋·王安石)
且欲相邀卧看山,扁舟自可送君还。留连城①郭今如此,知复何时伴我閒。
按:① 原作山,据张本改
西轩看山怀荆公(宋·郭祥正)
长忆金陵数往还,诵公佳句伴公閒。如今不复闻公语,独自西轩卧看山①。
按:① 自注:公见寄云且欲相要卧看山。
王安石《示耿天骘》
挟策能伤性,捐书可尽年。弦歌无旧习,香火有新缘。
白土长冈路,朱湖小洞天。望公时顾我,于此畅幽悁。
【注】王安石与耿天骘的关系可参考龙舒本《王荆公全集》。详情见作者已行文《舒王私宅今何处》。
6、他与梅尧臣、吴仲庶之间诗章
梅尧臣曾当桐城主簿,后为潜令。潜县不是今天的潜山县。根据《江南通志》、《嘉庆庐江县志》、《嘉庆庐州府志》,以及清姚范的《援鹑堂笔记》中潜县考证和方东树注释,结合各种资料分析,潜县范围南至枞阳会宫镇,北至庐江县南。时间大约在公元1035—1074年,1075年撤去,南部并桐城县,当时属保信军。杨杰有《潜山行》诗一首。
潜山行(宋·郭祥正)
笑别姑熟州,来作潜山游。潜山闻名三十载,写望可以销吾忧。
晴云如绵挂寒木,广溪镜静涵明秋。山头石齿夜璨璨,疑是太古之雪吹不收。
信哉帝祖驻銮跸,异景怪变谁能求。若非青崖见白鹿,安得此地排珠楼。
群仙长哦空洞绝,绿章封事乘虚辀。灵鸟盘旋老鹤舞,华灯散采祥飙浮。
噫吁嚱,汉武登坛求不得,明皇夜梦推五百。宁知司命抱真符,为宋真人开社稷。
诏书数下修琳宫,殿阁缥缈平诸峰。六朝德泽施愈远,九天福祐来无穷。
君不见潜山之下,潜水之涯。菖蒲有九节,白术多紫花。
采之百拜献君寿,陛下盛德如重华。
赠啸月岩吴居士(宋·郭祥正)
幅巾藜杖客浮山,便隐深岩避世喧。每见月华何事啸,此身聊欲伴孤猿。

浮山石刻
次韵和吴仲庶舍人送德化郭尉(宋·梅尧臣)
蒲叶高帆十二幅,秋风逆水满樯开。是时不畏浪头起,到日定将船尾堆。
用舍东方言虎鼠,贱疏梅福比蒿莱。少年才辨无如美,庐岳峰前莫滞回。

浮山吴德常石刻
吴仲庶,字德常,一写作德仁,住石溪延艺阁,殿试进士。
二、第二次来石溪齐安
据《宋会要辑稿》记载:“王荆公当国,郭祥公正知二州。……上览叫异之,一日问荆公曰:卿识郭祥正否?其才似可用?荆公曰:臣顷在江东尝识之,才近纵横,言近捭阖,而薄于行”。嘉祐六年(1061年)四月郭功甫为太子中舍,先后任秘书阁校理、太子中舍、汀州通判、朝请大夫、殿中丞等。虽仕于朝,不营一金,所到之处,多有政声。后因遭谤言,王安石为相期间,实行“新政”,郭祥正拥护王安石变法,并上书奏乞天下大计,称颂王安石。但遭王安石反对派百般诬蔑,一些人说他谀颂王安石。王安石避嫌,“耻为小人所荐,因极口陈其无行”,故而对他冷漠、轻蔑。熙宁八年(1075)为桐城令签书保信军节度判官。郭功甫重来齐安,潜县并入桐城,乃属保信军节度。
1、他在桐城县境内活动诗章
重来桐城(宋·郭祥正)
碧水苍山照眼青,始知朱邑爱桐城。重来二十三年后,犹有斯民眷眷情①。
按:① 同上书卷四六《江南东路·安庆府》
【注】苍山,为苍岘山,又名岘山。二十三年,1052年第一次来,1075年正好二十三年。
代公庆上郭帅 其二(宋·王灼)
昔年先庙谒汾阳,提笔从公写短墙。再别巴江油戟下,七逢天竺桂枝香。
宦途自许安仁拙,浮俗谁怜处士狂。客舍无烟饥欲死,尚惭知己问行藏①。
按:① 同上书卷一五一三九引《颐堂集》
【注】汾阳指临济宗汾阳善昭门传人。
藏舟浦(宋·郭祥正)  
金城北,荒荒野水连云白。岛屿相望一径通,绕堤杨柳迷春色。
天下三分血战秋,张辽凿浦暗藏舟。吴蜀虽亡晋已起,山川自结寒烟愁。
永平只作寻春处,关门锁断春归路。画船载酒歌白纻,不忍醒时送春去。
【注】藏舟浦,在石溪齐安城东三里。《嘉庆庐州府》志见载。张辽拔阴安。见《三国志·张辽传》
与内饮有赠(宋·郭祥正)
瓮中有浊酒,畦中多美蔬。呼童取大网,更向溪中渔。
鱍鱍得鲜鳞,斫脍选肥鲈。君生不能织,我生不能锄。
儿孙无白丁,生理已有馀。陶然共一醉,隙间驰白驹。
倏忽各已死,体化委虫蛆。
谒桐乡张府君庙(宋·郭祥正)
桐乡富山水,此地最深秀。诸峰合屏围,二冈屹龙斗。
谷暖禽语滑,岸束溪声逗①。老木如巨贤,森卫备前后。
神功金刻存,庙古何年构。衣冠近唐人,名字嗟莫究。
悯旱鞭怒蛟,深潭此身仆。明诚动苍天,雷雨洗白昼。
至今福斯民,血食固宜厚。予生本屯贱,窃位忧致寇。
约身既多缺,何以抚耆旧。况瞻贤达迹,彼美松柏茂。
芳醪荐樽爵,馨蔬实笾豆。悠悠神之思,馀光破昏愗。
归欤歌芜辞,聊用答灵祐。
按:① 原作走,据四库本改
再游浮山呈璞禅老(宋·郭祥正)
当年寻胜已忘还,乘兴重来倍觉閒。赤脚敬瞻新宝藏,白髯羞对旧青山。
禅翁昔授岭头衲,狂客今探树穴环。行把生涯付妻子,幻身长寄一岩间。
浮山阻雨二首 其一(宋·郭祥正)
寻山一日遍浮山,却望江南兴欲还。半夜神龙兴骤雨,故留閒客伴僧閒。
浮山阻雨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云颙辞世几番春,老令霜髯未变尘。重拂旧题悲往事,幻身今幸作閒人。
龙眠行留别修颙禅师(宋·郭祥正)  
桐乡山水天下名,龙眠气势如长城。重冈复岭跨三郡,磐压厚地攒青冥。
东南佛寺号投子,寺门洞启原无扃。雪峰三来道方契,凿井百尺穿重冰。
至今善利永不泯,辘轳夜转闻寒声。慈济玄谈载金刻,龟趺鳞甲光荧荧。
谁忧怪变碎以斧,半落崖下莓苔青。时移岁晚人事塞,高座窃据非真僧。
白云徒侣半凋落,泉石往往荒柴荆。我来抉弊眼除眯,颙自寿至人天迎。
随车贝叶五千卷,宝藏突兀同时成。张翁好施古亦少,助我福地还中兴。
老禅咒龙未三日,泉发石上吁可惊。晨厨千僧用无尽,琅玕引溜何泠泠。
城中客少民事简,屡携茗酌来煎烹。叩师玄关问至理,心地拂拭菱花明。
妙峰胜会岂殊此,迷即成凡随死生。明朝官满重回首,别师写作龙眠行。
重九日同修颙惠云二禅师游浮山访洪琏长老(宋·郭祥正) 
邑城东南百馀里,穿尽荒山渡重水。林倾路转大壑开,峭壁崔嵬半空倚。
上无勾连下无根,镌镵难成画难比。回环岩窦碧玲珑,月华吞吐湖光洗。
石鼓昼鸣云雨垂,金鸡夜斗龙蛇起。成公说法已千年,事载龟趺尚新美。
嗟予平生慕佛学,空洞忘机造玄理。暂来福地神愈清,况接高禅挥麈尾。
晋颙悟道天下师,云琏声名自予始。精蓝际会付三人,净众如归闻法喜。
今朝更结名山游,宝阁珠楼同践履。达了无生无不生,一声猿啸清风里。
2、他与陆元钧之间诗章
谢馀干陆宰惠李廷圭墨(宋·郭祥正)
集仙昔与文忠游,文采声鸣喧九州。鲲鹏未化忽拓翼,地老天荒云海幽。
箧中尝秘上赐墨①,紫金泥印双脊虬。名题廷圭姓氏李,此物未省何年留。
纹如坚犀刮不动,铿铿触砚苍烟浮。蜀笺洒落黑胜漆,欲论所直真难酬。
麟儿字法肖家学,珍绨宝匣深藏收。并刀截断辄分我,始信明珠今暗投。
嗟予吟笔久已阁,辩舌倒卷刚肠柔。书陈北阙上印绂,志乐南亩亲锄耰。
得君赐墨竟安用,捧玩反覆增予羞。况君绿发眸子瑩,才业自副朝廷求。
研磨煤麝染谏草,扶擿世病苍生瘳。名成功遂取上笏,世阀光焰垂千秋。
莫如老钝默将死,再拜谢贶长江头。
按:① 自注:仁宗所赐李廷圭墨。

浮山陆宰石刻
【注】陆宰,字元钧。山阴人,淮南计度转运副使,陆游父亲。
3、他与郑獬来往诗章
白云道中(宋·郑獬)
翠璧连环三百里,行人不奈爱山何。莫辞下马寻云径,前到淮西尘已多。
过三十六洞 其一(宋·郑獬)
草深树密不见溪,但闻地底溪声回。忽从山口渡流水,始知此溪山北来。
过三十六洞 其二(宋·郑獬)
苍山连环不断头,溪声绕山无时休。后溪已穿绿树去,前溪却向山前流。
过三十六洞 其三(宋·郑獬)
高溪却泻低溪水,溪里分明见白沙。夜来山上暴风雨,溪口流出红桃花。
【注】浮山有三十六岩洞。
赠冲雅师(善草书)(宋·郑獬)
姑孰上人溪上居,碧松摇雨晚凉初。谁将六角竹枝扇,来问羲之觅草书。
皇佑初郭祥正、滕甫、郑獬、汪辅之等进士及第,成为后来的“东州逸党”。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9: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第三次在石溪齐安
郭功甫作漳州通判时,因所主管的寺庙僧道亨,把收受建庙的钱卷走,而获连带责任,查清事实真相后获赦免。他回归石溪齐安,后隐居于青山庵,潜心佛法。见于《宋会要辑稿》记载:(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 (二月)十三日:《长编》卷三四四记此条于三月壬子,是月庚子朔,壬子为十三日。前汀州通判、奉议郎郭祥正勒停,坐权漳州补僧道亨住持不当受金,悔过还主,及违法差送还人,经赦也。《宋会要辑稿-清-徐松-358》。他与妻子孙氏,曾育一子六岁夭折,时称活佛转世。
《活佛转世》公案:归宗宣禅师,汉州人,琅琊广照之嗣,与郭功甫厚善。忽一日,南康守以事临之,宣令人驰书与功甫,且祝送书者云:“莫令县君见。”功甫时任南昌尉。书云:“某更有六年世缘未尽,今日不奈抑逼何!欲托生君家,望君相照。”乃化去。
功甫得书,惊喜盈怀。中夜其妻梦寐,仿佛见宣入卧内,不觉失声云:“此不是和尚来处。”功甫问其故,妻答所见。功甫呼灯,以宣书示之。果有娠,及生即名“宣老”。才周岁,记问如昔。逮三岁,白云端和尚过其家,功甫唤出相见,望见便呼“师侄”。端云:“与和尚相别几年耶?”宣屈指云:“四年也。”端云:“在甚处相别?”宣云:“白莲庄。”端云:“以何为验?”宣云:“爹爹妈妈明日请和尚斋。”忽门外推车过,端云:“门外什么声?”宣作推车势。端云:“过后如何。”宣云:“平地一条沟。”甫及六岁,无疾而化。
传承谱图:
               ┌→黄龙慧南(黄龙派)
  临济宗汾阳善昭┬→石霜楚圆┴→杨歧方会(杨歧派)→白云守端
         └→琅邪慧觉─→归宗可宣

西斋二首 其一(宋•郭祥正)
西斋吾所构,檐角颇依林。潇洒松篁影,暄和燕雀音。
青春那肯住,白发任相侵。稍悟渊明乐,时时抚素琴。

西斋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西斋吾所爱,一径绿萝深。终日听新鸟,令人忘故林。
地偏无客到,山润有苔侵。祸患须安命,优游不废吟。
【注】郭功甫西斋,位于石溪齐安城南门。

溪上闲居 其一(宋•郭祥正)
溪头守穷屋,白昼常静卧。唯闻鸟雀喧,岂有车马过。
苔沿土阶绿,风尖纸窗破。遗编对古人,千载默相和。

溪上闲居 其二(宋•郭祥正)
爱此城南静,穷年守茅舍。无能聊自安,有智必趋诈。
红蕖笑池面,白鹭时时下。呼儿补疏篱,选吉得天赦。

溪上闲居 其三(宋•郭祥正)
衡茅颇幽独,物景资所好。脩篁清风来,远渚晓烟冒。
才短难趋时,囊空不忧盗。静几无纤尘,焚香读真诰。

桐城青山裴山人枉步见寻兴尽遽归(宋•郭祥正)
门外青山是我山,手携筇杖只今还。岩花落尽莺啼懒,纸帐孤灯梦亦閒。

永安再见裴材山人二首 其二(宋•郭祥正)
未到君家兴已阑,浮山十里望青山。梅花正似山阴雪,却棹孤舟夜半还。
【注】桐城永安,见《桐城县志》。现桐城市境内有藻青山,有“江北小九华”之称。浮山南有青山和青山石屋,为隐者所居。见明朝吴道新《浮山形势图》。


四恩禅院(宋•郭祥正)
石斗双崖控碧溪,榕阴冉冉与云齐。寺门欲出浑无路,直上青天万丈梯。
【注】浮山有四恩禅院,四恩,见《浮山志》和毛知遇浮山洞石刻。

【东州逸党】石溪齐安为桐城县东乡,在舒州以东,故以东州相称。由于元佑党苏东坡、黄庭坚、王巩、吕陶、王岩叟、晁补之、张耒、李之仪、李昭玘、李格非等人到来,以及杨杰、吴仲庶、潘兴嗣等人,加上毛维瞻、毛国华、毛渐、李公麟、李公择、李冲元等人,他们聚会在一起,或饮、或歌、或禅,结成月泉吟社、白莲社。其中以王巩、吴仲庶、杨杰为中心的白莲禅社,影响很大,约有二十三人,他们聚会的地点在王巩的东斋或西斋,东斋位于项铺镇王家塝(见《桐城白杨王氏宗谱》),西斋在石溪清虚堂。还有吴仲庶的昌庄延艺阁、李公择的环翠山房、李冲元的白石山房、郭功甫家。在寺庙聚会地点主要在浮山、天承寺(白云海会)、白云东岩。另外,石溪齐安平山堂贡院,还有雅歌堂,里面养着官妓,《庐州府志》有载。下面谨录他们部分之间诗作,请读者雅赏。

东州逸党(宋•颜太初) 
天之有常度,躔次绝乖离。地之有常理,沈潜无变亏。
人之有常道,高下遵轨仪。三才各定位,万古永不移。
二仪设有变,修德可以祈。人道或反常,其乱何由支。
昔在典午朝,国祚向陵夷。日向中夜出,赫赫来东陲。
地向太极裂,中有苍鹅飞。高厚灾且异,人妖亦繁滋。
始有竹林民,怪诞名不羁。次有夷甫辈,高谈慕无为。
沈湎多越礼,阮籍兼辅之。虚名能饰诈,光逸与王尼。
何曾有先见,不能救其衰。张华徒竭力,无以扶其危。
至今西晋书,读之堪涕洟。尔来历千年,炎宋运重熙。
东州有逸党,尊大自相推。号曰方外交,荡然绝四维。
六籍被诋诃,三皇遭毁訾。坑儒愚黔首,快哉秦李斯。
与世立宪度,迂哉鲁先师。流宕终忘反,恶闻有民彝。
或为童牧饮,垂髽以相嬉。或作概量歌,无非市井辞。
或作薤露唱,发声令人悲。或称重气义,金帛不为赀。
或曰外形骸,顶踵了无丝。麀聚复优杂,何者为尊卑。
遥闻风波民,未见如调饥。偶逢绅带士,相对如拘縻。
不知二纪来,此风肇自谁。都缘极显地,多用宁馨儿。
斯人之一唱,翕然天下随。斯人之一趋,靡然天下驰。
乡老为品状,不以逸为嗤。宗伯主计偕,不以逸为非。
私庭训子弟,多以逸为宜。公朝论人物,翻以逸为奇。
家国尽为逸,礼法从何施。我常病其事,中夜起思惟。
平地三尺限,空车登无歧。重载历百仞,所来因陵迟。
万一染成俗,虽悔何由追。众人皆若梦,焉能分其糜。
众人皆若醉,不知啜其醨。天下皆病痿,俾谁就鲁医。
天下皆病狂,何暇灸其眉。幸有名教党,可与决雄雌。
所嗟九品贱,不得立文墀。贾谊惟恸哭,梁鸿空五噫。
终削南山竹,冒死指其疵。愿乘九庙灵,感悟宸心知。
赫尔奋独断,去邪在勿疑。分捕复大索,憸人无孑遗。
大者肆朝市,其徒窜海湄。杀一以戒万,是曰政之基。
千奴共一胆,胆破众自隳。无使永嘉风,败乱升平时①。
按:① 以上《宋文鉴》卷一六

春日田园杂兴(宋•青山白云人)
昨夜东风雨一犁,晓晴邻巷共熙熙。遮门剩喜有桑柘,输国不忧无茧丝。
小妇饷耕因废织,老夫观社忽成诗。眼前物物是生意,却恨渊明归计迟。
按:月泉吟社第六十名:颔联语意深,颈联尤俊。

寄东坡(宋•郭祥正)
君恩浩荡似阳春,海外移来住海滨。莫向沙边①弄明月,夜深无③数采珠人②。
按:① 《重编东坡先生外集》作若趁明珠
②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乙编卷四 《鹤林玉露》:郭祥正闻苏轼自海外移合浦,寄诗云云。
③ 《重编东坡先生外集》作可。

送杨主簿(次公)(宋•郭祥正)  
浪花卷雪秋风起,开帆日行三百里。问君此去安所之,佐邑南城风俗美。
夫君才业真雄奇,四十青衫能养卑。世无孔子礼乐坏,君独勇起勤扶持。
书成未遇聊自哂,暂向南城为吏隐。閒入麻源倾酒卮,仙家好景无忙时。
瀑绡千丈挂苍壁,玉华万柄摇清池。嫦娥东来渡银汉,面面瑩彻皆琉璃。
谢公秀句发天籁,颜守老笔蟠蛟螭。高风凛凛尚可揖,鸟声不断哀猿啼。
嗟予学道苦不早,壮岁形容已枯槁。闻说名山心即飞,一生愿向山中老。
爱君逸兴何由攀,飘如孤鹤遗尘寰。若见麻姑与王远,寄我一粒黄金丹。

屏石谣赠郭功父(宋•杨杰) 
屏石屏石何崭岩,云初得自江之南。沙埋土蚀几千载,无人辨别嗟沉淹。
净空居士物鉴精,获之不贵黄金兼。清泉洗涤露真璞,野云凝结堆浓蓝。
巫峡山前暮雨霁,参差十二挑峰尖。比千骨朽心不朽,通窍至今存四三。
蜂房蚁垤岂足数,或疏或密争嵚嵌。铜台古研置其下,一片皴碧沉寒潭。
唐朝牛公嗜怪石,取之不已其亦贪。争如夫君一胜百,得此自足无伤廉。
我尝乘醉到君家,临风叩以苍玉簪。其声清越合律吕,簨簴可与大乐参。
何当琢磨中勾股,列为编磬歌云咸。问君考击荐郊庙,孰若藏在青山庵。

送李察推(公择)(宋•郭祥正) 
去年遇君陵阳峰,杜鹃声乱桃花红。佳人玉指接玉板,劝我一醉三百钟。
醉来骑鲸赴瑶阙,不记当时与君别。溪上扁舟破雪归,楼前芳草还春发。
白头太守重相过,开樽大笑呼琼娥。向来十客七已去,唯与杜九闻清歌。
歌声绕梁离思苦,听不得终泪如雨。回首茫茫天地中,聚散百年能几许。
今朝此地重相逢,秋汉无情江月空。把酒与君须醉倒,已知后会皆衰翁。
陵阳乐事那复得,官贱食贫身愈迫。击剑高吟非故乡,何时共作沧浪客。

谢李公择惠妙墨二饼(宋•郭祥正)  
南山来松节,北山割麝脐。烧烟扫煤和(自注:去)胶漆,篆记岁月形蛟螭。
集贤学士久珍玩,云初得自扶桑枝①。张翁所作又精绝,磨刮不动犹坚犀。
邺台古瓦汲水试,黑云随手生冰池。况君学术老益富,六经秘法穷无遗。
明窗静几列毫楮,而与此物真相宜。草玄著就垂万世,忠厚自任陈安危。
嗟予吏役久零落,至宝暗赠宁非痴。呜呼大禹已往不复见,一尺浑厚疑玄圭。
按:① 自注:李得于宗室。

酬李公择谢予赠范李猿獐(宋•郭祥正)
黄獐雄领雌,青猿母抱子。一落罝网中,城市就生死。
不如图画上,山深石泉美。永无罝网忧,精神自全耳。
爱之写横轴,容易披案几。动静适自感,物我忘表里。
犹疑跳踯去,毫端讵能止。易生名独擅,斯人嗟往矣。
后来称李范,赠君君勿鄙。纵令笔未妙,犹胜负涂豕。

酬李推官淮上见寄(宋•郭祥正)  
霜寒水落平沙露,短艇悠悠寻泊处。惊弦旅雁失群飞,贪饵修鳞随网去。
世情翻覆可沾巾,三千食客背田文。不须更待年华老,便向东山卧白云。

郭祥正家,醉画竹石壁上,郭作诗为谢,且遗二古铜剑(宋•苏轼) 
空肠得酒芒角出,肝肺槎牙生竹石。森然欲作不可回,吐向君家雪色壁。
平生好诗仍好画,书墙涴壁长遭骂。不瞋不骂喜有馀,世间谁复如君者。
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争剑铓。剑在床头诗在手,不知谁作蛟龙吼。

书东坡画郭功父壁上墨竹(宋•黄庭坚) 
题注:按:《年谱》编入崇宁元年(1102年)。
郭家髹屏见生竹,惜哉不见人如玉。凌厉中原草①木春,岁晚一棋终玉局。
巨鳌首戴蓬莱山,今在琼房第几间②。
按:① 山谷集作果 ② 山谷集注:以下阙。

山谷别集
追忆郭功父观余旧画雪鹊,复作二韵寄之,时在惠州(宋•苏轼)
平生才力信瑰奇,今在穷荒岂易归。正似雪林枝上画,羽翰虽好不能飞。

赠郭功父(宋•吴则礼)
儿童畴昔看挥毫,未觉雄辞愧广骚。谈麈纵横走雪电,诗坛磊落建麾旄。
捐身鱼鸟黄尘远,隐几江湖白浪高。短褐婆娑弄明月,纷纷冔冕一鸿毛。

贯道惠其所作屏料理为大轴题之以诗(宋•吴则礼)
李成既死作者谁,元丰以来惟郭熙。江郎遽出继二老,自有三昧非毛锥。
江郎挽弓要射虎,心醉霸陵石饮羽。论交一世越与秦,白眼终甘守环堵。
君不见昔者昆崙方壶图,笔墨妙好绝代无。十日五日岁月徂,岂如江郎咄嗟云出岫,石上松老枫树枯。
【注】吴则礼诗集中有篡改行为,暂不讨论。

戏郭功甫(宋•潘兴嗣)
休恨古人不见我,犹喜江东独有卿。尽怪阿戎从幼异,人疑太白是前生。
云间鸾凤人间现,天上麒麟地上行。诗律暮年谁可敌,笔头谈笑扫千兵①。
按:①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七引《潘子真诗话》 《苕溪渔隐丛话》:袁世弼宦游当涂,时功甫尚未冠也。世弼爱其才,荐于梅圣俞,自尔有声。功甫尝谓吾大父清逸云:“数载汲引,梅二丈力也,蒿埋三尺,不敢忘其赐。”功甫既壮,颇恃其才力,下笔曾不经意,论者或惜其造语无刻厉之功。清逸云:“如功甫岂易得。但置作者中,便觉有优劣耳。”清逸尝有诗戏之云云。

郭功甫妻孙夫人挽词(宋•李之仪)
率己名无愧,成家德可尊。蘋蘩招婿妇,翰墨见儿孙。
孰不承慈训,俱来哭寝门。诗人难再得,彤管负详①论。
按:① 粤本、吴刊作评

次韵郭功甫从何守游白云寺(宋•李之仪)
已仕因循已①过三,买田归去不须参。高明渐拟凌清汉,皎洁方知在碧潭。
试酌甘泉来觉晚,已跻绝顶尚犹贪。便应从此都无事,祇有君恩未报惭。
按:① 黄钞作各

和郭功甫赠陈待制致仕二首 其一(宋•李之仪)
十年朝马望前程,晚作琳宫物外人。彻骨清风真有韵,醉心常德本来淳。
新栽松菊开三径,旧检方书备六陈。不是诗翁形美颂,丹青难写自由身。

和郭功甫赠陈待制致仕二首 其二(宋•李之仪)
南北纷纷不觉尘,鸳鸯湖水解留人。乳浮香焙谁同试,蚁泛家篘分外淳。
禅寂久因师粲可,婚姻便可继朱陈。莫从旧路寻归梦,占取东篱采菊身。

贯道惠其所作屏料理为大轴题之以诗(宋•吴则礼) 
李成既死作者谁,元丰以来惟郭熙。江郎遽出继二老,自有三昧非毛锥。
江郎挽弓要射虎,心醉霸陵石饮羽。论交一世越与秦,白眼终甘守环堵。
君不见昔者昆崙方壶图,笔墨妙好绝代无。十日五日岁月徂,岂如江郎咄嗟云出岫,石上松老枫树枯。

咏沙(宋•龙太初)
题注:按:此诗《五总志》谓为僧义了所作。
茫茫黄出寒,漠漠白铺汀。鸟去风平篆,潮回日射星①。
按:① 《诗话总龟》前集卷一一引《王直方诗话》 《诗话总龟》:郭功父方与荆公坐,有一人展刺云“诗人龙太初”。既坐,功父曰:“贤道能作诗,能为我赋乎?”太初曰:“甚好。”时方有一老兵以沙撩铜器,荆公曰:可作沙诗。太初不顷刻间诵曰云云。功父阁笔。太初缘此名闻东南。

和郭功甫题客馆韵(宋•洪刍)
容膝柴门觉易安,数椽喜枕寺东山。雁飞不到吾来此,燕亦知归客未还。
梦断霜钟年欲晏,愁听蛮鼓鬓先班。自公退食门长掩,未必邻僧似我闲。

【郭熙是不是郭功甫?】郭功甫曾画《潇湘八景》,王巩题诗。还画有《摹摩诘辋川图》。上世纪湖南省书画家学会,组织全省知名书画家,在洞庭湖及周边采风一个多月,想仿摩《潇湘八景》或《辋川图》,结果事与愿违,没一个地点相符。因为我没见过郭熙和郭功甫的画作,郭熙是不是郭功甫?录几首诗作,让大家参考。如果有兴趣朋友来石溪,我可以带你拍《潇湘卧游图》。如果不是圩堤,这画更漂亮。


题郭主簿摹摩诘辋川图卷【并序 录五首】(宋•冯子振)
       摩诘尝与裴迪唱和二十絶,纪辋川之胜,至今读之如身逰其间,此本甚精致,尚可想见其景,与诗防之时也,因追而和之。
文杏馆
种杏白云间,因之葺茅宇。莺声烟中曙,虎迹夜来雨。
南垞
亭亭一风榭,脱履席可即。阶前双白鹤,相迎似相识。
欹湖
岸巾临水澨,酒醒呼隐君。收缗玉梭起,摇荡空中云。
白石滩
湍驶风逾清,水明石可把。倚杖独移时,白鸥翩然下。
辛夷坞
迎春发苍柯,映日在琼萼。欣欣各自私,先开还早落。

次韵子瞻题郭熙平远二绝 其二(宋•苏辙)
断云斜日不胜秋,付与骚人满目愁。父老如今亦才思,一蓑风雨钓槎头。

郭熙画秋山平远(宋•苏轼)
玉堂昼掩春日闲,中有郭熙画春山。鸣鸠乳燕初睡起,白波青嶂非人间。
离离短幅开平远,漠漠疏林寄秋晚。恰似江南送客时,中流回头望云巘。
伊川佚老鬓如霜,卧看秋山思洛阳。为君纸尾作行草,炯如嵩洛浮秋光。
我从公游如一日,不觉青山映黄发。为画龙门八节滩,待向伊川买泉石。
【注】龙门,指禹门口,乌金渡口。龙口在现在金社乡龙口村。八节滩,从乌金渡口到八节叽,这一带有八个水汊,古名八节滩。

郭熙秋山平远用东坡韵(金•刘迎)
槐花忙过举子閒,旧游忆在夷门山。玉堂会见郭熙画,拂拭缣素尘埃间。
楚天极目江天远,枫林渡头秋思晚。烟中一叶认扁舟,雨外数峰横翠巘。
淮安客宦踰三霜,云梦泽连襄汉阳。平生独不见写本,惯饮山绿餐湖光。
老来思归真日日,梦想林泉对华发。丹青安得此一流,画我横筇水中石。
注:清《历代题画诗类》卷二一作宋 楼钥 诗

梁忠信平远山水(金•刘迎) 
忆昔西游大梁苑,玉堂门闭花阴晚。壁间曾见郭熙画,江南秋山小平远。
别来南北今十年,尘埃极目不见山。乌靴席帽动千里,只惯马蹄车辙閒。
明窗短幅来何处,乱点依稀涴寒具。焕然神明顿还我,似向白玉堂中住。
濛濛烟霭树老苍,上方楼阁山夕阳。一千顷碧照秋色,三十六岩凝晓光。
悬崖高居谁氏宅,缥缈危栏荫青樾。定知枕石高卧人,常笑骑驴远游客。
当时画史安定梁,想见泉石成膏肓。独将妙意寄毫楮,我愧甫立随诸郎。
此行真成几州错,区区世路风波恶。还家特作发愿文,伴我山中老猿鹤。
【注】浮山有三十六岩,缥缈峰,白居易有诗。枕石,漱石枕流。

诸君用东坡玉堂观郭熙画诗韵题江山王君平远楼黄子京携至求同作(宋•陈文蔚) 
有客有客心地閒,楼外青林林外山。风烟出没美无度,依约图画有无间。
眼随白鸟去边远,一声渔唱江村晚。此时谁会倚栏心,云出不知何处巘。
岁寒松柏饱风霜,肯逐桃李争春阳。安得共卧百尺楼,为挹江濑吞山光。
当年影过八砖日,坡仙想像频搔发。无言细玩郭熙画,应思老去寻泉石①。
按:① 自注:坡词我方老去寻泉石。

为王琴德(昶)题泖湖渔舍图即送旋里(清•姚鼐)
王郎昔居泖湖里,出户观渔并湖水。王郎今作《渔舍图》,纸上芦菰北风起。
芦花菰叶风萧萧,烟深不见垂虹桥。水泽朝飞洞庭雨,亭皋暮落吴江潮。
江上渔村带寒巘,缓刺轻舟向平远。波静鸣榔月上迟,日斜挂席风吹晚。
晓来网得淞江鲈,尊有清酒饭炊菰。芦帘纸阁夜飒飒,风雨坐伴青镫孤。
就中隐约画师意,苍茫一叶湖山次。颇似蒲帆别岸初,回头恰见湖中寺。
只此丹青貌故山,拂衣归思向云间。秋风夜火松陵驿,唯有渔人认客还。
【湖中寺】泖湖,分上泖、中泖、下泖,从罗河镇到浮山的小赤壁的石渠为上泖,再至禹口(乌金渡口)为中泖,出禹口为下泖。如果在白荡湖里看灵山寺,景象就明白了。

题郭熙山水扇(宋•黄庭坚)
郭熙虽老眼犹明,便面江山取意成。一段风烟且千里,解如明月逐人行。

赠郭承务芦雁(宋•白玉蟾)
画士郭熙画之冠,郭熙去后名未断。其裔复有郭万里,胸中丹青饱无限。
为谁作此芦雁图,杰出南齐宇文焕。烟水潇潇风捲芦,沙边鸿雁暮相呼。
潇潇①洞庭此秋景,世间此画知有无。幻出栖雁三四只,八九叶芦横古碛。
欲宿未宿嘹唳声,渔舟泊岸山烟黑。秋风吹落梧叶黄,过雁往往归衡阳。
横空书字人不识,飞过有影沉沧浪。落霞浸水江村暮,数只翱翔回古渡。
引领举喙啄荷花,飞越戍楼西畔去。云寒月淡西塞秋,几声凄切惹人愁。
岸头飞共丹枫落,打团成阵访沙鸥。似此景物似此意,君今画之不难事。
数幅鹅溪冰雪缣,须臾扫出芦雁市。世间岂无学画者,未必有与君相似。
我欲致之箧笥间,满笥爽气生秋寒。恐君此画无人见,有画斗者谁敢战。
挂于幽轩素壁间,一日须看千百遍。
按:① 上清集、刘本、乾隆本作湘

【民间传说】郭功甫晚年,住在枞阳青山庵,后来得了咳痨病,现在叫结核病,咳嗽得厉害,他儿子郭承务听说后,接回家里,每天都要用畚箕装柴灰接吐的痰,他自己觉得不过意,又怕传染给家人,于是就一个人跑到安堂去住,他妻子和子女经常看望他,在一个大雪夜里坐化。郭钰有一首《郭尊师至安堂》:道人极目立苍茫,叹息红尘去路长。车折秦关投虎口,马窥蜀栈战羊肠。海天鹤送仙书到,石洞花分春酒香。寄语往来名利客,不如学道至安堂。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3 19: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首席可谓诗词考古家了。拜读学习。问候你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0: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月梦真 发表于 2017-12-3 19:46
吴首席可谓诗词考古家了。拜读学习。问候你好!

感谢支持,问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4 13: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首版兄花了不少精力!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6 19: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收集考证,其辛苦不言而喻,非真才实学不能为之。笑风佩服,问好首版~!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7 08: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此文。感受大匠风采,增见识。长学问。学习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9: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倚栏辩踪|左爵水 发表于 2017-12-4 13:34
这么长,首版兄花了不少精力!

谢谢!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9: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笑语风言 发表于 2017-12-6 19:18
收集考证,其辛苦不言而喻,非真才实学不能为之。笑风佩服,问好首版~!

谢谢!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9: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萦海曲 发表于 2017-12-7 08:27
读此文。感受大匠风采,增见识。长学问。学习了。

谢谢!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17 12: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首版又提供一个为佛开示而成大器的好例子。古往今来,凡在文学上达到高深造诣者,多半都是受佛门法师开悟之人,想那谢灵运,当年如果不是被慧远大法师开悟,也不会成就后来的山水诗鼻祖之名。苏轼也一样,苏轼也是被佛印大法师开悟,才有了晚年的精彩诗词。又增长了一点知识,又坚定了学佛的信心!问好首版渡航老师!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7 20:3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曼舞一江冬 发表于 2017-12-17 12:31
感谢首版又提供一个为佛开示而成大器的好例子。古往今来,凡在文学上达到高深造诣者,多半都是受佛门法师开 ...

谢谢关注,问好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18 13: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渡航|吴成立 发表于 2017-12-17 20:31
谢谢关注,问好先生!

向首版学习,问好首版!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7-12-25 08: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博修厚,见学养。再赏。周一快乐。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8: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萦海曲 发表于 2017-12-25 08:17
学博修厚,见学养。再赏。周一快乐。

迟复为歉 ,问好先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9-1-19 18: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