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7181|回复: 1041

[诗词知识] 诗经缫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2 15: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8 14:24 编辑

1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鸠jou,洲zou逑qou韵
若按王力的【古今汉语字音变化论】,我们则不知道鸠洲逑三字,古人到底读怎么样的韵音效果。
若按我的【古今汉语字音传承论】,我们则可以直接以今音度古音,将鸠洲逑读为jiu,zhou,qiu等幼韵效果。普通话音以及现代尚存的各地方言语音,都是从古代汉语一路传承过来的。古代族语之间各有些许差异。在历史变迁中,有许多古代族语逐渐消失了,留下来的就是现在的各地方言音。现代普通话的基础北方方言,与南方各地小规模小区域的小众方音,都是古代族音的遗传。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流liou求qou韵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服fe 侧ce韵【今普通话不韵fu,ce,但是古族语同韵,或读如fe,ce】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采c@i /ci 友y@i 韵/yi 】古族语音同韵,具体效果不详。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芼mao/mo乐lao/lo 】古族语同韵,如乐亭县,今就还念lao ting xian。此处乐不读yue,le。读lao与芼同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6: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8 15:29 编辑

王力先生的【上古韵部】把芼归为宵部,把乐归为药部,然后说成这是宵药通韵,是背离了古人作品体现的【同韵相谐】原则。
他把芼的音,拟成mo,把乐拟成lok,这是他把声调符号k【所谓的入声符号】加上当韵部不同的标记。
其实古人的作品,明白告诉我们的是:哪些字是同韵的这个信息。至于声母,声调信息难以肯定。古人用押韵的方法,告诉我们后人,哪些字音是同韵的,是何等的用心良苦。王先生却不领情,而自作主张,自以为是。
我认为芼乐同韵,是依照古诗同韵的原则来确定的。而王力先生是以他的【上古韵部】来作为原则来确定芼乐是不同韵部的。

如同古墓考古,考古学家挖出古物,若是完整器物,就竭力加以保护,尽量不让其破碎。
而王力先生考古音,则如同拿起完整器,偏要先将其打破,再行粘合。
我给诗经缫韵,等于是古汉语语音考古,而他的【诗经韵读】则是以他自制标准【上古韵部】去评判古人的韵声。
我等于用出土的古剑割他的【上古韵部】现代鸡;而他,等于用他做的现在的刀,要去割古代的韵鸡。
古剑留到现在可以割现代鸡,而现代的剑则不能割古代的鸡。
所以不能以为古诗韵存在什么【异部合韵或异部通韵】。

2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萋qi /q@i /qei ,飞fi /f@i /fei ,喈ji /j@i /gei 韵,飞与萋则是顶针接续韵。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
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莫mo/muo /mu 濩ho/huo/hu 斁do/duo/du韵,濩与莫也是顶针接续韵。綌不是韵字。
王力认为莫濩綌斁四字同韵。这两章,第一章谷木,不与萋飞喈同韵,第二章谷綌亦不与莫濩斁同韵。此处斁不读yi 4.《韻補》叶弋灼切。《枚乗·七發》誠不必悔,決絕以諾。高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唱,萬歲無斁。
从莫mo/muo/mu,濩ho/huo/hu,诺/no/nuo/nu。可以推得此二处的斁韵o/uo/u ,而不韵i。
2葛覃中的与301那中的斁不同音韵
庸鼓有斁yi ,万舞有奕yi 。
我有嘉客,亦不夷怿yi 。现在的怿都是随奕的亦yi 韵值读。


从诗经作品里缫韵,相同格式布局的篇章,韵字所处位置是相同的,一定要准确掌握这点。第一章第3,第4,第6三字同韵,第二章也是第3,4,6三字同韵。可以互为参照。不是前章三字韵,后章四字韵。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
薄污我私,薄浣我衣。【衣,一等字,有些地方就说yei】
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母,古族音有mou,mu,mei,mi等多种异音效果。如每海霉莓梅苺珻栂等,就是以mei音入字结构的,现在还有地方叫妈为mei的,我就去过那里】

此处或归guei衣yei母mei同韵。或归guei衣yei同韵,或否fou母mou同韵.可以肯定,这些都是古族语里的效果。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09: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3 10:02 编辑

我们后人不能听到古人说话的声音。我们对诗经作品中的同韵字的字音该如何理解。我只能认为:具体作品的作者是依据他所在语族的族音系统来采用同韵字的。这就是作品的作者韵。也就是学界所说的【诗本韵】。但是学界不承认【诗本韵】,他们认为汉语古音系统是一个单一的系统,一个字只能归纳到某个固定的韵部。这绝对是错误的。古代各语族的语音是有差异的,一字多音,一字多读现象是很普遍的。就如芼乐,可以是maoˋ,laoˋ,也可以是moˊ,loˊ。因为不能听到具体真实的古人语音,我们只能给出大致的音值范围。但二者的尾符必须是相同的。给出芼mo,乐lok,这样的符号就变成了尾音不相同,成了不同尾音的差谐,而不是至谐了。
3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筐行韵【依据传承论,我可以确定耳人二字,不与筐行二字同韵。如果按照古今语音变化面目全非的理论,就应该认为耳筐人行在古代是同韵的,后来经过变化才成了耳人与筐行不同韵了】

陟彼崔嵬,我马虺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可以确定隤罍怀四个字同韵。普通话音:嵬wei,隤tuei,罍lei,怀huai。这就是不同语族的差异。以以少从多的原则,认定此作品的作者语音系统里,怀与隤罍同韵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可以确定冈黄觥伤四个字同韵。普通话音:冈gang黄huang觥gong伤shang,这些不是古今语音的变化形成的差异,而是不同语族语音之间的固有差异。以以少从多的原则,确定此作品里觥与冈黄伤同韵】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吁同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10: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14 14:04 编辑

3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筐行韵【依据传承论,我可以确定耳人二字,不与筐行二字同韵。如果按照古今语音变化面目全非的理论,就应该认为耳筐人行在古代是同韵的,后来经过变化才成了耳人与筐行不同韵了】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
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可以确定嵬隤罍怀四个字同韵。普通话音:嵬wei,隤tuei,罍lei,怀huai。这就是不同语族的差异。以以少从多的原则,认定此作品的作者语音系统里,怀与嵬隤罍同韵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可以确定冈黄觥伤四个字同韵。普通话音:冈gang黄huang觥gong伤shang,这些不是古今语音的变化形成的差异,而是不同语族语音之间的固有差异。以以少从多的原则,确定此作品里觥与冈黄伤同韵】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砠瘏痡吁同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8: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4 09:15 编辑

现代读音是很宽泛的,包括所有仅存的方言音。不仅仅只指我们接触较多的普通话以及自己熟悉的一些方言。诗经作品的大多数是押韵的韵文作品,每个作者都是按照自己所秉持的族音来使用韵字。不同族语的读者读起来,会有不押韵的感觉。古代汉语音与现代汉语语音,大体上一脉相承的。只是古代的族音种类比现代的方言种类要多很多。许多古族音,由于后辈不再学习使用就断传了。现代的方言就是古代的族语未断传的部分。古代族语虽然失传了许多,但是仍然还有一些继承了下来。只不过族语的参与者不再是血统中人,而是区域中人了,所以就演变成了方言。诗经作品里有一些读不成押韵效果的,改用其他族音或方音就或许能读出韵律来。当然现在的诗经作品里,有一些章节是错乱的,当年诗经在孔府的一个墙体里出土后,没有经过细心整理,就流传下来了,也一直没人敢动经典的文体,所以一些错简乱章就一直存在于正规出版物中了。我经过10年的思索,修理了错简乱章一箩筐。约90来篇作品被我动了手脚。汇集成【诗经原务】。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9: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解字:
《唐韻》《正韻》佳買切《集韻》《韻會》舉嶰切,皆上聲。
正義》解有兩音,一,古買反,謂解難之初。一,諧買反,謂旣解之後。
《集韻》《韻會》下買切《正韻》胡買切,音蟹。
《註》解音蟹。又《唐韻》尸賣切《集韻》《韻會》下解切,蟹去聲。
又與懈同。《詩·大雅》不解于位。
又《廣韻》古隘切《集韻》《韻會》居隘切《正韻》居拜切,皆去聲。
又《集韻》口賣切,楷去聲。
又叶舉履切,音几。《古詩》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
又叶居縊切,音記。《楚辭·九章》愁鬱鬱之無快兮,居戚戚而不解。心鞿羈而不開兮,氣繚轉而自締。
又叶訖力切,音棘。《詩·魯頌》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
又叶舉下切,嘉上聲。

同一个字,在各个族语或方言系统中,读音存在差异,说明古音多异,一字多读音是古已有之。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9: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4 10:27 编辑

4樛木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
乐只君子,福履绥之。累绥韵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
乐只君子,福履将之。荒将韵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
乐只君子,福履成之。萦成韵【普通话音:萦ying成cheng,不同韵,族语音或方音谐韵,成可读做r ing或xing;而萦可以读成yeng。萦成或为yeng,cheng押韵;或y ing,xing押韵;y ing r ing押韵。不论什么字音,都可以这样理解:有此音,但不惟此一音。】
这就是作者的秉音韵,也即天籁韵。这是我对自己民族的祖音母语的认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4 10: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字,在古汉语里有三种读音;
1,yue.五声、八音的总称。有乐音、乐曲、乐器、乐工等意思词性为名词。
    如,声者,乐之象也(礼记)。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白居易   琵琶行)。
    太师抱乐(史记)等等。
2,le,快乐、高兴。如,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桃花源记)。读le音时词性为动词与名词兼有。
     如,此乐何及(岳阳楼记),名词,乐趣之意。
3,yao,词性为动词与名词兼有。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论语)。动词,爱好之意。
    益者三乐,损者三乐(论语)。名词,指爱好之事。
    综合以上,“钟鼓乐之”的“乐”应该读yao音,不读lao音。因为lao音只是一个地方的“俗音”有
    很强的地方性。就像辽宁的辽南地区,安、叔(辈分)两字,就读成nan/shou两音。安全
    读成nanquan,三叔读成sanshou,而在辽北地区就没有这种读音。
    回到“钟鼓乐之”,意为;敲钟击鼓,使淑女快乐(使动用法)。这里有一个问题,根据诗意
应该把“乐”字定意为第二种读音,即le、高兴、快乐的意思。但却失了韵。如果定位第三种读
音,即yao,韵是押上了,可又失了“快乐、高兴”的意思了,矛盾。这就可以用上“定意借音”的
方法解决这个矛盾。即把“乐”字定意为快乐、高兴,借yao音以完成押韵,是不是两全其美呢。
      以上看法,仅供参考。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0: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4 10:44 编辑

应该说“乐”字,在古汉语里有多种不同读音,不止3种。后来多音被分义而置。某义项下读某音,这是后事。
芼mao mo乐lao lo同韵是天籁音,自然音。若以后世的定义读为le,则芼就得是me音,芼me乐le押韵【我知道的方音里芼就有念me的】。或许在古族音里也存在这样的语音效果。甚至还会有更多的其他效果存在。总归以作者同韵为原则。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4 10: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18-3-24 10:42
应该说“乐”字,在古汉语里有多种不同读音,不止3种。后来多音被分义而置。某义项下读某音,这是后事。
...

不妨再举出几种,也好学习。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0: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5螽斯

螽斯羽,诜诜兮。
宜尔子孙,振振兮。诜振韵【诜振,普通话shen,zhen】

螽斯羽,薨薨兮。
宜尔子孙,绳绳兮。薨绳韵【今普通话薨hong绳sheng】

螽斯羽,揖揖兮。
宜尔子孙,蛰蛰兮。揖蛰韵【今普通话揖yi,蛰zhe】

这就是:作者所秉持的族语语音的特色。它与其他族音系统存在差异。差异是平面形的区域化差异。这不是过去与现在之间的变化所致。学界往往是将古代作品中表现的语系效果与现在主流语系表现的效果的差异当做变化。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3-24 10:45
不妨再举出几种,也好学习。

我要是能到各方言地区去,一定可以找到更多差异。但是没有条件。当然,消失了的,就无法知晓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4 11: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提;《诗经》是华夏族(后来的汉族)根据自己的语音系统特性而创作出来的,是一种语族内部的
语音实践。我这里说的是乐字在古汉语中的三种读法,并没有涉及其他民族的语言。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螽斯作品,作者音系里薨绳同韵是肯定的。
又《韻補》叶乗融切。《琳武庫賦》
陵九城而上躋,起齊軌兮玉繩。【sheng,shong】
車軒轔於雷室,騎浮厲乎雲宮。【geng,gong】
或许绳有【shong】音效果存在的可能;或许薨有meng的读音效果存在。如风feng,另有Fong,fin,fen的效果.

揖蛰同韵,蛰的音符是执zhi.惊蛰说成jing,zhi很多。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汉语是一个较为狭义的词汇,应该说大华夏语。包括许多已经消失的民族。这些民族语言语音之间大同小异。即有同有异。音素有所差异,或声母,或韵母,或声调上存在一些差异,还有命名差异之类。但【同】是大主流,【异】是各语族音系的固有特色。同多于异。异同参互交织。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2: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4 12:11 编辑

6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华家韵【有hua,jia或ga同韵,我知道还有华wu,家gu同韵效果。王力先生以为【家】古代只有a韵,不承认【家】有姑gu音效果。于是就把大量的wu乌韵字,都拟成a韵尾,这样一来语音变化面目全非的结论似乎就成立了,古代韵a,现在韵wu,不就变化吗?他片面以苏沪方音为依据,说苏沪言家为ga,人家一词念nin ga】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实室韵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蓁人韵【qin,nin可韵,renren可韵。有方音说秦始皇为ren,shi,o。读成qin,ren就不韵了。
这只是差异,这些差异是一直存在的。不是什么变化才产生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2: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民族文化的各方面都是传承的,为什么唯独在汉语语言学音韵学语音学方面,学者专家认为没有传承着的传统延续下来,只有不断变化。原来是在考究中产生了偏见。他们主要依据经典文献中的排序来得出结论。经典文献的大量缺失,使得许多知识成了孤例。同一时期各地的不同记载,在文献中并不能毫无遗漏毫无缺损地保留。记载本身不全,不能什么都有记载,况且已经记载的,还会消失,中断的现象是很严重的。如果以时间为绳索来贯穿的话,就会产生【变化】的错觉,而认为不是传承有序。比如诗经中的降字,似乎只有gong韵,没有xiang,jiang韵,而楚辞里就出现xiang,jiang韵读效果,于是这种现象就被看做是春秋到战国时期发生的先有ong韵,后有ang韵的变化的典型举例。【王力,汉语音韵学】。他们学者不认为降的ang韵读在更早的时候也早已存在,只认为是战国后才变化出来的。所以不能惟本本主义看问题。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4 13: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螽斯篇。薨、绳两字古汉语中只有一个读音。即hong/sheng。和现代汉语同音,可见这两个字的读音
历经两千多年没有变音。你提出的这两个字同韵是肯定的。只是你没提出证据来。所举
例句不足以支持“同韵是肯定的”这个观点。应该说这两个字在《诗经》时代并不同韵。
      那么,这一章不押韵了吗?有《诗经》的本子提出“绳绳”通“慎慎shenshen”。释义为“多而谨慎的样子”
可以想见,绳绳在诵读的时候,是读成慎慎音的。这样,就可以和上一章的“诜诜、振振”押韵了,就是
隔章取韵。定音借字。第三章的韵又不同于上两章。可见《诗经》的用韵是较为灵活的,一首诗中不要求
一韵到底,可根据情感表达的需要而换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3: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把【韵书】音看做是唯一存在的音。其实不论什么【韵书】,都是选音定读的倡议方案。是在许多不同字音中选出一个来,设为所谓的【正音】,而【正音】一旦设定,其他异音就连存在的事实也不再承认。比如【平水韵】,本来只是写作诗词的文字游戏规则。后来就被看做是宋代天下单一音系。【切韵】成了隋代时期天下的唯一音系。王力的【上古韵部】就自诩为是上古时期的唯一音系。【韵书】归纳字音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个字只能置于一个固定韵部里。于是社会族音语系异音异读的实际存在就被否定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1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5 19:45 编辑
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3-24 13:07
螽斯篇。薨、绳两字古汉语中只有一个读音。即hong/sheng。和现代汉语同音,可见这两个字的读音
历经两千多 ...

作品就是薨绳同韵的证据。
假如认为古汉语里薨绳是不同韵的,那就是对作者的苦心不领情。古人无法把语音的真实效果传递给我们,因为先秦时期还没有录音设备。古人只能以【同韵相押】的方式创作诗歌,以这样的方式来向后人传达古代人们的韵音信息。
王力先生也认为这二字是同韵的,他也没有用东ong,蒸eng合韵诠释,而是用蒸部薨xueng绳djieng给二字拟音。我的认识比他宽展一些,不是固定在蒸eng部一韵上,而是认为或许还有东韵ong的可能性存在,我只会给出大致的韵值范围。

假如薨、绳两字古汉语中只有一个读音。即hong/sheng。这除非有本事经历过作者的真声朗读,才可以做这样的肯定。现代没有人有这样的本事。没有人能返回过去,再回到现在。
如果我也认为作品里薨绳是不同韵的,那么我会认为应该是绳读hong,而薨读sheng。而这与现代的定读音之不同,仍然不是线性变化,而是平面差异。
我无条件认为在作者的秉音里,薨绳是同韵的。至于具体什么效果,则大家都只能算是瞎猜,连学者也不能亲耳聆听到作者的吟哦。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19: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7兔罝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
赳赳武夫,公侯干城。丁城韵,或ding,r ing韵或dengcheng,韵或zeng,ceng韵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
赳赳武夫,公侯好仇。逵jv仇jv韵,鸡鱼切同韵,即非kuei逵,亦非chou仇【普通话定音逵kuei仇chou,读不成韵】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
赳赳武夫,公侯腹心。林lin心xin,林len心sen【两种效果的同韵,难以具体定位某种效果。但同韵是唯一可以肯定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0: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8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有同韵是可以肯定的,具体韵音的效果难以知晓。jiou,you或cai,yai或ci,yi或,或,或,或,或,,,,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采采芣苢,薄言捋之。掇duo捋luo同韵。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
采采芣苢,薄言襭之。袺jie襭xie同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0: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237绵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
筑之登登,削屡冯冯。
百堵皆兴,鼛鼓弗胜。陾reng薨heng登deng冯feng兴xeng胜seng同韵
【今普通话韵音陾reng薨hong登deng冯feng兴xing胜sheng】
薨heng绳seng同韵与今普通话薨hong绳seng不同韵之间的关系,不是变化,而是差异。亦即在当时期其他一些语族语音效果里,薨有说hong的效果的事实也是同时存在的。
这就是古音多异,古字多读音,而非一个【上古韵部】可以归纳。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6 10:30 编辑

9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休求韵,可直接以【今音度古音】,因为【古今语音是传承关系】。若认为【古今语音变化面目全非】,则可以认为【休读六,求读七,或休读一,求读二,这样我们就无法找到我们民族祖音母语的根本之家】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广gong泳yong永yong方fong韵【今普通话音广guang泳yong永yong方fang不同韵】
粤语广就是gong。而方,现在就还有Fong,或fo的读法的遗存。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楚chu马mu韵【普通话楚chu马ma不同韵】或cha,ma韵或chu ma不韵。但诗歌的韵脚是同韵相押的。
苏沪语,码头就说mu dou,马路mu lu。马,有mu的说法效果。从这古诗中就可以得到肯定的证据。
由于【上古韵部】里,一个字只能置于一个韵的部属里,一旦马拟成ma韵,那么楚也就只能是cha了。
那么楚可以从过去cha变化成现在的chu,那么,马就不会从过去的mu变化成现在的ma?
就因为古音多异,马在古代一些族语里读mu,而现在的方言仍然有说马为mu的传承遗存。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蒌驹韵。或lou,gou,或lv,jv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7: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3-27 08:01 编辑

10汝坟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
未见君子,惄如调饥。枚饥韵【或许这个枚字是枝字的讹写,枝饥韵,255荡有:枝叶未有害,本实先拨】有作朝饥,像早上没吃饭那样的难受感觉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
既见君子,不我遐弃。肄弃韵

鲂鱼赪尾,王室如毁。
虽则如毁,父母孔迩。尾毁迩韵【普通话音尾wei毁huei与迩er不同韵】儿二尔耳这些普通话er读效果的字,在方言里读ni,小儿ko ni,店小二dia xe ni, 尔即你ni,耳朵ni du。毁huei,迩gei[读给]我们这里说近远为gan yuan。这些都是不同的差异效果。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8: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11麟之趾
麟之趾,振振公子。趾子同韵
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定ding姓xing韵【王力归耕部,拟音:定dyeng姓syeng与今北方音ding,xing是不同韵声效果,这样就会认为是古今变化,从eng变成ing,这是他强调古今变化论而故意这样处理的.谁都没有听过古人说话,猜测是可以的,但是不能认为古时候只有定dyeng姓syeng一种读音效果,这就是武断,应该承认还有别的读音效果存在的可能,我的观点就是:有此音,但不惟此一音】

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角族韵【角jiao族zu不韵】方音有角go族ro读音效果存在,我想古族语里大概就有这样的读音效果存在。292良耜:
杀时犉牡,有捄其角。
续古之人,以似以续。角续韵【角go续ro】传承论给我极大方便,可以以今天尚存的所有不同语系音效来猜度古音。如果以变化论观点来诠释具体文字读音,若真硬气硬到底做到不以今音度古音的话,则会找不到北。以今音度古音,不局限于单个语系。
其实持变化论的王力教授,是时而以今音度古音,时而不以今音度古音,当他认为变化时,就拟成不同于今音的效果。他考究古音时没个准则,随机而作。时而以多随少,时而以少随多。以主观为准则,不以诗作为范本。有时甚至不分层次章节乱拉乱扯。

于嗟麟兮。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8: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古之人,以似以续。就是语音传承的具体描写。儿孙学习祖辈语音,只有学得相似,语音才得以流传。学不学是能不能传承的关键。一个人学语言,当他学的某种语音还说不准时,不等于整个语系发生了变化。维持一个语系,是大量人群在维持着。只有当一个语族彻底被消灭了,这个语系才湮灭。语系的湮灭的另一个原因是后辈没有人学习使用了,就断绝了。古代大量族语语系就是这样湮灭断绝的。古代战争频繁,小语族或人群消散,或妇孺被他族收容,而孩孺们与他族孩孺厮混,很快就转习他族语音了,那么该族语系就灭失了。古代族语若是十万种,那么现在方言就是五千种了。痕迹只有在古诗里可以略显一二。所以考古音一定要以【诗本韵,作者韵,天籁韵】为实物为基础为根本,切不可以单音归单部的所谓【上古韵部】为标准。不能本末倒置。【上古韵部】只是一种个人认识,个人意愿的图解而已。王力教授的【上古韵部】是对【隋切韵】【唐韵】【宋韵平水】等韵书的拙劣模仿。是将主观意志强加到古人身上。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7 09:08: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这一章不押韵了吗?有《诗经》的本子提出“绳绳”通“慎慎shenshen”。释义为“多而谨慎的样子” 可以想见,绳绳在诵读的时候,是读成慎慎音的。这样,就可以和上一章的“诜诜、振振”押韵了,就是 隔章取韵。定音借字。第三章的韵又不同于上两章。可见《诗经》的用韵是较为灵活的,一首诗中不要求 一韵到底,可根据情感表达的需要而换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7 09:14: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估计这里的观点有误,实际上将“in”读作“ing”、将“en”读作“eng”等现象在方言中大量存在(比如关中西府方言及陕北方言)。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3-27 09:1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林→铃,陈→成,等等,太多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20 01: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