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224|回复: 7

[诗品] 80后诗词大会第三期终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6 14: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鼓歌三十三韻    作者:张世霖
幼讀唐詩到韓歌,茫然掎摭與媕婀。三百此篇最難曉,若見煙嵐氤嵯峨。稍知石鼓國之寶,何代製作説偏頗。屬之周宣書不類,車工馬同誰經過。遺迹能存吾輩幸,依稀獵火聞鳴鼉。 秦伯大蒐整師旅,王人車駕來逶迤。冀垂無窮刻諸石,群臣駐馬頌猗那。四言依韻數爲十,鬼神其耐蒼頡何。風雲侵凌寒暑易,世事紛紜更耗磨。千年蔽野千年現,幾回草中沒銅駝。韓碑無繼唐綱墮,乍原重現成臼窠。剔金北擄來燕薊,避敵周旋涉岷沱。滿目剝泐無舊觀,跳去紛紛斷尾蝌。昌黎之志使早遂,庶幾今猶見騰梭。馬薦略等山頭石,吳人字斷失韻和。撫今追昔宋拓存,復嗟三本已賣倭。人壽區區數之哂,俯仰天地寄薜蘿。令德爲難作器易,子孫寶用散林阿。幸免兵火沒郊野,世外其知有劫波。田父耕鋤得環璧,衰原寒水埋霜戈。孔壁汲冢無金石,今寫輾轉龍爲蛇。石鼓出爲刻石祖,三代眞形方摩挲。鼎盤簋簠硏點畫,永叔與叔開先河。讀自契卜成一貫,燭照幽通辨差訛。絶學未虞知者少,眾人識短輕詆訶。小學未通講大學,狃虛狎浮親祝鮀。不信大人言可畏,書賈妄談丘與軻。知有石鼓未知文,眼前鴻鵠目之鵝。憶昔孜孜學秦篆,字典翻破未識多。許書走馬粗觀之,願得碩師從切磋。文字訓詁通章句,推原從正辟邪魔。維生愈遲愈好古,我復千年後東坡。石鼓之歌止於此,二公付哂莫相苛。
    评委丙:江河千里,难免金沙俱下。然体量庞洪,学力充沛,究属难得。时有率意处,及拉杂赘笔,可痛加芟荑,以存精神。又,余平生论诗,以破为主。不谈文字好不好,先看毛病有多少。不合式者,即为不取。发凡于此,庶免后讥。言词一时或不入耳,久则宜有所得。
    评委丁:非涉猎金石者不能为之摹画,非深谙韩苏石鼓歌者不能继之诗,虽不免落前人窠臼,然才力有之。另外愚以为“維生愈遲愈好古,我復千年後東坡”句尚需调整,以避歧义。
    评委戊:似古。
    评委庚:車工馬同誰經過,《石鼓诗十首 其一 车工·吾车篇》云:车既工。马既同。然补缀誰經過三字,略凑。“人壽區區數之哂,俯仰天地寄薜蘿。令德爲難作器易,子孫寶用散林阿。”议论莫名其妙。今寫輾轉龍爲蛇,嫌凑。人寿至鼎盘以上诸句,与千年至抚今追昔诸句犯重。“絶學未虞知者少,眾人識短輕詆訶。小學未通講大學,狃虛狎浮親祝鮀。不信大人言可畏,書賈妄談丘與軻。”议论酣畅。“千年蔽野千年現,幾回草中沒銅駝。韓碑無繼唐綱墮,乍原重現成臼窠。剔金北擄來燕薊,避敵周旋涉岷沱。滿目剝泐無舊觀,跳去紛紛斷尾蝌。昌黎之志使早遂,庶幾今猶見騰梭。”诸句亦酣畅淋漓。若“谁经过”“数之呻”“小學未通講大學”“不信大人言可畏”“我复千年后东坡”,白话法为句,状如直译,虽无不可,终觉太白。去岁睹《国家宝藏》,有意为诸诗,后无故忘却幽怀,今览此诗,大为赞叹,作者以韩愈石鼓诗之体韵,述唐下石鼓之事迹,摩斑拓点,掘古发今,真大手笔。虽篇中每有不惬,然我辈能为此,已大善矣。

登望燕子矶值雨    作者:周沛
欲飞不飞燕子矶,欲流不流长江水。石阁盘坐压树低,山势卧龙临江起。吾子二三皆好客,携我登高来浪迹。暮江中流风不动,琉璃万顷浸天色。水天浑清不可识,残霞犹注波心赤。须臾暝色晦洲陆,黑云堆空失远目。云间阴湿泻滂沱,雨外回光忽反复。平地万里腾氛埃,喷吐氤氲覆巷屋。却顾城上紫峰塔,隐见高楼转蒸郁。此时凉雨杳无极,俯仰八荒但如一。蜃蛤有灵或能知,白发有种谁痛惜。一身劳落异域间,此际拟归定何日。人生乐少只哀多,一唱黄鸡泪沾臆。
    评委甲:全诗写景生动,用笔灵活,境界雄奇变幻,颇见内功。章法亦出彩。如“吾子二三皆好客,携我登高来浪迹”,如按寻常套路,应在起首,但平铺直叙,气息不振;而置“欲飞不飞燕子矶,欲流不流长江水。石阁盘坐压树低,山势卧龙临江起”四句在前,便觉先声夺人,且一宕一回,更见层次。这是一种古人作品中很常见也很实用的章法小技巧。可见作者平日善于体悟,故能运用自如,为本诗增色不少。
    评委庚:欲飞不飞燕子矶,欲流不流长江水。起佳,得古人造句活法。石阁盘坐压树低,山势卧龙临江起。写实亦可见。暮江中流风不动,动字似不佳且与流字悖,若换起、兴等字,以为更好。浸天色、水天浑清、残霞,略重。犹注,前文须有犹字之来历。白发有种谁痛惜。发兴无端。开篇大佳。奈何虎头蛇尾。
    评委辛:首四句于动静之间,气势横放,一、三句是一事,二、四句是一事。再二句转入叙述,“吾子二三”,后文无照应。以下晴而雨、雨而雾,皆是景语。“风不动”,故有“琉璃”。“残霞”,晚景也,后文有“白发”之叹。“喷吐”“却顾”“隐见”三句,拖沓叠架。“此时”“俯仰”,将发兴也。“白发”之叹突兀,盖其铺垫不足。“异域”“拟归”二句,是客思也,此又是一义,此时行文已至强弩之末,焉可再生枝节?骈拇枝指,去之可也。末二句单薄乏力。此首头重脚轻,后文笔力不逮,取其开篇之佳。
    评委壬:起句大好,天马行空,迥出云霄。此下一路从写景转入议论,奇正相合,颇见功夫。此外有两点小意见:一是立意有俗熟套路之嫌,「一身劳落」「乐少哀多」都是套话;二是全篇稍觉过于平顺,可在章法上略作波澜,以助夭矫之态。本期好些作品各有其妙,难以抉择,如《石鼓歌三十三韵》噌吰鞺鞳,横绝一时,《读李师十七草堂书法》温文雅致,如坐春风,但在情感饱满的维度上都不如本诗,再三衡量之下,选了这首。
评委丙(终选未选): 起首佳,后难为继。携我登高来浪迹,已不成语。琉璃万顷浸天色,是水清也。复云,水天浑清不可识,是浑清不辨也。又云,残霞犹注波心赤,又是水清。此何理乎?蜃蛤有灵或能知,已不知所谓。下接白发有种谁痛惜,更觉突兀。不取。又,诗题登望,凡言望者,在此而望彼,非在彼而望它。既已登矣,如何可望?不通。

東林入山行    作者:望崦嵫而勿迫
身不入蜀山,焉知蜀道難。身已登蜀山,四望發長嘆。接天濃淡如墨潑,七疊八疊乃層巒。百里之間止一城,狹狹長長坐坡灘。其中才居幾千家,此外數十萬人不得安。想象此鄉農人趕市場,滿滿竹簍壓雙肩。手攀藤蘿腳慎落,路在斷壁仄崖邊。眼前無盡煙嵐起,頭頂時驚大石懸。更怕春秋多下雨,淺淺青溪成奔川。泥滓如活青苔惡,蟲鳴鳥叫聲綿綿。農人晨發午至夜歸來,懷中抱得幾何錢。而今我向深山裏,車作盤行風過耳。萬古山劈一丈開,橋跨青溪映清水。晴光照耀春樹明,十里山坡生脆李。杜鵑紅,泡桐紫,碗豆花開不見蕊。誰開此路入山中,功成應許斯政美。惟願世間路皆寬,不教旅人悲思起。
    评委庚:成文有法,则接人引路,良可见佳。此篇言语虽丰,而意旨甚明,前后对比,亦能相得益彰。篇尾发想,亦堪得体之谓。
    评委辛:物象虽多,而笔力又足以驾驭之,故通篇无废语。文意转折处,韵脚亦转换,清晰。前后对比,已足成寄慨,孰料末二句又生祈愿,更有古仁人之风。“身已登蜀山”,与“而今我向深山裏”句小有龃龉,盖前者非是“已入”,乃想象昔景之语也。
    评委壬:从己身蜀山之行联想到蜀民生存之恶劣,推己及人,可见作者仁人君子之风。「万古山劈一丈开,桥跨青溪映清水」,极饶张力。这期写现实题材的尚有《犬逐飞盘行》《小碗》《悼海口朱瑾瑜》等篇。《犬逐飞盘行》行文辛辣,如针如砭,《小碗》刻画入骨,感人良久,但这两篇在文字上都有失雅驯。《悼海口朱瑾瑜》一篇,能看出作者有一些想法,然而气息零乱,笔力不济。
    评委癸:本期长篇,此首最整。立意平正,能于平中见奇,从容叙述,且虚实照应,过渡自然,完成度最高。其他各篇,多欠安排裁剪,略论如下:
    《登望燕子矶值雨》前半登临发兴,意态挥洒,写景亦雄奇。惜气息不能贯注,章法欠照应,前后截成两段。
    《石鼓歌三十三韻》虽是大手笔,但刻意用力,叙论枝节过多,反觉凌乱。
    《犬逐飞盘行》立意新巧,描摹世相过于刻薄。犬如有知,当不受此诬枉。
    评委丙(终选未选):起首无讥。中段弹词体太多,狭狭长长坐山坡,想象此乡农人赶市场,满满竹篓压双肩,云云,皆是。今人去古已远,习于白话,写古风偶一流露,本不宜苛责。仆法以半句为率。一句即不可忍。不取。又,此外数十万人不得安,不解所谓。泥滓活,不能如活。青苔恶,万古山劈一丈开,云云,赏此数处。

生查子    作者:束梦斋
新过校一隅,花沸如诗句。手垂白月明,衣结阳光缕。
呼吸杂风鸣,眉眼营微雨。见面闷无言,各著相思去。
    评委甲:立意、章法、辞藻皆有可观处。面貌新颖而又不失含蓄,洵为佳作。
    评委丙:我所不能。
    评委丁:灵气。
    评委庚(终选未选):造句新(花沸如诗句。衣结阳光缕)。然花沸如诗句略无可想,诗句如花沸人易知其象,花沸如诗句则不知何种诗句也。而衣结阳光缕则灵妙可以想象,故此句胜于前句万千。呼吸杂风鸣表达略怪,可以更多思虑以成上句之功。全词说来,手垂一下,略少引导,而七句又来一人,便嫌突兀。

小碗    作者:金鱼
窗外雨离离,街角小吃店。午后食客少,沉沉灯数盏。面碗阔如盆,额前香气幻。店主倚门坐,目光时一闪。忽询我名姓,笑容露微赧。自言是故人,君貌未多变。疑惑久相视,眉目依稀辨。蒙尘之记忆,一一心头现。儿时邻家女,体弱臂如秆。饭量可论盅,人皆唤小碗。白裙布熊鞋,黄毛麻花辫。畏与群童戏,每独依墙站。喜我故事多,仰首睁大眼。听闻好人死,涕泪抹小脸。某日举家迁,从此消息断。焉知二十载,于此重相见。争问彼此事,生活可如愿。为添花生米,对坐言缓缓。父母皆下岗,那岁乌云黯。南国有亲戚,相投为饱暖。难分双亲忧,抱柴学烧饭。翌年遇车祸,阴阳家人散。揽于父母怀,只身得幸免。肢体落微残,一足不灵便。从此离学校,衣厂学织线。十九即婚嫁,一任人包办。丈夫脾性恶,酒牌皆得染。抵债到家具,四壁无复简。买醉拳脚加,身心俱伤倦。分手方解脱,婚姻二年短。旧囊返故乡,故乡人事换。昔日游戏地,今作按摩院。打工遇某君,人生始初恋。唯怜心上人,不辞手中茧。日日共辛劳,幸福本平淡。某日人忽别,消失及存款。相查知已婚,一瞬眼中暗。吞药助安眠,餐刀自割腕。如此偏不死,孕测十周半。欲弃还欲留,思之痛肝胆。几番近诊所,恍如千绳绊。终于产期至,平安一女诞。托臂久相视,希望心重满。女子虽弱者,为母强无限。布带系小女,扶车街中转。热水与热汤,面饼与面片。抽费避街氓,砸货避城管。小女渐长大,积蓄兑餐馆。近闻欲拆迁,都市擅重建。未来虽茫茫,有女偎身畔。希望究竟在,由它世艰险。忽然门轻开,小女学校返。眉目颇熟悉,似母童年版。未肯唤生人,一笑犹腼腆。何时雨已住,迎门风吹面。斜照长长影,阳光未曾远。
    评委丁:诗史精神,尽在其中。叙事诗结尾多不好处理,此首也觉结得仓促了些。
    评委己:金鱼体擅长叙事,一些细节抓取得很熟练,还是很感人的。
    评委癸:叙述长篇,细节不厌其烦。收尾处理方式略觉单一,类似手法此前其他作品也见过。
    评委丙(终选未选):金鱼体闻名久,风格不同,已不能以弹词体责之。唯私见宜于短篇,涣新耳目,适可而止。长篇冗沓,读者痛苦。读以致苦,何言美感?不取。
    评委庚(终选未选):额前香气幻,多余。目光时一闪,亦不必言。若“店主倚门坐,目光时一闪。忽询我名姓,笑容露微赧。”但“店主倚门坐,笑问我姓名”即可,其它多余,实无必要言之。若要以忽字来言店主见故人而故人不见,则未免太过写意。诗人作诗,不比小说家为小说,小说之中,可以毕见环境、动作,而为诗则需就中裁汰凝练。“蒙尘之记忆,一一心头现”,亦松散冗繁之句。“听闻好人死,涕泪抹小脸。”若此二句,与全诗有何助益?以善性不得善活,言之不足为证。“昔日游戏地,今作按摩院”,于全诗又有何助益?以人物皆非,则前二句已言,以讽时喻事,则二句潦草。全诗实在拉杂,至如流水账。白话为叙事之诗,为之何不参考古人亦有孔雀东南飞木兰辞长干行三吏三别琵琶行等等诸篇,若作者仅为叙述,便是记叙文,亦嫌无法。

次韵桃花源诗    作者:毛薆松
帝力虽云广,要不出人世。渔父激浊清,江湖从此逝。野水细如绳,桃花红欲废。岩穴有路开,牛羊无事憩。经界各井然,五种皆常艺。作息但仰天,守望无劳税。始入道树分,迎人鸡犬吠。老幼劝加餐,各出田家制。欢谈恍旧知,卮言常有诣。翻覆语所哀,敦睦家所厉。信宿未遽安,俯仰忽如岁。人生贵遂初,何必逞余慧。永愿比檐居,孰云还尘界。将偕子与妻,廓然返幽蔽。执手约后期,慎莫连身外。临歧采桃花,庶几为君契。
    评委甲:妥帖雅正,极见功底。“帝力虽云广,要不出人世”一句便是未经道着语。次则娓娓叙来,下笔有序,丝毫不乱。“将偕子与妻,廓然返幽蔽”以下又是自出新意,不全拘于原作,亦见胆识手笔过人。
    评委丙(终选未选):通篇八霁。废、吠,十一队。界,十卦。外,九泰。不取。又,田家制,按语意应用治。野水细如绳,桃花红欲废,二句深喜。
    评委庚(终选未选):野水细如绳,桃花红欲废。全篇唯此二句可留。其他无聊矣。在于桃花源之诗文,珠玉琳琅,不能使人耳目一新,则不必为也。

悼海口朱瑾瑜    作者:碧帆
人民乃曰:“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其暴君耶?其暴民也!
萬事書於紙,命途猶薄之。歌哭擁長夜,息駕趨暌時。血月炤赤日,十字惡魔持。鎂光似身光,舔舐信徒癡。公車作殯車,死者何離群。少女垂雙睫,路旁如待君。想象如少年,侵掠姝子裙。青春殊痛苦,北風甚歡欣。 背單反相機,嚼水果硬餹。熒幕初一窺,天平既衡量。人民不畏死,人民說三年。三年如诪咒,跗骨靈魂眠。夢中洛麗塔,故事不可憐。邱壇祭祀眾,頂禮亦寅虔。信仰如充值,生命為零錢。謀殺豆蔻者,竟赋断肠篇。 嗚呼洛麗塔,哀哉洛麗塔。小布爾喬亞,噤聲不回答。虛弱多數派,立場倉促合。弗蘭肯斯坦,誰是造物者?野獸非魔法,人性已孤寡。回聲說三年,三年蕩以懸。朋比滋生處,蔓延為某圈。假使我天真,如置我深淵。
    评委乙:题涉时事,语言新奇灵活,非老夫子之长叹,发人深省。
    评委庚(终选未选):萬事書於紙,命途猶薄之,二句无关联,若以遭遇万事而其命犹薄为意,造句尚需熔炼。读至半途,面对如此迷幻的行文,不得不百度了一下朱瑾瑜,知为少女遭诱拐杀害之事。以此事言之,前序所谓“民不畏死”者,虽有愤慨,而其论则不甚当,大而不当也。至于行文,“歌哭擁長夜,息駕趨暌時。血月炤赤日,十字惡魔持。鎂光似身光,舔舐信徒癡。公車作殯車,死者何離群”,以想象之笔为之,奇幻固增,然于诗则无多助力。作者欲以魔幻之笔写实,此法自无不可,然如何写之,则不得不审慎。某以为如此数句,皆不必写之,若定要为之,则以兴笔为之,实为首选。“路旁如待君”,用比细腻。“想象如少年,侵掠姝子裙”,与上二句相接突兀。“青春殊痛苦,北風甚歡欣”,痛苦来之无端,北风之欢欣,亦无端。“背單反相機,嚼水果硬餹”此二句,若言少女,则接少女句后便顺,若言诱拐者,则犹需铺垫。“人民不畏死,人民說三年。三年如诪咒,跗骨靈魂眠”,讽刑罚过轻,然言语轻易偏邪,则讽之无力。其下议论,若“信仰如充值,生命為零錢”“野獸非魔法,人性已孤寡”论至深处,当一锤定音,而不是左支右绌,为词造文,不然议论将失其根本,而无用矣。“假使我天真,如置我深淵。”此句议论可,然此前所述,与天真何少而远,好议论无好引证,则论无可论矣。全诗辞采之法,可与勉励,然行文之法,不足嘉勉。

踏莎行·菽庄    作者:求之
筑补云山,退藏烟海。闽中自有江南在。漫寻幽径入园来,碧莲池上亭如待。
醉更传杯,饱还持筷。坐闲遥想疏狂态。主人开宴啸吟时,大风掀浪雕墙外。
按,菽庄在鼓浪屿南,为民国林尔嘉私人别墅,分藏海园与补山园,仿江南园林而建。
    评委乙:四字对仗工稳,上下片结构稳健,渐入佳境。
    评委癸:上片实写见笔力,收拾题面,干脆利落。“漫寻幽径入园来,碧莲池上亭如待”点到即止,句意俱佳。下片虚写见诗思,想象主人当日情状,无一俗笔赘论,纯用言外之意,故妙。
    评委丙(终选未选):饱还持筷,不取。

在路上其八·夢    作者:停雲
催生蟬蛻遞新塵。底事無花能殿春。刻骨悲欣成秘史,傾城風雨送遊人。此來我豈難為夢,憶別君真不可親。去歲寸心空一往,絕憐癡讖作流民。
    评委乙:语言涉巧然不嫌做作。
    评委庚(终选未选):“催生蟬蛻遞新塵”,以梦来言,催生蟬蛻可解,递新尘则不可解,以春去来言,亦如此。“刻骨悲欣成秘史”,刻骨,悲辛,秘史,三者留一便可。五六句自我纠结,此种我君之句,有题则嫌轻巧,无题则生混乱,如此诗题为梦,又句中有梦,我君当各作何解?“去歲寸心空一往,絕憐癡讖作流民”,与三句病同,露且繁复。尝闻人言欲深刻者以平易写之,则深刻倍增,吾深以为然。若杜甫“入门闻号咷,幼子饥已卒。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者,何其悲痛,不过平易道出而已,而其中悲痛,谁能不悯?

仲春    作者:月柔
山外潇潇雨,门前寂寂花。 低飞双燕子,斜过两三家。
    评委丙:会心处正不在远。
    评委庚(终选未选):山外潇潇雨,外字当易,不然如何见山外又见门前?其余都可。清新。

聪明如我    作者:刘云飞
世俗如流水,滔滔磨我棱。丹心随波去,厚黑学已成。国破不关己,自利趋蝇营。大恶常随众,小善无单行。是非难两立,我独立其中。犹笑痴呆者,头破为分明。
    评委戊:真而俗。
     评委丙(终选未选):棱、中,出韵。不取。

神絃曲    作者:懷璞
泣露老楓燒雲色。天霜刮下幽秋碧。一葉曾渡洞庭波,古佩金縧遺江北。楚洲人等寒紅枯,候君歸來食青魚。吳宮寂寞凋蘭桂,白兔剔香零雨水。地打埃土濕煙起,黃龍請入寒淵底。二十五絲素女絕,三十六界癡未已。
    评委戊:拟李贺鼓励。
    评委丙(终选未选):皮相。不取。
    评委庚(终选未选):“泣露老楓燒雲色”,古人云,李贺“石破天惊逗秋雨”徒巧而已,而此句不惟无巧,更显拙劣。“天霜刮下幽秋碧”,如此句便大胜前句。“楚洲人等寒紅枯”无奇色,与前文难继。“白兔剔香零雨水”,雨水词白,白兔剔香怪,若李贺“老鱼跳波瘦蛟舞”,鱼跳蛟舞皆自然而然,而句成但一老一瘦,遂有奇彩,而作者白兔剔香则生硬也。“黃龍請入寒淵底”,请入不若潜入,自行其妙也。“三十六界癡未已”,平白无奇。于李贺有所得,有所失。

读李师十七草堂书法    作者:庄锐钦
向闻十七堂主名。儒商事业并经营。十载神交听旧雨。许吾问字列友生。斯是斯人斯世也。芸窗佳茗案上经。展卷读君之笔墨。满室春风扑面盈。小字意取钟王笔。得其古拙且空灵。点划温润蓝田玉。沧海珍珠月方明。行书有骨若山谷。线质饱实体如亭。以魏碑笔参二王。兼法梅庵自浑成。大草笔转诚无碍。如见当年徐青藤。老树枯藤在峭壑。神闲气定形若僧。小草微眇游如鱼。一纸元来亦沧溟。庄生梦里蝴蝶飞,老子犹龙岂有形。读君书法想如斯。与君谈锋玉石声。古不乖时今兮不同弊。把卷摩挲喜不胜。卧游翻不知何世,忽从魏晋到明清。古人左右吾骥尾。藏彄射覆谢不能。愿得浮生三万六千日。一日同倾三百觥。
    评委己:宋人喜欢写这样的题材,品评艺事要在真有识见,而不应虚饰浮夸。谈雅事见雅意,如果只是讲书法也就成了书论,而不是诗了。毕竟诗是抒情文体。
    评委庚(终选未选):“斯是斯人斯世也。芸窗佳茗案上经。展卷读君之笔墨。满室春风扑面盈。”多赘言,宜精炼。中述五书,虽用杜甫饮中八仙体,然杜甫开篇即入戏,结篇即戛然,而行文长短如意,参差错落,故综述八仙而不觉板滞,若此篇则五书皆四句一转,此便板滞甚矣。宜以各书之特征而作句式变化,如此则人书合一,岂不更善。“古不乖时今兮不同弊”,此句似多字,有语病。结尾太虚想(卧游以下)。

犬逐飞盘行    作者:黑眼睛
春风陌上百草香。东门行乐殊未央。黄犬颈悬金铃铛。主人牵来何轩昂。奔走敏捷性驯良。追逐飞盘最当行。但使主人乐无疆。齿牙摧折亦何伤。乐则朝朝厌肉粱。怒则日日啖糟糠。主人掷盘固无常。时左时右费思量。仰观飞盘意惶惶。唯恐不获受灾殃。纵身长驱百步强。凌空一跃似鹰飏。直取飞盘如探囊。还顾主人气扬扬。归来摇尾绕足旁。贴耳呜呜蹭衣裳。主人一笑赐食粮。明日更封百犬王。
    评委己:辞达。寓言体叙事诗,格调不高,却颇能刻画世相。
    评委庚(终选未选):开篇尚能把握言语,精炼为之。中篇则絮絮叨叨,啰嗦起来。结尾二句亦见凝炼。柏梁体固用韵如杯水置平地,然造句亦不堪松散过甚。

面试归来闻蛙    作者:北芳秀
池塘春尽满东风,蛙鼓雷音草木中。云影天光波底见,骊龙犹在水晶宫。
    评委辛:“春尽”,谓其时也,斯时方有“蛙鼓”。“满”“雷音”,壮语也;“东风”“草木”,欣荣语也;“天光”“见”,豁朗语也。“骊龙犹在”,引而不发,跃如也,踌躇满志语也。此番面试,当有所得,故造境皆由心生,可以想见情绪如何。此首不以法贯之,而以气贯之,诚为难得。题中“闻蛙”二字可去,因其无提挈之用。
    评委丙(终选未选):不出彩。不取。

虞美人    作者:王梨觀
戊戌燈夕,蕭齋獨坐。憶年時與人坐花陰,頌韋江州“皓月流春城”之詩,劇談江南故實。露濕雲鬢,執手深盟,極歡而罷。今佳人已渺,天末黯然,為賦此解。
玉階小立春寒重,翻起年前夢。舊時明月會曾諳,記得團圞攜手話江南。 匆匆又是飄燈夕,冷落尋春客。為誰憔悴坐花陰,賸有相思如許到而今。
    评委壬:能得体气。娓娓道来,无限惆怅。「年前」「旧时」「记得」,有些重复,个见点出其中之一即可。
    评委丙(终选未选):意浅,不取。序以补词之不能言。序已道尽,要词何为?
    评委庚(终选未选):序胜词。在于词言泛而字陈,若序,则一一都故实。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16 16: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真怕长。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6: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十分考验对气脉的控制能力,非是作手,建议慎写。当然练笔是可以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16 16: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同人 发表于 2018-10-16 16:10
是的,十分考验对气脉的控制能力,非是作手,建议慎写。当然练笔是可以的。

长篇要有,个人出集子的时候用来压压卷
要写好真不容易的,尤其年轻的时候,衔着金笔出生的可例外。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7: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福之州州 发表于 2018-10-16 16:53
长篇要有,个人出集子的时候用来压压卷
要写好真不容易的,尤其年轻的时候,衔着金笔出生的可例外。

近两年我十分关注年轻人的诗,发现写古体已经成了一股风潮。对此,我强烈建议他们从近体写起,以避免气脉散乱之弊。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17 18:0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文章,就是繁体字不习惯。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24 22: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个字 长河日落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25 22: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字语太泥古,离现在的生活气息太远。李后主可以说雕栏玉砌应犹在,因为那是事实,现在你如果还在诗里用雕栏玉砌来作形容,就纯粹是做梦了。比较典型的是在坛里看人写秋天,动不动就用了雁字,我在乡下反正是几十年没见过大雁了,看诗人之所在,似乎也不见得能看到大雁吧。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20 02: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