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第四届“诗词中国”开赛啦!《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328|回复: 7

[诗论] 【答悟风——我的诗律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9 19: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锦绣云溪 于 2018-10-13 12:14 编辑

我的诗律观,其实,我在【关于“诗”:与《辞海》《现代汉语词典》商榷】一文中,谈《诗经  关雎》已经触及。原文如下:

对这首诗的评价,怎么都不为过。这首短小的诗篇,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着特殊的位置。它是《诗经》的第一篇,而《诗经》是中国文学最古老的典籍。所以差不多可以说,一翻开中国文学史,首先遇到的就是《关雎》。

当初编纂《诗经》的孔夫子,诗篇的排列上是否有某种用意,已不得而知。但至少后人的理解,并不认为《关雎》是随便排列在首位的。《论语》中多次提到《诗经》,但作出具体评价的作品,却只有《关雎》一篇,谓之“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看来是表现“中庸”之德的典范。汉儒的《毛诗序》说:“《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乡人焉,用之邦国焉。”

从境界来讲,《诗经》中和《关雎》相近的很有几篇。我觉得孔夫子唯独列《关雎》而摒其他为《诗经》第一,首先就是它的音律。譬如,四句一段,四句换韵,首句用韵,一韵下来,平仄区分,脚字平仄相间,直接跨过了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简直就是唐末的规矩。《诗经》中唯此一篇最典型,毫无瑕疵,“乐而不淫”也可以理解为讲究诗律音韵而不泛滥,所以列为《诗经》第一篇,也可以说孔夫子看到了诗律的未来。

章太炎先生曾说,“三代以前,民皆知天文。”上古年代人们对于音韵诗律的认识,虽然没有系统的理论化,却也是由感天成。

上文已见《我的诗律观》之端倪。我的诗律观,有五个方面的“律”,它们是“格律”、“字律”、“文律”、“理律”、“韵律”(如此命名,方便而已)。这是一个由形式美到境界美的审美过程,前三“律”美侧重诗的形式、规矩,后两“律”美侧重文的境界、神韵。评价诗,却应是先侧重文的共性美,而后才是诗的形式美。

申明,此文论诗,广义“诗词”,狭义齐言诗。

第一、格律

篇有句数,常见四八句,少见六句,三句今已不见。一韵到底,两句一增,以韵论之,首句不列,有两韵诗、三韵诗、四韵诗,可至百韵诗。两韵诗,统称绝句。换韵变化,至少八句,四句一章,四句一增,如《诗经  关雎》。词为长短句,诗余,句数牌定。

句有字数,文须齐言,论诗一言不成,又二言诗、三言诗、四言诗、五言诗、六言诗、七言诗;词,论句有一言句、二言句、三言句、四言句、五言句、六言句、七言句,虽有七言以上句,可因格式领字、或其他分法为俩八言以下句组成。

句尾脚字,平仄交替——不交替者,本人不品论。首句入韵,一二句尾字平仄可同。换韵者,四句一章,前俩句脚平仄可同,少见不同。

特别的,字定平仄,句内交替,联内出对,联间立粘,是为律诗。不同特例者,皆可名为古风。特例以五言计,共四句。

(中平)中仄平平仄  (中仄)中平平仄仄
(中平)中仄仄平平  (中仄)中平中仄平

首加两字,遵循中平或中仄,可得七言。以首句第二字与尾字平仄论之,可成仄起仄收式,仄起平收式,平起仄收式,平起平收式。通常,五言首句不韵,七言首句韵,为常态。

四句第四,有人以为“孤平”。恕某告知,孤平无涉音律,只为习惯,兼济两字一顿歇,不必计较。至于“拗救理论”,更为笑谈。本句自救,无涉音律,无关紧要;对句拗救,破坏音律岂可为之?试想,已唱出的歌声跑调,可否为下句优美能掩饰?诗句亦然。王力先生单就诗理,强化明末遗老王士祯之观点,殊不知渔洋山人不过借诗理“不平”,引起争论,曲折亦明天理而已,不可为诗训。遗老之人,言不由衷,亦在情理之中。

除上规范四句外,尚有变式,涉及三尾句。有太白醉酒(中仄平仄平),锦鲤翻波(中平仄平仄),以及平仄三尾,共四句。太白醉酒,得名于李白《秋浦歌十七首》多用,本为古风句式;锦鲤翻波,为王力先生认可,取于何处未知。

音律关乎诵读,平仄三尾,其实有关音律。因为平声内分阴阳,仄声内分上去,古韵又有入声,若是同调三尾,很不好读,平铺吁气(此观点,某为诗界中第一个提出,深得诗友认可)。当然,也不至于不可用,避开声内同调,有时用起来变化中还会收到意想不到的顿挫效果。同时,律诗讲究粘对,应注意使用。单用只宜律诗首尾,双用方可颔颈,绝句切勿双用。否者违律过多,失去律诗面目,读来别扭。锦鲤翻波,太白醉酒,也应此种用法,举例如下。

唐·孟浩然《寻菊花潭主人不遇》
行至菊花潭,村西日已斜。主人登高去,【鸡犬空在家】。

唐·李白《江夏别宋之悌》
【楚水清若空】,遥将碧海通。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
谷鸟吟晴日,江猿啸晚风。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

唐·王维《杂曲歌辞·少年行四首》其一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唐·杜甫《即事》
【暮春三月巫峡长】,皛皛行云浮日光。雷声忽送千峰雨,花气浑如百和香。
黄莺过水翻回去,燕子衔泥湿不妨。飞阁卷帘图画里,虚无只少对潇湘。

此即为单用“太白醉酒”,孟夫子有几句,如《临洞庭上张丞相》第一句“八月湖水平、”《春中喜王九相寻》第一句“二月湖水清”、《岁暮归南山》第一句“北阙休上书”。“太白醉酒”,还嫌用者不多。“锦鲤翻波”,几乎是唐诗的常态,唐人多有此例。律诗,如老杜《天末怀李白》第一句“凉风起天末”、《春宿左省》第七句“明朝有封事”;绝句,如唐·王昌龄《送崔参军往龙溪》第二句“秋月孤山两相向”、《泸西主人》第三句“行到荆门上三峡”等,是为嘉用。

至于太白醉酒与锦鲤翻波颈颔用法,如唐·王维《终南别业》第四句“胜事空自知”,如唐·孟浩然《宿永嘉江,寄山阴崔少府国辅》第六句“起视江月斜”,如唐·沈佺期《题椰子树》第五句“玉房九霄露”,如唐·杜甫《官定后戏赠》第三句“老夫怕趋走”,等等,都有损音律本来面目,须慎。

太白醉酒与锦鲤翻波双用,如宋·李清照《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即是两变式(先生接用“折腰”)。

·王昌龄《宿裴氏山庄》
【苍苍竹林暮,吾亦知所投】。静坐山斋月,清溪闻远流。
西峰下微雨,向晓白云收。遂解尘中组,终南春可游。

·王昌龄《上侍御士兄》
天人俟明路,益稷分尧心。利器必先举,非贤安可任。
【吾兄执严宪,时佐能钓深】。

颈颔用法,双用最好,见例如下。

唐·李山甫《别墅》
此地可求息,开门足野情。【窗明雨初歇,日落风更清】。
苍藓槎根匝,碧烟水面生。玩奇心自乐,暑月听蝉声。

·王昌龄《送刘慎虚归取宏词解》(垂肩体)
太清闻海鹤,游子引乡眄。声随羽仪远,势与归云便。
【青桂春再荣,白云暮来变】。迁飞在礼仪,岂复泪如霰。

古风,王维《李处士山居》第三联“背岭花未开,入云树深浅”、《辋川集·栾家濑》一二句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泻山茱萸三四句“幸与丛桂花,窗前向秋月”,亦同此法。

至于三尾同,单用绝句不限,大律最好用在首尾联。诗坛认可三仄尾,仅举三平尾例如下。

唐·李商隐《偶题二首》其二
清月依微香露轻,【曲房小院多逢迎】。春丛定见饶栖鸟,饮罢莫持红烛行。

唐·罗隐《严陵滩》
【中都九鼎勤英髦】,渔钓牛蓑且遁逃。世祖升遐夫子死,原陵不及钓台高。

唐·王维《辋川集·木兰柴》
秋山敛馀照,飞鸟逐前侣。【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所。

唐·李建勋《金山》
不嗟白发曾游此,不叹征帆无了期。尽日凭阑谁会我,【只悲不见韩垂诗】。

唐·韦应物《游南斋》
【池上鸣佳禽】,僧斋日幽寂。高林晚露清,红药无人摘。
春水不生烟,荒冈筠翳石。不应朝夕游,良为蹉跎客。

唐·齐己《寄寻萍公》
闻在湓城多寄住,【随时谈笑浑尘埃】。孤峰恐忆便归去,浮世要看还下来。
万顷野烟春雨断,九条寒浪晚窗开。虎溪桥上龙潭寺,曾此相寻踏雪回。

唐·白居易《送张常侍西归》
二年花下为闲伴,一旦尊前弃老夫。西午桥街行怅望,南龙兴寺立踟蹰。
洛城久住留情否,省骑重归称意无。出镇归朝但相访,【此身应不离东都】。

唐·李白的《听蜀僧濬弹琴》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三尾双用,大律尚未见,仅有古风中腹句对可赏。如唐·王维《酌酒与裴迪》第三联“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奉送六舅归陆浑》第三联“条桑腊月下,种杏春风前”,如唐·杜甫《晓发公安》第三联,“舟楫眇然自此去,江湖远适无前期”。

至于大律平仄三尾单用法,如唐·崔日用《郊庙歌辞·享龙池乐章 第六章》第四句“波中的皪千金珠”、唐·白居易《开龙门八节石滩诗二首》其一第六句“挥金退傅施家财”、唐·王湾《次北固山下》第三句“潮平两岸阔”、唐·李颀《望秦川》第五句“秋声万户竹”,于音律见,均不甚好。

待续)——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19: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绣云溪 于 2018-10-13 12:22 编辑

续上)——

尾句四种,关乎音律。单用双用,讲究章法,注意使用位置,才可较好扬长避短,基本满足音律要求,增加音律变化。若理解困难,一简单法子可测:多几遍诵读,即可体会。尾句四种,勿一文多用,一处足矣。

唐·王维《济上四贤咏·成文学》
【宝剑千金装】,登君白玉堂。身为平原客,【家有邯郸娼】。
使气公卿坐,论心游侠场。【中年不得意】,谢病客游梁。

唐·王维《寄荆州张丞相》
【所思竟何在,怅望深荆门】。举世无相识,终身思旧恩。
【方将与农圃】,艺植老丘园。目尽南飞雁,何由寄一言。

唐·王维《鸟鸣涧》——连用春字,为何?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岀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前例首句、四句“三平尾”,七句“三仄尾”,一文现于三处;中例首句、五句“锦鲤翻波”,二句“三平尾”。两例均合章法,其零乱状态,并不可取,特别三尾四种单用,勿现于对仗,如此这般,会失去格律的基本面貌。当然,这多是中唐以前现象,晚唐渐少。后例虽为绝句,“锦鲤翻波”与“三平尾”聚为一处,倒不觉局促。

谈及律诗,习惯五七言律绝,其实,各言均可,皆为四句,皆可化为两格八式。
二言:
仄仄  平平  平仄  仄平
三言:
中仄仄  中平平  中平仄  中仄平
四言:
中平仄仄  中仄平平  中平平仄  中仄仄平
六言:
中仄中平中仄  中平中仄中平  中平中仄平仄  中仄中平仄平

诗文,篇有定句,句有定字,韵有定位,字有定声,联有定对,即为律诗。律诗,通常一韵到底,换韵者,每章绝句皆为律诗亦可。依韵,首句不计,二韵为绝句,三韵为小律,四韵为大律,四韵以上为排律。依种类格式,言六种,理论上都有此四类诗。依韵字,每类平仄两格,即平韵诗、仄韵诗。依首句第二字与尾字定,每格都有四式,曰仄起仄收式、仄起平收式、平起平收式、平起仄收式。律诗如此,古风亦然。

二言诗,清  赵翼《陔馀丛考  一二言诗》云:“《吴越春秋  黄竹之歌》曰,‘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则竟以两字相叶矣。《辍耕录》载虞伯生《咏蜀汉事》曰,‘鸾舆,三顾,茅卢。汉祚,难扶,日暮,桑榆。深渡 南泸,长驱,西蜀,力拒,东吴。美呼,周瑜,妙术;悲夫,关羽,云殂。天数,盈虚,造物,乘除。问汝,何如,早赋,归欤’,此又通首皆两字一韵,更前人所未有也。中州韵,入声似平声,故‘蜀、术’等字,皆与‘鱼、虞’相叶。古来通首二言诗,惟此一首。”

入声是非,只在除阻,无关韵母,有关声调。审读可知,入声亦有阴阳上去之别。故,清  赵翼上举古例,亦可视作平仄通叶。有关议论,不敢苟同。今人作二言,应分出仄对平,或反之,有律诗效果,见一例。

现代  风雨狂客《画贪墨像》
抱妞,揩油。烫手,全收;饮酒,吹牛。浪够,何愁?
《平水韵》下平十一尤,上二十五有,去二十六宥,通叶,见《词林正韵》第十二部。

三言诗,清  赵翼《陔馀丛考  三言诗》:“三言诗,《金玉诗话》谓起于高贵乡公。然,汉《安世房中歌》‘丰草葽’及‘雷震震’二章,《郊祀歌》之‘练时日’、‘太乙贶’、‘天马徕’等章,已创其体,则不始于魏末矣。刘勰又引《喜起歌》为三言之首,而谓诗之有三、五言,多成于西汉,盖《国风》:‘山有榛’、‘隰有苓’,《周颂》:‘绥万邦’、‘屡丰年’之类。古诗中原有此句法,特汉初以之为全篇,遂成此三言之一体耳。”

《文心雕龙》云:“三言兴于虞时,元首之诗是也。”《文境秘府》云:“三言以还,失于至促,惟可以闲其文势,时时有之。”《升庵诗话》云:“《诗颂》‘振振鹭,鹭于飞。鼓咽咽,醉言归’,三言之始也。”

《汉郊祀歌  天马歌》、《汉  广川王刘去歌》等,脚字平仄交替,亦较齐整,皆可视为三言换韵,四句一章。总体说来,古今三言诗,格律甚至脚字平仄交替意识尚缺,也有例外,如《联句  三言  喜皇甫曾侍御见过南楼玩月》。

唐  颜真卿云:喜嘉客,辟前轩。天月净,水云昏。——前,可读仄声。
唐  陆羽又云:雁声苦,蟾影寒。闻裛浥,滴檀栾。
唐  李崿又云:卷翠幕,吟嘉句。恨清光,留不住。

此三人联句,皆为三言律绝,前二为平韵格,平起仄收式;后一为仄韵格,仄起仄收式。此种律绝意识,非人人皆有,此例中皇甫曾、皎然、陆士修所联,泯然古风矣。

四言诗,开篇举例《关雎》即是。上古歌谣及《周易》韵语中,已有所见,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虽杂有其他句子,但基本四言。西周到春秋时期,无论社会上层还是下层,娱乐场合还是祭祀场合,最流行四言体。

春秋之后逐渐衰落,但仍有不少诗人写作。称得上四言正体的,有东汉  曹操《步出夏门行》、《短歌行》与东晋  陶渊明《停云》等。诸作较能继承《诗经》遗风,篇中分章,宜于吟咏,明  吴讷《文章辩体序说》评价:“惟能辞意融化而一出于性情六义之正者。”

四言五言,一字之差,表达的容量和能力却很不一样。较之表现力更富于变化,音乐感更具有抒情性,民众喜新厌旧的秉性使然,四言终被五七言代替。但《诗经》的历史高度,《关雎》的诗律成熟,后人只能仰视,别生并肩以致超越之心。四言诗犹如曹孟德所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六言诗,东晋  挚虞《文章流别论》论诗歌体式时曾说到六言诗体,只说《诗经》中已有六言诗句,未明六言诗成于何时。南北朝  刘勰《文心雕龙》承挚虞之论,及六言缘起,也只说“三六杂言,则出自篇什”。建安时期出现完整六言诗,现存最早最完整是孔融三首六言诗,脚字均为平声。

南北朝时,六言诗日臻完善,脚字平仄交替,出现三韵诗、四韵诗,甚而近似小律大律诗作。如最早的六言三韵诗,为南北朝  梁  昭明太子萧统《貌雪诗》
既同眐梅英散,复似太谷花飞。密如公超所起,皎如渊客所挥。
无羡昆岩列素,岂匹振鹭群归。

再如南北朝  北周  王褒《高句丽》
燕赵佳人自多,萧萧易水生波。倾杯覆碗漼漼,垂手奋袖婆娑。
不惜黄金散尽,只畏白日蹉跎。

再如南北朝  梁  简文帝萧统《倡楼怨节》
朝日斜来照户,春乌争飞出林。片光片影皆丽,一声一啭煎心。
上林纷纷花落,淇水漠漠苔浮。年驰节流易尽,何为忍忆含羞。

又如南北朝  北周  庾信《舞媚娘》
朝来户前照镜,含笑盈盈自看。眉心浓黛直点,额角轻黄细安。
只疑落花慢去,复道春风不还。少年惟有欢乐,饮酒那得留残。

这些六言作品,讲究平仄,注重对仗,有的如后世的折腰体的“顺风格”。“眉心浓黛直点,额角轻黄细安”、“只疑落花慢去,复道春风不还”句,对仗甚工。

唐时,有完整规范的平声六言绝句、大律佳作。唯缺六言三韵小律,唐宋几无习作,亦少见六言仄韵大律。本人查遍有宋以前所有诗篇,今日可见,唯有王褒一首六言,近于小律格式。

唐  王维《辋川六言》之一
采菱渡头风急,杖策村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

唐  鱼玄机《隔汉江寄子安》
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忆空吟。鸳鸯暖卧沙浦,砠矦闲飞桔林。
烟里歌声隐隐,渡头月色沉沉。含情咫尺千里,况听家家远砧。
根据后七句的关系,有人以为首句应是“江北江南”。

仄韵诗例,唐  子兰《秋日思旧山》
咸言上国繁华,岂谓帝城羁旅。十点五点残萤,千声万声秋雨。
白云江上故乡,月下风前吟处。欲去不去迟迟,未展平生所伫。
——注:颔联为互律句法。

唐人六言八句,《全唐诗》总共不过三十来首,多为平韵,合格律者大多,六言大律已成气象,李中、韩翃、刘禹锡等,具有成熟作品。创作路径观之,趋于格律认同。仅见此一篇仄韵格(另,仅见一篇六言排律联句),竟也基本合乎格律,令人称奇。窃以为,鉴于读法及六言诗的格局,终不若五七言诗更成气候,在所难免。

诗友对五七言平韵大律都很熟悉,兹再介绍几首五言三韵小律。
平韵格
平起平收式——唐  李商隐《代贵公主》
芳条得意红,飘落忽西东。分逐春风去,风回得故丛。
明朝金井露,始看忆春风。

平起仄收式——南北朝  北周  王褒《始发宿亭诗》
送人亭上别,被马枥中嘶。漠漠村烟起,离离岭树齐。
落星侵晓没,残月半山低。

仄起平收式——唐韦应物《上方僧》
见月出东山,上方高处禅。空林无宿火,独夜汲寒泉。
不下蓝溪寺,今年三十年。

仄起仄收式——唐  杜牧《池州废林泉寺》
废寺林溪上,颓垣倚乱峰。看栖归树鸟,犹想过山钟。
石路寻僧去,此生应不逢。

仄韵格
平起平收式——唐  拾得《诗  四十六》
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日月如逝波,光阴石中火。
任他天地移,我畅岩中坐。

平起仄收式——唐  刘长卿《送丘为赴上都》
帝乡何处是,歧路空垂泣。楚思愁暮多,川程带潮急。
潮归人不归,独向空塘立。

仄起平收式——唐  李端《留别柳中庸》
惆怅流水时,萧条背城路。离人出古亭,嘶马入寒树。
江海正风波,相逢在何处。

仄起仄收式——唐  白居易《云门寺》
昨夜有风雨,云奔天地合。龙吟古石楼,虎啸层岩阁。
幽意未尽怀,更行三五匝。

五七言三韵小律,据传明  胡震亨最先明确,其实唐已有气象,倒是两宋少见。

再介绍几首七言三韵小律。
平韵格
平起平收式——如唐  李商隐《赠荷花》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平起仄收式——唐  白居易《赠韦炼师》
浔阳迁客为居士,身似浮云心似灰。上界女仙无嗜欲,何因相顾两裴回。
共疑过去人间世,曾作谁家夫妇来。

仄起平收式——唐  鲍溶《暮春戏赠樊宗宪》
羌笛胡琴春调长,美人何处乐年芳。野船弄酒鸳鸯醉,官路攀花騕袅狂。
应和朝云垂手语,肯嫌夜色断刀光。

仄起仄收式——唐  元稹《酬乐天书后三韵》
今日庐峰霞绕寺,昔时鸾殿凤回书。两封相去八年后,一种俱云五夜初。
渐觉此生都是梦,不能将泪滴双鱼。

仄韵格
平起平收式——唐  皎然《效古》思君转战度交河,强弄胡琴不成曲。
日落应愁陇底难,春来定梦江南数。万丈游丝是妾心,惹蝶萦花乱相续。

平起仄收式——唐  白居易《寒食卧病》
病逢佳节长叹息,春雨濛濛榆柳色。羸坐全非旧日容,扶行半是他人力。
諠諠里巷蹋青归,笑闭柴门度寒食。

七言三韵仄韵格平起式作品极少,翻遍《全唐诗》更未见唐人仄起式作品。

再介绍几首五言仄韵大律。
仄韵格
平起平收式——唐  元稹《遣病十首》其九
秋依静处多,况乃凌晨趣。深竹蝉昼风,翠茸衫晓露。
庭莎病看长,林果闲知数。何以强健时,公门日劳骛。

平起仄收式——唐  皮日休《茶中杂咏  茶笋》
袖然三五寸,生必依岩洞。寒恐结红铅,暖疑销紫汞。
圆如玉轴光,脆似琼英冻。每为遇之疏,南山挂幽梦。

仄起仄收式——唐  寒山《诗三百三首》其七十二
啼哭缘何事,泪如珠子颗。应当有别离,复是遭丧祸。
所为在贫穷,未能了因果。冢间瞻死尸,六道不干我。

仄起平收式——唐  寒山《诗三百三首》其四十七
骝马珊瑚鞭,驱驰洛阳道。自矜美少年,不信有衰老。
白发会应生,红颜岂长保。但看北邙山,个是蓬莱岛。


待续)——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19: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锦绣云溪 于 2018-10-13 12:29 编辑

续上)——

再介绍几首七言仄韵大律。
仄韵格
平起平收式——唐  韩偓《三月二十七日自抚州往南城县舟行见拂水蔷薇因有是作》
江中春雨波浪肥,石上野花枝叶瘦。枝低波高如有情,浪去枝留如力斗。
绿刺红房战袅时,吴娃越艳醺酣后。且将浊酒伴清吟,酒逸吟狂轻宇宙。
——注:第三句“高”,此处应读仄声。

平起仄收式——唐  周匡物《古镜歌》
轩辕铸镜谁将去,曾被良工泻金取。明月心中桂不生,轻冰面上菱初吐。
蛟龙久无雷雨声,鸾凤空踏莓苔舞。欲向高台对晓开,不知谁是孤光主。

翻遍《全唐诗》、《全宋诗》,未见仄起两式仄韵大律。

唐时,律诗虽成熟定型,并非六种齐言诗平仄各体齐全。古风言之,无汉歌行体特征,受南北朝影响,尚不如《诗经  关雎》规范,作品白脚字平仄混淆甚多,延迟至今,实为憾事。

关于出律。所谓出律,无非三点,一是句中字声无序,不依平仄,不成律句;二是联内失对,至于“江左体”一说;三是联间失粘,即两联间不合粘对。第一种情形,判断出律,已成共识。第二种情形,变化不多,不论。关键第三种情形,多有异议。确切说,皆以律诗两联间句第二(四)字平仄相异,视为折腰,以为格律诗在平仄上的一种变格。

折腰体称谓,最早见于唐  高仲武编选的《中兴间气集》。该书选录了大历十才子之一崔峒的《清江曲内一绝》,云:“八月长江去浪平,片帆一道带风轻。极目不分天水色,南山南是岳阳城。”题下注明“折腰体”。

又如唐  王维《渭城曲》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此法用于大律,颔颈失粘,腰在中间,若两首起式不同的绝句组成,方如绝句“折腰”,其余折腰,再名。如唐   岑参《奉和杜相公发益州》

相国临戎别帝京,拥旄持节远横行。朝登剑阁云随马,夜渡巴江雨洗兵。】
【山花万朵迎征盖,川柳千条拂去旌。暂到蜀城应计日,须知明主待持衡。

此法用于大律,首颔失粘,接续将错就错,又有“垂肩体”一说。如唐  陈子昂《晚次乐乡县》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川原迷旧国,道路入边城。
野戍荒烟断,深山古木平。如何此时恨,噭噭夜猿鸣。

此法用于大律,只颈尾失粘,又有“扭腰体”一说。如唐  王维《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琉。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此法用于大律,联间具或上三联或下三联失粘,又有“顺风体”一说,可分为“全、上、下”三种。如唐  岑参《使君席夜送严河南赴长水  得时字》
娇歌急管杂青丝,银烛金杯映翠眉。】【使君地主能相送,河尹天明坐莫辞。】
【春城月出人皆醉,野戍花深马去迟。】【寄声报尔山翁道,今日河南胜昔时。

又如唐  杜甫《所思》
苦忆荆州醉司马,谪官尊酒定常开。九江日落醒何处,一柱观头眠几回。】
【可怜怀抱向人尽,欲问平安无使来。】【故凭锦水将双泪,好过瞿塘滟滪堆。

再如唐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绝句折腰,亦同顺风体。正如“顺风”一说,折腰各体读来,若顺溜一般,并未增加律诗情趣。不若三尾四种另成格式,跌宕变化,出奇制胜。律诗有成熟过程,不可求全责备。然,折腰各体,包括失对“江左体”在内,诸多诗友与某,均认可多为诗者大意为之。刻意为之者甚少,其往往题上或有注明如何。以上可否视为律诗,人见人殊,本人不以为然。

另有“折腰句”一说,勿与“折腰体”混淆。对词的格律,词牌自有规矩,此不赘述。至于格律产生原因,及五七言盛行理由,某将另文探讨。

待续)——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1 05: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谢谢,学习中。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5 14: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悟风 发表于 2018-10-1 05:44
佩服。谢谢,学习中。

提出异议,看有什么要修改的参考?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6 05: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悟风 于 2018-10-6 05:54 编辑
锦绣云溪 发表于 2018-10-5 14:20
提出异议,看有什么要修改的参考?
              
  我对诗歌没有系统研究,只是基于直觉、史料、推理,随时跳生若干碎见。先生著作收藏了,以后慢慢研读。真的非常感谢。临时还说不上有意义的异见。
  律句有一种特别的美感,基本上读了就知,其实我很喜欢这种美感,但却不愿受它束缚。有些类似外风铃,偶响,很爽心,老是响就不大想听。注重下音调搭配,但不一定按律句的规律,加上朗读时也可以灵活调和轻重节奏,也有可能好听。附首十几年前的旧作,虽然出律,但觉也不难听:
  万言万物寻一理,身外纷飞乱云尘。此心但求投炼狱,千劫历尽还素真。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悟风 发表于 2018-10-6 05:35
              
  我对诗歌没有系统研究,只是基于直觉、史料、推理,随时跳生若干碎见。 ...

做了不少修改,可再看看!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21 07: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