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180|回复: 4

[诗论] 含蓄:是不是大而无当了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0 13: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亓魛 于 2018-10-22 09:57 编辑

【含蓄:是不是太宽泛了些?】
    含蓄,不知何时起,变成文学批评家和创作者的狗皮膏药了,哪痛贴哪,百试百灵。但是含蓄二字,却还是语焉不详、琵琶遮面的姿态,等人解说。芸芸众生,七嘴八舌的,各有说法。
    有人以为含蓄是风格之王,是风格之风格,是文学之底色。“何以故”呢?大抵以为含蓄是含着蓄着,是一种不露财不露富的低调,是披着乞丐衣的富翁,捏着存折显摆点利息的丰厚,本金是不给看的。批评家向来喜欢大词,喜欢概念,喜欢文献,仿佛不如此就唬人不住,因此便拿着含蓄二字,四处寻亲觅故,攀关系。这不,功夫不负有心人,批评家终于找到了含蓄的七大姑八大姨,有远房亲戚,还有远房之远房,还有海外亲戚哩。真令人开了眼界,如此强大的亲友团:孔夫子“春秋笔法、微言大义”,司空图“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严羽“言有尽而意无穷”,王士祯神韵说理论……这些老字号还好,大家也算面熟,免不得在那本书籍里打过照面。如继续探亲就不得了,含蓄基本可以把所有的文学理论都串五铢钱般吊起来,叶嘉莹感发理论,海明威冰山一角理论,莱辛“孕育性时刻”,乃至马拉美的“诗是不可解之谜”理论……。到马拉美这步,含蓄可算是到极致了,按说该停止扩张式探亲了。但不,含蓄一滑溜,出了文学之门,进了艺术之家了——这也很有亲戚关系呢,远近都有,比如苏轼传言的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马一角的留白理论等等……越来越没边了,真是大而无当,大到没谱。面对含蓄这么大的亲友团和派头,有人不太适应了,觉得东拉西扯、胡乱扩展、贴标签、不准确——毕竟没法区别张三李四王五的含蓄有什么不同。要区分出这些,要每一个作家都在文学史、在文学体系里找到摆放的位置,得把含蓄像植物学科属分类一样,分出个千八百类细分。居然这么复杂,那为什么还要用一个含蓄狗皮膏药四处贴呢?当然,也得承认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定义下的含蓄是正确的,只是缺了点什么呢。毕竟把苏辛的豪放派,艾伦的嚎叫派,惠特曼的草叶派,徐志摩的“沙扬娜拉”派……都放到含蓄这个框里,显得有点乱,好像图书馆的书一概不分类别,都往一个架子上堆。如果仅是乱尚且可以忍受,只是啥都是含蓄,那会不会导致含蓄二字通货膨胀,贬值得一塌糊涂呢?照此下去,含蓄免不得变成万灵膏,变成空气了。空气固然不可少,但是总是强调空气的重要性也是句正确的废话。
    有人没把含蓄说得那么大而无当,比较实在,仅仅把含蓄作为一种文学风格,作为一种文学手段。风格之王先生不高兴了,他觉得这种定义是错误的,是不彻底的,是经不起琢磨的。但是手段先生倒是蛮机灵的,他以谦虚的口吻,请教风格之王:“我们平时说中国文学含蓄,外国人文学直露。那么根据贵理论,海明威和马拉美还有不知名的山明威和牛拉美理论,外国的文学月亮也有类似‘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含蓄存在的。但是我们并不舍得把含蓄二字施舍给外国文学(哪怕借用一下也不行),如梁启超先生说的“含蓄是华夏的民族特性”,其它民族别想抢。梁启超先生和手段先生英雄所见略同。但风格之王先生以为,凡是文本可以映射到文本以外的文学就是含蓄了。乍想之下,这是有道理的,可是如果文本不可以映射到文本以外的所谓文学,还是文学么?广告文案还能把产品优点映射到消费者,映射到社会呢,但是我们并没有把广告文案成为含蓄文学。可见实际情况中的含蓄不是那么大而无当大到没谱的。因此他主张文学作为一种文学风格,作为一种文学手段,比较适当一些。这话又被某甲听去了,说:你这是混淆了含蓄和婉曲。某甲的反驳是有道理的,但是手段先生把上一段观点赠送给了某甲。某甲没有回答,但仍然坚持风格之王的观点,以为否定含蓄就是否定文学之根本。手段先生当然没有这么大逆不道,要把含蓄赶尽杀绝,只是要把含蓄还原到它原来的位置,只是对于含蓄“一花开后百花杀”的文学现状是不满和担忧的。至于风格之王先生的“否定含蓄就是否定文学之根本”,手段先生觉得还不如用古人的“诗味”、“滋味”、“余味”等词语,乃至用“文学性”(罗曼·雅各布森语)三字表意,毕竟“文学性”这个词可以作为所有文本总和来涵盖一切风格。这样总比用含蓄二字作为文学根本牢固把,毕竟含蓄只是说了文学的形式效果,一丁点儿没有涉及文学的内容,不太好以偏概全,使文学做了“坡脚道人”。
    依手段先生的观点,含蓄是和直抒胸臆一对,好比常常打架的夫妻,看似打架,仇大苦深,其实是对立统一的。手段先生这么说也有道理,避免了风格之王先生的观点导致“直抒胸臆”与“含蓄蕴藉”纠缠不清。比如风格之王举例的“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以为这个是含蓄的。手段先生以为如果以司空图先生的“不着一字”为标准,显然这首着了“我欲与君相知”、“乃敢与君绝。”,不合标准。风格之王先生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不是很含蓄么?”手段先生以为,风格之王先生说的含蓄是形象,是诗之肉,但诗之骨毕竟不含蓄,还直露着筋骨呢。手段先生以为,这首诗好,很新鲜地表达了爱情誓言。用文学上喜新厌旧的“陌生化理论”解释,比风格之王先生的“含蓄”理论贴切。
    又有人以刘禹锡《柳枝词》为例,说:“春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这诗就含蓄得好,文字甚少,消息甚大。如果不含蓄,完全可以写成一篇小说:怎么偶遇美人、怎么相识、怎么花前月下、怎么棒打鸳鸯、怎么在板桥分别、怎么旧情难忘等等。”这有道理么,手段先生觉得以含蓄说来解释不贴切,没有充分揭示此诗之所以成立为诗的真相。毕竟此诗里有含蓄,也有不含蓄的文字呢,不符合“不着一字”,司空图先生肯定表示不同意“此诗含蓄”的观点。有人站在含蓄一边说:“此诗由白居易的《板桥路》六句浓缩精华,更加含蓄入味。看似简单,其实情思无限,幽怨深沉。”这固然是有道理的,但这种含蓄看似来自白居易诗的简略,其实归根结底是来自于历史的含蓄。文学都是含蓄的(格那丁曰“元含蓄”),含蓄只有多少好坏之分无有无之问(大道语)。那么怎样解读这样一首隐藏历史式的含蓄呢?有时这是不大容易的,尤其是春秋笔法微言大义的生僻典故,对历史大删特删,留下一点可能得蛛丝马迹供给猜测揣摩,乃至截字代典的含蓄,这须全靠读者的渊博和高明发挥,如无发挥便没了这隐藏历史式的含蓄(至少于他而言是无此含蓄)。因此此诗的隐藏历史式的含蓄固然深厚,但是如果隐去作者姓名和年代,托名是二十一世纪的张三著的,那么此诗仍然可读,但是味道就减损了许多,就显得某甲说的“直白”了,那么批评家和读者便有了不同的看法了。这个现象是有意思的。
    有人越听越糊涂,以为本来挺简单的含蓄,被搞得晕头转向,等着醍醐灌顶的时刻。那么什么是含蓄呢,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呢?根据最广泛的经验来说,把“不着一字”,把寓情于景,把借用典故等等情况作为含蓄比较合适,这样比较好把“以议论为诗”,把直抒胸臆这些区分开(根据风格之王的理论,议论和直抒胸臆也是含蓄的,毕竟只要是文学必然是有文本和生活和人类的情感思想有关系,怎么能不“含蓄”呢)。当然如果要细抠抠也是不好抠呢,毕竟古典文学理论都是碎片、兴象、语焉不详的说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约只能是“拈花微笑”或者“佛曰不可说”了。不知道最后,这人“醍醐灌顶了”没有。
    罗里吧嗦的,到此为止把,诸君自会。拒绝强卖作为风格之王的含蓄理论,谢谢配合。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21 13: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福之州州 于 2018-10-21 15:48 编辑

含蓄,还可以拆解成二个:委婉,(有)蕴蓄。前者侧重手法,后者偏重内容。
是不是王,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它不是手法、风格的全部。
至于诗法中强调含而不露、说而不破,也是否定不了的。即便是日常说话,礼仪上也不主张唇枪舌剑的直接了当。
大约是国情如此。

其实球情也如此。国与国开干,都很少用到“你瞅啥”“我就瞅你,咋的了”桥段。
(其实“你瞅啥”,都没离开含蓄)

别提商业广告来反含蓄。广告要是不讲含蓄(委婉,有意蕴),就只剩一句了:买买买!
成功、成熟的商业广告文案,正是含蓄的死忠。(图片不在这里说)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2 12: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福之州州 发表于 2018-10-21 13:05
含蓄,还可以拆解成二个:委婉,(有)蕴蓄。前者侧重手法,后者偏重内容。
是不是王,不知道,但可以肯定 ...

文章的意思,单说文学是含蓄的,是不够的。要深化到区别东西方,不同题材,不同时代,不同作家,不同手法的不同含蓄。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22 16: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亓魛 发表于 2018-10-22 12:38
文章的意思,单说文学是含蓄的,是不够的。要深化到区别东西方,不同题材,不同时代,不同作家,不同手法 ...

提出这个要求的话,皓首穷文学都做不完的功课

但作为“宗旨”,比兴之较于赋,好处就在含蓄有婉曲……当然,诗不只比兴,赋他到底又如何?试试就知道了。我猜,结果还是要回到“比兴是风格之王”上来的,也就间接服了含蓄。

大数据推演一下,不做说服工作。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0-23 09: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要说,其实我并没有看到含蓄“变成文学批评家和创作者的狗皮膏药了,哪痛贴哪,百试百灵”的情形,一个负责任的论者,是不会这么做的。

其次,有一件事很重要:为什么古往今来那么多大家、名家,都如此推重含蓄?难道他们都错了?我看也未必,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其中一定有原因。这原因要搞清楚,而不能只流于牢骚。流于牢骚,不是一个好的论者应该做的事。

我们知道,诗词这种文体,其形式是有要求的、其篇幅是有限制的。而如何在一个形式、篇幅都有限的空间之内,尽可能的表达更为丰富的内容、更为悠长的回味呢?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不要把话一次性说的太分明、太确切,要留有一些余地,让读者的思维去发挥。把话说的太分明了,其内涵往往就固定下来了;只有存在很大余地的时候,回味才能更多。

这就是含蓄。它不是别的决定的,是由诗词这种文体本身固有的形式特征决定的。倘若你有无限大的空间、无限多的篇幅,那就没有必要含蓄了,直接把一切可能性都罗列出来就可以了。事实上,古往今来,前人、今人开发的大多数技法、大多数理念,都是围绕这个基本点来铺开的。

但是同时也要认识到,含蓄这件事,不是一刀切的,大概上,它可以分为特别含蓄、比较含蓄,一般含蓄等等不同情形。每种文体的形式都有要求,篇幅也都有限制,诗词是其中要求和限制最为严格的,所以它比其他文体如小说、散文、剧本更注重含蓄。而相对于古体诗来讲,近体诗的限制更多,所以从普遍意义上来说,近体诗比古体诗更讲究含蓄,很多古体诗,其实比近体诗要奔放的多、热烈的多、直抒胸臆的多。

另一个原因还在于,诗词这个东西,它并不是用来描述客观世界的真实的,它的基本功能在于表达人的感受、人的情绪。而人的感受、情绪,有时候无法十分明确的讲述出来,它需要的是一个出口、一个引子,作者用这个出口来宣泄,读者用这个引子来代入。这就够了,不需要太多,太多了反而添乱。需要十分明确、十分精确的描述客观世界的,是科学论文,而不是诗词,所以论文从来不追求含蓄,它追求的是穷尽一切手段、穷尽一切道理。

所以现在我们明白了:含蓄,并不是用来衡量所有诗词作品的一个硬性标准,只不过,如果你做到了含蓄,就更容易写出好的作品。这个结论,是有整个诗词史、无数诗词佳作支撑着的。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20 01: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