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第四届“诗词中国”开赛啦!《诗词中国》丛刊最新版 诗词大会训练题库
查看: 300|回复: 10

[诗论] 从词的用韵谈开去而浅说我对诗词曲用韵的忧虑(代后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0: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词的用韵谈开去而浅说我对诗词曲用韵的忧虑(代后记)
       任何一种体裁的文学作品,都包括内容与形式这两个方面,这两者之间没有谁重要谁次要的分别,两者缺一不可。且,二者应该是一如水乳相融般的完美和谐的自然融合。词,作为一种文学样式,同样,它的形式和内容也应该是一个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完整整体,绝不可以有任何的人为割裂和随心扬抑。词的格律,是词之所以为词的载体,因此,若不合律,内容写得再好它也称不上是一首词。当然反过来,格律遵守得即使毫无半点瑕疵,而内容却空洞板滞一无诗意诗味诗趣,那么这也绝对称不上是一首合格的词。这就是作为一首词,格律和内容都同等重要的必具的两个基本条件。
       既然词的格律形式对词是如此的重要,那么作为词格律中至为重要的用韵这一点,我们就同样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轻忽!唐诗宋词元曲,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代文学自有其一代文学之特征,亦即诗词曲是三种不同形式的诗体,不同的诗体就有不同的特征,能够体现这特征的,除了内容的区别之外,另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组成这形式的每一个形式要素,而用韵的韵,就是词的形式要素的一个重要方面!
       自随着改革开放诗词曲(早先尤其是诗词)也呈现出重新振兴局面的那个时候起,就有人认为诗词曲用韵也应与时俱进,弄出了一个“新韵”,这个“新韵”有些韵部可以讲是不伦不类不说,这些人居然还要以一个不伦不类的“新韵”通吃诗词曲的全部用韵天下,既可以用来写诗,也可以用来填词,同样可以用来制曲,这就是在彻底搞乱诗词曲三种诗体的各自用韵特征,同时也最终弄得谁也不知道将来的诗和词和曲在用韵上与古代的诗和词和曲分别还有什么血脉相连!如果大家真的都用那个“新韵”来写诗填词制曲的话,那么,这也就是说,在用韵上,诗词曲三者从此没有了区分的特征依据,且今人的诗词曲已不再是古代的那个诗词曲的体裁了,古代的诗词曲到了我们这一代之后就从此断子绝孙了!“新韵”始作俑者及极力推广者,罪莫大焉!
       最近,我在中华诗词学会主办的《中华诗词》杂志2018年10月5日出版的总第236期上看到,中华诗词学会已动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国家行政权利,开始在全国推行另一个新的《中华通韵》!我仔细阅读了这个《中华通韵》,觉得,其实这不是什么新名堂,其中除了第二韵部“喔”韵部将“o”韵与“uo”韵合成一个韵部稍觉有点不妥外,整体上它纯一个就是我国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推广并普及的普通话的普通话韵。我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自60年代开始学写新诗起,新诗不讲平仄,只要押韵,那时我的新诗押韵就一直使用的是普通话韵,也就是现在在征求意见的这个《中华通韵》的韵!这就表明,现在兴师动众地花这么多力量搞这个《中华通韵》其实是多此一举!当然啦,国家反正有的是人力物力和财力,重复再搞这么一个《中华通韵》我当然也不反对,只要它完全符合当今的普通话韵且完全不像前一阵有些人搞的那种连普通话韵都不合的不伦不类的“新韵”,那么,作为对普通话韵的推行再作一次明确的固化,这也没有什么不好!
       但,我严重担忧的则是,从此在中小学生乃至大学生中教导学生写诗填词制曲统统都用这个《中华通韵》!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万万要不得的!这就是我以上在批评“新韵”时所说的观点,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种诗体有一种诗体自己的特征,我们不可以在用韵上造成古代的诗词曲的绝种,不可以在用韵上搞混了三种诗体的重要区别。近体诗即格律诗是由唐人创立的,它的用韵是依据当时的《切韵》或《唐韵》,也即后来宋元人刘渊根据唐近体诗用韵的实际归纳梳理编定的“平水韵”。到了宋代,起于隋唐而完善定格于宋的另一种新的诗体——词出现了,宋代对于自己朝代兴盛的新诗体——词,根据宋代当时语音不同于唐代的现实,将平水韵分分合合重新约定俗成地形成了新的用韵形式,产生了词韵,即后来清代仲恒在明人沈谦归纳梳理宋词用韵实际所编定的词韵的蓝本上进一步完善而编撰出来的那个《词韵》。于是宋人在作词时都使用新的词韵,诗体由诗发展成词了,用韵也就不用诗韵而也用新的词韵了,这就是宋人的“与时俱进”。可是,当拥有了可以说相对于诗韵要宽松得多的词韵之后,他们一当仍然要在填词的同时还要写唐代创立的近体诗的时候,宋人立马就一齐非常严肃自觉地使用起了唐韵即诗韵来,这从大量的宋人的近体诗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们诗中的韵基本上是看不到用宽松的词韵来相押的!难道说宋人在填词时就知道用韵“与时俱进”,而在作近体诗时他们就不懂得“与时俱进”了吗?完全不是!而是宋人深深懂得,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不同的诗体的写作必须有不同诗体的不同用韵要求!同样,到了元代,诗体又从词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另一种新的诗体——曲,于是元人又根据他们那个时代语言的实际,给自己时代产生的新的诗体——曲制定了新的用韵规则,即周德清的《中原音韵》。其韵最大的变化就是平水韵中的入声消失,入派三声,只有了平上去三声,这就是元人的“与时俱进”!但是,一当元人在制曲的同时,也写诗时,他们也都非常自觉地只用诗韵,而不用中原音韵;同样,元人填词时,也基本上都用词韵,而也不用中原音韵。是他们在写诗填词时忽然就不懂“与时俱进”了吗?显然也不是!而是他们也懂得,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种诗体有一种诗体的写作要求!到了明代清代,同一个诗人,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写诗时就严遵诗韵,他们填词时就坚用词韵,制曲时就必用中原音韵,毫不含糊!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明清人也深深地懂得,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不同诗体必须严遵那种诗体的规矩来进行创作,否则就是假冒伪劣!
       为什么偏偏到了我们今天,我们诗界有些人倒反而不懂老古人的这些真正的“与时俱进”与那种对各种古诗体的持恒坚守呢!当今极力主张推行“新韵”包打诗词曲全部天下的那些人的理由是,现在使用的是普通话,现在的孩子年青人不易掌握古诗韵词韵曲韵,所以要用“新韵”来写诗填词制曲。然而,当今诗界的现状恰恰相反!我从网络上的许多诗词网站明明白白地看到,从我身边的许多写手中清清楚楚地看到,极力主张并坚持古诗韵写诗,古词韵填词,古曲韵制曲的偏偏大多都是一些年青写手,他们普遍反对一律用现在的“新韵”来统揽诗词曲的写作!这是很值得令人欣喜的一种好现象!而那些极力鼓吹“新韵”的倒确确实实的是那些极少数却又占居了某些诗词曲组织高位的几个老人!这种现状,难道不很值得引起人们的深思和玩味吗?极力主张用“新韵”写诗词曲的人的另一个理由就是,诗韵中有些同韵部里的字在普通话里已经不再同韵,押韵时不适合今天的普通话阅读,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决不能成为不依古诗韵词韵曲韵写诗填词制曲的依据!因为,单以我本人的创作实践为例就可以充分证明这绝不可成为一种依据!我至今所创作的诗词曲也有万首左右了,这个数量恐怕不为少了吧,但,我可以绝对保证地说,我没有哪一首作品的押韵不是既符合古诗韵词韵曲韵且又完全符合普通话韵!因此,如果真要说用韵的改革的话,我认为,像我这样押韵坚决做到既符合古诗韵词韵曲韵又完全符合现在的普通话韵,这才应该是有意义的真正改革!这样写作,写作者当然更艰苦,但改革能不艰苦吗?而改革的结果则是给人以更多的快乐和好处,我这就是在押韵上既保护了我们的传统文学样式的纯洁,又适应了今人的普通话阅读而得以享受到诗词曲的音乐美感,两全其美,不是更好吗!为什么偏要弄出一个“新韵”出来,今天又要弄一个《中华通韵》出来包打诗词曲的整个押韵天下呢!
       再,我认为,古诗韵词韵曲韵没有什么难掌握的,不就是像当今的各类字典词典那样,不清楚的字词就照着现成的韵书翻开来查找一下就是了,用多了写多了,各个韵部基本上也就都滚瓜烂熟了!比起那厚厚的《现代汉语词典》来,每种韵书不知道要薄多少,我们使用《现代汉语词典》可以不厌其烦,为什么一心想写诗想填词想制曲的人就会见那薄薄的韵书生怕呢?且,真正懂得平水韵的人,那他反而会借助平水韵而来掌握普通话里难以掌握的一些韵字!因为普通话的形成与平水韵之间乃有割不断的联系!比如,我读小学初中时,语文考试试题中常会有为汉字注拼音的题目,其中常有前鼻音和后鼻音的汉字要加以区分,作为吴方言区的孩子的我,就无法区分前鼻音和后鼻音,一直到我学会写近体诗之前,我都始终被这一难题所困扰所苦恼,就是分不清!然而当我写近体诗使用平水韵韵书熟了以后,我才发现,普通话里的前鼻音和后鼻音原来都是从平水韵里直接扒用过来的!古词韵中的第六部里合并在一起的那些古诗韵韵部里的那些汉字,以及古词韵第十三部里合并在一起的古诗韵的那几个韵部内的汉字,它们则全都是今天普通话里的前鼻音;而古词韵第十一部里所合并在一起的那几个古诗韵内的汉字除“馨”等个别字外则全都是后鼻音!因此,如果现在再有试题来考我前鼻音后鼻音,那我可以百分之一百地都回答正确!此,得益于何?完全是得福于对古诗韵掌握的娴熟!所以,我将古诗韵与普通话韵联系在一起进行研究探究,发现现代语言割不断与古代语言之间的血脉联系!我现在就指点我读小学的第三代孩子通过古诗韵来解决普通话的有些难题!
       因此,那些千方百计要另造诗韵的人,不要视古诗韵为洪水猛兽,不要把用古诗韵做诗视为畏途,无论是对于作诗还是帮助学习今天的普通话,古诗韵都绝对不是一个坏东西,相反却是一个上上大吉的大美之物,千万抛撇丢弃不得!
       当然,前面我已说过,我不反对现在再搞一个完全合乎普通话韵的《中华通韵》,它可以作为今天的新诗这种诗体的押韵规则,或应用于继诗词曲之后当代又创立了一个足以与古诗词曲并列存在的新诗体的用韵,来一个我们这个时代的诗体及用韵的同步“与时俱进”!只是绝不要用这个《中华通韵》来统领对旧体诗词曲的写作!否则的话,那就是在人为地折腾和糟蹋旧体诗词曲!
       总之,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种诗体有一种诗体的固有特征,用韵是诗体特征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要素,切不可任意篡改!就好像一件古董,不好好爱护,人为凿破了镶上现代漂亮的装饰物,漂亮是漂亮了,但它却不再是那个古董了!一样,一个古建筑,不好好保护毁了,重新再造一个,虽惟妙惟肖,但它终究已不再是那个古建筑了!诗词曲也是古董,也是古建筑,不好好爱惜,人为地任意糟蹋毁损它们,我们的后代人到时是会怒斥我们这一代人忘祖毁诗的恶行的!我再借用文学理论中就典型塑造问题常说的“这一个”来作个譬,我们今天很多人不去写当今时代盛行的新诗,而偏偏就兴起了去玩近体诗玩词玩曲,为什么?其原因也就在于大家都深知诗词曲是个好东西,都很想玩玩古代的“这一个”,且玩的就是“这一个”,结果却有人要把“这一个”的重要体现的韵毁没了,那还叫“这一个”吗?因此,我在这里郑重且恳切地拜请那些诗韵改革勇士们,对于旧体诗词曲的写作,万不要再在诸如用韵之类的诗体形式上妄作所谓改革的文章了,要做改革文章则多在内容上下功夫,多与我们时代接轨,多贴近时代,多为时代服务,歌唱人民,歌唱时代,歌唱美好,针砭丑恶,这才是当今诗词曲改革的真正要狠抓的着力点,这才是改革诗词曲的真正的正确途径!
       对于旧体诗词写作中的用韵问题,我的观点非常明确,坚不动摇!同志的诗友们,我们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望大家团结起来,为保卫我们民族的文化精华诗词曲而战斗而前进!
       因此,我在我的这本《钦定词谱今咏》的书中,坚定不移,坚决做到每一首词的押韵基本上都既合古词韵又合现代普通话韵。于古于词,勉力不致沦为赝品;于今于趣,尽心做成上佳律吕。

                                                                                            刘源春
                                                                                    2018年11月2日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1-3 21:2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先生商榷:就语言自身的规律来看,在同一历史时期,只要在诗中是谐韵的,在词、曲中照样应该也是谐韵的,反之亦然。换句话说,诗、词、曲三种韵谱只不过是适应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应时产物而已(只不过唐以诗为代表,宋以词为代表,元以曲为代表),三者之所以不同,应与诗、词、曲的形式无关而只与语音的历史演变有关。也就是说,我不相信唐代的诗韵和词韵不统一,也不相信宋代的词韵和诗韵不统一,更不相信元代的曲韵和诗韵不统一。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0: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源春 于 2018-11-4 10:51 编辑
贫道 发表于 2018-11-3 21:23
与先生商榷:就语言自身的规律来看,在同一历史时期,只要在诗中是谐韵的,在词、曲中照样应该也是谐韵的, ...

谢谢您的关注!非常感谢!
恕我直言,您“不相信唐代的诗韵和词韵不统一,也不相信宋代的词韵和诗韵不统一,更不相信元代的曲韵和诗韵不统一。”说明您对诗韵、词韵和曲韵了解还不够!词,源头在唐,唐人填词基本上都是用的诗韵,这不错!但到宋代词的用韵便开始广泛使用词韵了,虽有用诗韵填词的,但这已不是普遍现象,普遍现象是依据词韵填词,而此时的词韵与诗韵已有很大的区别了!写律诗“三江”与“七阳”这两个韵部里的字不能互相押韵,但作词时却可以相互押韵。看看,这么大的区别,您怎么可以说诗韵和词韵是“统一”的呢?到了元代,曲韵的变化就更大了,最大的非常明显的不同就是,诗韵里许多的入声字,做律诗时一概作仄声来使用,但是在曲韵里,入声字全都消失,一大部分的入声字已派入了平声,也就是说原来在做律诗时可以作仄声用的字一大部分在制曲时却不能作仄声使用了,而是要作平声使用了,这么大的区别,您怎么看不到,却说曲韵和诗韵是“统一”即一样的呢?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1-9 16: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曲怎么办?用《中华通韵》?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2018-11-12 08:5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我前面的意思已说得很清楚了,再重复也实在没有必要。①“不相信”的第一层意思是对不合当时语音实际的“死韵”的否定(明立场)。②“不相信”的第二层意思是对我们过去关于用韵认识的怀疑(新课题)。③就拿现在来说,新韵是鲜活的切合实际的活韵,而旧韵则是已死的不切合实际的死韵。用新韵是为了实现真实的音韵美(对于我们的听觉具有现实意义),而用旧韵则无异于玩哑谜似的文字游戏(对于我们的听觉已无现实意义)。我们虽然不可能改变已成过去式的历史,但我们完全有可能开创属于我们的未来。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贫道 发表于 2018-11-12 08:51
我想,我前面的意思已说得很清楚了,再重复也实在没有必要。①“不相信”的第一层意思是对不合当时语音实际 ...

既然您这位先生说旧韵是死的,不鲜活了,没有真实的音韵美,那么好,我现在有许多的诗词曲作品都挂在这个网上,而且它们全都是分别用的旧韵!拜请您并浪费您一点时间去读读我这些用旧韵写成的作品,哪一首或哪一处的韵是死的、不鲜活、没有真实的音韵美了?真心诚意地拜请您回答指教,我将洗耳恭听!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太客气了,令在下诚惶诚恐,指教岂敢!说实在话,用不着看先生作品,我也能大概猜出先生的择韵标准是怎么回事,也许你我在这一方面所采取的是相同的做法(我的所有平水韵作品“按今音读起来也都是谐韵的”,这都是有意为之,并非随便套用平水韵就能做到的,其实这样挑剔选韵只能使用韵难度增大,但我却一直就是这么做的,而且在韵律方面我最看重的就是谐韵问题)。这就好比两个存在交集的集合A和B,我们只要选择其交集(A∩B)中的元素,它们一定是不偏不倚可共享的。但是还有一点我们不应忘记,那就是对于旧韵和新韵来说,尽管它们看起来好像有大量交集,但实际上能共享的部分的具体读音未必能完全划等号(亦即同一是相对的,不同可能是绝对的)。所以,无论从整体还是部分来看,旧韵都是死定了,而新韵却正在鲜活着。你我的写作实践难道不是恰恰证实了我这个结论吗?
追求诗意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源春 于 2018-11-16 18:10 编辑
贫道 发表于 2018-11-16 17:07
先生太客气了,令在下诚惶诚恐,指教岂敢!说实在话,用不着看先生作品,我也能大概猜出先生的择韵标准是怎 ...

不直接并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与你再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总之,不真正了解旧韵与今天的普通话之间的割不断的血脉关系而轻言旧韵已经死了,不是狂妄就是无知!恕我直言,见谅!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贫道 发表于 2018-11-16 17:07
先生太客气了,令在下诚惶诚恐,指教岂敢!说实在话,用不着看先生作品,我也能大概猜出先生的择韵标准是怎 ...

不应空谈,应有实例。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看来,我只会空谈了。
追求诗意的人生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诗论》竹简(1994年)简一曰“诗亡隐志,乐亡隐情,文亡隐言”。乐指音乐性。不发声不是新韵不对,而是古韵忘本。
追求诗意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免责声明|小黑屋|主办:诗词中国组委会|中华诗词论坛 ( 京ICP备15020098号 )

GMT+8, 2018-11-21 08: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